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平庸的思维 + 世俗的逻辑 = 庸俗!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08 23:05:53 点击:168 回复:3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尤美还在纠缠不休,其实相关问题我已经反复回答过了。相反,我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她却始终在回避,不敢置一词!现在还是再作一次总的回答。

  对于一件艺术品,对其寓意有不同的解读,这很正常(如北岛的纠结)。都有一致的见解,反而算不上正常。

  从生活中简单的标准去评价美丑,较之艺术审美的层次就已经降低了一个档次,尽管还算不上太糟。

  而最糟糕的事情是,以世俗的习惯思维去指责艺术品所谓的缺陷!这类指责至少有这样几个原因。

  1)对艺术缺乏常识性的基本认知。为什么艺术总是用“创作”这个词?因为艺术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独创性!作为独一无二的创造成果,与任何现有模本存在显著差别就是一种必然。谈论某个要素像不像其模本,就实质而言,是反艺术的!这是对艺术的无知造成的。

  2)平庸的思维。国人饱受诟病的通病之一是创造性思维不足,于是模仿、山寨大行其道。导致这种状况的基本原因正是思维的平庸,缺乏独立思考。由此形成的习惯思维就是依赖模板!对于任何新事物,总要与现有模板进行比对,两者一致才是可以接受的。这样的思维模式足以将创造性思维扼杀在萌芽中!

  尤美们纠结不已这尊胖子塑像与坐佛、与婴儿像不像的问题,就是这种平庸思维的典型反映。尤美的指责包括不符合坐佛的固定程式,脱离了什么“三十二相”,没有婴儿的特征等!而云卷云舒认定他的耳朵太小、肚子凹坑等都是“硬伤”!

  无需动脑子就该清楚,这类指责都属于小儿科的层次,一位有一定成就的艺术家、中央美院的教授居然把握不好这种低级要求?这符合起码的逻辑吗?这类所谓的败笔,也包括形象太丑等抱怨,唯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艺术家为了心目中欲表达的主题而刻意为之!如果你认为这些是缺陷,恰恰说明你对这类艺术的鉴赏尚未入门。

  3)世俗的逻辑。例如,是佛的形象就该像佛,是巨婴的形象就该有婴儿特征!全然理解不了艺术需要升华,包括夸张和变形;而暗喻的妙处正在于似与不似之间!何况巨婴本来就是成人的隐喻,有成人的东西是对的。世俗逻辑另一个显著特征是功利化。例如要求外形是美的,凹陷的肚皮没有浑圆的大肚好看等,就是以赏心悦目为基本诉求;甚至斗争思维都来了——这个大胖子会不会不堪一击?!却不考虑这些艺术处理与隐含的深刻含义之间的联系。

  我在回复中还特意贴出几尊与大家纠结的问题相关的雕塑作品,有些出自世界级大师之手(包括达利、毕加索)。尤美们还好意思谈论这些作品的像不像问题吗?有的五官都没有,还有的没有手臂。而共同的特点是不符合尤美口中的“固定程式”!有的面部、身体变形,有的比例严重失调。且大多数不符合生活中的美感!

  具体问题,后面再谈。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08 23:23:40
  讨论到现在,每个人对这尊大胖子塑像的具体解读已经不重要了。

  先把前面给尤美的一个回复也贴在这里,以免重复说明。

  本帖中每一句“多余”的话都是特意为你尤美这种人准备的。嘿嘿~

  文中那些不自然、刻意的话,如果你有足够的理解力,不会看不出看其中的用意:

  “索性就来呓语一番本人对这件艺术品的臆测吧。” 不惜对自己用了骂人的词汇“呓语”和“臆测”,当然不是偶然的。其实,就是要故意忽视作者的本意!否则很容易跟着他的解释走,也就不可能天马行空,放飞想像了。这与读者不愿事先知道故事的结局又不同。

  而与时事评论、知识性文字对客观、理性的高要求截然不同,这种对艺术作品自由畅想式的解读,当然也不是没来由的,这就是文中强调的另一句话:“艺术本来就没有标准答案,一千位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而最重要的是,你居然没有意识到那个看似多余的声明:“你完全可以不同意我的臆测,但我很可能拒绝你对我的任何纠正。”这里几乎告诉你,别试图拿什么作者的说法来当武器,无论那是一种多么天才的构思,都不等于可以替代观者的感受!

