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记忆是天空里一片片淡淡的云彩(九)

楼主:大烟王_ 时间:2017-06-14 16:40:49 点击:163 回复:6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每天每个人所做事并不是连续的,当然一天中可能有一个主题,但都会不时被各种事物打断,自己的或他人的及自然的原因总得使它中断,也许是永远再不接续。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生该干什么,或不该干什么,所有的理想倡导只是在相对成功后向人们的炫耀。每个人的一生总是在不断理想和理想破灭中重复,直至生身消亡;所有的自己的经历或许成记忆,或许已被埋葬,但记忆总不经意间涌动跳跃。“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你回忆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保尔这段话常在我脑海里闪现,止不住让我羞愧万分。我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虚度年华,即使是现在敲打着键盘也是在虚度着现在的年华;在紧张工作的工作中,也常会因跳出曾经的荒唐事而自己骂一句,会使同事以为你莫明其妙,这也许是一种对自己过往行为的悔恨,也许只是一种道歉,或仅是一种悸动。但无论如何,它是我自己的记忆,深入了骨髓的印记,是属于了我的,一辈子的。

  我儿时之地离县城其实并不太远,直线距离也就四五十里地。但公路却是蜿蜒盘旋而行的,这样便有一百多里地了,过去汽车速度只能有二三十公里每小时,因此坐汽车单程就需得花上二三个小时甚至更多时间。其实有去县城还有一条毛土路,当然有些地方有些阶梯,路不宽,但可行手扶拖拉机,很少有手扶拖拉机行走,却只有五六十里路的样子,有不少人是从这条路上走路去县城往返的,我那时也有二三次由这条路走着去过县城往返。这么远的路对如今的小孩子来说,可以是不可思义的,但我那时至少在开始走路阶段是很高兴的,因为沿途可以采摘许多的野果及可吃的植物根茎等,比如杨梅、野梨、山桃、茶泡、野桔、酸橙、剌鼓、葛根、党参等等。党参真是太多,有时竟可采成一大捆,每次都是一整天才到目的地。但我后来始终未明白,当时为什么不把这条路扩宽修整成一条公路,因为这条毛路始终可见被修补过的痕迹。

  记得有一次,我父亲带我和表弟一同去这条毛土路的中段某处的山林摘杨梅。那是一片杨梅林,野生杨梅林,我们是挑了萝筐去的。那野生杨梅林很大的一片,林下无甚杂草和荆刺灌木丛,树间也比较开阔。那时我才知道,杨梅竟有许多的品种,白梅、紫梅、黑梅、青梅、红梅、蓝梅、羊屎梅……等等等等,大的如小鸡蛋,小的仅如黄豆,有时同一颗树竟能结出不同的杨梅出来,而每种杨梅只要是熟了的都是很好吃的。也只是那一次,我和表弟吃尽了这片杨梅林中各品种杨梅,牙齿全都软倒,连饭也咬不动了。那自然是找最好的杨梅摘取,我和我表弟萝筐只担了小半筐也挑不动,倒不是平常就挑不动,而是杨梅吃多了,肚子是胀的,但人却是饿的,没力气啊!可见电解质何等重要啊。

  说到这酸果类,我小时最喜欢从废电池上剪下一片锌片和找一小铜片,找两小段电线与一手电筒灯泡连起来,把锌片与铜片插入一酸桔子里,那么一盏小电灯就成功了。对应不同的酸果,那时有1.5伏和2.5伏两种小灯泡,一两分钱一只,晚上用它来摆在每间房里当灯是很不错的。我妈妈很喜欢这种灯,在停电时,她常把我连接绑扎好的电线灯插入一酸果中,手拿着去做家务活等,甚至用来批改学生作业。其实现在的家长不妨给孩子们做一盏这样的灯,使孩子认只到科学并不神秘,每个人都可以做成科技东东来,之所以西方小该常有创造,应当是他们认为自己就是创造者。

  再有就是用小竹管里封上捣实的硫化矿粉,连上当时对台宣传气球掉落下来的电机线圈或舌簧喇叭线圈和喇叭,可制成一台矿石收音机。尽管很小的声量和太少的电台,但总能听到自制的无线电声音。这些都可在当时的《十万个为什么》里找到,那是我最喜爱的书。

