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那些岁月那些人:遗孤光子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8-01-18 17:59:52 点击:155 回复:2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那些岁月那些人:遗孤光子

  1.

  1965年的7月的一天,小巷东头的一户人家出殡。

  巷子本来就没有多少户人家,所以,出殡这种事情,也算是小巷里老少尽知的大事情。

  懵懂的少不更事的我们,就是看热闹,所以,几个差不多岁数的孩子,一大早就聚在了东头这户人家的大院外面,等着看热闹。尽管大人们告诫说:死人的事情,小孩子家家的不要去看,但还是禁不住好奇心,为了看的方便,干脆坐到了这户人家对面的墙头上。

  不大的院子里,一个白色的露天帐篷,帐篷的中间,一口黑黢黢泛着油光的棺材,棺材的边上还涂着金漆,描龙画凤的,棺材头那一面,一个醒目的红色凸起的圆圈,上面嵌着一个暗红色的“奠”字。而帐篷周边则飘摇着一些白色的经幡。

  院子外面,一辆破旧不堪的苏式嘎斯车。知道的人这样说,因为这户人家死了要埋,埋的地方离这里很远,人工抬实在辛苦,所以就找来了一辆车。

  好像在我的记忆里,那是第一次看到出殡的场面。院子里的人们忙忙碌碌的,显然是为了出殡做准备。

  院子里的臭椿树上,有几只不识时务的蝉不知道是热的还是闲的,正起劲儿的叫着。

  2.

  长大后知道这样的事儿还有一个别名叫:白事儿。

  这户人家的女主人走了,她比我母亲大几岁的样子。之前和家母等一干小巷姐妹十分亲热,经常走动来往。人很精神,也是一双小脚,说话利落,显得干练热情。

  走的很突然,说是正在厨房里给一大家子人煮饭,突然仰面倒地人事不知,家人惊呼声中,七手八脚的把她抬到床铺上,她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眼角流下几滴眼泪,就撒手而去。

  这类病如果从今天的角度上说,大概就是心脑血管之类的病吧,非常突然。那会儿有什么医疗条件,又有多少人懂点基本的医疗常识,所以,这老太太到底死于何病没有一个盖棺定论的说法。

  这户人家,也是小巷的大户人家。家里有五个孩子,四个男孩,一个女孩,外加男女主人,七口之家。他们住的房子,和多数小巷居民略有不同,是一排平层的瓦房,带着一个不大的院落。夏天的时候,小院子里能看到花花草草。

  这户人家的男主人平时很难看到,他多数时间都在屋子里,他患有“肺结核”,也就是痨病,我曾经近距离目睹过他,身体消瘦,披着一个黄色的军棉袄,脸色和棉袄的布色相差无几,不停的咳嗽,严重的时候,擦嘴巴的手绢上都是血。父母谈起这一家,简单的表达是:老于大哥大嫂。

  据说是一个来自部队卫生系统的老兵,在部队得的病,无法痊愈,保留军衔在家待养多年。

  3.

  出殡的时辰到了,那个在院子里张罗不停的人,是专门给人料理这些事情的,只听他喊了一嗓子:起杠啊。有几个人应声把杠棒架在肩头,棺材瞬间离了地儿。

  这时候做的事情是摔盆,丧盆子又叫阴阳盆,就是搭灵棚守灵的时候用来烧纸钱的,出殡前要长子或是长孙摔碎。在民间习俗里,这代表着死者的锅,摔得越碎死者越容易携带,到了阴间那头继续用锅开火生活。不过方术中倒有一说是死者用来收家人烧送的阴钱寒衣的物件,说白了就有点跟自家的邮箱差不多。这种盆子都是用陶器或者是瓦器来制作,因为这两种材料易碎,怕的就是到时候一个失手打不碎,惹了祸上身。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想不到的事情,这户人家的长子,把泥盆子高高举起刚要摔。身后一个人一把扯住了他,扯他的那个人我们都认识,是这户人家最小的孩子,是那个女孩。只见她发了疯一样扯着兄长:你不能摔,你不是我哥。

  此言一出,让所有看热闹的人顿时如坠云雾:这是哪一出?

  围观的人群里,有大人们轻声叹息:唉,这闺女。

  被妹妹这么一闹,原本把泥盆擎过头,准备摔的长子一下怔在当场,手僵直在空中,举着盆子。

  他身后站着的是他的三个兄弟,其中的老二一把把妹妹薅到了身后,冲着他喊:哥,你赶紧摔,还等什么?

  于是那个泥盆从他的手中径直落下,摔到地面上,一团纸灰团起尘雾。

  顿时哭声大作。

  4.

  灵车载着棺木和那家人走远了,这时候却看到那户人家的窗子被推开,男主人倚靠在窗前,脸上带着泪。

  回家后,我被母亲训斥:告诉你小孩子不要去看这个怎么就不听话呢?

