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组织面前无组织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1-01 09:33:37 点击:159 回复:3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关键词:组织关系的那点事……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1-01 09:34:08
  组织面前无组织

  邢卫华

  (一)

  文革后期,冒出了个民兵指挥部。
  虽是独立组织,但下面的民兵却归派出所管辖。
  一个派出所下辖一个连,三个排倒三班,白天晚上巡逻。

  开始人数还挺齐的,慢慢就不行了,一个排也不过十五六个人,比一个班多点有限。巡逻时背着半自动步枪,挂着空子弹带,天冷倒也挺挡风的。我去的时侯,正是唐山大地震后,派出所和民兵都住在大帐蓬里。队员都是周围各厂的,船厂有四个,但都没说过话。其中一个是我们车间管工班的,个头才到我肩膀,长得也象个小孩子,其实才比我小两岁。我一来,他就主动和我打招呼。开始没拿他当回事,可接触下来,发现他非常聪明、机灵,一个眼色就知道你要干什么,是那种关键时刻用得上的人,便成小兄弟了。

  (二)

  这天下午班,去的晚了点儿,说大家都在所长那,就等你开会呢。进去听了一会儿,才知海边那个县里来的民工团有个耍流氓的,好几天了。最起晚上,只要有单个女的经过,他就站在营地门口的碉堡上,掏出家伙远远喊人家过去。今早六点左右,这小子又跑到碉堡顶上,看见过来个女的,就故伎重演。不想,这位的丈夫是个派出所长,不怕这个,扔下车子就追过去。那小子跑进营地,就出来一群人堵在门口,流里流气的起哄。所长老婆进不去,就到附近单位给爷们儿所里打电话。值班的报告分局,分局要我们所长抓人。

  此时,正是民兵两班交接之时,合起来数十人,气势汹汹的赶去营地,却不想照样被人家挡在外面哄回来——民工团有七八百号子人,全是大小伙子,而营地上空飘着的,则是“民兵团”的大旗!
  都是民兵,人多势众,谁怕谁啊?

  整整一上午,所长被局里催得焦头烂额,愁坏了。我说民兵对民兵不好弄,你们公安直接抓人不就得了嘛!所长裂嘴苦笑,说人家是县级组织,和咱们市局同级,分局还低人家一级,我这个所长低人家两级,见人家领导还得主动上去握手。组织对组织,一级压一级,人家护着,你怎么抓?我说你们公安这么牛气都不行,我们就更不行了。再说早起两个排的人连大门都没进去,我们这十几个人能有什么办法?
  谁想,老王蔫蔫的冒一句——别人不行,你还不行?

  派出所一共就他和所长两个,人倔得很,当我们面就顶撞局长,局长还得跟他陪小话,所长就更不用说了,但对我却很够意思。十几天前,我和小兄弟闲聊,说朋友给我从制鞋厂弄了张羊皮,我想做副长腰手套,只是缺里面的皮毛,商量弄几颗步枪子弹,拿这里的枪去打条狗。但剥下来的皮,到哪熟制呢?老王一听,说你们可别弄这个,步枪劲大,弄不好再伤了人!再说狗皮多硬啊,加上羊皮,手还打得过弯来吗?咱们市里有个街道鞣皮厂,专给外贸鞣制出口的兔皮,你弄几张兔皮来,我让那边所里的人送去熟。朋友就找来四张野兔皮,可惜是秋天的,绒毛太少。老王拿走,第二天就拿来四张灰白色的家兔皮,柔柔的,厚厚的……

  从来不认识,人家就这样。
  他说话,不管是捧我,还是激我,就是刀山火海,也得去把人抓来!
  怎么抓?
  不知道。

  (三)

  海边沿岸每隔百米就有一座碉堡,高高的立在七八米的沙岗上。先以为是四九年前的,可前年跟张大哥散步时,他说那是四九年后军队修的,下面都有地道相连,后来没用就废了。这才知道沿岸的沙岗不是天然形成的,是特意堆出来的,上面种满了紫穗槐。民工营地,就建在这沙岗上,离公路五六十米。我们刚到路边,营地就出来十多人,堵在门口。

  大家把车子放路边沙子上,我就往上走,小兄弟紧跟在左手边。我想叮嘱他几句,一想又不行。如果情况超出叮嘱的范围,反倒把他拘住了,倒误事。剩下的人,如我所料,在我们后面十来米处,稀稀拉拉的跟着。

