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长长记忆里那些永恒的故事(15)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7-06-01 12:02:46 点击:52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长长记忆里那些永恒的故事(15)

  1.

  搬家来到家属区之后,我很快就去了小学上学,这一次没有耽误,心情也很好,那是因为有一群和我年龄相仿的小伙伴们,大家住在一个家属区里,父母都是同事,而且居住的距离又非常之近,很快我就和他们熟悉起来,熟悉之后,大家组团上学,一早晨基本是听着山坡上的广播喇叭,走出家属区,走沿着砂石的公路,走几里路去哪所叫东风的小学。

  这个名字也是拜文革所赐,原来是以地名命名的,这所小学校是崔店小学。在东风压倒西风西风的呼啸声中,紧跟形势也是一种必然,以至于很多人名字都随着文革而变动,带着那个时代的色彩。

  到了东风小学我觉得和我在蓉花山双红小学完全不同了。开始真正接触到所谓农村的一些活计。那会儿,学校的学生,无论你是谁,都要完成两个任务,第一是拾粪,第二是秋天的时候拔饲料草。

  说实话,这两个让我几乎深刻记忆的与农业有关的“劳动”,并不轻松。

  先说说捡粪这事儿,那会儿庄稼基本很少用化肥,而流行的说法是: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这个肥基本就是指各种牲畜的粪便以及人的排泄物。学生捡粪,在那个时代天经地义,必须要做。

  于是一个粪筐,是那种用当地河边生长的棉槐条子编制成的,多数呈簸箕形状,上面有一个三叉的把手,以便于方便拎起,当然也有完全是筐子状的,上学路上,最寻常的风景就是每个学生身后都用粪叉挑着这样一个筐,双眼紧盯着路面道边,发现牛马粪,猪粪,狗粪忙不迭的收入筐中,为了完成捡粪任务,为了抢夺一泡粪的资源,一些同学甚至大打出手,愤怒之中,把粪筐带着粪扣到对方的脑袋上,那场面可想而知,真的属于“粪怒”到了极致。

  我们倒不至于,我们也会走点捷径,比如任务完不成的时候,就去邻近的河边弄点筐淤泥,然后上面用粪做一个点缀,班级里负责估算任务的同学那也算有权力啊,能讨好就讨好,不能讨好就利诱威胁,我们城市里的孩子多,偶尔再弄点小恩惠,也就马马虎虎过关了,他闭着眼睛说这一筐粪二十斤那就是二十斤,只要任务完成了就行。

  别以为城里来的孩子们都很娇柔,其实不然,人是会变的,身在那个环境之中,就会随波逐流,这也叫入乡随俗。

  说实话,那会儿也就生产队有点牲口,哪有那么多的粪肥捡拾?

  如果说捡粪算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情,其实那会儿绝对没有谁敢嘲笑这一切,实打实的说,身上背挑着一个粪筐,那味道一定不大好,可是,大家都这样,大概也就味道大同了。随便说一句的是,我们捡粪不是给那个生产队,学校自己也有一片地,就用在那里了,这也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2.

  拔草绝对是件苦差事,首先要你拔的草不是随便什么草都可以,是有要求的,必须是可以用来做饲料的草。这种草比较细长,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它的学名是啥,只是认识。我们同学习惯用“拔大草”的字眼来形容这个活儿,一个“大”字,可见艰辛。

  也是一样,不管你是哪里来的,一年之中的某个时段,必须完成拔大草的任务,也是有任务量的,好像是年级不同,每个人的任务量也就不同,记忆不算完全,大约我们这年级的每个人至少是四五十斤甚至更多。