  晚上我听到父母的一段对话:

  母亲:今儿老于大嫂出殡的时候,小芬儿和她大哥急了。

  父亲:大哥家的那个老大不是日本孩子么?

  母亲:是啊,三岁来到大哥家,大嫂对他可是有养育之恩,所以,他是长子让他摔盆没什么不对的啊。

  这几句简短的对话,我听得目瞪口呆,原来那个长子真的不是他们的亲儿子?更重要的他还是个日本人。

  但是,有关这个叫于天光的人,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家的,我再也就没听任何人说起过。

  转眼就是文革开始,到了1967年前后,老于家院墙外有了大字报,内容按照现在的说法很“劲道”,大字报直指老于家收留日本人这件事儿。

  据说已经开始有红卫兵谋划准备冲击老于家。

  但是,老于家毕竟有部队的背景,偶尔还会有部队的人过来看看,好像红卫兵们也有点投鼠忌器。更重要的是老于家那四个儿子,除了那个于天光看起来和谦,剩下那三位都属于惹不起的主儿,老二曾经在院子里拎着把菜刀冲着在墙外糊大字报的红卫兵们吆喝:敢踏入这个院子半步,老子就剁了你们。

  那年头也是虎的怕楞的,楞的忌惮不要命的,那菜刀可是明晃晃的,不怕也是假的。

  5.

  我随父母1969年底离开小巷,走的时候,老于家依然在哪里,红卫兵造反派们,基本也没有去骚扰的。那会儿他的大儿子已经在船厂工作多年,三儿子去了部队,四儿子后来上山下乡。女儿小芬据说在社会混了多年,成为周边有名的“大姐大”。性格刚猛的老二,冬季在湖里滑冰的时候,和对方冲突,在冰上吃了亏,卸了冰刀之后,轮着冰鞋花了对方一个人的面相,被强劳了三年。

  文革后期,我重访小巷,听说了有关这家人故事相对完整的版本。老大于天光确实是日本遗孤,生于1943年(平成二年),这座城市光复的时候,他的母亲死了,仓皇而去的父亲把他遗留在这座城市里。据说老于家夫妇看到当时只有三岁的这个孩子的时候,他穿着一件青花的小面袄,脸色铁青瑟瑟发抖。当时还没有孩子的于家夫妇就这样收留了他,为他办理了户口,取名:于天光。

  据说在当时的这个三岁的孩子身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孩子的生日和原名以及原籍,字里面有一个光字,于是于家夫妇就保留了这个光字。

  令人惊叹的是,于家大伯,身体就那么病恹恹的,居然活到87岁,邻居们说是积德所致。

  再后来,据说是于天光回到了日本,恢复了日本国籍,把他的中国兄弟老四和小妹都带到了日本。

  那日我路过小巷,看到曾经于家的院子已经不复存在,代之而来的是一栋别致的小楼,精巧的院子,高大的栅栏。但是,院子对面那道矮墙还在,不知怎么好像一下子把我带入了看出殡的那个时空。

  人生就是这样的故事。
作者 :老开心来了 时间:2018-01-18 18:21:34
  喜欢看明月的文章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8-01-18 19:59:22
  鬼子好像没怎么祸害东北,东北老人其实恨鬼子的不多,恨老毛子的多,老毛子比他妈的的鬼子还坏。

  鬼子祸害南方厉害,尤其是湖南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8-01-18 20:00:30
  说明那时候中国人还朴实善良,孩子有啥罪?现在,我看中国人比他妈鬼子还坏
  • 圣山神獒

    举报  2018-01-19 01:05:49  评论

    @微命书生刘庄主 没有,但是我知道有个中国孩子,后来成为了日本棋圣,他的名字叫吴清源,他的老师叫濑越宪作。
  • 圣山神獒

    举报  2018-01-19 17:52:09  评论

    @微命书生刘庄主 苏联人呢?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8-01-18 20:41:52
  有感恩之心啊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8-01-18 21:13:30
  那么一大家子,女主人走了,孩子们的日子可想而知

  搁谁家,都能愁个半死
  • 河蚌_赌徒

    举报  2018-01-18 21:18:19  评论

    是啊,可孩子们后来却也还不错。说明孩子们够努力,也说明周围邻居亲戚都还不错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8-01-19 08:57:21
  收养孤儿,收养日本孤儿,唉,问题挺复杂,复杂在优先级等很多乱七八糟上

  如果资源无限,可能很多问题都会简单
  • 明月彩云

    举报  2018-01-19 09:07:10  评论

    @河蚌_赌徒 我有一个好哥们,母亲就是日本人,就是45年光复的时候,留在大连的,也有很多故事,很不容易。
  • 河蚌_赌徒

    举报  2018-01-19 09:20:19  评论

    确实,人身上很多标签,涉及不同价值判断,很复杂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8-01-21 20:00:39
  周末快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