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记忆是天空里一片片淡淡的云彩(四)

楼主:大烟王_ 时间:2017-05-29 13:37:31 点击:51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记忆真是很奇妙,当你准备写你已想好的过去一点事时,总是跟此无相关的另一事跑出来,并且非常清晰,这本是你从没记忆过的事情,而它把你要写的记忆压下去,非是它不可,还派生出与它相关的许多事来。你不得不停下来,让它奔走,看它是否淡化。或许它消失,也许它还在盯着你,但总会安静,仿佛等着你去抚摸。它都是你曾经有过的,会触碰你的柔软,你对着它尴尬、会心、泪花,静静的,只有内心中的涟漪轻摇,是否愿与人分享。

  儿时,每个村都有一所小学,每个乡都有一所初中,每个区则有一所高中。我小学是在乡所在地的村小学读的书,处于街南。那是一座木楼小学,内外墙都是刷过桐油的,因此显得跟新的一样,很漂亮,比农家的屋当然大很多,也只是两层,有走廊,木板围栏。每年级只有一班,楼上是教室,楼下是老师的房间和活动室。老师的房间只是每天上课时用来批作业和休息的地方,老师大多是民办教师,会回家。很少有公办教师,在校住的只有公办教师,不记得是一个还是两个了,不是本地人,有一个是女老师。活动室则有乒乓球室和图书角室,那时全民乒乓,所以有多张乒乓台,是那种自制的,不是正统买的那种。大多乒乓球拍没有海绵,网则是两块砖架一根细竹杆就成,只有在比赛时才换成标准的。图书角室跟现在的图书室不一样,因为那些书大多是同学们自己家的,放在图书角交换看的,大多是连环画,俗称小人书,不是现在的卡通书什么的,学校的书很少。前面有个操坪,是上体育课的地方,只有半边蓝球场。我很喜欢上体育课,因为体育课基本上就是玩嘛。但每天上课前都会做一套广播体操,不记得是第几套了,反正不是后来的那种。我也去过其它村的小学,都不如我们村小学好。

  高中则是七十年代初建的,是在离街中心靠北约两三里多路的一个小山坡上,那是由一栋大的作为教室的两层青砖瓦楼和几幢小的作为老师宿舍及生活等用的。有发电机,是为不稳定的水电停电后的备用。还有一台早前作为五七教学用的手扶拖拉机,可以使用,但学校从不开出去过,也没围墙。有篮球场和带跑道的操场,当然没现在的学校操场好,是沙土操场。高中在我印象里没有民办教师,但当地公办教师有几个。

  初中则是过去拆了老旧的很早就有的木房初中学校搬过来建在高中下面的坡上的,与高中差不多的青砖瓦楼和房屋,只是没有发电机和拖拉机,同样是没有围墙的。初中里公办民办老师都有,大多公办老师也是本地人。

  我们家就住在高中学校,但初中学校也有两间房,有时我会跑到初中房里去睡觉,好像只是在假期才如此,因平常要上学得起床,不能睡懒觉的。高中与初中各有其不同点,初中学校藏书多,而高中的试验室要比初中强上许多。因此我的活动范围很广,对小孩而言,所以调皮在所难免了。

  嗯,又管不住记忆了。我小时很喜欢听故事,各种各样的故事,常在木房火塘边听鬼怪故事,但总先得找一块无缝的木板墙靠着听,以免鬼怪会从木板缝里钻进来偷袭我的背。如果是现在聪明人提醒我鬼可以穿透无缝墙进来,那不知当时该如何处置了。

  呵呵,先不说鬼故事吧,那都跟大家小时听的差不多,讲我小时听的人的故事吧。

  高中和初中有两位厨房和发电等后勤工人,那时叫工友而不叫工人或职工,但我有点搞混,不太确定谁是高中谁是初中了。一位是被俘虏过的原国民党的排长,他气质很好,前额宽而饱满,脑门头发向中心地带后移了不少,显得那没头发地方油亮;另一位则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和中印战争的退伍兵,他右腿或左腿有点瘸,不知是左还是右半边身子从脸开始都是黑的,有点吓人。