  来到营门口,我仍旁若无人的向前走,眼看就要撞上对方了,才有个和我个头一边高的小子上前一步,问干什么?话音未落,我一个大嘴巴子抡过去,打得他差点栽地上!旁边一个楞小子“哎”一声冲上来,小兄弟当胸一枪托,就坐地上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

  再往前走,近的就往两边闪,后面的就往门里退。可一进门,就有点懵——原以为营地中间怎么也得有间屋子,最次也得有顶帐蓬,好让领导办公。谁想营地中间空空如也,周围全是一色的齐膝高的地窝铺。那时学大庆,这叫“干打垒”。找不到领导,数百人在空地上面对我们乱哄哄的,我们又不认识要抓的人,就是站在我们面前排队让你抓,你知道抓哪个?更要命的是,要找不到他们领导,楞在这稍一含乎,他们就会围上来,你挤我靠,连推带搡,弄不好就把你扔出去一点不新鲜。

  当然,更可能的是我们把他们打残几个!
  如果真闹到这种地步,那他们那个领导可就被动了。

  但我不信这位领导这么蠢,能管住这七八百楞头青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就在这时,乱哄哄的人群突然安静了,顺他们眼光往我左后边一看,就见紧挨着大门的地下,冒出一个人——浓密的分头,干净的半旧蓝色中山装,瘦削的面孔,一眼就让人想起焦裕录,令人不敢小觑。

  问我什么事?
  我说什么事你不知道吗?
  他眨几下眼,说屋里谈吧,就转身走下去。

  (四)

  原以为在沙子中挖窝铺,能有多大?可下去一看,他这办公室不仅摆着两张办公桌,至少还有四张桌子那么大空地,墙上钉着地图——当时就纳闷儿沙岗下怎么会有这么深的黄土?
  领导坐下,点上一支烟,抽一口,才伸手示意我在对面坐下。我没动,站在他桌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他只好仰头看着我,说你们早起来过了,公安局电话也打过了,我也说过了,这人我们送回县里处理,不用你们插手——我们也是一级组织!

  我探身盯着他的眼睛,说你们领导之间说什么,那是你们领导之间的事;你们组织之间怎么交涉,也是你们组织之间的事,我管不着。我只管带人回去,今天带不走他,就带走你!你们组织对组织,领导对领导,爱说什么说什么,爱怎么办怎么办,别拿我们溜着玩!

  他扭头看门口,小兄弟靠在门框上正瞪着他,枪戳在身后土梯上,刺刀向后伸着,谁也别想进来。他回过头,就拿起烟盒,给我递烟。我不接,也不动,还是眼盯眼的看着他。他略一沉思,放下烟盒,站起来,眼对眼的盯着我说——人,你可以带走,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不许打他!
  这个你得跟我们领导说。
  我谁也不对,就对你!你能保证他不挨打,你就带走;保证不了,我跟你走!

  这怎么弄?
  打流氓,天经地义的事。再说十点交班,夜班的人早起被哄回来,窝一肚子气,能不打这小子吗?可不答应又不行,就只得硬着头皮应下来。

  (五)

  所长一见人真带回来了,乐得合不上嘴。可一听条件,马上变脸了,说我还管他这个,要不你就别回去,在这陪他一宿。
  这什么话?
  就看老王。

  老王就说你不是得向局长报功吗?就势让他把人送监狱拘留不就完了嘛。所长说拘留得市局批,这眼看就该下班了,最快也得明天上午了。老王说来不及就让他直接跟监狱联系,行不行的反正出事他担着。所长看着我,说电话我可以打,事可得你去办,送得进去送不进去,可全看你的了。老王阴险的一笑,说局长电话肯定会打,监狱也肯定不会答应,我们去送也肯定不行,但我看你行……

  事不宜迟,我和小兄弟立即骑上车,让那小子坐上来,玩命往监狱蹬。一路上叮嘱他,到监狱不管人家怎么说,你就赖住不走,哪怕蹲在大门外。否则,今晚接班的人打不死你也得脱层皮!他连声的应着。你说这叫什么事?抓个流氓来,一下不能打,还得为他着想,带着他闯监狱——监狱可不是民工营地,大门外有岗亭,四角有岗楼,警卫全都真枪实弹,是随便闯的地方吗?