  很久后,我表弟时常说我做火药时骗了他,他说我做的火药是里面加了火柴头。因为我做的火药是可用的,而他做的火药却不能用。我一直不解他为何这么说,而且连我都忘记了有这么回事情,但他信誓旦旦,耿耿于怀。最后一次我不得不同他反复讨论,终于发现我是取土地庙墙上熬的硝,而表弟取的是厕所墙上熬的硝。我只是做拉火索时才使用火柴盒上的刮下的红磷与火柴头混合,与多结线卷制成。

  儿时地油茶林很多,春天开的是白色的花,养蜂人的蜜蜂和野蜜蜂都会采蜜,那像大苍蝇虎皮身的小蜜蜂极勤劳,在花朵间不停地忙碌着。小小的后大腿外侧总是挂满了厚厚的花粉,我一直不知道蜜蜂把花蜜采藏在哪里,有时也看到马蜂在花朵里穿梭,但看不到它大腿上有花粉。我从不去招惹蜜蜂,虽然常见小伙伴像猪头,但我未被蜜蜂蛰过,或是我的运气,但并不等于我心慈,我的歹毒发生在其它一些小动物身上了。

  我们在油茶花开时,常去采蜜,那是折一根蕨叶杆,抽出其芯便成一小吸管儿。我们把它伸进油茶花芯蜜露上,轻轻一吸,那清甜味的蜜水便进入口中。其实我并不喜欢蜜蜂采来的蜜,因我觉得它的甜味不如自己采的蜜清香甜美,更少了那算是踏春时节的美好。采蜜时节,同样在油茶林中摘茶泡,这茶泡形状各异,但大多数像一不透明的小灯笼。只能吃那蜕皮的茶泡,白绿色,未蜕皮的很苦涩,这苦涩便是来自于它的皮。最好的是那种油茶叶状的茶泡,它里面不是空的,大小跟油茶树叶一样,只是肉肉的很厚实,那味道好,且好玩,更有时可像折一枝树叶一样带着。

  油茶树肯定是禁止砍伐的,但那些牛的梨耙等杠在牛肩上的弯背木,就是油茶木,油茶木非常坚硬,质地细密。但它都不会是直的,也不能打造家具,但我们的弹弓就是用油茶树做的。油茶树与山茶树是同科,但花不如山茶花漂亮和多彩。油茶油作为一种食用油,是一种高档油,很香,当时的粮店是没有卖的。它不同于茶叶籽油,茶叶籽油我们是不吃的,那是低等油,虽然茶叶籽结起来很多,但都是让它自己腐烂掉;也不同于棉籽油,我们也不吃棉籽油,我后来在山西才知竟然棉籽油算是好油了。我们只食用油茶油和菜籽油,菜籽油是粮店里卖的那种。一下子又想起榨油了,那水车旁的碾榨房,这个有时间再说吧。

  我儿时做饭炒菜等都是烧的柴火,因此上山砍柴也是稍大点孩子们的一项任务,我也会去砍柴。砍柴必须进山的,但是不能砍树的,可以砍树上的枝叉当柴,但毕竟还是有点远。我和表弟曾有段时间为了偷懒,竟在离学校不远的山坡树林中用砍柴刀砍倒几棵大碗粗的杉树,砍成一人多高一节的藏在灌木中,待干的差不多时,用油茶树枝做的多个契子把树段劈成一根根半手臂粗细的柴拌子,等一段砍柴时间把它们与一些其它柴火一同捆扎挑回家里。这段情景时常出现在我脑海里而使我不由地骂自己一句,而又笑笑。

  我曾和表弟逃过一次学,但不记得我是否逃过多次学没有。那次逃学并没有什么原因,就只是想逃学而已,或许是天天上学腻烦了吧。一走出家门就跑进了山里,不记得书包是怎么处理的了,反正是带了书包出的门,但没带书包进山,书包也没弄丢,也许是藏在哪里了。两小子就是在山里乱窜,上树、下溪、用树枝挖东找西的,累了就躺着睡觉。整整一天,天黑才回家,自然是我挨一顿胖揍了。吃了一肚子的山上水里的东西,但还是饿的,吃饭又吃不下。后来与表弟总结了经验,下次逃学一定要准备带好食盐,当然,也没再有了下次,想起来也真是很搞笑的一次体验,如今总不自觉地会心一笑。小孩多数行为并没有什么预谋,纯出于一时的荒谬思想,根本就无从交待其原因,如果用成人眼光分析,那真又是荒唐中的更荒唐了。

