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不风流枉少年(2)风流反被风流误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9-15 09:14:13 点击:60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风流反被风流误

  邢卫华

  (一)

  我对师傅一向是尊敬有加。
  不仅是对我师傅,其它师傅也一样。
  可我的大师兄却和师傅没大没小,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常常让我纳闷儿。譬如,有次师娘上车间找师傅,他当着我的面,就和师娘开玩笑,说要不是你当年勾引我师傅,说不定人家就弄个师长、团长的干干了。现在军人这么吃香,漂亮姑娘有的是,排队抢也轮不到你啊!师傅就笑。师娘就训他,说勾什么勾,他不叫我去,不告诉我怎么走,我知道他们机场在哪啊!什么师长、团长,他们那批飞行员,你问问现在活着的还有几个?回来就对了!不说你师傅沾了我的光,还敢跟我还没大没小的,滚一边子去!
  这还不算。

  有一次,师傅出差,走时交待我星期日帮他家买煤。到了星期六,我正张罗着借车间的大铁箱式排子车,他找我来了,说师傅让咱们明天给他家买煤去。我这才知道师傅也交待他了,就说我正借车呢,明天在哪等你?他说不用借了,明天你上我家去就行了。我说不借车拿什么拉煤呢?他说你不用管了,我都安排好了。他是大师兄,师傅既然也交待他了,他也都安排好了,那就只能听他的。

  第二天,我早早去他家,进门到处看,也没看见车,而他还没起呢!见我来了,很不以然,说不就买个煤嘛,你急什么呢。我说早去早点拉回来,还得筛啊,晚了师娘还得琢磨弄饭,多不好。他嘿嘿一笑,说买的是蜂窝煤,筛什么筛。直等他慢慢悠悠起来,吃过饭,就九点多了。到了师傅家,拿了煤票和钱出来,我问他车呢?他说有人给送,用什么车。我这才知道他是要找人花钱送煤!要这样,还用我们干什么啊,师娘自己去,现在也差不多送来了。可他拿着钱和煤票,嘻皮笑脸的也不跟你正经说话,又没车,我有什么办法!心说师傅、师娘也真是,明明我一人就能干的活,非得弄上他,我不知道他这样,你们该知道啊!
  可他为什么这样呢?

  后来问他,他一拨楞脑袋,说当年文革时,要不是我,咱们师傅被关起来,不知得受多少罪呢!后来抄家,也是我的面子,只拿走了些汽枪这类玩的东西,象征性的走个过场。否则,他一家子都得睡大街上去呢!

  (二)

  文革是先从学生闹起来的,那时的工人农民还发懵呢。先是“五一六通知”,紧跟着就是老毛头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听的人人提心吊胆的,真弄不清怎么回事。当然,那些大学生技术员们,科室的知识分子们,心里都明白发生了什么,却也不敢出头。经过的运动多了,他们早已不象未经世事的学生那样冲动了。于是,这就给了我师傅出风头的机会。

  他在家连夜把“五一六通知”抄在一张张的大字报纸上,第二天贴在厂部墙上,逐条逐字的向围观的人们讲解着——什么是文化大革命?为什么要搞文化大革命?什么是混进党内的资产阶级当权派和资产阶级司令部?为什么要打倒资产阶级当权派?看着人们一个个那仰慕致极的傻样儿,他得意极了。

  实事求是的说,此时的师傅也就只是想出个风头,并没什么野心。可问题是你虽只想出风头,可大家却不是听着玩儿啊,这事本来也不是玩儿的啊!因此,人们自然就要问咱们厂的书记厂长是不是资产阶级的当权派?要是的话,怎么打倒这些资产阶级当权派?师傅想也不想就说大家起来夺权啊!大家就问怎么个夺法呢?师傅就让大师兄找来几个青年,跟他到厂办室去。书记、厂长早就等着呢,马上表态支持革命群众造反,乖乖交出大印和办公室钥匙。师傅就指挥这个人去这个车间夺权,那人去那个科室夺权,颐指气使,不可一世。就这样,没野心的师傅眨眼就成了全厂千多人的中心!
  大家惊愕不已,原来夺权就这么简单啊!