  你尤美也不想想,老公写东西一向是有根有据的,特别是涉及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为何这次如此反常?要大张旗鼓地臆测?

  可以实话告诉你,原因也很简单。最近,海内外流行一个对中国相当恶意的形容——巨婴!这实际上几乎是对整个民族的一种奚落。本人非常厌恶这种东西。

  而我看到这个作品的第一感觉,这不就是一个巨婴嘛!从如此负面的角度去解读,显然很不健康,甚至可能害了那位体制内的艺术家。

  好在它只是一个艺术形象,没有任何把柄可抓。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自由解读视角。这也是我不想去搜索该作品相关信息的原因——我不期望会有我想要的东西。

  至于本帖中的文字,是我能够给该作品最善意的解读和最不吝啬的褒奖了。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08 23:33:56
  有了楼上这个说明,再来看云卷云舒的评论多么离谱:
  【世俗逻辑??公教授在主帖开篇就讲伟大艺术都要接地气,这里又来指责世俗逻辑?真搞。】

  我的回复可以说明本篇标题的来历:
  呵呵,平庸的思维 + 世俗的逻辑是什么?是庸俗!与艺术理念不搭界的那种庸俗(尽管生活中的庸俗有其合理性)。你能把庸俗与接地气划等号吗?拒绝庸俗,就不能接地气了?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08 23:38:39
  云卷更离谱的评论是这样的:
  【看到公教授这种发言,立刻觉得很LOW。艺术家也许有自己期许的内涵在作品里,这个并不足以替代掩盖读者的独特观感。当然,艺术家的自己的创作初心也不可能是不懂装懂者狐假虎威的理由。
  何必张口闭口中央美院教授云云?因为作者的头衔高大上,你的解读也必然高大上起来?这个真不搭界的。就怕你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去。】

  我的回复也就用不着客气了:
  什么是LOW?在找不到更好借口的时候,能狭隘到把讨论作品接地气的特点,都要莫须有地攻击为“奇葩”行为,这才是典型的LOW!
  作者是中央美院教授,这是陈述基本事实。小人心理作祟,才会认为这也是拍马屁!这才是更典型的LOW!而事实正好相反,我在整个帖子里,包括前面的讨论中,都在力避、甚至刻意忽视作者的权威身份!很LOW的理解倒是暴露了自己内心啊!佛印那个著名说法很对:看到牛屎是因为他内心有牛屎。嘿嘿
  • _雲卷雲舒

    举报  2018-11-09 10:30:19  评论

    @公理力 好理直气壮的样子,把前面的回帖又来了一个大字报式的独立帖。不愧是公教授。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0 04:22:37  评论

    @_雲卷雲舒 你理屈词穷了,不敢面对具体问题,就用这种不咸不淡的屁话搪塞?拿出你三脚猫的能耐,牛二的狂妄继续耍流氓啊!继续越权流窜来长江删帖啊!你一个无耻流氓的嘴脸暴露的太好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qyx123470 时间:2018-11-08 23:45:15
  我们大家都没现场看,你图片没选好,怪大家没艺术口味?风玲的图片才有艺术性。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09 00:23:03  评论

    @qyx123470 你正好弄反了,我的图片就是风铃拍摄并贴出的唯一的一幅。她后面提供的是他人拍的。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09 00:27:54  评论

    @qyx123470 更不存在“怪大家没艺术口味”的问题,我反复强调每个人对艺术作品完全可以有不同理解!就是纠结很久的北岛,我也没有否定的意思。问题在于尤美一直在纠缠、云卷在指责作品有硬伤,我只是针对他们的回应。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09 00:18:04
  至于尤美,她的那些东西回不回都无关紧要。原因也很简单。

  大家很可能没有注意到一个基本事实:其他人会首先谈到对作品的个人理解或感受,而尤美自始至终都没有!这是尤美与北岛等所有讨论者的一个基本区别。

  她对探讨作品的主旨或隐喻根本没兴趣,挑起事端,为了狡辩而狡辩才是她的兴趣所在!这也是云卷所谓很LOW的表现。这也是尤美讨论任何主题的通病!一贯耍小聪明,把狡辩当成主要目的!

