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西行纪略之六——剑胆琴心,漠北显能

楼主:贵山夜话2017 时间:2017-08-15 14:27:41 点击:88 回复:2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次日醒来,众人见那破败的窗棂光辉夺目,异常明亮,心里皆各暗喜,总算是放晴了。及至胡乱吃了干粮推开庙门一看,只见满世界里琉璃璀璨,雪光刺得人直睁不开眼睛,那雪兀自如天女散花一般挥洒烂漫。
  
  刘荫枢挣扎着上马欲行,不防脚下踩空,两名千户未及抢到即坠落马下,委顿在地。宋世杰忙分开众人仔细查看,刘荫枢左足踝脱臼,左臂已然骨折。当下心中焦虑,却不言语,只命众人将刘荫枢的身躯小心展平,自己却蹲在刘荫枢左侧,一手抬着他的左臂绕圈缓揉,一手握着刘荫枢左踝轻微拿捏,一边却呵呵笑道:“不碍事的,标下一番按摩后,管叫大人行走如常。说来也怪,标下昨晚竟梦见当年奉中丞之命只身前往招抚乌蒙土知府禄鼎乾那档子事来,现在想来,犹感着后怕呢……”刘荫枢哈哈大笑:“老夫之前的一番安排,若无十足把握,岂肯让宋军门只身犯险,宋军门英姿勃发,好叫那起藐视我贵州的红品顶戴们见识我黔中俊才。唔?呵、呵呵……”说时迟,那时快,宋世杰运起劲力,握着刘荫枢手臂和足踝的两手突然同时向前一扯,众人只听得两声轻微的“嗑、嗑”声响,刘荫枢脱臼的足踝和骨折的手臂已然复归原位。刘荫枢呻吟一声复又哈哈赞叹道:“世杰真豪杰士也,老夫无妨矣!”
  
  刘福又从庙中找来两块木板替刘荫枢包扎伤臂,宋世杰原说需在庙中修养几日的,刘荫枢却执意西行,众人无奈,只得继续上路。放眼望去,天地间并无二色,一行六人竟像是装在玻璃瓶中一般,后面拖着一条踏出的长长的雪痕。
  过嘉峪关时,见邸报上吏部的部文已命贵州布政使白潢署理贵州巡抚一职。这原是惯例,不过补道手续而已。白潢既然是“署理”巡抚印务,那他刘荫枢仍是名义上的贵州巡抚。
  这一日,宋世杰也不管驿道的延伸,领着众人只往天地相接处的一个黑点一路走去。那黑点越来越大,及至能分辨出轮廓时,原来是座孤立在荒漠中的关楼城池。看着那关楼似乎就在眼前,可真要抵达关下又不知道还有多远的路程。
  
  渐渐的,连那城楼上来回巡逻的士兵也隐约可见了,好一座瀚海沙漠中土夯而成的巍峨城关。几只苍鹰在空中展翅盘旋,不时发出清脆的啁啾鸣啼,西域风光一览无余。众人正感欢喜,忽听得“笃”的一声,一支硕大的狼牙箭射入一丈多远的雪地中,尾翼上的雕翎兀自嗡嗡晃颤。刘荫枢的马惊得人立而起,放声嘶鸣,三名千户早已各操兵器跃起挡在刘荫枢前面。
  关楼上一人喝道:“大敌当前,再敢前行一步,乱箭伺候!”宋世杰哈哈大笑,上前几步拔起那支狼牙箭,随即断喝道:“敌情自古在关外,内地来者无非援军或监军的钦差,尔等防守玉门关,若让敌军从内地攻来,你这关楼岂不早成齑粉乎?你这玉门关,也在钦差大人的巡视之列。”虽在这旷野戈壁上,宋世杰的声音却震得人耳膜生疼。见他不退反进,关楼上立时便有人影晃动,几十名弓箭手已是满弓上弦。
  