  但,野心这东西,是会传染的……

  (三)

  师傅这样的人,见过世面,又受过军队教育,虽然爱出点风头,却还是比较守规矩的。因此,他做起事来处处都讲政策。譬如,夺权以后,还要展开大批判,把资产阶级当权派们批倒、批臭。这不仅要发动群众写大字报,还要组织开批斗会。但他在会上又奉行“要文斗,不要武斗”的最高指示,只让人们挂牌子,不让人们拧胳膊,扇耳光,一点暴力也不许有,这自然越来越引起日益高涨起来的斗争热情们的不满。

  这时,那些原先心里明白,却不肯做出头椽子的人,便背后说话了。人家也是按着中央文革的指示,并结合市里及全国风起云涌的大好形势,指出师傅已由先前的革命派,变质为革命的绊脚石了!为什么会这样快就变质呢?因为他有历史问题啊——曾经叛国投敌,要不是被人民解放军及时发现拦截,现在一定躲在某个资本主义阵营的阴暗角落中帮助国际敌对份子们阴谋反攻倒算呢!显然,这是一个隐藏在无产阶级革命队伍中的反革命分子!
  结果,一天早上,师傅刚进厂门,就被大师兄带着三个人拦住,带进一个小屋中关起来。

  我说你怎么带头给师傅搞政变?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大师兄一瞪眼,说我要不带头,我是他大徒弟,第一个跟着他挨整的就得是我!可我要带头政变呢,反倒能帮他了。他关黑屋,钥匙在我手中,谁想打他也打不着。师娘来送饭,爱待多长时间,就待多长时间,我不说话,谁也不好说什么。我不积极跟着政变,能行吗?反过来,他的副手,翻砂车间的那个谁谁,挨多少打不说,只一个反革命就把他吓得屁滚尿流,屋吃屋拉,装疯卖傻,直到最后吃自己的大便,满嘴满脸都是。从那以后,他老婆再没让他亲过……

  原来如此!难怪大师兄在师傅面前这么牛。此时再想想父亲说的不要出风头的话,还真不能说没道理!

  (四)

  有师傅,就必有师爷。
  我的师爷姓米,八级车工,当时没有高级技师职称,叫土工程师。按说,这样级别的人,已经不操作车床了,应该成不了师傅的师傅,也就当不了我的师爷。只是事有凑巧, 师傅入学后,一边在课堂上学机械原理,一边去车间学实际操作。而他第一次去车间时,其他人都被一个个师傅领走了,领他的师傅正好病假没来,师傅就被晾在那。这时,已是车间副主任的米师傅正好进来,一看这情况,就说我先带你一下吧,就把师傅领进车间,教他上车床。米师傅原本就常到技校讲课,师傅再去车间,就仍去找米师傅。而米师傅竟也继续带他上车床,没再给他找师傅。
  师傅聪明,很会来事,米师傅很喜欢他。

  师傅从部队被处理复员后,原本不好意思回山桥,就去别的厂。可他选的那些大厂子,有的看了他的档案,不要他;有的要他,却只给定个二级工,他嫌低,人家就说我们这就这样,嫌低爱上哪上哪去!转了一圈,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去山桥。山桥看了他档案,让他等通知,看那意思,是不想要他。师傅很狼狈,没法可想,就去找米师傅。

  这时,米师傅已是车间主任了,听师傅说完情况,就说你早该来找我,咱们不就犯了点小错误吗?可再怎么说,也是复员军人啊!没事,我给你办。转天,他领着师傅去人事科,说这小子是我徒弟,原就是咱们技校走的,现在回来了,咱不要谁要?就逼着人家办手续,把师傅留下了。工资待遇呢,技术工人既可人事科定,也可厂里考试。米师傅就给师傅作工作,说定得太高呢,人家会有意见,太低又委屈你,我看就先定个五级吧。师傅一听,喜出望外,心说五级还低啊,先前人家要是肯给三级,我早就留下了!

