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二姨娘去世了!

楼主:呼啸的苍隼 时间:2019-09-18 13:49:49 点击:231 回复:2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呼啸的苍隼 时间:2019-09-18 13:50:07
  


  二姨娘


  时空如山涧小溪,静静流淌,一淌四十余年!

  近几年,一直想去看望二姨娘。不是这事就是那事耽误、打岔,一直未能成行。二姨娘家和姥姥家相隔十几里山路,偶尔到姥姥家看望小舅、小姨,过去由于交通不便,就止步返回。有四十余年未见二姨娘了。

  算来二姨娘有八十多岁,隐约感到再不看望二姨娘,今生恐要落下遗憾。拨通小表哥电话,问问二姨娘家怎么走,这些年村村通水泥路,不用再步行翻山越岭。只是很多年未去过二姨娘家,不知水泥路进口及二姨娘家是否还住在山头上。

  小表哥电话告之:二姨娘在县城住院。

  二姨娘家保留着我童年时空和温暖。我上小学时,每天跑校,二姨娘家离小学不远,我经常跟着小表哥到二姨娘家去。记得小学到二姨娘家中间有段青石板路,据说红军和白军打过仗,死了不少人,每次走到青石板路,我和小表哥加快步伐或飞跑。二姨娘很心疼我,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吃。放署假我就住在二姨娘家,上山逮野鸡,下田捉泥鳅,在元竹园里爬竹杆……和表哥们疯玩。

  在二姨娘家呆着很舒服,想睡就睡,想玩就玩,二姨娘惯着我。二姨娘喂了一只大麻猫,“喵喵” 地,很是乖巧、温顺,但一见我就扭头就跑。

  二姨娘家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至今停留在我的记忆里,具体到每株草的位置我都清楚,如一幅定格的山水画。

  早该看望二姨娘了。一早,我和妻子来到县医院住院部去病房看望二姨娘。我妻子还没见过二姨娘。

  二姨娘躺在病床打点滴,满头白发,身体似也缩小了些,眼光有些浑浊。二姨娘一眼就认出了我,眼眶溢着泪花,喊着我小名:果名。我腑下身子和二姨娘讲讲话,二姨娘一把把我头搂着,顾不得手上打着点滴。我脸贴在二姨娘肩头,如小时候玩累了二姨娘抱着我,我的小脸贴在二姨娘肩头睡熟了一样。

  一股久违了的温暖瞬间流过我的全身,一股久违了亲情直冲我的咽喉!

  我怕二姨娘激动,竭力平复二姨娘的心情。二姨娘的思维、视力、听觉都己退化。我和二姨娘唠着我小时候的事,询问着二姨娘家的变迁,每株草木都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近,仿佛时光不曾流淌,也就一、二年前的事。有很多苍桑和旧事二姨娘都忘了,但她一直没忘我小时候的淘事。

  大表哥和大表嫂在旁陪着叙话,从他们的描述中,二姨娘家早已旧貌新颜!老房没了,元竹园没了,稻田没了,连二姨父种的杜仲药树也没了。二姨娘家已变成了中国千篇一律的新农村居民点,在云雾缭绕的山头上住进了如城里的楼房小区。大表哥和大表嫂充满着满足,我却有着淡淡的忧伤!

  二姨父去世有二十多年了。二姨父很能干,在生产力低下、生活困苦的大集体时代,二姨父头脑活络,会贩牛、贩药材,为集体采购时公私兼顾或偷偷做些小生意,生活相对过的去。二姨父也很喜欢我。在我退伍那年,二姨父得了重病,我去镇医院看望他,二姨父已说不了话,他拉着我的手,眼角滚着泪珠……

  二姨父在世时,我父亲当公社书记,母亲当主任,姥姥一家亲戚及我们兄弟姊妹没沾到我父母光,我父母是共产党的干部!非公务员。我家住的、吃的还不如二姨父家。

  二姨娘有些糊涂了,催着大表哥带我和妻子到饭店去吃饭。我告诉二姨娘现在才上午九点钟,离午饭还早,二姨娘“噢”了一声,过会又催我们到饭店去吃饭,就如我小时候生怕饿着我一样。也许吃与饿,是她们这一代不灭的记忆。

  人生真快!二姨娘进入了耄耋之年,我也将步入老年。看着躺在病床上枯萎的二姨娘,她的一生已进入了尾声。二姨娘是一普通农妇,她们所处的时代比她父辈们所处的的时代幸福,我们所处的的时代比二姨娘们所处的的时代幸福。不同的是二姨娘们所处的的时代有翻身感,温饱即知足,我们所处的的时代压力山大,动荡不定!特别是反复失业就业的我,和二姨娘一样,即便米谷满仓,总是怕没有吃的。

