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再谈胖子纷争2】逻辑客观无情 出卖了尤美云卷二人转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19 07:33:46 点击:158 回复:6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再谈胖子纷争2】逻辑客观无情 出卖了尤美云卷二人转

  虽然关于逻辑和概率视角的两篇,我已有超过需要的丰富材料,本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也算给对方多少留点面子。除了发了那篇张扣扣案会否直播审理过程的时评,还特意发了一个唱歌逗乐的帖子,希望来点轻松的,叉开话题。

  怎奈,以人身攻击为能事的云卷云舒,根本没有这类良善愿望,实在找不到下口咬老公的理由了,宁愿重写那篇被揭露得体无完肤的狡辩帖,也不肯善罢甘休!好吧,我也只好继续奉陪了。

  云卷重写一个被打脸的狡辩帖能起什么作用呢?还是解决不了他口齿不清,逻辑混乱,心态不端,虚伪至极的老毛病。因为理屈,就云里雾里地绕,结果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在他前一帖后,我只用几个简单事实,就揭穿了他贼喊捉贼的真实面目:明明是他自己以人身攻击为能事,耍流氓,却一出场就大骂一篇谈观感的文字是耍流氓、很LOW;自己虚伪到令人想吐,却大言不惭别人对艺术不真诚;佛印的逻辑很深刻,自己内心都是屎,才总是以小人之心猜度别人;自己充满势利、功利不堪的市侩思维,以为别人也都是他那种拍马屁、两面三刀的得性!

  他这几篇文字和回复中的所有狡辩连老公观感文字中的一句话都撼动不了,反倒活脱脱暴露出,他就是市侩到家、小人之心,还非常虚伪之人。有网友说他是卖保险的,这倒是很符合逻辑。

  本篇主旨就是逻辑问题。为啥谈这个?逻辑是个好东西,其最大优点,就是不讲情面、更不骗人的客观性。逻辑上是否说得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逻辑对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这对于那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说不清道不明,缺乏客观判断标准的事情,是一个很有效的工具。而对于那些惯于罔顾事实说假话、胡搅蛮缠玩儿把戏、目的不端虚伪阴暗的主儿,逻辑又是一个很危险的物件儿,一不小心就会出卖他们!无情扒掉他们的虚伪画皮,出尽洋相。

  而在此次关于大胖子作品的论争过程中,尤美和云卷犯下太多的“逻辑事故”!粗略估计不少于20次,这里不可能一一罗列,只能曝光其中的一小部分。如果他俩还不老实,我会在跟帖中继续让逻辑扒下他们的伪装,去澳洲天体浴场表演裸体二人转倒是省事儿了。

  逻辑事故1:薛痒贴出了罗中立另一幅著名作品《春蚕》,我有个“构思超群!”的评语,尤美立马儿质疑超群在哪里?我很耐心地给她一个具体分析(见下面跟帖),尤美无言以对,居然说“你这段话不过是在看图说话”!
  我粗!还有比这更烂的借口吗?那本来就是一幅画作,谁解读,能不看图说话?!你尤美如果能不看图解读,那叫YY!以逻辑白痴的光荣造型无理理狡辩,才是尤美的本色出演。只是这种戏份在她对付一众菜鸟的时候不会出现,而在老公这里,逼她脱去伪装是小菜一碟!

  逻辑事故2:尤美挖坑上瘾早已闻名遐迩。但在老公面前,却总是她自己先掉进去!她两次问我:“我比较想知道你用什么样的非匠人思维可以把波多野结衣艺术成蒙娜丽莎?”
  这个挖坑问题实在太烂,很无厘头!我的回答也很简单:蒙娜丽莎是唯一的,为什么要把其她人“艺术”成她?真变成她,那是模仿,压根儿不是艺术!你尤美崇洋媚外没人拦着,要把东方美女“艺术”成西洋妞,就太过了吧?

