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自去自来梁上燕

楼主:河蚌_赌徒 时间:2018-06-13 20:07:22 点击:46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自去自来梁上燕


  继春节后短短一周的回光返照之后,上海的气温又跌了回去。这两周来,连绵的阴雨冲击着这个城市的一切,这是一种变本加厉的姿态,像胡汉三一样,收割走那或许本不该提前到来的春天的气息。阴沉的天空下,寒衣一件件的复辟,重新把人们包裹起来。放眼望去,只有路两边那已经变青的小草,还依然单纯地低吟着春的旋律。那稚弱的青叶上,尚悬着一丝未褪去的鹅黄,在冷雨中摇曳着,用一种让人心疼的可爱,给灰色的世界增添了一丝生机。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偶然看到这首老杜的诗,首先想到的并不是春天,而是家乡的燕子。曾经,老家的房顶下有两窝燕子。我习惯了看着那黑色的剪影掠过院子,那么地矫健,又是那么地轻盈。当它们停下来,安详地站在电线上,或者庭院中的晾衣绳上,黑白两种对立的色彩凝住在空中,却并不觉得突兀。它们一点点儿地衔来草和泥土,用最优雅的姿势,在最不起眼的位置,筑起自己的家,没有一点喧哗。


  燕子的温和与恬淡,燕子的欢快与优雅,还有在某个炊烟升起的黄昏,夕阳下那曼妙的独舞,都给我留下了温暖的回忆。这回忆融入岁月深处,给家的记忆雕刻上一圈美丽而玄妙的花纹。心中的家,是那栋低矮的老屋,是袅袅飘扬的炊烟,是站在巷中喊我回家吃晚饭的母亲,是可以用来捉迷藏和做作业的磨台,是堂前的穿梭的燕子,是缓缓垂落的夜幕,是冉冉升起的星星。老屋矮矮的墙头上,几个有些残破的盆子里,母亲都种上了不同的花。偶尔,我也会站在墙跟下的那块大石头上,学着母亲的样子给它们浇水。


  后来,后来就慢慢地长大了,中学,大学,工作。在离家很远的地方,我看到了很多东西,美丽的,丑陋的,平凡的。偶尔,也能在异乡看到燕子,但却再也没有了那种温暖的感觉。或许,只是因为没有了那低矮的院墙,没有了悬挂在堂前的晾衣绳,也没有了那么温柔的黄昏。又或许,是因为心已经不再单纯,再也无法享受到那种单纯的爱与快乐。眼睛和心里装进来越来越多的东西,却很少再有什么东西,能够品味地那么细;就像胃口越来越大,舌头却逐渐开始麻木了。


  母亲其实并不喜欢燕子。记得我读初中的时候,搬了新家的第一年,又来了两窝燕子,在堂前逡巡了几次后,开始热火朝天地垒它们的小窝。母亲皱起了眉头,想赶走它们,但据说燕子筑巢是一种吉兆,终于没有下手。后来,随着小燕子的出生,看着燕子窝下的地上那一滩滩灰白色的秽物,母亲又曾经想赶走它们。只是,看着窝里那些叽叽喳喳的小燕子,她却再次心软了。“没准,这还是咱们老家那窝燕子的孩子呢,它们也念旧啊。”母亲这样解释自己的宽容。


  就这样,燕子一直在我家住着,直到哥哥和我都离开了那个家,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它们还在。我不知道那些燕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发现燕子不在了,是父亲的葬礼结束后。我坐在空空的房子里,心里空空的,眼睛里也空空的。这样坐了很久,后来,等我清醒过来以后,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孤独。于是,我就想起了燕子,然后发现,堂前的燕子窝还在,但燕子,却已经飞走了。那里,只有一个空空的燕子窝,这个它们一次次飞去衔来泥巴和草垒起来的家,不知什么时候,也空了……

  河蚌赌徒 2009年2月26日
作者 :小八2019 时间:2018-06-13 20:20:39
  翩翩双飞燕,时来绕我梁。

  小的时候常见 如今回想多少年都没见过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qyx123470 时间:2018-06-14 07:55:11
  这篇感动到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8-06-14 09:38:38
  说燕子,小时候几次傍晚在劳动人民文化宫等着看演出,那燕子多!那时候人真少,你现在都想象不出来。
  • 河蚌_赌徒

    举报  2018-06-14 10:01:30  评论

    很怀念当年,虽然,其实也不想回去,或者说,只是想再回去看几眼,住几天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联众郑若舟 时间:2018-06-14 11:10:20
  @河蚌_赌徒

  于是,我就想起了燕子,然后发现,堂前的燕子窝还在,但燕子,却已经飞走了。
  ============================

  与其说飞走的是燕子,不如说飞走的是我们少小的时光和纯真。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