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也是冤家也聚头(1)山重水复疑无路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8-21 10:05:54 点击:64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山重水复疑无路

  邢卫华

  (一)

  我刚到车间时,人生地疏,难免要问问这人是谁,那人是谁,当问到对倒班上的L时,师傅们都说你今后离他远着点。问为什么?回说这人是个二尾(yǐ)子。
  尾巴,民间也叫尾(yǐ)巴。二尾子,意思是这种人是双性人,即如白天是男的或女的,晚上就是女的或男的。因此,若白天喜欢男的,夜里就喜欢女的,反之亦然。听着犹如聊斋中的狐狸精,神神乎乎的。
  这很有点象同性恋。
  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还没有同性恋这个叫法,北方民间统称二尾子。

  七十年代中期,一个中学有个假小子似的女孩,运动会上总拿中长跑第一,市里比赛谁也跑不过她。到二年级时,她的脖子上出现了喉结,唇上也有了胡茬,就有人怀疑了,说这家伙平日训练完后,总是等大家洗完澡才洗,是不是个男的啊?就在她洗澡时,假装忘了什么进去找,出来说她真的没有男的那玩意儿,应该是个女的没问题。再说,多少年来,她也确实上的女厕所,也蹲着解手。后来,不知是省体工队还是省体校来选人,女教练也有点怀疑,就建议把家长叫来,和学校三方商量后,送她去医院进一步检查。结果,医生说这人应该是个男性,是在孕期发育时生殖器被外皮包住了,需要手术。手术完毕,这个女孩就恢复了男性身份。但这应该属于生理发育问题,不是性取向问题,不应算二尾子。

  那L又属于什么问题呢?
  只说这小子特别爱看小伙子撒尿,其它的,就说不出什么了。但也有人说他天生没长那玩意儿,儿子是他哥哥的。问是他哥过继他的,还是跟他老婆生的,则又含含糊糊,谁也说不清了。
  可这个说法很快也推翻了。

  他们班上的小青年口无遮拦,被他听见,双方打赌,谁输了给对方一块钱。结果,到没人地方一看,他家伙和大家一样!正要给钱,他变卦了——不要钱,非要小青年们挨个让他看一遍完事……
  这更证明了人家说他的没错。

  (二)

  L当年大约四十岁左右,是个五级铣工。人长得很精明,粗眉大眼,颧骨略突,走路胸脯挺挺的,身子稍有点晃。我们每天只在上下班时见一面,跟他点头招呼一下,从没说过话。

  有天傍晚,去食堂吃完饭,想顺便去海边转转。路过车间时,对班几个小青年喊我。过去一看,他们正在举一个压舱铁,说别看我举得起二百斤杠铃,举这个可举不过他们。压舱铁长二百毫米,宽高各一百毫米,不大也不重。但它在一个面上凹进一个坑,横铸一根铁筋,用于手提。可它是铸出来的,四边尖利,手扣进去要翻腕举它,边沿割得手背刀割一样疼,比的不是力气,而是耐疼。我不知道,提起反腕一举,才知这么回事。但碍着面子,还是举了二十五个,远超他们。正得意要走,他们忽又喊起来,说L来了,把他叫过来,你肯定比不过他!说这小子邪门得很,就是不怕疼。

  L闻叫就兴兴的过来,听说我举了二十五个,就说咱们班还能输了他们班,看我的,就一下举了三十个。这一激,我咬牙又举了三十二个。L再举,到二十八个就不行了。我洋洋得意,好象真的为我们班争了荣誉似的。

  从此,L只要看见我,就总要停下说几话,也无非是夸我身体棒一类的。这个也不新鲜,我们天天练大块头,讲正三角,侧三角。穿跨栏背心,也要小一号的,就是要显胸大肌。因此,全厂上下,不分大小,只要看见我,大都要拍拍我胸脯,说一声这小伙子!走在街上,没点什么的,也真不敢惹你。所以,L夸我,我也没当什么事。

  (三)

  年青人,无论什么时代也爱美。
  文革时,对衣服和发型控制得很严,动不动就批奇装异服,警察还上街设卡剪裤腿,剪头发。因此,理发店没熟人,就只能理个青邦子头。因此,我们基本都自己理发。

  我拒绝李维德与我同住,一是确实受不了他,二是已经答应了与我倒班的H。他是我同学,与他姐同住,姐要结婚,他得出来住,后勤科长要他与我商量,我能不答应吗?再说,他会理发,李维德是除了打架,什么都不会。打架,我还用他吗?

