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你的战争我的命,活着才是硬道理……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09:21:54 点击:357 回复:14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09:22:18
  生命诚可贵

  邢卫华

  (一)

  战争时期,有很多逃兵,抓回来弄不好就枪毙!
  但要抓不回来呢?
  老婆孩子热炕头。

  戴的父亲,就是个逃兵。
  严格的说,他不是兵,是个官儿,是个连队指导员。
  他是四野的,在部队入关的当天晚上,换上便衣,对通信员说他去码头看老乡,这样方便一些,就再没回来……
  部队走后,他去码头上抬煤。
  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组织上就知道了,找他调查。他实话实说,就是想做个本分的老百姓,干活吃饭。组织上倒也没为难他,愿抬煤就抬吧。

  今天骂封建把头,提个棍子看谁不顺眼就给一棒子。其实,他们也跟今天的班组长车间主任差不多,就是带着工人干活的,也住在工人区里。大家见面张头儿、李头儿的,有事都找他们解决。苦力挣钱不容易,偷奸耍滑过去现在都有。大工头接一船活,分派给小工头们,一堆一块多少钱,干完了算。船靠码头不白靠,是按天算钱的。耽误一天,你得赔人家。否则,下回谁还给你活?因此,偷奸耍滑,坑的是大家。
  不打你打谁?

  改天换地,工人当家作主了,人还是那些人,活还是那些活。讲觉悟,说过去是给资本家干,现在是给自己干,他就不偷奸耍滑了?反倒更历害,因为没人敢打他了!这时,戴的父亲就显出来了。他什么都不听,什么都不讲,老老实实干活,就总上台戴个大红花什么的。那年月党员不多,抬煤的就他一个,还当过指导员,就恢复了他的组织关系。

  后来,码头实行组织化管理,成立十几个装卸队,就让他当了一个装卸队的支部书记。码头的装卸队,可不象工厂的只有十多人,每个都有百多人,相当于工厂的车间。不同的是,车间主任、书记是脱产干部,而装卸队长、书记不脱产,也跟工人一起干活。

  为什么?
  工人挣钱多。

  老抬煤的定工资时,每月八十二元。而队长、书记若按中层干部算,也就五六十元。那年月,二三十块钱可不是小数,最低生活标准才八元钱。所以,码头装卸队书记和队长,明里是干部,暗里是工人。哪天一不高兴,说个不干就不干了,上面还得哄着。

  (二)

  三年大饥荒时,装卸队最愿卸粮食。
  各队心照不宣,轮着来。

  粮库是十几间青砖连排大瓦房,每间库房都有铁道伸进去,两边就象火车站台那样,只是低很多。卸粮时先上车装麻袋,沿台边码两层。然后拉下侧门,正好盖在麻袋上,粮食就顺着门板流出来,再用板锹往里面倒,一车皮一车皮的斜着直堆到房梁下。
  装车则用大筐往车皮上抬。
  后来有了皮带机,大筐才淘汰了。

  码头主运的物资是煤,劳动保护也围绕着这个发,有长套袜和鞋垫面。长套袜穿在脚上,套在裤子外面到膝,防止煤渣把裤腿磨烂。粮是粒状的,不管卸还是装,都得站粮堆上。站上就陷到膝盖,只要解开套袜的带子,粮就灌进去。装满了大约四斤左右,但那都撑圆了,让人看到可不行。因此,长袜有两副,一副是发的,一层布,紧包着腿,有点东西就能看出来;一副是自己家里缝的,最少三层布,外面用碎布拼,看着就象破了打的补丁,硬而宽松,装个一斤左右根本看不出来。大饥荒隔三差五的就能弄二斤左右黄豆、玉米什么的回来,给钱都不换啊!
  队长、书记也一样。

  当然,也不是一点都不管,看谁多了,瞪眼“啧啧啧”。大家就看,那人就赶紧背过身去弄出些来。干完活不敢去洗澡,直接回家。可码头不只有装卸队,还有机场,还有不少机械、机电工人、火车司机、搬道工什么的。谁家不挨饿?看到装卸队从粮库出来,眼都绿了!绿也白绿,谁让你们先前看不起人家穷的瑟呢?