  逻辑事故3:尤美指责胖子作品不符合坐佛的固定程式,脱离了“三十二相”,也没有婴儿特征等!而云卷认定塑像的耳朵太小、肚子凹坑等都是“硬伤”!这导致又一个逻辑事故!
  用现实形象或传统程式衡量艺术品,不仅违背艺术规律,而且与艺术的基本逻辑相冲突!艺术的基本追求是感染力。而感染力背后的基本逻辑正在于与众不同的独创性。所以,夸张、变形、升华都是艺术的惯用手法。艺术作品与任何现有模本存在显著差异,就是艺术逻辑的必然!尤美云卷指责作品某些个要素不像其模本,除了没有自知之明和对艺术无知,就实质而言,更是反艺术的!有一点显然超出了他俩的理解力:假如人人看那作品都是一尊标准的佛,那就不是艺术品了!那将是艺术家的彻底失败!与此关联,又带出下一个逻辑事故。

  逻辑事故4:无需动脑子就该清楚,一位有一定成就的雕塑艺术家(中央美院副教授),其视觉美鉴别能力方面的造诣是值得信任的,基本技巧更不用怀疑。他有可能把握不好耳朵比例、肚皮造型这类低级要求吗?!
  这违背起码的逻辑和常识!唯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艺术家为了所追求的意象而刻意为之!云卷尤美口含两片致幻剂,就认为比艺术家更高明!指责这些是所谓的“败笔”,恰恰说明你们对这类艺术的鉴赏尚未入门,只是小儿科层次。至于把老公用事实提醒他们说成是拍马屁、扯大旗作虎皮等,只能暴露他俩自己满脑子的市侩哲学!

  逻辑事故5:尤美、云卷抓住我说作品的“基本形象”是打坐的佛,异口同声咬定:公理力认为这个作品就是一个佛!然后找各种理由论证作品不是佛,来论证老公错了。玩儿二人转理屈词穷之后,又开始说假话。云卷自己甘当观点变来变去的变色龙,居然造谣说,老公也两次改变观点:一是诬称我开始认为是佛,后来又否定;二是声称我没有捍卫第一篇那6点观感!尤美也多次附和。
  这是典型的歪曲事实,误导读者!这不仅仅是两人很不地道地虚构、栽赃两个靶子的问题,更是他俩逻辑无能的拙劣表演。我给他俩开小灶的那堂小学语文课,已经足够清晰地指出他俩的荒谬。而他俩居然虚张声势说大话那是新“靶子”!至今俩奇葩却谁也拿不出那怕一条反驳理由。
  事实是,老公第一篇观感评论中六点具体解读,只有最后一条“禅意”涉及佛教理念和形象。这就足以证明,在老公眼里作品根本不是一尊佛!否则,前面那五条用什么逻辑能解释?说白了,他俩由于目的不纯的可鄙动机作祟,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就是能说破大天,也无法否定铁的事实和他们虚构逻辑的矛盾!

  逻辑事故6:云卷云舒指责我,主帖开篇就讲几件经典艺术品也有“接地气”的秉性,“这里又来指责世俗逻辑?真搞。”
  云卷在这里居然能把庸俗与接地气划等号!这又是逻辑思维不到家的结果。拒绝庸俗,就不能接地气了?接地气(如蒙娜丽莎的微笑)是艺术追求真善美不可分割的必然部分!而平庸的思维 + 世俗的逻辑才是你们的庸俗思维!它与艺术理念完全不搭界(尽管生活中的某些庸俗有其合理性)。

  逻辑事故7:我提到作者是中央美院教授,这是用基本事实揭露他们的逻辑无能。尤美云卷居然指责这是拍马屁、拉大旗!
  除了这才是真LOW的市侩心理作祟,还有一个与基本事实相矛盾的逻辑困境,让他们无法自圆其说。我在整个第一篇主帖和后面的很多讨论中,都在力避、甚至刻意忽视作者的所有信息和权威身份!这又如何能符合你们拍马屁、拉大旗做虎皮的习惯性市侩逻辑呢?而与此同时,你们自己反而多次强调作者根本没有说作品是佛。我粗!你们自己拉大旗做虎皮没事儿,还要反诬老公和你们一样市侩!这不就是苏东坡的屎塞满你们的脑子吗?与只看到美好一面的佛印“粉丝”何干?