  尤美从一开始就在刻意故弄玄虚,说什么这个塑像有极特殊的身份和来历!好像她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想马上告诉你们。以至于被误导的多乎哉开扯什么猪头将军!后来,还故意透露一点,这个大胖子最初是一位“偷窥者”!就是要吊足胃口。

  直到她发了主帖,在回帖中的一句话倒是暴露了她窘境:她完全张冠李戴了!她居然以为这是艾未未系列作品中的一幅!至于艾未未某些作品的格调,下面这幅《一虎八奶圖》足以说明。自称对艺术“低着头绕道走”的尤美,如此了解艾公子的系列作品,倒是不该大惊小怪了。
  

  关于这件海边大胖子作品和作者,风铃已经有个简介:牟柏岩,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副教授,这个作品取名为《涯》,被放置在邦迪海滩的最南端,主旨是邀请观众与雕塑坐在一起,面对大海,放空自己。

  这场闹剧倒是很好地说明了尤美的一贯做派。即使自己张冠李戴把作者都弄错了,也绝对不会意思,转身就可以继续狡辩。即使她自己也承认不懂艺术。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09 07:15:49
  @谢尤美 哈哈哈哈,到了这种地步,还想蒙混、狡辩?
  那就从最不重要的开始:
  1) 你说说这个大胖子塑像非比寻常的“来源构思”吧!千万别因为从风铃贴文中才知道作者不是艾未未!你就说不出来了哦!
  2)特别要说清“大胖子最初版的创意构思——“偷窥女澡堂的庸俗胖子”的来龙去脉哦!
  3)你的原话“这个创意系列之前见过”!是谁的呢?你的回答是““好像是艾未未的作品”。

  就因为你没有直接说这个大胖子是艾未未的作品,就可以抵赖?做人能诚实一点吗?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这三点间的逻辑关系都看不出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呼啸的苍隼 时间:2018-11-09 09:51:05
  艺术品,这词被猫右搞的太泛滥了!失去了词的本质本意。和同志小姐一样。

  比如烂剧,艺妓,胡画,商业广告,等等,都称艺木或艺术品!

  三泡牛屎也可画成艺术品,哈哈哈哈哈!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09 09:56:53
  牟柏岩:“胖子成了我的一种态度,这是几年来创作中慢慢形成的,而用胖子来讲故事可能在传达方式上更轻松,也更能将观众带到胖子的私密空间中去。对我个人而言,这样的创作才是自己生活体验的真正释放。我这次的作品可以算是用雕塑方式的聊天,提取了一些片段,中间的空白部分由观众来自由填补,这也是我的一个试验性的作品,还在不断的完善,因为我也在过程中。”
作者 :风铃清音 时间:2018-11-09 11:10:52
  @谢尤美 @公理力 是我搞错了。在这边我去看过一个大陆艺术家作品展,有艾未未和其他几个人参展。其中有这类的胖子作品,我以为是艾未未的。

  在此解释一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8-11-09 11:47:47
  都说胖子有福,现在胖子惹事了到
  • 风铃清音

    举报  2018-11-09 12:30:18  评论

    @河海森林5 争论重点是:这不是一个好看的胖子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09 15:49:17  评论

    @河海森林5 看看作者牟柏岩本人的说法,就该清楚了,这个胖子形象没有任何负面寓意。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09 15:38:13
  对云卷云舒主帖的答复,可以让旁观者看清事情的真相和问题所在,也贴在这里。

  你云卷能不这么虚伪吗?整个这篇说辞和你的行为都是在打你自己的嘴巴!只要看看你在我第一个主帖和尤美、风铃主帖后的评论就很清楚了。这里随便列两点。

  1)在风铃的主帖后面,你不得不承认:“这几张照片都是往佛的概念来理解了。其实也没所谓。当做一个佛也没事。”

  而在我的主帖后(57楼)则是另一副嘴脸:“拿无厘头的东西和佛相混就是耍流氓”!你是变色龙?还是哈巴狗?我看更像是两者兼而有之!