  饥荒过去,就开始搞“四清”,专整农村的队长、支书、会计和工矿的中层干部。那时,中国人有收音机的少,城乡电线杆上到处都安装着高音喇叭,哇啦哇啦的你不想听也得听。因此,运动一来,针对的什么人,什么事,人人都一清二楚。这时,那些眼绿的人,就开始闹起来。

  戴的父亲老实,领导问什么说什么。但问到队长和下面的人时,他就摇头,说就到我这吧。戴的母亲是街道主任,也是运动重点人物。丈夫身为书记,在三年困难时期带头偷国家粮食,当然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其实,街道上大多数都是装卸队家属,虽然偷粮的事雷声很大,落下雨点的没几个。法不责众,你能都整了?但老娘们儿那张嘴却不闲着,说法是不责众,可架不住有人是逃兵啊!别人没事,他家能没事?最轻也得强劳!戴的母亲吓坏了,天天心惊肉跳的。

  而闲言碎语不仅丝毫不减,还天天变花样儿。今天刚说你家爷们儿撤职了,就等抓起来强劳了,明天又说内部定了,逃兵罪加一等,最轻也得判三年!后天就又五年,七年,十年。弄得戴的父亲去上班,戴的母亲就跟丈夫要上刑场似的,天天生离死别,揪心扯肺,坐立不安。时间一长,神情就有点恍惚,只要一听大喇叭响,就以为是在说男人,在宣读审判书。男人怎么安慰怎么劝都没用——结果,精神就出了问题……

  不过,也不影响生活,该做饭做饭,该洗衣洗衣。儿子带女友来家,不用谁说,她就乐得合不上嘴。可就是不能听见大喇叭响,一响就说又说咱们呢,又说咱们呢!可大喇叭不可能不响,四清之后紧接着就是文革,大喇叭响得更历害,病就总不见轻。
  戴一提起这些就叹,说都是逃兵惹的祸……

  (三)

  有天我去找戴,他的父亲也在家。
  戴的父亲不善言谈,每次都是低着头听我们说话,偶尔抬起头,小心翼翼的说上一句什么。聊着聊着,就聊起了我的父亲。戴忽然对他父亲说:“你看看人家,当年你要是跟着四野下江南,现在也能混个团长了吧?弄个装卸队的破书记,还得天天跟着工人干活……”

  我愕然!
  怎么能这么说话?
  尤其是当我的面。
  戴冲我笑一下,说没事。
  你是没事,我怎么坐下去啊?

  正担心呢,戴的父亲慢慢抬起了头,眼中头一次露出长辈应有的目光,看着我俩,平静的问:“你们知道我当兵几天就入党吗?”
  戴想想,猜一年。
  他父亲嘴角咧一下,又看我。
  我猜半年。
  他父亲摇摇头——五天!

  五天?
  对,现在的人想入党,左申请,右考验,几年也下不来。可我当年参军才五天,就入党。不到一个月,就当了指导员……
  好家伙,这也太快、太容易了吧!

  容易?当兵三天就打仗,两天下来,一个连就剩了七个人。一个指导员,一个排长,还有我们五个兵。撤换下来的当天晚上,指导员就让我们五个宣誓入党了。新兵补齐,排长当了连长,我们五个人都成了排长、副排长。然后又打,几天下来,就剩了我和两个兵。上面就任命我为指导员,从别的连拽来一个排长当连长。
  拽来?
  不拽谁来?

  咱们打仗就是靠人堆,工事打坏了就把死人码起来当掩体。冲锋号一吹,连长、指导员就得带头往上冲!每仗下来,死得最多的就是连排长。你以为象现在啊,都争着当官儿。
  那你当了指导员,不也没事吗?
  没事?那是东北的仗正好打完了。
  戴的父亲看着他,第一次用教训的口气说:“我要真跟着下江南,八成就没有你了!还团长呢……”

  不过,虽没当上团长,但老爷子为了让女儿顶替自己,去办提前退休时,人事处说你得去老干部处盖章。老爷子有点懵,说我早就不是书记了,去老干部处干什么?回说你这档案里一直是中层干部啊,再说你在四八年这条线上,不是退休,是离休。离休的当然得去老干部处盖章,以后就归他们管了。离休比退休,这待遇可差大了,病了住在咱们自己医院里,还可享受单间呢!

  老爷子很感慨,想谢谢组织关怀,可不知跟谁说。
  后来,老爷子病了住院,确实享受的单间。
  只是我去看他时,已不认识我了……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09:32:01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09:34:18
  第一个码头,已成为开埠记念。可惜的是,粮库今年夏天刚拆了。总从那过,就没想起照张相片……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09:34:55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09:35:38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09:36:44

  
作者 :凶猛老狐狸 时间:2018-12-04 10:30:33
  是大连开埠么?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8-12-04 15:07:29  评论

    没想写这个,粮库离家不远,有一座还成了玻璃加工厂,装修时去买过玻璃,那时要有想法,顺手拍几张今天发上来多好!只得拿这个凑数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手心里的云 时间:2018-12-04 10:36:25
  @jinganglang828 7楼 2018-12-04 10:16:00