  也很久没看到大片的映山红了,今年虽然在花城也看到过几丛,但它又怎么和儿时山里的杜鹃花相比。春天时,满山的杜鹃花开与秋天的红叶是一大景,杜鹃花花些多种多样,紫、白、红粉、蓝等颜色都有,高山上的杜鹃花大多偏紫,颜色也多些。那花朵儿也是我儿时常吃的东东,那种微酸的清香,即使现在也还有回味在嘴里。那时,我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那时如果把我赶进山里,绝不会把我饿死,当然得带上食盐,现在倒是全忘得差不多了。如今人们竟把桑椹看成是上好水果,而我们当时满树的桑椹只是尝尝,那是大人们反复告戒不可多吃的东东,银杏果也是如此。

  我养蚕宝宝是从冬天开始的,把那一小片满是蚕卵的纸片用纸包好放在贴身的口袋里,过两天就可见蚕卵有了小黑头,再过两天就会有一很小的小黑虫出来。把它挑出来放进你准备好的放有隔天采来的桑叶的针剂盒子里,那可能有几天功夫才能孵完,也有许多是孵不出的。那么你可以看到你的蚕宝宝天天长大,采来的桑叶需放上一天才能给蚕宝宝换,新鲜的桑叶会使蚕宝宝拉稀死掉。如果用榨树叶喂养蚕宝宝,则日后它吐的蚕丝是金黄色的。大一点时,需给它们换大点的盒子,当一条条肥肥的大蚕宝宝冰凉地涌动在手上时,很有成就感。我一直很怕虫子,但却不怕蚕宝宝。当它要做茧时,你可以看到它不再吃桑叶了,它利用地形空间摆动着头部,吐出一条细细的丝从外至里地作茧自缚成一个白色的鸽子蛋大小的球球来。我一直想看它能不能破茧成蝶,但从未见到过,只有在一定时候妈妈给剪一个口子,放出一只大蛾子,当然,这蚕茧一定是废了,有时也见出来的母蛾子在纸片上产卵,但这个卵来年是孵不出蚕宝宝,现在想应当是没受精吧。我那时从不知这丝线是如何纺成的,还是看电影才知道那是在热水中捞出丝头反绕成的丝线,而那还未成蛾的蚕蛹便被烫死在了它的茧子里,而蚕蛹则成了一些人喜爱的食品,它一生贡献给了人类。

  我儿时一直不知蜡烛是如何做的,但我妈妈告诉我,她们那里出蜡烛,是一种蜡虫,把它放在我们那里也有的蜡树上,让它们吃蜡树的叶子和汁液,当它一定时它自己就变成蜡了,是蜡烛的蜡,当然不是蜂蜡,“蜡烛成灰泪始干”,可谁想这蜡烛本就是一条条生命!妈妈还说,养蚕也有在树上养的,就是把蚕宝宝放养在树上,但一定得有赶鸟人,不然蚕宝宝就喂了鸟儿了。因此我知道,许多的小虫子们为了人类一直贡献着它们的一切。

  梨树开花是白色的小花,但我始终有个疑问从小带来。那就是梨树为何会开两次花?一直以来人们笑话我,但我们学校有颗梨树它就是春天和秋天都开一次花,这在当时我就觉得不可思义,也一直想问个明白,但从没找到过好答案。

  人的成熟,不仅仅只是经历过而已,更多的是这些记忆的闪动,无它,便无成长。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7-06-14 17:42:56
  手扶,12马力吧,拖东西抽水耕田打谷,小滚轮乎乎跑。大队(也可能公社)配一马力大点的“东方红”,


  前年回村买了一7匹旋耕机,裸机仅二千多,现在机械真便宜,但村里都走光了,没种地的了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4 22:36:09  评论

    手扶有多种,我会开,小弯用左右离合器挖制,上下坡相反。公社大拖基本上用来运货。我们那多是山坡梯田,不适宜大型机械。当时小插秧机只试验过不好而放弃了。如今好象也不种田了,种也只种一季稻,多数也是买粮吃了,我认为很危险。
  • 薄之2017

    举报  2017-06-15 06:45:50  评论

    当然危险,今后的农业一种是“特色农业”,东西好价钱贵,一种是把人当牲口喂的农业,引入资本化肥使劲用,种子挖空心思改良,产高价廉。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6-14 19:01:57
  梨花漂亮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7-06-14 19:09:07
  好嘛,这童年,太丰富了!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4 22:39:19  评论