  国民党排长是有文化的人,当然文化成什么程度不清楚了,只知如果不是被整挨斗过,一定会是学校的老师。他被整挨斗在我们看来他是活该,他是解放战争后期被俘虏的,也没当成解放兵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而是回了家务农,后曾当老师教过学。但在六十年代吧,那是解放军形象最红火的时候,他一次走亲戚回来,担着一把带皮套的手枪招摇过市地回了家。当然了,你想啊,那年代,民兵是有枪的,但民兵都是根红苗正的青壮村民,你一个国民党排长竟然挂了把手枪,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即使是今天也是非法持枪呢。所以晚上政府就围了他家,把他绑了,搜了他家,并严审这个反攻分子,把手枪找了出来。谁知,那手枪找出来,叫人哭笑不得,那只是一个枪套里插了一块木头而已,其实那时枪套很多人家都有过,只是他的那个很新,看起来像里面真装了枪。但当然该批还得批,该斗还得斗,谁让他为了显示他曾有过的领导虚荣而装B呢。

  这位国民党排长的毛笔字写得挺好的,当然他农活不好,所以还是安排他在学校做勤杂了,他家在另一个村,我小时跟屁着妈妈去学生家访常从他家门前路过。我们小屁该不太跟他亲近,因他本是国民党的人,又因为他没故事讲,当然他也再不敢讲了,讲自己的故事实在有很大的显摆在里的。

  另一位是打美国鬼子和印度佬的英雄了,虽然他的样子吓人,但我们还是喜欢的,因为他有故事嘛。他给我们看过他的抗美援朝的三级英雄勋章,但不记得是否有打印度佬的勋章了。他应当是抗美援朝后期入朝做的战,他的三级英雄勋章是跟鬼子拼剌刀得来的,只参加过一次战斗,那是鬼子攻上来近战所进行的拼剌刀,是我们抵近进行的剌刀战。我们小屁孩傻不拉叽地问他拼没拼赢剌刀,把他噎得够呛,回我们说,我没拼赢还跟你们讲故事?他说拼剌刀美国鬼子太差,他们连里只有被枪弹打死的,没有拼剌刀被剌死的。我们央他教拼剌刀,他不肯,我后来大了点后跟我们体育老师学过剌刀术,但那是后话了。

  他的伤残是跟印度佬打时负的,他说他从没见过印度人的影子,只知跟着部队跑过去,把印度佬留下的武器弹药收起来,过几天撤回来,然后把缴获的东西返给对方,过两天又跑过去把对方的东西拉过来。反正是跑过去跑过来的,东西抢过来还回去的,最后他是在对方阵地上被对方一颗美制硫磺弹在身边暴炸受伤致的残,那硫磺弹炸不死人,却把人给熏黑了。当时我只听故事好听,但后来老想过打美国鬼子和印度佬的时间问题,因为后来的义务兵是三年制,但抗美和打印度时间跨度是超过三年的,不知当时的服役制度是怎样的。

  再说一个老干部的故事吧,说是老干部,其实他不是四九年十月一日前参加革命工作的,而是五0年在洪江读书毕业后参加革命工作的。洪江离著名的芷江很近,芷江当时应算是洪江,离我们县也不远。黔阳专区的首府就是洪江,黔阳专区就是如今的怀化市,但现在的怀化市府不在洪江而是后来铁路修出来的城市,那是著名的湘西土匪地。黔阳地区及我们这一大片地方都是五0年后解放的,当时的专员是孙国治,而我们这位老干部是孙国治的写作秘书。

  当时的机关干部都是要站岗放哨的,也是要经常下乡搞土改工作的,因为他们是文化人,理论和文化水平比部队要高,更何况是政府工作人员。下乡时都有解放军战士随行警卫,虽然工作人员都是配有枪的。

  一次,青年老干部随机关干部下乡搞土改,一卡车近三十多位工作人员和一卡车三十多位一个排的解放军战士一同下乡。在卡车开动时,孙国治叫他下来赶稿子,他遵令下来赶稿子去了。然而,那两卡车工作人员和解放军七十来人在半道被土匪全部杀死,当他听到这消息时,非常后怕,内心一直感谢孙国治救了他一命。我说这个是想说那时的土匪势力和猖獗,这我也从未在小说或影视中读到和见到过,那种青年的革命热情和土匪的疯狂杀戮。