  米师傅就安排他上大机床跟着人家车丝杠。
  丝杠不是螺丝。螺丝是螺纹的尖的,用于紧固;丝杠则是平头梯型的,用于传动,要粗得多。因此,螺丝一个班能干多少根,丝杠则要几天才能加工好一根。五级工考核,就是考这个加工丝杠。师傅本就学这个的,跟着人家熟悉两天后,就试着操作。到第二根时,米师傅就让师傅自己操作,完后一检查,挺好!米师傅就带着一群老师傅来看,然后就让人家签字,给师傅定了五级工,报上人事科。后来船厂需要技术力量,米师傅被调来当轮机车间主任,就把师傅也带过来了。

  文革开始,师傅夺权,自然要设法保护米师傅这样的当权派了。但他被政变后,当权派们可就倒霉了,木工车间主任被批斗时,生生被扭断了胳膊。但米师傅虽然也挨斗,却也只是挂挂牌子,弯弯腰,并没受多少罪。这自然也是师傅人缘好,再加上大师兄私下关照的结果。我进厂后,米师傅还在车间劳动,天天推个小独轮车,从材料库推来料坯,再把加工好的工件送进库房。那时的人磨洋工,一天干不了多少活,一天也就推一趟,一趟也就三两件,一点也不累。

  有天下午,我正看着车床,师傅嘟嘟囔囔走过来,说这邦子玩意儿真不是东西,一个那么大岁数的人,你折腾他干什么呀!我忙问怎么了?他就往车间里面一台老式皮带车床那抬抬下巴。我一看,老米头正哈着腰,戴着副老花镜在那上面干活呢。而那台皮带车床,真的是老掉牙了,白给都没人要,只能当废铁卖。师傅说米师傅腰不好,推个小车还行,累了歇歇,也没多少活。可你看那一筐螺丝杆,好几百个,得干多少天?岁数大了眼花,得低头使劲看,腰哪受得了?这不成心整他吗!我说那怎么办呢?师傅说你去干,那邦人不敢惹你,你也顺便熟悉一下小车床。那种老皮带车床其实也挺好玩儿的,车螺纹需要用乱扣盘,第一刀用哪个数,第二刀还得等那个数转过来快速按下去,稍快稍慢就乱扣了!你们这帮年青的没人会用这个了,正好让米头儿教教你。
  你看,师傅可比我那个不着吊的大师兄仁义多了!

  (五)

  七八年,邓小平复职期间,大力平反,落实政策。没想到师傅所在的那个空军师党委,竟也给师傅寄来一套军装,还有一封信,要他去部队开平反会,恢复他的军籍。他穿着军装满厂子转,见谁都拿出信来给人看,说当年我就说是冤假错案,你们还不信,非说我判国投敌!要不错案的话,当年咱是中尉,现在起码也中校团长!按转业算,就得是县团级了。就算不弄个局长,也得是副局级。咱们厂是县团级,我现在要是按转业待遇算的话,就是主任、书记了,你们见我都得规规矩矩立正喊报告呢!

  大家就哄他,说拉倒吧你,座山雕给胡彪封的还是个上校呢,不也才混个团副么,你个中校凭什么就是团长啊!师傅说咱们是国军,他们是土匪,就那俩半人儿,就算封个上将,也还是只能当个团副,他们没人啊!大家又哄他,说给你个棒槌还当针认了!就算恢复军籍,你还是开你的车床,的瑟什么呀你!再说了,要不是当年让你复员了,说不定早就摔死了呢,慢说主任书记,老婆还不知是谁的呢?
  师傅就嘿嘿的笑,说你们都是属狐狸的,吃不着葡萄就说酸,便转身又找他人的瑟去了……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9-15 09:18:36
  [xyc:沙发]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7-09-15 09:56:02
  第二篇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9-15 10:04:39
  文革一开始挨整的要苦熬十年才能恢复正常,多难熬啊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9-15 11:01:07  评论

    那时的事,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上还是人缘好的受罪少,人缘差的尤其是臭人缘的,事再小也受大罪,也最难熬!只有当权的欺负你,也不天天时时盯着你。要是人人都欺负你,不死也得疯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7-09-15 10:05:15
  师娘,又见师娘~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9-15 11:06:33
  大师兄是聪明人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17-09-15 11:39:06

  这师傅,是个小聪明、爱出风头和乐观的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7-09-15 18:22:14
  老辈子人经历的事情多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