    每个人的童年都是丰富多彩的,只是成人把他想得很枯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7-06-14 21:27:12
  点赞,最近忙白天上来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多乎哉2016 时间:2017-06-15 08:17:26
  那个张¥思……德传说就是烧大烟的窑塌啦,砸死的,劣士呀
作者 :多乎哉2016 时间:2017-06-15 08:18:09
  制毒被砸死啦,算啥,大阉亡说说
作者 :绝尘清莞 时间:2017-06-15 10:13:53
  这个系列写到九了呢,不错!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绝尘清莞 时间:2017-06-15 10:15:20
  比如杨梅、野梨、山桃、茶泡、野桔、酸橙、剌鼓、葛根、党参等等。


  这些好像山里才有吧,我只吃过茶泡,刺鼓不知道是啥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5 11:01:51  评论

    @绝尘清莞 “刺鼓”只是我又的谐音,就是某种野生月季花剌果,肉是甜甜的,有时大人用来泡酒。山里路,一边玩自然会两边山上爬着找东西,党参则在路边就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绝尘清莞 时间:2017-06-15 10:16:37
  映山红满山的时候,春意最浓
  • 薄之2017

    举报  2017-06-16 05:13:00  评论

    炒花油菜花,春游就炒作杜鹃吧,接下来峡谷漂流,再接着秋游吃蟹,冬天装s养膘~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6 17:30:01  评论

    @薄之2017 你很会玩。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6-15 10:36:31
  梨树开花是白色的小花,但我始终有个疑问从小带来。那就是梨树为何会开两次花?一直以来人们笑话我,但我们学校有颗梨树它就是春天和秋天都开一次花,这在当时我就觉得不可思义,也一直想问个明白,但从没找到过好答案。
  ————————————

  不知道
  梨花也挺好看的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5 11:03:08  评论

    @河蚌_赌徒 梨花碎,实景好看,照像不好看,如桃花、杏花也是如此。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6-15 10:53:06
  但我后来始终未明白,当时为什么不把这条路扩宽修整成一条公路,因为这条毛路始终可见被修补过的痕迹。
  ——————————————

  这到今天应该明白了吧?没钱嘛!
  烟王啊,说实话,你写这个实在比论主义好得太多了,因为这是你的亲身经历。
  因此,若前边没保尔的那句话,就可以加上朴实二字了。
  你竟然相信八路种大烟,这实在出乎意料,还以为你只要涉及阿猫的都反对呢!
  可你却把文革,刻意改成温革——唉……一个多么好的孩子啊,就这样被残害了……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5 10:58:24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这到今天应该明白了吧?没钱嘛”,邢先生,你倒是很有意思哈!你倒是很会自以为是。前两年我还与表弟专门借了一辆北京吉普走过一次,这也叫没钱吗?无聊。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6-15 11:10:21  评论

    @大烟王_ 不是没钱么?那是什么?那里的人天生就愿走这种土路么?回归大自然?你们那的人,都能借北京吉普么?我说过去没钱修路,就是自以为是么?就算自以为是,你说为什么就是了嘛!答案就是北京吉普么?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大烟王_ 时间:2017-06-15 13:30:38
  @教你说人话2016
  邢先生,你是不是太无耻了点啊!

  “因此,若前边没保尔的那句话,就可以加上朴实二字了”,邢先生,保尔怎么你啦,你会如此恨他?“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你回忆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你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你没有这种感觉吗?我主贴上已说得很明白:我一直都虚度了我的年华,也碌碌无为才遭你邢先生奚落!你很得意、你很开心那是你的事,我并不羡慕。我喜欢保尔,你管得着吗?ok?

  “你竟然相信八路种大烟,这实在出乎意料,还以为你只要涉及阿猫的都反对呢”。邢先生,你又想说什么?你是不是也想说还没跟杨开慧办离婚手续就娶了贺子珍,还没跟贺子珍办离婚手续就娶了江青等之类的话啊?你不会不知道当年八路曾有过与民争粮的事吧?在你看来可能感觉可恨,而在我看来却是很伟大。因为它知道要进行大生产自救,而不是靠抢夺、压迫。大生产解决了大部分粮食自给,种罂粟是主要经济作物,是对外进行的经济交换物资。你没百度到吧?也没歌姑到吧?

  八路不光同国军做生意,也同日本人做生意。知道有个五十一号兵站吗?你知道华润的前身就是五十一号兵站吗?你百度不到吧?