  逻辑事故8:云卷所谓的“促膝谈心”,从标题就很虚伪,却绞尽脑汁拼凑了3篇(包括重写)主帖,试图论证老公对艺术不诚实、不内行。我早就申明自己不是内行,云卷啰嗦这一点纯属找不到更好借口泼污水了!至于云卷谈“诚实”,更是逻辑上的极大讽刺——他自己才是不诚实的标本。
  事实1:云卷凭空捏造,竟然说作者的系列作品是“一系列偷窥女性的胖子”!我在此前已经通过一系列事实,足够清楚地澄清了他和尤美故意误导读者的低劣谎言——作者胖子系列作品中唯一一个偷窥女性形象也不是他本人的创意,而是学生时代由洗浴中心老板根据特定环境定制的!更不要脸的是,他声称已经纠正了自己的错误说法,一查细节,完全撒谎!
  事实2:公理力的整个第一篇评论纯属对一件作品的个人观感“散文”,他和尤美却极尽贬损诋毁之能事,甚至搞人身攻击,开口就是耍流氓、LOW、眼瞎,而转身就立牌坊喊口号:“难道艺术还不能够自由?”
  事实3:云卷说“想想看,一系列偷窥女性的胖子,来到澳大利亚海滩,可以轻松看到更多美女的时候,却装起了佛家样貌。”这就是你云卷的诚实?!你这种出发点不端、心态不健康的“诚实”,按你自己的逻辑,才是更低俗的耍流氓!才是对艺术的更大侮辱!
  事实4:我说作品的基本形象(粗线条轮廓)是打坐的佛,云卷大骂我“耍流氓”;但到了风铃那里就立即变成了:看成佛也“没事”,“无所谓”。这种两面三刀的变色龙居然也好意思提“诚心实意”?!这不是自抽吗?
  就凭这4个事实(还有很多),云卷就是这里最没资格谈“诚心实意”的!还好意思扯什么“人格虚假”?这个词组就是在打他自己的脸。

  逻辑事故9:之所以放在最后,这是云卷和尤美一个根本性的逻辑事故,它彻底否定了此前这俩奇葩的所有主帖评论和回帖狡辩!尤美声称:假如老公百分之百咬定‘该雕塑是个佛’,就一点问题也没有。只要心有佛缘,可以跨越任何“基本形象”。云卷也忙不迭地肯定这一条。并且,还忘乎所以地给我支招——用“识佛需有缘”应对质疑!
  且不说这是恬不知耻的狡辩!不要任何基本形象,你们把雕塑作品置于何处?这还与艺术品的解读有一毛钱的关系吗?荒谬至极!
  而这在逻辑上更是他们的一场灾难!他们自始至终都在极力论证老公“基本形象”是佛的说法是错误的!可他们居然敢说100%地认定该塑像是一尊佛反而没有问题!问题来了:
  百分之百肯定那是一尊佛,也就是说,这个作品的所有要素都包括在佛这个结论之内!而该作品的基本形象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要素。这点无法反驳吧?
  你们既然认同作品的全部要素都与佛相符,你们又怎么能否定其中的一部分要素(基本形象)与佛不符呢???!!!
  反之,假如这部分要素真的与佛不符,你们又怎么能认定该作品百分之百是一尊佛呢???!
  再用集合的概念来说明这个铁的逻辑。这好比你们将一个集合说成是“食品集合”,意味着该集合中的全部元素都是食品!然后,你们却又声称,这个集合中有些元素不是食品,里面还有唇膏、太阳镜、比基尼等!既然这个集合中的元素不全是食品,你们又怎么能说这是个“食品集合”呢?!
  云卷和尤美俩奇葩连整体与部分(集合与其子集和元素)的关系都弄不清白!这一个逻辑事故已经足以将此前诟病老公观点的所有主帖和跟帖全部扔进垃圾堆!

  这场论辩结束了吗?不会!动辄宣布自己胜利和辩论结束,那是尤美的保留节目!而这俩奇葩永远也不会认错服输的!估计下一篇还是要写的。

  最后,有一点是肯定的:无论是母鸡中的战斗鸡尤美,还是虚伪的大尾巴狼云卷,在无情的逻辑面前,都完全裸露出三脚猫的本来面目!眼力好的,可以替老公查实一下,看看他俩底裤剩下没?

  就这样吧。祝你俩在澳洲海滩裸泳愉快!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19 07:53:48
  我的这个回复,也指出了云卷的几个逻辑事故:

  1】(云卷说我去看他的主帖就不是不搭理他!)防小人之心不可无!这是常识。而主要方式就包括警惕其言行,如果闭着眼睛不去看,还怎么警惕,怎么防?
  而在云卷那里,居然就能把这种防小人之举等同于搭理小人!这得是多么低劣的脑子才分不清这种小儿科概念?

