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北方往事(1)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8-03-10 17:46:30 点击:63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北方往事(1)

  1.
  从1969—1975我在辽南的北部山区生活了7年多。至今对那里的山山水水,依然有着一种难以释怀的情感,在后来几十年时间里,只要有时间,有机会,必定去当年落脚的那几座山村,以及当年父亲单位的备战医院遗址去看一看。

  在那里,有我觉得像兄弟姐妹一样的同学,他们当中有人已经离去,有人依然生活在那片土地上,也有人走出了那片深沉的大山,就此杳无消息。

  每一次去,我都会有一种探家一样的欣喜。每一次去,老同学相见,必定端着酒杯喝到昏天黑地。夜里醒来的时候,没有了睡意,我披上衣服站在老同学家的院子里,对面是黑黢黢的山,山风凛凛,村子里不再像当年那么黑寂,照明的路灯,星星点点,反忖着夜空,几乎混为一体。

  看家狗的叫声,在夜里显得格外绵长而有回音。

  大山依旧沉默,山风依稀相识,许多往事随风而来,随风而去。

  2.

  每一次去,我都会去当年父亲他们的那所战备医院的遗址去看一看,短暂几十年,物是人非。曾经热闹一时的三条沟岔,除了为数不多尚还算完整的建筑,多数的只剩下断壁残垣。

  我家住过的拱房旧址还在,居然没倒塌。只是房前那个小小院落里,散漫的蒿草,已经有一人高。

  门前的小石桥依旧在,只是看不到桥下潺潺的流水,站在石桥上,我恍然错落了一个时空,仿佛看到小脚的母亲,端着一盆衣服,就在小桥下溪水边浣洗,瘦弱的身影,却有力的用棒槌敲打父亲的工装。

  对面的小山坡上,居然有大摇大摆的狐狸,入无人之境,一个冲刺斜里扎出来,叼起母亲散养的鸡扬长而去,于是不到三天,二十几只刚刚长大的小鸡,只剩下不到十只。

  母亲也不恼,只是叹息:是我们搅了你们的家园啊,吃饱了不要再来了。

  可惜,善良的母亲,哪里懂狐狸的贪得无厌。倒是隔壁张大叔看不过去了:老嫂子啊,我还是放出我家的狗来把它们撵走吧。

  3.

  那是一条标准的德国黑贝,相貌端正,一派威严。但是却从来不伤人。只是夜里的时候,会警觉地爬在窝里偶尔发出低沉的吠声。果然,把这家伙放出来之后,它把狐狸撵的无影无踪,就此消停。

  很多年过后,我记忆深处,依然存留着太多对那片土地,对那里的山山水水清晰的记忆。

  从1969年冬日最后的岁尾,随着父亲搬迁到农村,最初的时候居住在几十里外的老乡家里,我在那里生活的近一年多的时间,质朴醇厚的房东一家人,在我永恒的记忆里一直鲜活着。大伯大妈,癫痫的二哥,那些少年人有幸的经历,让我不止一次的有文字表达。

  还有那座小山村,一座以两个姓氏水火不容的小山村,交织着人生的是非恩怨,解不开的宗族恩仇,那一段段往事,那北方的民风,都是我记忆里最难以忘怀的。

  那座不高却奇险的鸡冠山,那些神奇的传说。就在父亲单位的家属区修建完毕,我们陆续搬入的前几天,一次雷雨过后,母亲说她坐在炕上看到了对面山梁上,有闪闪的金光,房东大伯说,这个真有,不过很难看到。

  4.

  时至今日,我依然能从当地的同学们口中听到有关那道能闪金光的山梁的故事,但是,却没有人能破译出这个神奇的所在。后来据说有矿产勘探的人实地勘探,说是有座储量不是很大的铁矿脉,因为不值得开采,所以,也就一直保留下来,只是那种偶尔能看到的闪光的山梁的说法渐渐的少了。

  最先借住的那个屯子,紧靠着一条河,那是一条铺满鹅卵石的河,毫无疑问许多年前这些鹅卵石一定都是锋芒的石块,岁月涤练把它们渐渐圆滑。我特别喜欢那条浅浅的河,在枯水的季节,水最深的地方也不过到小腿,清澈无比,一些叫的出名,叫不出名的鱼儿,自在的在清澈的水里游来游去。但是,雨季来临的时候,这条平静的河就会躁动和不平静。尤其是山里,一场季雨过后,源自山上四面八方的水会迅速汇集到河中,于是河水渐渐汹涌,如果上游下了特别大的雨,那河水咆哮的就让人惧怕了。