  找这个草不难,但是拔出来不轻松,别看草很细柔,但是根系却很强壮,薅的时候是需要力气的,很多时候把手都能薅出水泡来。

  那日同学聚会,一个女同学,对昔日负责估草的班干部同学大声嗔怪:就你认真,一丝不苟,你就不能睁只眼闭只眼,你估草的时候,就不能多说点啊。

  同学们哄堂大笑。

  其实,这只是有这样经历的人,才能有这样会意的笑声。

  我其实一直觉得,我的学生时代,基本是混出来的,学习从来没有上进过,更没有想着将来会如何出人头地,耀祖光宗。

  从走进第一个山区蓉花山,到升级至更远,更北的步云山,我甚至觉得这一辈子大概也就走不出大山,那也不错。

  所以,说实话在学生时代的课堂上,我基本也没学到什么让我难忘的,或者是提升了我哪一方面的知识,更多的是喜欢在那些日子里,和我的同龄人,我的同学们疯闹在一起。

  这叫啥?这叫结果不重要,重要的在于过程,我庆幸和喜欢这个过程。

  当然,必须要说,我真的不是一个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的孩子,多数时候,我还是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斜靠在家里炕头的被垛边上,捧一本书看的痴痴迷迷。我甚至可以还不夸张的说,在那个时代,要说看所谓封资修读物最多的,在我的同学里面,我一定是第一人。

  尽管医院的孩子们很抱团,但是,我们没有欺负过当地的同学,而且也和他们没有丝毫的距离感。大家的融入感很强很随和,所以,我们在多数的时候,都是一样的同龄人。

  去岁11月份,我们旧地重游的时候,中午先是在同学家饕餮了一顿杀猪菜,晚上的时候,把同学们都集中到镇子上,喝的昏天黑地,然后在镇子里很不错的一个卡拉OK里嘶吼到了下半夜。

  最真实的情感不需要做作。能让我们彼此没有距离的东西属于情感,还属于两个今生不灭的字:同学。

  3.

  我现在该说说我到了东风小学的一些故事了。

  先说说我们的班主任。出于太多的原因,我隐去他的名讳,不管他做过什么,他毕竟出现在我的学生时代,做过我的班主任,为尊者讳吧。

  他在当时也算是科班的师范教育毕业的人,简单的说,专业是蛮专业的。

  这个老师,最大的特点是,不大待见我们这些城市里来的孩子,貌似很严厉,经常化的在课堂上,对着我们医院的同学撂狠话,有一些“经典”的语录,其中有一句我至今清晰无比的记得。他敲着讲台,声色俱厉的说:你们这些都是大米干饭养出的贼。

  这话让我和我的同学们异常反感。大米干饭不偷不抢,国家粮食配给,爹妈花钱买的,我们吃了咋就成了贼?

  当然,绝不仅限于此,他时不时的对着几个女同学严厉批评,莫名其妙的数落也几乎家常便饭一般。

  情绪激动的时候,会有小小的结巴。好像说的最多的就是对所谓我们这些吃大米干饭的孩子,愤怒的成见,于是讲台上会有这样一幕,他说到激动处,结巴出来了:

  “你们一一个个,大米干饭吃的平平……平平香一一……“我们忍不住的,哄堂大笑,于是他也笑。

  依稀记忆里,我也被他训斥过。最清晰的一次是,午间的时候,正好是秋天,去学校外面捉蟋蟀,捉了不少,然后用纸卷成手指粗的桶装,把蟋蟀装进去,也怕被老师发现,还装进了吃过饭的铝饭盒里,哪知道这些蟋蟀不守规矩,这边他在上课,那边就开始响响亮亮的叫了起来。

  这不用抓,人证物证俱全,我和另外一个同学被就地罚站,他指着我们的鼻子额头:“我就说么,大米干饭养出贼,你,你,你们就是。”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和斗争。被该老师训斥久了,我们就想如何整蛊他。

  于是在一次午睡的时间里,我们把一个粪筐倒扣在教室的两扇门上方。有人专门负责瞭望,看看是不是我们要整的班主任,万一整错了可就麻烦了。

  因为按照惯例他肯定是要来检查午睡的,所以,接下来的一幕就是,果然他推开教室门的刹那,那个粪筐准确无误的扣在了他的头上,当然我们都装作不知甚至无辜的“睡觉”中。这绝对是捅马蜂窝的行为,雷霆之怒,一个下午。他发誓要查出谁干的,其实,他就真没查出是谁干的,当然这事儿也是不了了之。事后很多年,我们回忆起这一幕,也觉得当年的我们也确实足够能“作”。

  4.