  2】我在上面重贴了几天前的那堂“语文课”,为了保持原貌,没有修改(包括调侃其他版友),他也发现新大陆似的,成了我搭理他的依据!
  搭理不搭理,本来就是鸡毛蒜皮。假如因为不搭理,给云卷整出神经病来(看下文),老公会很后悔的。好吧,就遂了你的心愿,继续搭理你。

  3】憋了好几天,云卷终于要对夸下海口的“靶子”比划比划了。请看其说辞(保证你打开眼界):
  “我们大可以套一个类似C句的逻辑:公教授的基本形象是一个男人。”

  C句“该雕塑的基本形象是一位打坐的佛”是对一个除了视觉形象没有提供任何其它信息的对象进行判断,目的是试图找出未提供的一些信息,才得出其基本形象是一个佛的说法。

  而某教授这个对象本身不但已经包含男人这个信息,还有数倍于此的信息是已知的!云卷说出“某教授的基本形象是一个男人”,这纯属一句垃圾话!因为不知有多出多少倍的信息佐证着他完完全全是一个男人!为什么还来颠三倒四地判断他的“基本形象”是一个男人呢???

  这与C句完全没有可比性!云卷完全没有类比的逻辑基础。这不是神经病是啥?正常人会说这种蠢到家的话吗?我严重怀疑,你云卷脑子正常吗?

  即使不涉及类比,如果他只是说一句:“尤美的基本形象是一个女人!”听到的人恐怕也会认为此人精神有问题,而绕着走。

  (注:你云卷可以拿这条评论向不信的人证明老公搭理你了。)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19 08:03:20
  “逻辑事故1”的原委在这里。

  【@谢尤美:2018-11-10 13:06:36 评论
  尤美并没有断言这幅作品有或者没有超群之处,尤美仅仅是指出你空喊“超群”,但又说不出超在哪里,被逼问之下来了一通看图说话。】

  1)你谢尤美的逻辑就很无厘头!作品《春蚕》就是一幅图画!解读该作品,你能不看图说话?!拿这种烂得不能再烂的理由来狡辩,这叫不要脸!我想不出、找不出比你更拙劣、更荒谬的无理狡辩了!

  2)即使不看我后面的具体分析,我对《春蚕》第一条评论就已经很具体:构思超群!这哪里是你睁着眼睛的瞎话:“说不出超在哪里”?这又怎么是“空喊”?你看不到,或者是不懂啥叫“构思”吗?不说假话,你尤美就活不下去吗?

  3)我38楼对《春蚕》的构思已经有个详细分析,而你居然还在罔顾事实撒谎“没讲出究竟‘超群’在哪里”!下面就是我的分析,看看你谢尤美为了狡辩,能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
  现在来回答一下尤美这个问题。薛痒帖的这幅《春蚕》,看第一眼就能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为啥?

  对于人物作品,艺术家通常会在面部做文章,下功夫。毕竟,人的面部最生动,传达的信息也最多,最容易引起观者共鸣。这是一般规律。

  而这幅作品,作者居然大胆放弃了老太太的面部!放弃面部,能靠什么打动观者呢?这个极其罕见的构思也等于为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这是第一个超群之处。

  作者独辟蹊径解决了这个难题,即从头顶这个独特的视角来进行主题构图。老太太的满头银丝和发式既符合逻辑和生活规律,同时又是一个巧妙的隐喻——头顶的轮廓和色彩很容易联想到一个蚕茧,这个独特形象分毫不差地紧紧扣住《春蚕》这个主题——画中的主人翁就是奉献毕生的春蚕!这是第二个超群之处。

  顺便说一句,整个画面都是以这个“蚕茧”为核心,深色衣服和围裙,再加上昏暗的背景,都是用来突出“蚕茧”这个主题的。

  至于被放弃的老人的面容和表情,这又类似于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留白——给观者留下充分想象空间。你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完成老人的面容和表情。
作者 :老开心来了 时间:2018-11-19 08:12:05
  l够能写的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08:21:38  评论