  我认识几个参加过辽沈战役的老人,据他们说,当年那个仗打的让人见识到了什么叫“血流成河”
  —————————————————
  太惨烈了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8-12-04 15:12:06  评论

    老百姓,战时就是炮灰,平时就是苦力,集结号那个文书指导员,说毙也就毙了,最后自己活埋在煤窑里,也不过五百斤小米和七百斤的事。内战要象有些电影那样,一个主动参加的知识人,至于吓成那样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手心里的云 时间:2018-12-04 10:36:44
  楼主你怎么写的这样真实 诗采访老兵嘛
  • 老开心来了

    举报  2018-12-04 11:48:11  评论

    @手心里的云 他会写,可以骗你们这些涉世不深的!
  • 手心里的云

    举报  2018-12-04 11:50:37  评论

    @老开心来了 嘻嘻 那你骗什么样的呀
10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手心里的云 时间:2018-12-04 10:37:42
  写的真有情怀 暖暖的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雲卷雲舒 时间:2018-12-04 18:15:32
  当年我爷爷被八路反复争取去当兵,就是不去。

  后来他说:我要是去当兵,咱这一家就会被别人祸害了。这一辈子没有多大贡献,就是维持一个家庭完整。在兵荒马乱的年月,带领全家东躲西藏,甚至外出逃难,你奶奶没有跟别人走,你爹没有被卖喽。别人很多家女人都走了,后来再回来,毕竟没意思。

  简单言语,其实也说出当年世道下,生存不易。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18:25:22
  心儿儿儿啊,越说你别没大没小滴,你就越跟你老狼大叔登鼻子上脸!刚给你妈打电话说说你,不想却被你妈好一顿怨一一说当初生你时就分不出男女来,一看长大就不是个好东西,干脆一屁股坐死你,省得将来为害社会,丢人现眼!可偏偏被我拦下,现在怎么弄?

  可我当年也是心疼你妈,怕她一屁股坐劲大鸟,再把你坐回肚子里,还得费回事再生……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18:51:29
  心儿儿儿啊,别给你老狼大叔上脸,过来坐板凳上,听我讲讲你妈当年那些风情万种滴浪臊事呗……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19:40:14
  还一个更重要的,独生子女衍生的娇气,缺少男子气,玩花活行,玩命没几个。这个问题很严重,军队腐败也很严重。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19:43:10
  心儿儿儿哟,噎死烏?还是给你妈洗屁股恶心死烏?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小八2019 时间:2018-12-04 19:46:16
  jinganglang828 @老开心来了 老羊驼,我帮你推广你的“小说”,你应该跪下磕头谢恩,毕竟我也算你爹了 2018-12-04 18:15:23


  汗——瀑布汗。给自己挖坑的人,真有啊
6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19:58:09
  小八,悠着点儿,旺财花心,不止你一个。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4 20:18:57
  jinganglang828
  恋童的人都非常龌龊,在国外是重罪,而在国内好像都不当回事,所以老开心一伙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种人在现实中被我遇到一定要踢碎他狗懒子。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老狼,不用踢,他妈生她时懒子就黄豆大,现在最多指甲盖大,你踢不着这不男不女滴……
作者 :呼啸的苍隼 时间:2018-12-04 20:36:25
  老人家一脸威严,说谁都不许批邓

  你大姑父不仅军事能力不行,政治能力更不行,木思想觉悟,所以当不不大官。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呼啸的苍隼 时间:2018-12-04 20:48:17
  前些日子印度入侵边界的时候,也没敢放火箭,靠的是小拳拳和小飞脚,尤其是小飞脚,

  哈哈哈哈哈,猫军与共军二回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山水20182018 时间:2018-12-04 21:36:17
  日本妹,你那个暴涨的股票,是不是跟收购中江信托有关
作者 :山水20182018 时间:2018-12-04 21:38:03
  日本妹,你只给狗毛毛说,不给我们说,真没意思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12-05 14:22:34
  老开心来了 @手心里的云 他会写,可以骗你们这些涉世不深的!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心儿儿儿哟哟哟,你只要信我去葫芦岛赴你妈烧鸡会就行鸟……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痒 时间:2018-12-05 22:05:56
  邢先生藏着一个宝库,这细节功夫太厉害。我对生活一无所知,写东西都要不停查资料,累死了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8-12-05 22:23:23  评论

    大才子谦虚了!长杂是个好地方,让我想起很多人,很多事。以前真的没当事,现在才发现只要是经历的,发生的,就一定有意义,有价值。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