  时空如山涧小溪,静静流淌,和二姨娘及表哥、表嫂叙着往事,仿佛我又回到了童年,内心有说不出的画面感、亲切感。

  该告别了!二姨娘一手打点滴,一手拉着我不让走。我说和大表哥去吃饭,二姨娘松开手,不断重复叮嘱大表哥带我们去吃饭。

  告别二姨娘,走出电梯,心里有一丝愧疚和失落!姨亲是真亲!父系和母系遗传着相同的血脉。妻子说,她进病房一眼就认出二姨娘,和我三姨娘长的相像。

  二姨娘是有福的!孩子们都争气,大表哥已成为老村支书,小表哥己成为老教师,儿孙满堂,都很孝顺,这也是对二姨娘风雨一生的慰藉。我想我活不到二姨娘这么大年纪,也不知能不能享到她这样的福。二姨娘不识字,虽不认识未来二字,却懂得简单生活,我虽识很多字,却看不清未来。简单生活,才是真正的人生。

  青山依旧沉默:埋藏或将要埋藏多少人生故事,多少人生真情,将看到多少未知的未来。青山不老,亲、爱不老,人却一荏茬地老。黄泉路上无老少!常举头望火星,还没有乒乓球大的火星笼罩在太阳的光茫里,如站在火星看地球,亦是一样,繁华的红尘,芸芸众生,渺小到看不见!同时生命亦是伟大的、神奇的、不可思议的。

  四十余年未见二姨娘了!四十余年里,二姨娘一定想我,一定在心里怨恨我:这个外甥白疼了!是啊!中国人一代代地都是老的白疼小的。亲情与爱往往只是一种记忆。

  祝愿二姨娘寿比南山,福如东海!人生能活到寿终正寝,本身就是大福!亦是传奇!

  2018-07-31
楼主呼啸的苍隼 时间:2019-09-18 13:53:29
  二姨娘去世了,叔一直昏沉麻木,写不出文字,找篇旧文记念之。

  明去吊丧!

  天涯连这文都删,快如二姨娘一样。重发。
作者 :__大烟王_ 时间:2019-09-18 17:20:38
  拔毛鸡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永远飘零的心 时间:2019-09-18 19:59:19
  不错,感情真挚
作者 :风铃清音 时间:2019-09-18 20:58:05
  对老人,想到了就要去看看。时间不等人的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9-09-19 06:23:10
  让逝者安静,你又不打算从事殡葬业,年年念叨个鸡毛。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天使一日地上千年 时间:2019-09-19 07:56:41
  拿二姨娘来触发你的写作灵感。虚情假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装甲二排 时间:2019-09-19 08:30:31
  近几年,一直想去看望二姨娘。不是这事就是那事耽误、打岔,一直未能成行。
  ----------------------------------------------------------------------------
  也就是女房东那事多,脱了你四十年,鹰变成了鸡。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9-09-19 09:20:54
  遗憾
作者 :热闹2017 时间:2019-09-19 10:26:27
  唉,不知说啥。“这个外甥白疼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情深不恨花无语 时间:2019-09-19 20:13:46

  
作者 :情深不恨花无语 时间:2019-09-19 20:26:54
  @天使一日地上千年 这丫谁马甲?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9-09-19 21:20:17
  大家快来欣赏,就在这破烂的地方请这么俩假道士超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亡灵能投胎识字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9-09-19 21:27:46
  大家来看,卞鸡的亲戚就是这样一群有思想的文化人。

  卞鸡每每装B,什么木思想木文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9-09-19 21:35:20
  大表哥已成为老村支书,小表哥己成为老教师,
  ----------------------------------------------------------

  啥叫贪婪?啥便宜都想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者 :情深不恨花无语 时间:2019-09-20 06:30:41

  


  二姨娘一生,苦乐都结束了,回归青山。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9-09-20 22:38:05
  诶呦喂,尸人它二姨娘一肚子诗文这就埋了?昂?昂?昂?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9-09-21 18:03:46
  嘿嘿嘿,卞尸,没给你二姨娘买个石灯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情深不恨花无语

    举报  2019-09-21 19:07:10  评论

    把你的石灯笼搬来给二姨娘吧,反正你用不着,死了烧了,骨灰撒入阴沟,魂入十八层地狱!
  • 微命书生刘庄主

    举报  2019-09-21 19:08:35  评论

    @微命书生刘庄主 假如给你肝癌变的娘买了,你卞尸可以不给你二姨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