  粪筐扣头事件发生之后,也许班主任他自己也在检讨,也弄清楚事情总得有因果,感觉好像对我们温和了许多。当然,用这样不恰当的方式,来对待自己的老师,我们做的也确实过分。

  但是,不久他就出事儿了,出了一件让所有人瞠目的不光彩事情。事发之后,被公安抓走,据说判了很多年。

  后来听说出狱之后,失去了原工作,也不知道做什么了。

  关于他出的事情,不想多说,只是简单的一个表达,肯定不是男女私情那么简单,话题就到这里吧。

  人生熙攘,来来往往,谁也不是圣人,饮食男女,芸芸众生,各自的生活取向或者是别的什么都可以理解。我内心秉持着一个原则,不去随意评判别人的私德,好与坏,都是自己的事情,如果你嘲笑别人的时候,你觉得自己一定是干净的么?

  作为曾经在我的学生时代出现过的这样一个人,我讲述这样的故事,至少是要传递出一种我不曾忘的感觉,毕竟他做过我的班主任。

  我在东风小学好像读了两年多一点,接着就升入初中,去了隋屯学校。

  去年11月份回去的时候,我和我的同学还有两位老师,先后去过当年的这两座学校。当然,现在已经完全和昔日不同。规规矩矩的校舍,方方正正的操场,整洁的周边,完善的设施。

  当地的同学也说出了一个现实问题,这些当年布局各个村子里的小学校,现在最大的问题面临的就是生源不足。因此,镇子里的中心小学规划着很多这样的学校关停。

  看着那么漂亮的校舍,我内心有一种很羡慕的感觉。

  生源不足是因为各个村子里的年轻人,基本都走出了大山,很少在当地生活,而他们的后代也远离了这里,这种农村年轻层面人口的锐减,也是一个当下普遍的社会现象,看起来也难平衡处理。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土地分流到户之后,有一些地理位置或者耕种条件不算太好的,基本就处于撂荒状态。看到昔日自己生活过的这片土地,如今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我觉得有太多的失落和无奈的感觉。当然,换一个角度去思考,这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劳动力大量的流向城市,好像更符合当下的经济环境和现实要求。毕竟靠着在黄土地里刨食吃无论如何也不会给生活带来太多的提升和改观的。在离开那片土地几十年后,我必须坦诚的说,没有多少质的提升和变化。

  山也还是那座山,河也还是那条河……

  5.

  在东风小学的日子,也是快乐的小学时代,没心没肺的玩,没心没肺的乐。那是梦里都会带着笑声的日子。

  不觉得是一年年的春去秋来,不觉得是总有那么一天我们要长大。

  流水一样的日子和时光,不是淡然无味的,该有的属于那个特定时空之下的色彩和喧哗,一样都不会少。

  不是很淘气的我,也会惹出一些淘气的事情。

  夏天的时候和同学小伙伴们去机井洗澡,其实在经历了溺水事件之后,尽管我学会了游泳,但是,我对水有着巨大的忌惮,这种忌惮的心理,一直陪着我到今天,我也不喜欢过分的亲近水,本能有一种惧怕感。

  那日和伙伴们去机井,我其实没下水,就在岸边看着他们在机井里扑腾。我和几个年岁相仿的孩子们坐在机井边上笑着闹着。也许是男孩子好动,有一个比我小一两岁的孩子,总是撩拨我,我于是起身追他,追不上,气急败坏的我,随手捡起一个小石片撇了过去。

  这一撇,撇出了大事情。

  得有多巧,那个不大却挺锋利的石片,飞到那个男孩子右脚的跟腱上,顿时血流当场。胡乱包了一下,赶紧去了医院。他的父母和我的父亲都是医院的,而且我们两家前后挨着。送去医院做了清创缝合处理,在这个过程中,我做了一件让我一生都无法释怀的事情,我没有对他的父母说实话,说是我扔石头打的,而是说是他自己摔的。