    @老开心来了 呵呵,俩二人转演员整天给我提供素材,要写篇太容易了!现在已经到了素材太多,为如何取舍费时的时候。可怜那云卷竟然到了找不到借口,而就同一个题目重写一遍的境地!啥叫理屈词穷?这就是标本。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雲卷雲舒 时间:2018-11-19 08:56:02
  用现实形象或传统程式衡量艺术品,不仅违背艺术规律,而且与艺术的基本逻辑相冲突!艺术的基本追求是感染力。而感染力背后的基本逻辑正在于与众不同的独创性。所以,夸张、变形、升华都是艺术的惯用手法。艺术作品与任何现有模本存在显著差异,就是艺术逻辑的必然!尤美云卷指责作品某些个要素不像其模本,除了没有自知之明和对艺术无知,就实质而言,更是反艺术的!有一点显然超出了他俩的理解力:假如人人看那作品都是一尊标准的佛,那就不是艺术品了!那将是艺术家的彻底失败!与此关联,又带出下一个逻辑事故。
  ————————————

  很简单,你能证明这是作者在佛像基础上的“艺术创造”吗?你替作者说话,这是怎么回事?大谈艺术创造规律的前提是,你得真懂作者的里里外外的创作初衷,或者你的艺术水准或许可以俯视作者,这才能说个一二。显然你不够格。

  其实在本人艺术需要诚实的帖子里,已经点明这一层。谈自己的内心感受可以,评价造像的艺术水准高低需要慎口。你这人怎么这么大言不惭呢?

  所谓言不由心做底,你就不要谈什么艺术了。你的一切重复发言都是假的。明白吗?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0:08:48  评论

    @_雲卷雲舒 你这是在打自己的脸!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指责作者耳朵小是败笔,凹陷的肚皮也是败笔的只有你云卷,大言不惭的当然也只有你。自打嘴巴,还不觉得,也没谁了!马列手电筒只照别人,就不看看自己?至于艺术规律,任何人只要认识到,都可以谈,认为这是俯视、仰视,又是市侩逻辑。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0:10:52  评论

    @_雲卷雲舒 这里最没资格谈真假的也只有你了,一个言不由衷的变色龙谈什么真诚?这是多大的讽刺!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雲卷雲舒 时间:2018-11-19 10:18:59
  @公理力

  你这是在打自己的脸!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指责作者耳朵小是败笔,凹陷的肚皮也是败笔的只有你云卷,大言不惭的当然也只有你。自打嘴巴,还不觉得,也没谁了!马列手电筒只照别人,就不看看自己?至于艺术规律,任何人只要认识到,都可以谈,认为这是俯视、仰视,又是市侩逻辑。

  ——————————

  本人在论述塑像似佛非佛的概念,这样的概念如何是指责作者造像上的败笔?

  反倒是你,你第一眼认为这胖子是巨婴,但是你愣是往佛像概念上转弯。又以所谓用佛像变形的概念替作者说话,大谈什么艺术规律。还有比你更恶心的么?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0:31:01  评论

    @_雲卷雲舒 你好意思这么狡辩吗?“败笔”是你的原话,还想抵赖?如果你说不是败笔的意思,那又是自抽!至于第一眼认为是巨婴,不见得就是对的,仔细审视后,改变看法太正常了。之后不隐瞒最初的感受,这是一种磊落。害人之心不可有!没有啥依据就从负面猜测(如你),有时会害人你懂吗?我看你不懂!
  • _雲卷雲舒

    举报  2018-11-19 10:41:05  评论

    @公理力 “败笔”?请截屏原话。看看你的理解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雲卷雲舒 时间:2018-11-19 10:49:58
  @公理力

  至于第一眼认为是巨婴,不见得就是对的,仔细审视后,改变看法太正常了。之后不隐瞒最初的感受,这是一种磊落。害人之心不可有!没有啥依据就从负面猜测(如你),有时会害人你懂吗?我看你不懂!
  ————————————————

  关于巨婴的转弯,你的解释没价值。第一眼看到巨婴,但是不能说。这可是你的原话哦。另外,你说“好在它只是一个艺术形象,没有任何把柄可抓。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自由解读视角。”。没有把柄?所以信口胡咧?所谓坐佛论就是这样胡咧出来的?并且感觉作者艺术手法高明?你很厉害哦。