  你可以不同意他人的解读,你可以发表你自己的解读和理由。居然把他人再正常不过的对一件作品的解读说成是“耍流氓”,何况从风铃帖里的评论看,你不是不明白。到了这里却很不要脸地开骂,这需要怎样的恶意和小人心态啊!这才是真正的耍流氓!

  这还没完,转过身来发主帖,就立即忘记自己的流氓语言,而冠冕堂皇地唱高调:“社会很多时候不自由,难道艺术还不能够自由?” 这样虚伪的转身你都一点不脸红?别人刚一自由发表观感,在你眼里就是流氓!如何自由?!你还能更虚伪吗?

  2)“如果说不平庸,你公理力应该撇开佛家意义,阐说出你的独特理解,这个显然没做到。”

  这是典型的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我主贴里那6条解读,你不可能都看不到吧?那不是我的“独特理解”是啥?就这么点小事,你都要很不地道地昧著良心说浑话!平时看你装模作样,很像那么回事。一不小心就暴露了原形,不罔顾事实,你能死啊?

  再看雲卷雲舒的回应(2018-11-09 12:45:30)
  【其实这一段和本人这个帖子没关系。公教授莫名其妙了。】

  一句没有关系居然成了云卷根本说不通的借口!这除了理亏、心虚,还能说明啥?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09 15:40:43
  现在就来还原一番基本事实, 云卷、尤美的两篇文字立刻变成满纸谎言!

  事实一:公理力的整个第一篇评论纯属对一件艺术作品的个人解读。而且那六点具体解读中只有一条涉及佛教理念,也就不可能界定该作品就是一尊佛!而是说其“基本形象是打坐的佛。这两者的区别是个人就该听明白。你和尤美就是能说破大天,就能否认这个事实吗?而按你这里装模做样的诘问:“难道艺术还不能够自由?”可实际上你们又是怎么做的呢?下面更多的事实足以看清你们虚伪的嘴脸。

  事实二:你和尤美到我的帖子里干什么去了?是维护你口中的艺术(评论)自由吗?恰恰相反!是彻头彻尾地干涉、损害他人发表个人观感的自由!这个事实本身就证明了你和尤美是说一套,做一套,言行不一,自相矛盾,自打嘴巴。如果不服,那就继续看下面的事实。

  事实三:尤美缺乏对艺术的起码理解,且绝口不谈自己对作品的解读,却以她不堪的匠人思维,拿论斤卖的生产线产品标准来要求艺术创作——愣说那件展品不符合佛像的“程式化的造型”,脱离了所谓的“三十二相”!有一点显然超出了尤美那小脑袋瓜的理解力:假如人人看那作品都是一尊标准的佛,那就不是艺术品了!那将是艺术家的彻底失败!

  事实四:你云卷就更进一步,竟然大言不惭挑作品的毛病——什么耳朵太小是硬伤!有凹陷的肚皮更是败笔!难道你一个门外汉比艺术家更懂雕塑的奥秘?你有起码的自知之明吗?用最简单的逻辑想一想:一位中央美院的教授居然不懂耳朵的比例关系?!居然不知道浑圆的肚皮和凹陷的肚皮的视觉效果?!而公理力最简单的逻辑分析,居然被小人思维说成是拉大旗、是拍马屁!还是用你们的猪脑子想想最简单的逻辑,我有什么必要去拍国内一位素不相识、无权无势教师的马屁?你们还能更小人之心吗?

