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在天地间,不过一蜉蝣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5-20 10:53:04 点击:84 回复:4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在天地间,不过一蜉蝣

  邢卫华

  
  放蜂的老潘来了,蜂箱就放在这个小楼的下面。我知道它的存在数十年了,现在才真正的看到它。它是码头海监的瞭望台,现在已成国家级保护建筑了,想最少也有近百年历史了吧?

  
  它后面那座新现代化的瞭望塔,四面玻璃窗,顶上有雷达,显示着它的老态龙钟,却也宣示着后人,它知道很多故事……


  (一)

  这里面海临山。
  海,浩浩淼淼,一望无际。山,却小得可怜,不过是海滩上耸起的一块巨大岩石,最高也超不过十米,这还得说是从海平面算起的真正“海拔”高度。山势向北缓缓走下去,不到一公里,就是平地了。可山虽小,面对一片汪洋壁立,海浪再高,也只能在它脚下拍岸;海风再大,也只能在它面前绕行,人站其上,或在其下,谁又敢说它不是山呢?

  

  来到这座城市之前,做饭采暖,烧的都是煤店送来的煤球,一直以为煤在地下时,就是这种样子。可到这之后,才知道煤球是煤粉做的,而真正的煤,原来是块状的。那时买煤得用煤票,按人供应,每月每人二十五公斤,不许挑,整的碎的面的一起来,回家还得过筛,分开放。

  这时才知道,点炉子用煤块,可点着后,用的就是煤沫了。煤沫是散的,不能干烧,得用水和,为了把它们粘在一起,还得加一定比例的黄土。烧煤竟然加黄土,这真是新鲜事!黄土在哪?就在大门外,有人吆喝着卖。不就是黄土嘛,哪有,自己拉它一车去!哪有呢?一打听,好家伙,最少也得出去十几公里,具体在哪,还不知道!近边不是有种地的吗?不行,近海的地,含沙多,不粘;粘的地少,不让挖。都去挖,人家还种不种地了?
  嘿,这可真是,从来都没当过事的黄土,原来竟是这样珍贵!

  那就只好买了?
  也不是。东山就有,就是不太好挖。
  东山,就是那座小山。从我们住的地方看它,就在东面;可在北面住的人眼里,则是南面。所以它叫东山,也叫南山。山上怎么会有黄土呢?嘿,山上没黄土,那些大树是怎么长出来的?噢,这倒是。

  来了近两个月,也没拿这座山当事,倒不仅仅因为它的小,主要是因为在远处看,它与海港连为一体,抬眼看到的就是伸展的码头,就是停泊的巨轮,就是旋转的吊杆,就是吱哇乱叫的传输机械,而它不过是一从翠绿,静谧而安祥的掩映在一片人造的嘈杂中,既不挺拔英俊,也不叱咤风云,要不是为了一车黄土,天知道我什么时侯才会注意到它呢?

  就是来到它的跟前,你看到的也依然不是它,而是满眼高大的古槐,两人合抱的,比比皆是;三人合抱的,时时闪出;更多的则是一抱粗的。初冬,树叶早就掉光了,能清楚的看到它们一棵棵至少都在七、八米以上,凛冽苍凉。不管你见没见过真正的森林,但只要走进去,你肯定不会怀疑自己是走在森林中。

  这才是山!
  山无树,也是山。
  但那样的山,没有灵气。
  什么是灵气?

  灵气,就是当你走进去的时侯,你会忘记你是谁,你来干什么?就是想起来,也会觉得可笑。这里树与树之间,除了一片片的草,就是细细的白沙,用手挖下去,还是沙,只是潮潮的。正走着,突然三四米外,窜出一支全身羽毛的小东西,飞快的穿梭在树干间——“串鸡!”同行的孩子尖叫一声,大家撒腿就追,等一个个气喘喘嘘嘘再也跑不动时,小东西早没影了。

  “串鸡是什么?”
  “秃尾巴鹌鹑。”
  “鹌鹑?”鹌鹑见过,但好象不是这样的。到底是什么?不知道。那时没在意,有的是,走走就能窜出一只。后来听人说,那是你走近它的窝了,它怕你发现,就跑出来逗你追它。等你明白上当时,早就忘记刚才是在哪发现它的了。

  再往前走,就见前面树下蹲着几个孩子,急急的冲你摇手,同行的孩子也紧着拽你一下,轻声说:“打鸟的……”
  我们向后退,悄悄的绕到对方身后,也蹲下去——鸟在哪?孩子指指前面一棵十多米高的树,顺他的手指寻去,在最顶尖的那根干枝上,立着一只不大不小的鸟,挺胸昂头,不动也不叫。这怎么打呢?用弹弓?这得多大的准头?用汽枪?没看见谁带着汽枪啊?再看那几个孩子,相互示意了一下,就有一个蹲着身子蹭过去,一边仰头盯着那只鸟,一边在距树一米左右处,用手快速把沙土拢起一个小堆,这时才看见他另一只手中,拿着一只张开的拍网——就是一种比老鼠夹子大三四倍的大夹子,两边夹子上都用细铁丝拧网,上面那只动力夹,再用粗铁丝隆起来,这样鸟被扣在里面,就不会被夹死了。我后来就捡了一只,虽然锈得不行,但还挺好用。