  河水不再清澈,变的浑浊泥黄,带着一种恣意的铺张,一路而来。有的时候水面上会漂浮着从上游从下来的树木,甚至是房屋垮塌之后的家什家具。胆子大的人,会站在河边用一根甩绳,绳头上挂着一个多齿的钩,远远瞄着河里的物品甩过去,运气好就能拉住,然后就收获满满。屯子里有个韩姓高手,每逢这样的时候,总是会捞点啥,木箱,木头,甚至是冲下来的家禽,猪狗之类的。在那个贫瘠的年代,能有这样的运气和收获也不容易,当然,这也是一个相当有风险的事情,这老兄据说有一次就失手了,被湍急的河水带着一路翻腾的十几里,好在水性不错,总算挣扎出来了,捡了一条命回来。

  5.

  之前我曾经写过一个系列《那些岁月那些人》,这个《北方往事》算是对那个系列的补充吧,我将会在这个系列里,更多的写一写当地的风土人情,甚至彪悍的民风,以及交织着几辈人甚至是几代人的恩怨情仇往事。

  要多说一句的是,这个系列里有很多并非本人亲历的故事,我只是把它们复述出来分享给读者诸君。还是那句话,没必要认真,我努力的认真的讲,信不信那是你们的事情。

  其实,哪里都一样,在那个时代,没有净土,不都是人性的真善美,同样也有假恶丑。淳朴的乡民,内心也会有算计,有狡黠,甚至是粗鄙和野蛮,或许这种多样化,才无愧真实的人生。

  几十年车马的人生,所见所得感触多多,静下心讲述这些曾经的往事,觉得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仅此而已!

  2018年3月10日星期六
作者 :多乎哉2016 时间:2018-03-10 20:09:00
  命运多舛的年代,饥饿,贫穷,斗争,恶劣的工作环境,风风雨雨,能够平安的度过那段人生就是胜利,是的,就是胜利,一起共事的朋友已经有好几个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熬到退休,记得一个和我一起回城,年仅二十岁的知青,在干活时触电身亡,抚恤金八十几元[d:大哭],平安是福,夫复何求,有过动荡艰辛的经历,才知道今天安居乐业的幸福,毛左鼓吹战争,是对国家民族的犯罪
  • 老开心来了

    举报  2018-03-10 21:34:03  评论

    @多乎哉2016 最后那句去掉,就说挺好的回帖
  • 多乎哉2016

    举报  2018-03-10 21:49:02  评论

    @老开心来了 去掉干嘛,你又没有鼓吹战争,毛左鼓吹战争不是事实嘛,你说毛左对不对,想加入毛左队伍,先想想这个团伙是啥东西,不要猫儿蹿天的瞎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老开心来了 时间:2018-03-10 21:35:23
  明月是个怀旧的人
作者 :蒙山知府 时间:2018-03-10 22:28:56
  闲的蛋疼了就得到处逛逛,我想去桂林,可惜口袋里没有钱。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8-03-11 11:04:30
  这才是真正的中国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8-03-11 11:13:35
  没去过辽南,因为读明史,知道辽南四卫。明末时期,努尔哈赤屠辽南,这里汉人不够5斗谷者一律诛之。而东江镇就在辽南金州一带,曾经与建州有过长期的拉锯战,把这大好河山打成了一片焦土。

  明月大哥,你脚下的土地之所以肥沃,因为吞噬过太多的血肉,简单一句阶级斗争可说不清楚。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8-03-11 20:13:40
  我家住过的拱房旧址还在,居然没倒塌。只是房前那个小小院落里,散漫的蒿草,已经有一人高。
  ————————————————————————

  我特别受不了这个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8-03-11 20:16:05
  几十年车马的人生,所见所得感触多多,静下心讲述这些曾经的往事,觉得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

  一辈子,几页纸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18-03-12 08:50:30
  [d:赞]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8-03-12 11:18:12
  喜欢文字透着历史的苍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