  事实五:鉴于你和尤美这种自己根本不懂,又完全没有自知之明,还要胡搅蛮缠胡乱指责的拙劣表现,公理力才尽量告诉你们一些相关基本常识、基本逻辑。这与干涉你们任何一位自由表达对作品本身寓意的理解完全不同。相反,这是为了避免你们出更多洋相,为了帮助你们更好理解作品,才不惧蠢猪们拎不清的中伤,而学雷锋!可惜,公理力这样的好榜样在国内几乎绝迹了!你们就跪谢,再感谢灾祸氏的上帝吧!

  事实还有很多,懒得罗列了,其实也足够了。

  在这些事实面前,你云卷这篇和尤美那篇,没有一篇能立得住!通篇都是虚伪、虚妄、颠倒黑白的假话。你们应该感到脸红,如果你们还知道什么是羞耻的话!

  至于一帮连猪脑子都没有,跟着瞎起哄的盲从愚民,公理力连几句话都懒得赏他们。
作者 :北岛之歌上 时间:2018-11-09 19:21:28
  谁是流氓

  百度曰;“流氓,汉语词语,拼音是liú máng,一般是指不务正业、经常寻衅闹事、文化素质较低的人,也指那些对他人不尊重、对他人有下流语言或动作或思想流氓的人。”

  长江有流氓吗?肯定有,但决不是公先生,为什么?因为公先生一不骂人,二不侮辱人,更不无事生非,文化素质也很高。

  如果一个人随便侮辱他人,寻衅闹事,是不是对他人不尊重?是不是下流语言?如果有这几种行为是不是符合流氓特徵?

  我认为是的。
  _
  保险推销员雲卷雲舒恰恰符合以上几点。


  雲卷雲舒在评论公共先生的文章时说;“拿无厘头的东西和佛相混就是耍流氓”!我倒要问问保险推销员雲卷雲舒朋友,这样的逻辑是谁定的?这是什么逻辑?是你们民主派定的?还是西崽团伙定的?

  在当下全世界都在提倡政治观点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更不谈对于文化艺术认知的自由了。
  公先生对于澳大利亚海滩胖子雕象之寓义的理解,绝对有他完全的自由,即使理解不是非常符合作品的本意,也属正常之列。

  可是,公先生认为这座雕象与佛有些许相似,难道他就是在耍流氓?我看耍联盟的不是公先生,而恰恰是你保险推销员雲卷雲舒!

  希特勒如此独,裁,霸道,对于艺术见解者也没有象你这般随便侮辱吧?!

  保险推销员雲卷雲舒为什么敢冒天下之大不讳而胆敢侮辱一个正常的艺术评论家,其实,他的思想是有其根源的。

  请看他猥琐的思想;

  “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这种东西放在社会学,政治学上,可能会迎来一票粉丝顶礼膜拜。”

  在今天还有谁可以去“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中国人民反正是不信邪了,而仍然愿意去“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的,只有他保险推销员雲卷雲舒自己了。

  那么,谁是他的天命,大人,圣人呢?那就是谢尤美,他看到谢尤美一直在质问公先生的文章,马上就不管青红皂白,出口成脏,擅自践踏艺术自由的高贵理念,侮辱公先生是在“耍流氓”。

  我们要问一下,如你们这样无知无畏,霸道野蛮的对待一个公民,怎样有艺术自由?怎样有人文尊严?
作者 :北岛之歌上 时间:2018-11-09 19:40:13
  在古时,曾经有诬者反坐,我看云某应该处与流氓罪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0 04:14:28  评论

    @多乎哉2017 基本事实是云卷云舒那厮在骂我的正常评论是耍流氓。你不顾事实,替那个狂妄地越权来长江耍流氓删回帖的无耻之徒开脱,按你多乎哉的逻辑,你是不是也在献媚那厮?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09 23:34:32
  @北岛之歌上