  有一次,H理完发,说你这头发天生细软,蓬不起来,应该用火剪子烫一下。我第一次听说男的也能烫发,就问他谁有那玩意儿?他说你等着,我给你找去。

  第二天晚上,他在班上,带了十几个小青年来宿舍,拿出一个火剪子,大家就相互烫起来。我没烫,一是嫌乱,二是看不上这种火剪子,在炉子中烧得脏啦巴叽的!心说都什么时代了,还用这二三十年代的东西,我要做个电的。
  很快就做成了,紫铜管的,还有五个调温档。

  H班上一说,立即来了一群人,这个看看,那个试试,乱了半天。人走后我说了H一顿,以后才安静了。可没想到的是,一天下午,L竟也来了!
  他说是上医务室,顺道过来看看我。

  这让我很别扭,可他毕竟是师傅一级的,再怎么着也得有个面儿,就客气的让他坐。他坐是坐,可眼睛不停的满屋子乱转,很快就找到了放在窗台上的电剪子,就过去拿起来,一边夸我聪明,一边比划着。我顺口问他会用吗?他口气非常大的说:“什么叫会用妈!别以为就你们会美,我们都是傻八二百五。不是看不起你们,我们年青时,要嘛有嘛,想怎么美,就怎么美!哪象你们现在,一个个秃尾巴鹌鹑似的!切——”

  我自从做好这个后,还没用过,一听他这口气,就以为他真的会烫发。他一眼就看出我动了心,不容置疑的让我坐在凳子上,说看我的,让你见识见识!然后,用凡士林膏涂起来。我觉得涂多了,想他也许是怕把头发烫坏了,就没好意思说。可当他真的烫起来时,就后悔了——他根本就不会!

  我所以一直没让朋友们用,也没让H给我烫,是因为我还没琢磨好用法。最起码的,也得用梳子先把头发弄起一排,整齐后再上热剪卷烫。可这位根本不用梳子,就那么往头发里捅,你让他用梳子,他也不用。我意思不烫了,可他根本不听,坚定的让你相信他。结果,头发是真蓬起来了,而且是怎么洗也不倒,可就是满头毛茸茸,发尖都扎出来,象个草窝。
  这倒没什么,问题是他明明不会,为什么要说会?

  第二天下午,L果然又来了。
  坐下后,他就看着我的脑袋夸他手艺好。我没接话茬,问他认识李维德吗?他马上接口说我不认识谁,还能不认识他啊!我打断他,又问认识丁瘸子吗?他接口说丁宏业啊,这小子得病那年,我正好——我又打断他,说你知道他俩看见你上我这,怎么说你吗?
  他一惊,马上张口结舌的楞在那。

  我说不仅他俩说你,所有人都让我离你远点,说你是二尾子,说你的儿子不是你的,是你哥哥的。这是真的假的?
  “我操他们祖宗!”他楞一下,突然破口大骂:“谁说我儿子不是我的?敢当我面说个试试——我抽不死他我!”
  “那为什么大家都这样说你呢?”
  “他们没问我啊!”他又骂起来:“这邦王八羔子,就会背后糟践我!他们要是早象你这样问我,我不就早告诉他们了吗?”
  我说现在我不是问你了吗?你说说吧。

  他又楞了,犹豫着,似乎想说,又很难开口。吭哧了一会儿,才叹一声,小声说:“唉,这都是年青时不懂事闹的……你没结婚,跟你说这个吧……还真不好说……其实吧,也就是小两口儿的那点事……”

  (四)

  L家境不错,自家有个小院,正房三间,父母住着;东西厢房各一间,哥俩住着。哥哥有一女儿后,父亲就去世了。哥俩对老太太尊奉有加,老太太带着孙女,自得其乐。
  L结婚后,老婆很快就有了身孕,按老太太的眼力,就是个小子!因此,就特别私下叮嘱L介在点,别没轻没重的。不想这话却给了L另一层意思——时间不多了,得抓紧!

  这天,正好是三八妇女节,女性下午放假半天。因此,L下早班时,女人就已在家了。他去上房和老太太说了会儿话,逗了会小侄女,就回房来了。进屋一看,女人正低头缝小衣服。这个原本是老太太弄的,今天放假没事,女人就拿来自己学着缝。谁知,这一下又激起了L的紧迫感,禁不住欲火中烧,眼歪嘴斜的看着女人笑。女人抬头看他那色迷迷的样儿,就嗔目一瞥,就更让他神魂飘荡,禁不住就一下掏出家伙,快步向前,直挺挺向女人脸上伸过去。女人嗔怪着仰身向后躲,他就顺势向前顶。女人躲不开,眼看着就要倒在炕上,心说大白天的弄这事,老太太闯进来怎么办?就随手用针一扎——