  孩子轻轻把拍网揉在沙堆上,慢慢退回来。能清楚的看见销子上锁着一只仰面挣扎的拉拉蛄(蝼蛄)。离地那样高,那鸟能看见吗?可等那孩子退回来,也就不过三两分钟,那鸟竟动起来,孩子们兴奋的小声警告着“别动别动、来了来了——”只见那鸟一扇翅,一头扎下来,在离地面最近的一根枝上站下,就在琢磨他看见我们会不会害怕时,却又一忽扇,就站在了拍网上,头再灵活的向四处转几转,扭身跳向沙堆,一口下去,就被扣在了拍网里!

  长长的嘴,毛色灰中带些黑点,虽不鲜亮,但从眼角向脑后伸开的一条黑带,却充满了一股霸气。当地人叫它“拉lá)子”,非常好斗。

  站在山头上俯瞰,海港就从山脚下伸出一条宽阔的大坝。背对汹涌波涛的那面,都是支支楞楞的水泥三脚防浪桩,从水底挨着排出水面,交叉骑在堆积的青石上;里面则是水泥铸出的平坦路面,铁轨纵横交错;循着铁轨弯出去,就横向又伸出一条条长长的水泥大坝,吊杆上下左右转动,下面就是一艘艘巨轮——这就是深水码头了。

  于是,在近岸的那条码头与海岸之间,就形成一个夹角,围出一个直径近千米的小小海湾,沿着湾边走过去,就能到东山了。当然,骑车去,有很好的水泥路。

  (二)

  六十年代的冬天,寒冷异常,而六八年是最冷的一年。都说这里是天然深水不冻良港,但我们第一个冬天看到的,却是一个冻港。虽不很严重,但也需破冰船天天作业。港外则冻出去很远,模糊的水面上,到处漂着模糊的浮冰……
  海湾更是一片冰封,满眼光滑平坦的冰盖,只在涨潮时,才看见在数百米外有一小片海水闪动。

  那时,正是大串连时期,到处都是来自各地的红卫兵。他们坐火车、汽车、吃饭、住旅馆都不要钱,整个是免费旅游。同我们一样,既来到海边,却只看见一片白色冰封,看得见海,却摸不到海,总有些不甘心。胆小的冰上走走,差不多也就退回来了。可那天偏就来了一群胆大的,七八个男男女女,嘻嘻哈哈的一直往里走,就在要接近海水的时侯,脚下的冰突然断开了——

  不能马上跳回到冰面上吗?
  不能。因为断冰上有七八个人的重量,一断就马上沉到大腿根了。他们站在冰的中间,断冰虽并没马上漂开,但在他们眼中,至少已离冰面数米远了,谁敢乱动啊?

  冬天海边本就人少,又是下午,一个多小时过去,也没人发现他们出事。虽然从理论上说,一直往里漂,就是停泊等待进港的轮船锚地,每条船上都有边防人员,可以得救。但冬天黑的早,尤其是海上,五点来钟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况且那块断冰浸在水下,融化得快,怕也等不到那时了。幸好天黑前,港监室的一个人走上三层楼的瞭望台,随便拿望远镜看了一下海——

  于是,港监的拖轮出动了,海军的巡艇也开过去了,可谁也不敢靠上去,只好迎风停在前面,放下两只救生小船,轻划过去,在数只探照灯下,把浆和长杆插入水下,一点点拨着那块冰往前靠……折腾到半夜,才算靠上,喊他们上船,直眉瞪眼的谁也不动,琢磨琢磨才明白,他们被泡了这么长时间,水已没腰,早冻傻了!

  没办法,只好用那种长把的消防挠钩,远远探出去,两钩拽一个,硬往船上拖;所有救生小船全下去,围在一边,以备冰碎了冲上去捞人。可全弄上来了,冰也没碎。都寻思能托七八个人这么长时间,这块冰究竟该有多大呢?就让小船轻轻退,让那块冰浮上来看看。但最终谁也没看到那块冰,浮上来的都是碎冰,比海上漂的大不了多少……

  船上早开始救人,又灌热酒,又灌热汤,又搓又揉又捂又拍,闹了一溜八开,看看缓过来了,大家就全都掏出“红宝书”,屏气敛声,等待那最激动人心的一刻——那年月,报纸上登的这种场面,当事人无不在清醒后,立即高喊“那个谁谁谁万岁!”、“伟大的、战无不胜的那个什么什么万岁、万岁、万万岁——!”人们就一齐跟着高喊“万岁、万岁、万万岁——!”好家伙,千载难逢啊!
  于是,人们焦急的期待着——