  假如一个女人抢白一句“耍流氓”,尚可理解为过敏,甚至是撒娇。一个自以为是的小男人,凭着三脚猫工夫也要跳出来当牛二,很不要脸地大骂一篇正常谈作品观感的文字是“耍流氓”!指出他违背最简单逻辑的小人臆测,也包括纠正尤美狭隘的工匠思维和常识性错误,就马上大放厥词别人LOW!此人的不堪行径确实值得理清,并展示在光天化日之下。

  云卷云舒除了向以挑事、狡辩为能事(对作品完全无心解读)的尤美献媚,还有其可笑可悲的一贯装高深莫测,兼职大尾巴狼的矛盾做派!而其后面的辩解,更是完全暴露了其阴暗心理、市侩逻辑、小人之心的真实嘴脸。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10 03:58:43
  云卷云舒那无耻之徒狂妄地越权来长江删掉我的前一个回帖。第二个,贴在这里。

  【2,你的帖子是禁地?摸不得碰不得?一摸一碰就是违反艺术欣赏的自由?艺术自由甚或学术自由,可以有一说一,狐假虎威的抬出中央美院教授的口气,还是免了吧。】

  我的帖子里发言的不只是你和尤美吧?好几位都表达了与我不同的观感,包括北岛一直在反对我的解读,我一概友好对待。

  但你俩货的表现是啥?尤美完全无心解读作品本身,而是用缺乏常识的匠人思维混淆是非,攻击、歪曲、纠缠我的解读!而你凭着三脚猫工夫也要跳出来当牛二,很不要脸地大骂我完全谈作品观感的文字是“耍流氓”!更荒谬的是,自以为是到把自己摆在比艺术家更高明的位置,虚妄地指责雕塑家不懂比例关系(耳朵太小)、不懂视觉美感(凹陷的肚皮难看),都是“硬伤”!

  而你比尤美更恶劣的是,指出你违背最简单常识和逻辑的狂妄臆测,就马上大放厥词:别人LOW!你这番丑态才是LOW到没有底线的地皮流氓做派——别人谈观感,你们可以肆意中伤诋毁,那都不是干涉他人自由!对方还不能反驳,否则就是LOW!就是干涉你们耍流氓的自由!

  更令人不齿的是你甘当变色龙、哈巴狗的低劣表演:刚说完老公把作品说成佛是耍流氓!话音未落,到了风铃那边就说看成佛也没事,无所谓!你是男人吗?有脊梁骨吗?能站直说话吗?

  这还没完,更让人想吐的是,这边做了婊子,转身就到那边发主帖立牌坊——义正词严地高呼:“社会很多时候不自由,难道艺术还不能够自由?” 中国盛产这种既无视公德,又缺乏私德约束,虚伪至极的货色,这个无可辩驳的事实不是没有原因!

  只可惜,这一切一不小心就暴露了你的真实面目:恶意猜度他人和作品具有负面指向的阴暗心理,你是典型;谁敢肯定作品,就是为私利、就是拍马屁的习惯性市侩逻辑,你是代表;无端构陷诋毁他人,自己却随时自打嘴巴,甘当变色龙、哈巴狗的小人之心,你是标本!

  还需要继续回复吗?看我的兴趣吧。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10 04:02:00
  云卷是其它部落的酋长,没有资格来长江删帖!
  这首先是越权干涉长江事务!
  更是对长江酋长们的无视和不尊重!
  被删除的那个回帖并无违反长江规矩之处(语句分析内容)。
  我希望长江有酋长上线后,尽快恢复该回帖。
  长江所有酋长和版友都该谴责云卷云舒这种狂妄越权操作的流氓行径!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10 08:50:16
  【楼主 :_雲卷雲舒Lv 9 时间:2018-11-09 15:44:16
  1,“而该雕塑的基本形象正是一位打坐的佛。”公教授,这是你的原话啊。你不能因为创作者没提到自己的造像是佛像,就吞掉自己原来的发言啊。】

  很好!我就等着你这种无常识、无逻辑、无道理的狡辩呢!这都是你自找的,看我如何剥掉你虚伪、恶意的小人画皮!