  具体害不害作者,这不是你胡咧的理由。如果感觉寓意负面不符合你的政/治/价/值,你可以闭口,而不是涂脂抹粉式的信口胡咧。
  • _雲卷雲舒

    举报  2018-11-19 11:01:51  评论

    @公理力 后面的不隐瞒,最初感受这是在别人反复诘问下的一种反应。到你嘴里倒成了磊落。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本人小雷音寺妖孽概念是负面的么?这个有害到作者?真是胡说八道惯了。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1:32:05  评论

    @_雲卷雲舒 你扯这些都是废话!你确实没啥把柄能抓,“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自由解读视角”你至今还想干涉我的解读视角,这就是没有自知之明。至于你那些逻辑灾难,那是一种客观事实,任何人都无法否认。而你试图从别人主观感受中找茬,这叫自不量力,结果就是一再证明自己的不堪。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_大烟王_ 时间:2018-11-19 10:57:51
  公鸡确实是很讲逻辑的,只不过他的逻辑三要素是随他的需要来进行定义的。
  公鸡的结果论点是他随心所欲的临里起意(定义);为这个论点他定必然定义好他的证据,尽管这个证据不被他人认可;而在他的论述中,他把后用变为前用,以此掉头变身!
  华丽哦,标准打鸣公鸡。
  • __大烟王_

    举报  2018-11-19 11:53:20  评论

    @旖旎霓裳 看谁在耍流氓!其实流氓谁都耍,但流氓骂流氓才好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_大烟王_ 时间:2018-11-19 11:01:04
  公鸡有一个他个人的逻辑理论:叫得最响的总会更改定义而走通逻辑!
作者 :北岛之歌上 时间:2018-11-19 11:41:08
  写的这么长,尤美说了,她看不懂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2:00:39  评论

    @北岛之歌上 嗯,凭她那点逻辑底子,完全有可能。这篇是长,主要是尤美和云卷提供我素材太积极!我也懒得费时筛选,马马虎虎选了一部分。不排除漏掉了更精彩的逻辑事故。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雲卷雲舒 时间:2018-11-19 11:47:51
  @公理力

  言不由心的为了政治正确,这个不就是你活脱脱画像。说你LOW是有根据的。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2:02:46  评论

    @_雲卷雲舒 每次理屈词穷了,就自动开启谩骂模式,这流氓身份真是名副其实啊!
  • _雲卷雲舒

    举报  2018-11-19 12:05:56  评论

    @公理力 你不是爱讲逻辑么?说说上面的一句话有何问题?这种感叹号发言,不应该是你的模式啊。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雲卷雲舒 时间:2018-11-19 11:52:49
  @_雲卷雲舒 没那兴趣,那是你的原话。你要截图狡辩,那是你的事儿。
  _雲卷雲舒
  :

  2018-11-19 10:52:01 评论
  @公理力 得,诬赖别人还要别人举证。这是继续耍流氓?
  公理力
  :

  2018-11-19 11:25:23 评论
  @_雲卷雲舒 你能说出我引用你的话,哪点有出入吗?如果说不出,有啥好说?
  _雲卷雲舒
  :

  2018-11-19 11:29:55 评论
  @公理力 请举证,你所谓本人口中的作者败笔论。
  公理力
  :

  2018-11-19 11:39:23 评论
  @_雲卷雲舒 主帖已经说得很清楚,不重复
  _雲卷雲舒
  :

  2018-11-19 11:41:15 评论
  @公理力 前面说举证没兴趣,现在又说主帖说的清楚。没个定性。那你就继续耍流氓。这个没人能拦得住你。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2:06:02  评论

    @_雲卷雲舒 【公理力: 2018-11-19 11:56:36 举证没兴趣,那正是因为主帖已经说得很清楚。你还是逻辑不行啊!指出来之后,再也帮不了你了。】我这条故意漏掉?能别来这种令人不齿的小动作吗?
  • _雲卷雲舒

    举报  2018-11-19 12:10:52  评论

    @公理力 继续耍流氓吗?我这层发出时间是11:52:49,你这个条回帖是11:56:36。你弱智到不懂所谓的时间先后顺序了么?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雲卷雲舒 时间:2018-11-19 11:55:02
  公教授,指控本人说他LOW和耍流氓。但是在系列讨论里,他这种特质怎么像连续剧一样出现呢?想盖都盖不住。哈哈,公教授继续搞。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2:22:08  评论

    @_雲卷雲舒 你居然说坚持政治正确是LOW!你的实质问题是种族分子!反对人人平等。
  • _雲卷雲舒

    举报  2018-11-19 12:23:20  评论

    @公理力 面对艺术,政治正确就是LOW.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理力 时间:2018-11-19 12:20:02
  【_雲卷雲舒 时间:2018-11-19 11:47:51 
  言不由心的为了政治正确,这个不就是你活脱脱画像。说你LOW是有根据的

  公理力:2018-11-19 12:02:46
  每次理屈词穷了,就自动开启谩骂模式,这流氓身份真是名副其实啊!