  这个谎言让我背负了大半生,每每想起内心就充满着愧疚。他的哥哥后来也是我单位的同事,我其实一直在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去面见叔叔阿姨,郑重的道歉,了却内心这样一个结。

  当然,事情的真相叔叔阿姨也很快就知道了,为此父亲怒斥了我半天。但是,我缺一个对他们发自内心的道歉,不管多少年,这都是我内心的一个结。应当找个机会,彻底打开它。写这个系列的时候,我丝毫不避讳把自己曾经的“小”说出来,因为不说出来那或者刻意隐匿那叫虚伪,说出来算是坦诚。

  一个人不管你做错了什么,就看你有没有敢于直面的担当。当年我失去了这样的一次担当,所以,它注定要在我心头,萦绕着折磨我大半生。宿命一点儿说,这就是一种报应。

  人活在天地间,最不该缺的就是担当。


  2017年6月1日星期四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6-01 13:17:51
  人生熙攘,来来往往,谁也不是圣人,饮食男女,芸芸众生,各自的生活取向或者是别的什么都可以理解。我内心秉持着一个原则,不去随意评判别人的私德,好与坏,都是自己的事情,如果你嘲笑别人的时候,你觉得自己一定是干净的么?
  ——————————————————

  这个也是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6-01 14:04:11
  更新了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6-01 14:42:47
  不是都东方红拖拉机么?还拔啥草当饲料啊,真是没事闲的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7-06-01 15:11:38
  很好,这篇读来最温心。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7-06-01 15:15:54
  那时学校的劳动很多的,集肥、拣油茶籽、下农场、种茯苓、烧木炭、运桎木、砍柴等等很多,学校的许多开销都是学生们劳动创造的。
  现在的人也许觉得很苦,但我那时、现在都觉得是幸福的。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7-06-01 15:19:38
  果然他推开教室门的刹那,那个粪筐准确无误的扣在了他的头上,当然我们都装作不知甚至无辜的“睡觉”中
  ~~~~~~~~~~~~~~~~~~~~~~~~~~~~~~~~~~~~~~~~~
  我们整老师是用扫把和撮箕等,在大学反倒用了水桶。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7-06-01 15:25:43
  当然,必须要说,我真的不是一个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的孩子,多数时候,我还是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斜靠在家里炕头的被垛边上,捧一本书看的痴痴迷迷。我甚至可以还不夸张的说,在那个时代,要说看所谓封资修读物最多的,在我的同学里面,我一定是第一人
  ~~~~~~~~~~~~~~~~~~~~~~~~~~~~~~~~~~~~~~~~~~~~~~~~~~~~~~~~~~
  我恰恰相反,我是最调皮的,却有是看书最多的,从史记到金光大道,从红楼梦到野火青春斗古城都是在初中前看完的,人们都不可能相信我的阅读能力,可以说文言文至今我都没有提高过,还是小学水平。
  • 大地荣耀

    举报  2017-06-01 21:37:36  评论

    @大烟王_ 金光大道、野火春风斗古城。烟王也不小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6-01 15:42:16
  男孩子都调皮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6-01 15:42:32
  还是女孩好
作者 :大地荣耀 时间:2017-06-01 21:35:06
  看明月兄的农村记忆。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那里的故事是最多的。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7-06-01 23:38:36
  @明月彩云
  如果明月和同学们去邢先生考查的农村,保证你们拣粪的任务轻松超额完成,绝对会为了一泡粪打架。
  真不知什么时代农村变成了邢先生考查的模样。嘿嘿。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6-02 08:45:48
  城市的孩子也捡粪的。
  粮食不够吃,粪是可以换粮食的。
  我中学一个同学,就每天都去港务局谋场,在煤堆中转着找,很多人都这些地方排便,他家院里堆这个,那气味可想而知。一大马车粪,可以换一口袋玉米。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