  监狱那地方,早年是郊区,现在是市区,快点骑也就十多分钟的事。到了监狱大门口,警卫从岗亭出来,问什么事?说你们局长让我们送人来,已和你们联系好了。警卫点点头,我刚想推大铁门上的小门,警卫却伸手把大门推开了一道缝——原以为大门里面是空地,不想却是一个百来平米的大厅,一片昏暗;第一眼看见的是正面有半排屋子,一个窗子有昏黄的灯光,坐着一个人,紧挨着它的是两扇紧闭的大铁门;左边也有屋子,也有一扇昏黄的灯光。

  我们推着车子快步向里走,刚到一半,左边屋里就有人喊起来“嗨嗨嗨,干什么的你们!”我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回他“你们赵局长让我们送人来,说跟你们联系好了。”那人就对正面屋子喊“老赵刚才跟谁打电话了?”窗里那个人嘿嘿一笑,说是给咱打过电话,可没手续谁敢接人啊?说话我们已来到窗前,把那小子往窗前一推,说声人放这了,调转车子蹬着就往外滑——这时,左边屋里的人已走过来,离我们还有两三步就伸手拦挡,大喊“站住站住,你们给我站住!”

  谁给你站住?
  认识你谁啊!
  我们从他手边冲过去,眨眼来到大门口,警卫正过来,问怎么了?我说里面训犯人呢,骑上车就走了……

  组织,你好。
  组织,再见!
  拜儿……
作者 :薛痒 时间:2018-11-01 12:53:09
  好好的文字总是被乱七八糟的回帖给污染,我他妈的非常无奈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8-11-01 17:58:59  评论

    大才子酋长辛苦,这在长杂已是常态,我已习惯了,该说什么说什么,为你们这些人,值!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凶猛老狐狸 时间:2018-11-01 15:17:04
  老教可惜了,一肚子故事,这是长篇巨著的梗,就只能发这里听个响。这些东西合起来就是骁骑校式的鸿篇巨制,可以流传市井,影响无数人。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8-11-01 18:01:22  评论

    老獒请了。有你们在听,可惜什么?凯迪热闹,我早不去了,就在这里跟你们混了……
  • 凶猛老狐狸

    举报  2018-11-01 18:10:28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不,应该写一本著作,流传后世,而不是湮没在网络的大海里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狗毛毛2017 时间:2018-11-01 17:44:32
  那会的民兵组织和现在的协警差不多吧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8-11-01 18:05:07  评论

    作用是差不多,但当时江青她们是为了建第二武器装,我们哪知道这个?但看看这把子人吊儿浪当的,能顶个什么!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8-11-01 20:30:21  评论

    @多乎哉2017 哪还什么待遇啊!连补助都没有,白使喚人。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狗毛毛2017 时间:2018-11-01 17:55:34
  没有手续接了人就是烫手的山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1-02 09:56:47
  老多,你不提棒子,我还想不起来各厂的军工制造,还不会去想为什么民兵拿的是自制的枪支?不去想为什么中国五六式步枪已多得没处放了,还要民厂自造?

  现在方明白一一江青她们要搞第二武装,武器被叶帅军方控制,不可能给民兵。而先前的杂牌武器,连子弹都没有,烧火棍子一样,故才让工厂造武器!
  • 凶猛老狐狸

    举报  2018-11-02 19:23:33  评论

    我以为只有高丽人有棒子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8-11-02 19:36:47  评论

    @凶猛老狐狸 我先前也以为只有高丽棒子,老多颠覆了传统……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1-02 20:42:02
  多乎哉2017 @
  四人帮夺权不可能成功,中国人重视传统,手无寸共想夺权是做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对,乌合之众,就算首都民兵师也不行,除非大革命的翻天覆地,但群众基础恰恰又在天上飘着,落不了地,军队在谁手,当然就谁说了算了……
  • 凶猛老狐狸

    举报  2018-11-02 20:45:14  评论

    所以请你看匹夫的逆袭嘛,手无寸铁又身无分文的匹夫,遇到人间的不平该怎么办。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8-11-02 21:24:33  评论

    @凶猛老狐狸 猪往前拱,鸡往后刨,各有各的道道。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8-11-03 10:06:36
  邢先生阅历丰富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