  老干部给我们讲他一次冬日晚上站岗放哨的事。本就天冷,心里又害怕,又不能躲着站岗,还得站直了,心里那个紧张啊,浑身都在发抖。突然在白色雪地里有一个黑影在晃动,他举枪一声“谁”,那黑影马上就跑,他也跟着就开枪。枪声自然惊醒了其他人,马上都提枪跑了出来,问他情况,他紧张的只说有敌人又跑了。于是展开搜查,却在他看见黑影的雪地里看到一排狗脚印,一场虚惊。这段只是说,人都怕死,精神紧张,却又热情高涨,不似小说影视里那样的神勇。

  青年老干部机关干部是时常下乡的,里面也有北方的南下干部,是他们非常尊敬的正宗的革命者。在黔阳地区,干净的水是遍地的,应该说像他这样的青年学生出身的人是很爱干净的,但他们总是学北方干部不洗脚,晚上睡觉也是不洗脚,不刷牙,总是被子里外都是臭臭的,鞋子和脚更不用说了,因为他们自己认为越臭越革命。老干部跟我们讲时都自己觉得好笑。这只能说当时的青年人是多么单纯和思想简单。

  哎,又在乱扯了。这篇确实没组好该如何写,间断了时间,而是突然冒出来顺着写下去的,打住了。
楼主大烟王_ 时间:2017-05-29 13:38:42
  电脑发不了,手机发的,凑数的。
作者 :明月彩云 时间:2017-05-29 15:34:08
  不是充数,是越写越好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7-05-30 03:14:05
  已日,



  转群工部文娱组祸s圈日……
作者 :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时间:2017-05-30 12:28:08
  这大阉亡,父亲是干部,母亲是老师,你就根本不是农村的。你们这样吃皇粮的,当年在农村,是极受羡慕的。在农民眼里,象是王公贵族一般。你根本没真正了解过农民的辛劳。我在老家几年,但我是真正跟农民天天聊天,还经常参加劳动。我年年夏天参加割稻,也负责农忙时送饭,烈日之下走几公里山路。甚至有一次半夜四点多,跟大家走十几公里进深山,我挑五十多斤炭出来,一般农民挑近两百斤,十几公里挑到镇上卖。我五十多斤赚不到一块钱。真累。也去当过短工,一次扛木头,一次采柑桔。
作者 :泛泛之愛 时间:2017-05-30 12:32:23
  小禍說了,小王兒不是農民,是農民都跟小禍一樣憤。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5-30 15:00:05
  怎么这个和(五)一起发了?应该这个下去再发啊?

  就算是六七十年代,特务在福建一带也是很猖獗的。我听说一辆吉普车过河,上岸时慢一点,草丛中就钻出三个人,提着枪,走过来往车里看,首长和警卫员都没敢动,人家看了看,就走了。我开始还不信,后来听多了就信了。都是在那边当兵的人讲的。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5-30 16:16:18  评论

    我写这个没章法,跳出什么写什么。我们这边不同福建浙江,土匪五十年代后期就没有了,因为是内陆,老蒋没法渗透,距地域有关。有空写下我们这边土匪吧,毕竟不是湘西。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5-30 15:00:25
  谁不怕死啊?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5-30 15:01:36
  就算不怕死,也不能找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5-31 10:47:43
  记忆真是很奇妙,当你准备写你已想好的过去一点事时,总是跟此无相关的另一事跑出来,并且非常清晰,这本是你从没记忆过的事情,而它把你要写的记忆压下去,非是它不可,还派生出与它相关的许多事来。你不得不停下来,让它奔走,看它是否淡化。或许它消失,也许它还在盯着你,但总会安静,仿佛等着你去抚摸。它都是你曾经有过的,会触碰你的柔软,你对着它尴尬、会心、泪花,静静的,只有内心中的涟漪轻摇,是否愿与人分享。
  ——————————

  深有同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6-19 19:17:16
  文笔老辣。在意识形态上我行我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