  L疼得一激灵,低头一看,出血了,就有点恼羞成怒,却又不敢惊动老太太,只能压着嗓子指着蔫下来的家伙说女人——你、你、你扎它干嘛!扎它干嘛!!
  女人也吓一跳,急忙起身过来哄。

  L原本脾气好,尤其是被女人拿着家伙揉,眨眼就又来劲了。可女人还是怕大白天的老太太进来,说好说歹的劝着L晚上再说。L叹道,说当时不懂啊,要是当时就着劲完了事,就不会落下毛病了!结果,当天晚上,无论L怎么努力,也硬不起来了。

  后来的日子,还是不行,L就有点急了,开始怨女人。老太太听出话音不对,就背后问儿媳。如果女人照实说了,老人就算自己不懂,也会问其它明白的老人,那还有救。可女人面矮,不好意思说,只说身子不方便,不让你儿子弄那事,他不高兴。老太太就去说L,弄得L有口难言,只得忍着。两人寻思,反正女人身子越来越重,的确不再适合弄这个,那就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吧,也许养养就没事了。可直到月子过了,还是不行。两人这才知道坏事了,只得找医生。

  西医检查了半天,说你没事。L说针扎闹的,怎么能没事呢?回说要是针扎坏的,应该是损伤神经,可我用点刺检查,你哪个点都反应正常,没损神经,当然没事。那玩意儿就是肌肉组成的三块海绵体,我们治病在那上面扎针时,比你的深;动手术还拿刀拉呢,你那算什么!女人听说,长出一口气,说谢天谢地,还真以为是我弄的呢!

  又去看老中医。
  老头问明白怎么回事,连脉都没号,说你们早干什么去了?当时就来找我,我保你没事!现在啊,吃吃药看吧……
  一熬中药,老太太就知道了,兄嫂也知道了。

  (五)

  孩子两岁半,断奶了。
  L却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又过了两年,女人开始总往娘家跑了。
  都是过来人,心里都明白,可嘴上又都不敢说。家里的气氛越来越沉重,有时吃着饭,筷子掉地上,也能把大家吓一跳;有时谁想起个什么,刚一出声,大家刷的全都盯住他,就弄得一下忘了说什么,急忙低头去夹菜——除了吃饭,全家谁也不敢在一起闲坐着,找个借口便各回各屋……

  L更是躲着人,上街干什么去,就怕碰见熟人,尤其是怕碰见女人单位的熟人。
  但,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一天,L看见对面骑来了女人先前经常来家的那个好友,用今天的话说,就是闺蜜。L急忙转头看商店橱窗,不想那女的竟在他身边停下,叫声“姐夫——”L心砰砰直跳,假装听不见。对方就把自行车停好,过来一拽L袖子,又叫了声“大哥——”L只得转过身来答话。正想找个借口脱身,不想对方硬拉着他进了旁边的小胡同,然后就为L打抱不平的一五一十说起来……L记不清对方是如何走的,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但家人却马上看出了问题,就更是不敢多说话。吃饭时,L端着碗,看着桌子,始终没动一下筷子。直到老太太小心翼翼的拿去他手中的碗,他才惊一下,左右看看,起身回屋。女人也惴惴不安的进屋来,等着他爆发。但他还是如前一样的干坐着,呆呆的看着地上……女人实在受不了了,狠狠心,小声说:“咱们……离了吧——”
  L蹭的站起来,喘着粗气,胸脯剧烈的起伏着……突然转身拉开门冲出去——
  很晚了,他才回来,看见女人和衣倒在炕上,也悄悄和衣躺在另一头……
  从那以后,两人再没提过离婚的事。

  但家里的气氛却愈发沉重,女人已经公开的晚上出去,有时甚至一宿不回来。大家都怕碰上她,可又无法避开彼此,常常尴尬的不知左躲,还是右避,楞楞的站在那里,禁不住心中哀叹——这日子,什么时侯是个头哟……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8-21 10:06:45
  [xyc:沙发]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7-08-21 11:07:40
  唉!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明月彩云 时间:2017-08-21 11:09:39
  多好的文字,写实的人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7-08-21 11:15:42
  烫头没干过,抹胶吹过,照婚照和婚礼当天,有点汪主席的样~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8-21 11:53:12
  这日子,还不如离了呢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8-21 15:40:44  评论

    老太太不干啊,为了孙子。那年月不象现在,是宁拆七座庙,不破一桩婚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8-21 13:38:06
  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8-21 16:10:59
  这样的帖子好[d:赞][zc:听到有人背后说我帅][hu:求围观][hou:涨姿势]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17-08-21 17:06:18
  邢大侠,好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7-08-22 07:44:45
  问好先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