  _雲卷雲舒:2018-11-19 12:05:56
  你不是爱讲逻辑么?说说上面的一句话有何问题?这种感叹号发言,不应该是你的模式啊。】

  @_雲卷雲舒 你还好意思提逻辑俩字?政治正确在你的字典里居然是LOW?!
  你懂啥是政治正确吗?包括反对种族歧视,坚守人人平等理念!政治正确是一个社会文明的标志之一。
  反对川普的美国人和国际社会,理据之一就包括他助长了政治不正确!
  你居然说坚持政治正确是LOW!你云卷是种族分子?反对人人平等?

  去学点起码的政治常识,别丢人现眼!
  • _雲卷雲舒

    举报  2018-11-19 12:24:14  评论

    @公理力 面对艺术,政治正确就是LOW.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2:25:11  评论

    @_雲卷雲舒 这个狡辩简直弱爆了
6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雲卷雲舒 时间:2018-11-19 12:42:43
  

  言不由心的政治正确,就是LOW。遗憾的被公教授断章取义,直接把政治正确=LOW,忽略了话语的前半段。

  虽然这句话不管是对于艺术范畴讨论或者是民主政治,言不由心的政治正确都是LOW.这个站得住脚。不知道这教授如何得出种族歧视的观点来。

  公教授,继续搞。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3:02:47  评论

    @_雲卷雲舒 何为言不由心?第一眼感觉不能修正?一修正就是“言不由心”?你云卷永远坚持第一个念头?从来不自我修正?吃苹果第一口吃到虫子,也要吃下去?第一眼看上的女人就是你的初恋?初恋就成了老婆?你现在住的就是第一眼看上的房子?你现在开的就是第一眼看到的车?从来不比较吗?这是傻冒!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3:05:44  评论

    @_雲卷雲舒 这里的关键逻辑是:所谓的“言不由心”,并非你有资格认定,这类主观感觉,只能是主体的判断。这是你的又一个逻辑事故!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岛之歌上 时间:2018-11-19 13:11:47
  尤美看到这么长的文章哭了,云推销看到气了;这都是俺们保险公司什么搞的道道,你咋也弄了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3:19:05  评论

    @北岛之歌上 保险公司也是这种风格,那他云卷应该更有优势,嘿嘿~~~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13:55:27  评论

    @北岛之歌上 至于尤美,估计哭过了在家奋笔疾书呢!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多乎哉2018 时间:2018-11-19 14:42:50
  公教授的软磨硬泡功夫了得,
  • 公理力

    举报  2018-11-19 23:04:36  评论

    @多乎哉2018 又在瞎咧咧。事实是,自始至终都是尤美和云卷在费尽心机,刻意纠缠不休。除了第一篇纯属作品观感“散文”属于我主动写的,后面的每一篇都是在回应那俩二人转的拙劣表演。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岛之歌上 时间:2018-11-20 08:18:29
  BL 本来我以想好再来个掏心拳,但是因为云推销和尤美虽然都是西崽,但是他们的文风还算比较文明,不象小教猥琐,我没有了再打击他们的欲望,所以留给你对付玩吧。

  我的乐趣在于逗小教玩儿,能够看到他在我的打击下恼羞成怒,那就是我上网的最大乐趣和成就感。

  你和海盗善于打阵地战,而我喜欢打穿心战和精神战,咱们分工行动,让这些弱智西崽哭去吧。
作者 :北岛之歌上 时间:2018-11-20 08:20:26
  我上次说过尤美的文字功夫不行,不是说她文章不行,而是说她文理不行,这一点你应该懂得。

作者 :北岛之歌上 时间:2018-11-23 10:33:13
  我的乐趣在于逗小教玩儿,能够看到他在我的打击下恼羞成怒,那就是我上网的最大乐趣和成就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