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奶奶的村寨、奶奶的井

楼主:贵山夜话2017 时间:2018-10-07 15:19:45 点击:54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一路沿着南明河下游走,来到喇平村所属“河尾巴”,对岸苦竹塘,已属龙里县,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外婆家低矮的瓦房。

  从前,到外婆家过年,离开时,外婆总在寒风中,伫立在对岸的山崖上,一直望着我们到对岸,喊她回去,她老是不听。

  如今,望着对岸那孤零零的山崖,我不经泪如雨下。

  恰便在分手去外婆家的路口上,左手边还有一个分叉,蜿蜒进去,便是奶奶的出身之地——翁簸寨。听说三姨奶身体也不是很好,父亲也走了,该去看看才好。

  临时起意,便往前走到岩山,找到一家小卖部,买了几样老人克化得动的“手信”之物。因对延伸进去的山路情况不熟,深恐陷入进退维谷的困境,便将车停在河尾巴“吧喇谷”上的空地上,步行前往。

  奶奶一辈,是四姐妹,并无兄长和兄弟。奶奶是“二姨妈”,她在翁簸寨长到15岁时,便坐着一顶花轿,来到马架湾,嫁给了我的爷爷。

  “大姨妈”,性格最是泼辣豪爽,嫁在百宜洛坝。记得从前来我家时,大姨奶曾指着我爷爷大声数落:“哪个敢欺负我家二妹,翁簸姚家不答应!”说完,她自己也绷不住,哈哈大笑。

  “幺姨妈”最是干净利落,“去向”也最好,嫁给了喇平街上的一户没落的地主少爷家。文革期间,成份太高,跟着遭了好几年的罪。

  “三姨妈”命最苦,为守住那份可怜的家业,她就没有走出翁簸寨,而是招了个女婿上门,在翁簸继续支撑起了姚氏的一份产业。儿子们很不成器,这“三姨奶”便老在苦日子里打熬着。为此,父亲在时,常咬牙切齿的抱怨他那几个表弟不争气。

  一路沿着山路走,蜿蜒盘旋,越深入,心里越发毛。一两公里无人烟,两旁唯深山密箐作伴而已。幸亏三十年前我曾跟随父亲来过一次,知道前面必有座山寨,否则,我真要打退堂鼓往回走了。

  忽又想起,大姨奶颈部离咽喉不远的地方一直有一排令人惊悚的牙印。奶奶曾说,那年大姨奶才一两岁,大人山上做活路,大姨奶就被一只花豹叼走了。整个翁簸寨的人围追堵截那只“花野猫”。那畜生累了,换气时,大姨奶才从它嘴里滑落,于是捡回一条性命。

  想到此处,我不经在山路旁撅了一根粗大的青冈柴,一为当拐棍省些力,二也为防身。

  转过一个山洼,鸡犬相闻的翁簸寨已然在望。山寨里几缕碧青的炊烟,袅绕着直上云霄,看着那样萧条和寂寥。

  长年没来,我已不记得奶奶家住的是哪一向瓦房。拄着那根青冈柴,任随进寨的小道牵引。一路扶摇而上,所见尽是成色灰扑、老旧的瓦房,上面甚至还保留着五十至七十年代,各个运动时期的“时髦”标语。依稀和我三十年前来时的模样无甚区别,只脚下的路硬化成了水泥路面——毕竟还是社会主义好。

  来到寨顶,看到一口汩汩冒水的井泉。我不禁会心一笑——奶奶常念叨,她家翁簸房子的旁边,那口井的水好得很,冬暖夏凉,天干天雨都不会断水。

  我急走两三步,凑上去观察这井,遗迹甚古。我问路过的一位老人,这井多少年了?老人说:“问这作甚,哪个晓得!”

  我又拉住他问:“向您老打听,你们寨上姚贵芬家住哪里?”

  老人问:“哪个姚贵芬?好大年纪?”我说:“今年89,她家只有四姐妹!”

  老人吧嗒着叶子烟思索着,良久,道:“倒是有个嫁在喇平马架的姚贵芬……”

  没等老人说完,我急切的说:“就是她家!”老人说:“你是她家哪个?”我说是她的孙子。

  老人呵呵的笑开了颜,指给我奶奶家的旧瓦房。我便和老人一路往下走,我们一起分吃几个桃酥,老人举止落落大方,也不推却。

  他又说:“以前贵芬姐家人多——哦,就是你奶奶家,没有哥哥、兄弟,她一天要来这口井挑好多次水呢。后来她嫁到马架湾,经常回来。”

  老人又回望我道:“后来你家公起大房,木料全部从我们寨上地主家房子买下来的,我都帮着扛到马架湾好几回。柱子撤了,那老屋基空着还在呢,我引你去看。那地主家的后人,常年还说,他家败在了你公公的手里呢……”一席话,把我说得哈哈大笑。

  我爷爷就爱投个机、取个巧什么的。文革时期那么紧的风声,他也没忘了投机倒把,带着我的父亲起早贪黑的赶乡场,倒卖农产品赚差价糊口。

  怪道寨上人说,我家房子虽然修得晚,但“年纪”最大呢,原来是翁簸寨上地主家老祖屋上买下来的木料呵!

  看完那处老屋基,我又朝着奶奶家走去。农村说,外戚两辈之后不入门。我不仅要入门,还要去吃饭、喝茶、喝酒……那里是奶奶的家,那里还有奶奶的妹子、我的三姨奶。我还要去奶奶的爸爸、妈妈的坟头磕个头,上柱香……
  
  
  
  
  
作者 :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时间:2018-10-07 15:28:21
  应该没人住了吧?这么老的房子。
作者 :老开心来了 时间:2018-10-07 15:51:34
  后面三个照片的房子肯定没人住了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8-10-07 16:23:02
  人哄地皮 地哄肚皮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墨巷寻璁 时间:2018-10-07 21:37:01

  学习,问好贵山。
作者 :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时间:2018-10-07 21:51:36
  傻盗应该来忆苦思甜,看看过去的中国是不是不如非洲?如果象非洲人那样好吃懒做也就罢了,问题是中国农民真的很勤劳能吃苦。安徽小岗村的农民更惨,就是茅草屋。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8-10-08 15:17:18
  狗比崽,你快眼你那狗比眼看看,不是你猫右爷富裕了么?怎么还住在六七十年代的屋子里啊?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8-10-08 17:54:28
  民风古朴,现在这样的地方不多了吧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8-10-08 17:55:06
  这样的文字超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