  终于,那个身体看上去强最壮的,在人们的注视下,又灌下一大碗姜汤后,才眼含热泪,嘴唇哆嗦着……哆嗦着……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气:“唉……我的……那个妈……哟,——可吓死……我……我们……了……”

  这就是海!
  海也需要尊重。当你强行违背它的意志时,它就会好好的教训你一下,让糊涂的变明白,让疯狂的变清醒,让不懂人事的懂点人事,让不会说人话的说句人话……


  2005年10月19日
作者 :狗毛毛2017 时间:2017-05-20 13:22:49
  大海?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5-20 13:43:28
  现在废弃了啊,可以住人,盘活资产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5-20 18:09:12  评论

    @河海森林5 国家级保护建住,你还想住啊?盘活资产也不在这一点东西啊!再说,它的设计就是为了观察海面,屋里空间不大。当然,要是给我,我巴不得,这位置美死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5-20 14:29:36
  无知更应该敬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地荣耀 时间:2017-05-20 14:59:07
  那个百年的瞭望台看上去倒很坚固。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5-20 18:11:29  评论

    @大地荣耀 那年月的建筑,确实非常坚固,我上去看了,一点毛病都没有!现在的建筑可真不行。就想起上海外滩的那些外国人建的大楼,只要不人为破坏,二三百年没问题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地荣耀 时间:2017-05-20 15:01:49
  进入地下几百米的煤巷,让人感觉十分恐怖和震憾。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5-20 18:14:48  评论

    @大地荣耀 你下过煤矿?一个人么?我也下过,大家在一起,只感到新鲜了,只记得矿工们吃饭要给耗子留点,说有耗子就没瓦斯,就不会冒水。我干一会活,就去看那些饭菜,真的都没了。就下那么一次,再没下过,当然与天天下去干活的感受不一样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5-20 16:38:04
  怎么看怎么像鬼子炮楼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5-20 16:54:35
  真好,图文并茂了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5-20 18:16:51  评论

    @偶兜兜有奶糖 正好这两天放蜂的来,看见了这个,就照了像,弄了半天才存到电脑上,就想起当年发的这篇文字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5-20 16:54:50
  先生厉害了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5-20 18:18:10  评论

    @偶兜兜有奶糖 还得感谢你这老师啊!我在我们这代中,应该算走在前面点的了。听说梁晓声还不会用电脑呢?不知现在怎样了。
  • 圣山神獒

    举报  2017-05-20 18:25:39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千万别跟那些婊子养的臭文人学,要写良心字,说良心话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5-20 16:55:09
  发在公众号了,周末快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17-05-20 16:57:39
  又是篇摸黑毛时代的文章。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5-20 18:31:11
  圣山神獒:
  @教你说人话2016 千万别跟那些婊子养的臭文人学,要写良心字,说良心话
  ——————————————————————
  这个应该不会的,最多不写就是了——这篇是长江第一次被审查的文字,好在发出来了。现在好象不愿让人提文革。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5-20 18:41:52
  @大地荣耀 2017-05-20 14:59:07
  那个百年的瞭望台看上去倒很坚固。
  -----------------------------
  植物园有碉楼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5-20 18:43:33
  圣山神獒:

  @教你说人话2016 千万别跟那些婊子养的臭文人学,要写良心字,说良心话

  ——————————————————————
  @教你说人话2016 2017-05-20 18:31:11

  这个应该不会的,最多不写就是了——这篇是长江第一次被审查的文字,好在发出来了。现在好象不愿让人提文革。
  -----------------------------
  偶尔有敏感词就那样,机器过滤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7-05-20 20:23:42
  这瞭望塔和武汉的殖民建筑“水塔”很相似。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5-22 10:20:46
  这是实话,很多时候,我们能活下来,就是靠运气
  任何一次跌倒,角度略有不对,可能就没了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5-22 10:31:51  评论

    @河蚌_赌徒 这些日子看不见你了,听说是在单位升职了,毛时代叫又进步了,只是牛二有点寂寞了,这世界上,也就你关注他的命运。
  • 河蚌_赌徒

    举报  2017-05-22 10:44:00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哈哈,我拿的钱不算少,忙才是正常,前阵子那么闲,属于有点怪是真的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绝尘清莞 时间:2017-05-22 11:14:44
  问好楼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绝尘清莞 时间:2017-05-22 11:15:10
  喜欢生活文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17-05-23 10:49:45

  教你说人话2016:
  2017-05-20 18:20:07 评论
  @乌龙涂丫 我总写毛时代的文字,应该是让人不忘他啊,他应该感谢我哟!

  一一一我就喜欢毛时代的文字,还有各种段子,宣传品啥的,非常的逗乐。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5-23 10:59:05  评论

    @乌龙涂丫 可有人不喜欢,投鼠忌器。犹如现在反腐文字,大家越看着不错的,有人越看着扎心。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