  就凭我这样一句足够清楚的话,你和尤美就敢认定,我的意思那座塑像就是一个坐佛?!这足以证明你俩的语文都不及格!

  第一点,就首先给你俩上一堂小学高年级语文课。

  A、“该雕塑是一位打坐的佛。”小云卷同学,这意味着啥呢?
  你班体育老师非党(小学博士毕业)可以给你解释:
  主语“雕塑”没有任何限定词(偏正结构中的定语),这就是没有任何水分的完全肯定——佛的含义100%!

  B、“该雕塑的形象是一位打坐的佛。”小云卷同学,这有啥区别呢?
  你班成绩中等,整天担心男人的太大、女人的太小的庸医同学可以给你解惑:
  主语变成“形象”,前面的“雕塑”变成定语,这表示仅限于雕塑的形象部分像佛,而其实际上可能不是佛——佛的含义下降不少!

  C、“该雕塑的基本形象是一位打坐的佛。”小云卷同学,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你班成绩不错,就是有点神经大条的风铃同学可以点拨你混沌的脑袋瓜:
  主语“形象”,前面有“雕塑”和“基本”两个定语,形成双重限定,这意味着仅仅剩下雕塑的粗线条的框架形象还像佛,而其主要部分已经不是佛——佛的含义下降为很小部分(在老公的6点解读中仅占一点)!

  你云卷和尤美对老公那句话的理解差得太远!尤美一直对此纠缠不休,我都没兴趣给她澄清。想不到,你跟她半斤对八两。我就不得不开这堂语文课了,学费就免了。

  只要你俩从A到C,仔细分清其中并不难察觉的差异,别开口就丢人现眼。

  (这就是12楼被删除的那个回帖,大家看看,有任何违规之处吗?)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1 08:32:12  评论

    @谢尤美 说大话、空话不用上税是吧?自己那可怜的理解力凸显语文基础太差!基本形象是佛,就等于佛?!你有能耐就反驳啊?你不是伶牙俐齿吗?咋只说空洞大话,看不到一句有内容的回嘴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11 01:17:57
  【作者 :薛痒Lv 10 时间:2018-11-10 10:58:41
  关于对垒双方论辩过程中的一些过激言行,这个目前只能寄望各自的自律。酋长能做的,只能是尽量维护话语底线,比如国骂之类的。】

  @薛痒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本来,大家对这个作品的自由解读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即使谢尤美一直以挑事为能事(无任何对作品的解读),不断纠缠,我也在容忍这个出了名的“惯犯”,甚至不厌其烦地回答了她很多低级不堪的问题。

  转折点在于云卷云舒跳出来,身为别处的部落酋长,居然窜到长江无视底线,明显恶意地搞人身攻击!

  1)把作品与佛联系解读辱骂为“耍流氓”!而在风铃那里又是另一幅嘴脸:把该塑像看成佛也无所谓。变色龙、哈巴狗的标本他一人包了。

  2)他可以狂妄地攻击你的自由表达,你要反驳就不行!就以他狭隘的小人之心贬损为LOW!没错,狗眼看人低,对一只哈巴狗无法要求有人的境界。

  3)更把对作品的正常肯定,以他内心固化的市侩逻辑,大放厥词为拍马屁、拉大旗等等!对于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找骨头的狗而言,这倒也确实是一种可怜的逻辑。

  4)刚做婊子,转身就立牌坊!在回帖评论中肆意攻击他人对艺术作品的自由解读,自己发主帖就开始虚伪地喊口号“难道艺术还不能够自由?”
  ……
  一只三脚猫愣要冒充大尾巴狼进行令人鄙夷的虚伪狂妄表演,这才是本性大暴露。这种假冒伪劣之徒,完全不配当部落酋长。也正是这粒流窜到长江的老鼠屎,坏了这里正常讨论的一锅汤!

  中国的很多事情搞不好,与这种狭隘、市侩的小人作祟有很大关系!

  最后提醒一句,别对老公用词有疑问,对这种货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是另一种不得不为的“权利和义务”!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