  要不要我告诉你一些百度不到的东西啊?当年山西老百姓管八路叫“灰老鼠”,并不是说他们偷,而是因为他们的军服是灰色的,晚上时八路渡黄河过山西来发动群众及去大户人家收约定好的钱粮物资。山西基本是红色的,过中条山就是华北平原了。

  你知道山西是真正的华夏文化发源地吗?中国历史上的绝大多数文豪均出自山西,中化文化是“山西五千年,陕西三千年,北京五百年,上海一百年,深圳四十年”吗?在你的猫右之前,山西都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比陕西强上一百倍,而如今,山西已是不适宜人居住之地了,种下的麦子成熟了也到不了成人膝盖高。这四十年对山西古文化遗迹的毁坏比得上过去上千年的毁坏啊,不是有狗比崽的公主遗体被游街吗?你不是还写了晋区二十五万人的故事吗?这些你都不知道吗?

  可惜我只在山西呆了一年,但我技术支持的工作正是郊外,是跟老百姓打交道,也可惜我去陕西的时间不多,不然我倒是可以写一个八路是怎样生存下来的系列了。我所接触到的,八路令人敬佩不已,而到了你邢先生那里却成了罪恶滔天了!

  “可你却把文革,刻意改成温革——”,邢先生,看你那小心眼,你都不知网络有个敏感词不成?你看堂堂都写成“文哥”了,你觉得你精神正常吗?
作者 :多乎哉2016 时间:2017-06-15 21:38:03
  保尔是契卡,也就是克格勃的前身,一个宫妃,残废宫妃,当然和张思德一样是你们的偶像,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鲶鱼找鲶鱼,嘎鱼找嘎鱼,你与宫妃当然是同伙,祝贺你小宫妃,一个阉过的宫妃,
  前苏联人民和东欧各国人民,奋起反抗洋马裂的暴政,一举推翻毒菜,这是历史的巨大进步,这个功绩将永远记录载史册,凡是违反人道,违反自然规律的东西必垮,所以大阉亡的一厢情愿是南柯一梦,不过大阉亡的小米饭还是可以熟的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6-16 08:59:47
  邢先生,你是不是太无耻了点啊!
  “因此,若前边没保尔的那句话,就可以加上朴实二字了”,邢先生,保尔怎么你啦,你会如此恨他?“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你回忆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你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你没有这种感觉吗?我主贴上已说得很明白:我一直都虚度了我的年华,也碌碌无为才遭你邢先生奚落!你很得意、你很开心那是你的事,我并不羡慕。我喜欢保尔,你管得着吗?ok?

  ————————————————————————

  烟王啊,这些话要是没有开头的“无耻”二字,确实很OK。
  保尔是个虚构的人,就是想怎么我,也怎么不了的。因此,我不可能恨他的,这个你可以放一百个心……要是不够,再加一个也行。

  我从没觉得你虚度了年华,尤其是你写出这样的文字后。只是看了保尔的话,就想起了孔子的话“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就是说告诉你一张桌子或一间房子的一个角是九十度后,你推不出那三个角是多度,就不再教你了。

  我不是孔子,也并不无耻,所以即使举一隅你就是反不出那三隅,我还是得不厌其烦的教下去——唉,真愁死我啊你!
  譬如,保尔这句话,如果他占一个角,我就能推出那三个角上站的是希特勒、墨索里尼和东条英机。他们的一生也没虚度,这个你反对吗?你敢反对吗?要敢,就把拉到南京大屠杀记念馆前跪着去!

  保尔,或奥斯特洛夫斯基,打过邓尼金、高尔察克、彼得留拉,而这些领袖人物,今天都必俄国人民奉为国家英雄,认为他们是在俄罗斯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民族英雄。而追随斯大林这个屠夫民贼的保尔,不过一个以杀人不眨眼而毫无是非观自鸣得意的炮灰小丑罢了,也就是骗骗被洗脑的一代而已。
  你把这样一个东西的话拉来为你的文字贴金,并标准你的一生,是不是可惜了的?

  还有,你以猫左自居,可你说的那些八路什么大烟什么的东西,我弄不清究竟是猫干的,还是猫左干的?你洋洋自得的显摆这些东西,究竟是想贴金,还是撕脸?要不总说你让我糊涂呢?
  但糊涂不等于晕菜,我会把你的上下文分开读,美者美之,弃者弃之。OK?




  • 欧阳布克

    举报  2017-06-16 09:23:05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OK!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6 09:34:08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就是说告诉你一张桌子或一间房子的一个角是九十度后,你推不出那三个角是多度,就不再教你了”,好大的口气,你能推出另三个角是多少度?你把你当神仙了吧!“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所以说你孔儒就如此之能耐,你不妨去问问你儿子人,那三个角他能推出来吗?无知便是无知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6-16 09:03:20
  其它的呢,还是象以前那样,你不说时呢,好象我都知道,你一说呢,好象我又都不知道了。不过呢,从你嘴里告诉我,我还是很欣慰的。OK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6 09:48:13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是么?你倒是把你的北航红旗事情说明白啊!中央温革给他们发枪了?他们拿来干嘛了?你又百度了吧?你倒是说完你想说的是什么啊!别“好象我都知道”又来个“好象我又都不知道了”。OK?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6-16 09:16:28
  小时候够淘气的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6-16 09:48:54
  大烟王_:
  @教你说人话2016 “就是说告诉你一张桌子或一间房子的一个角是九十度后,你推不出那三个角是多度,就不再教你了”,好大的口气,你能推出另三个角是多少度?你把你当神仙了吧!“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所以说你孔儒就如此之能耐,你不妨去问问你儿子人,那三个角他能推出来吗?无知便是无知

  ————————————————

  我真晕菜了!
  这个只有神仙才能完成的命题,我辈不是神仙的人,看来是永远不可能的了!
  烟王啊,你是不是真的大烟抽多了?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6 11:08:00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邢先生,你倒是说说你的另外三个角的度数吧!这是你出的题,总不是你也不知道吧?你这段话到底是在搪塞什么?你即然不是神仙,你也得回答完你自己的问题啊!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6-17 09:38:36  评论

    @大烟王_ 这个根本就不是我出的题,但都是在考你的智力,从你的话中,已得到答案了,可你自己竟还不知道,唉——真愁死我了!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6-16 09:50:32
  烟王啊,跟你说话,确实考验智商啊!
  我是真的时时怀疑自己的智商有问题?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6 11:09:52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你不是智商问题,因为你很聪明,而是你心智问题,因为你以反对而反对,一种个人心智问题。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6-17 09:36:29  评论

    @大烟王_ 你是为糊涂而糊涂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6-16 09:57:24
  大烟王_:
  @教你说人话2016 是么?你倒是把你的北航红旗事情说明白啊!中央温革给他们发枪了?他们拿来干嘛了?你又百度了吧?你倒是说完你想说的是什么啊!别“好象我都知道”又来个“好象我又都不知道了”。OK?

  ——————

  这个在格律的文字后面,不是给你看了么?你不是也回复了么?怎么还问呢?上发条了么?我说了那么多,你竟然还不知道我想说什么?你断奶了吗?听不懂大人说话啊!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6 11:11:33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你那是说的什么?是中央温革发的枪吗?问你谁是中央温革的直接领导人,你怎么就这么不肯回答呢?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6-17 09:40:33  评论

    @大烟王_ 你脑子哪去了啊?没脑子不会也没眼睛吧?是不是中央文革发的枪,你都看不到吗?怎么竟然连中央文革的直接领导人你都不知道呢?就你这水平,亏你还敢谈文革!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大烟王_ 时间:2017-06-17 10:03:36
  @教你说人话2016
  邢先生,你说过什么话,你自己得负责,而不是不认账的,也不是你偷换概念和强加罪责可做到的。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7 10:05:21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邢先生,是中央温革发的枪吗?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7 10:07:11  评论

    @大烟王_ 要你点出中央温革的直接负责人名字就那么难吗?为什么难?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6-17 10:24:36
  神经病!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7 13:35:14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邢先生,你就这样吗?你自己提的问题你自己不回答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大烟王_ 时间:2017-06-19 08:40:41
  @教你说人话2016
  邢先生,请你回答完你的问题和我追加的问题!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6-19 09:04:32
  是中央文革发的枪吗?是中央文革发的枪吗?是中央文革发的枪吗?是中央文革发的枪吗?是中央文革发的枪吗?是……中央文革……发的……枪……吗?是……中……央……文……发……的……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6-19 09:05:58
  好象只有精神病人才这样不理答案只顾自己反复重复的问吧?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6-19 11:28:47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你不是精神病人那你就直接回答!你什么困难吗?你的答案请你贴出来好吗?有截图形式!等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泛泛之愛 时间:2017-06-19 13:26:50
  小王兒是科學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