  宋世杰也不在意,转身向刘荫枢笑道:“借中丞钦差勘合一用。”刘荫枢递给勘合,拈须道:“不可堕了我黔中气势。”宋世杰将那勘合绑在狼牙箭的中段,奋起臂力,“嘿”的一声掷出,那箭“嗖——”的一声疾射而出,去势太过凌厉,箭头竟发出“嘶嘶”破空之声。少顷,只听“啪”的一声清脆声响,那狼牙箭不偏不倚,正钉在城门正中的城垛上,去势兀自未衰,雕翎箭羽震颤得“呜呜”直响。那土夯的城垛竟然十分坚固,箭头激刺而入,立时惊得土星四溅,吓得垛口后的弓箭手失声避让。
  那守关的守备见对方如此身手,气为之夺,忙解下绑扎之物端详。见是道钦差的勘合,心内大惊,忙展开细看,只见勘合正上方写着“奉旨钦差周阅营垒”一行殷红醒目的大字,正下方“钦赐”二字略小一号,下面小字两行,却是“正二品顶戴右副督御史 巡抚贵州加兵部侍郎衔”的字样,两行小字的正下方是个略大一号的“刘”字,上押着殷红的内阁及吏部的半边关防大印。读罢,那守备的鼻尖直冒冷汗。
  
  不一时,但见关门大开,那守备领着一队亲兵疾驰而至,见对方最暗的三员武官服色竟然与自己平级,忙滚鞍下马庭参谢罪:“卑职不知钦差驾到,职责所系,冲撞列为大人处尚祈恕罪。”起身又躬手将钦差勘合送还宋世杰手中,转身上马,领着刘荫枢一行过玉门关,又送出关外十五里方回。回来的路上,那玉门关守备心里兀自嘀咕——那钦差看着八十多了吧,这种天气,西北大营,周阅营垒?嘿……!
  过玉门关后,又经两天的路程,一行六人才抵达了新疆哈密大营。

  未完,待续......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8-15 18:51:37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7-08-15 23:17:51
  可见功底
作者 :老开心来了 时间:2017-08-16 00:35:01
  军门 这个词贵山考证了吗?
  • 贵山夜话2017

    举报  2017-08-16 12:33:34  评论

    @老开心来了 查过了,那时对提督的别称,与宋世杰武职正四品不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寸霜2 时间:2017-08-16 09:06:41
  治病的那节精彩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贵山夜话2017 时间:2017-08-17 09:30:20
  七 天威难测 沉浮难料

  刘荫枢让宋世杰即刻带着三名千户速回贵州任上去,一个负罪贬谪的钦差带着几个四五品的武官在这西北大营里甚是扎眼。宋世杰却执意要等刘荫枢的折子递上去后,看上谕如何批复再说,万一皇上开恩,命回任贵州,也好一路再护着他回程。再说他摔断了左臂,行动已自不便,这“周阅营垒”的差事,也得有个“替身”才好。
  
  第二天,刘荫枢巡视了巴尔库尔大营后,回来便腹泻不止,因钦差到任即需及时上奏以闻,遂不敢耽搁,灯下拜折道:“臣遵旨亲赴巴尔库尔军前阅视满汉官兵,共立二十二营,周围二百余里,军势雄壮,但巴尔库尔地方居雪山之后,闻入冬大雪冻深数尺,倘道路壅阻,粮何以运。草皆覆压,马、驼何以牧放,臣不胜忧惧,谨密奏闻。”在陈述自己西行纪程的情况时,他沉吟片刻,终于还是将坠马摔断脚手及腹泻的情况如实奏报。
  孰料,这道奏折却埋下个巨大的祸根。
  
  显然,坠马摔断脚手及腹泻不止等语非但未能唤起康熙的些许怜悯,反招致他更大的厌恶。“闻入冬大雪冻深数尺”的措辞也属节外生枝,竟招来个“请君入瓮”的更大的麻烦——他等来的上谕是,命他:“亲阅彼处积雪情形,据实陈奏。”寥寥数语,小孩子斗气般的任性和乖张尽显无遗。想到六十二岁的皇帝“童心未泯”四字,他不由得抿嘴笑了。
  看来贵阳暂时是回不去了,遂命宋世杰等不可延误,即刻回程。临别又交代宋世杰带信给白潢,秋闱说话就到,务必加紧修复去年夏天玉带河泛洪冲毁的贡院号舍,生员若露天应试,他虽在西北大营也要拜章参劾的。
  
  他已抱定必死之心,再度拜章时竟有些不管不顾的意味:“臣妄奏军前雪深,奉旨令臣亲往阅视,但臣年老患病,不能亲往,祈求恩准臣休致回籍,谨在甘州候旨。”也不等上谕如何批示,带着刘福径往甘州而去,就盼着上谕将他开缺,在甘州也好就近还乡。
  途中接到上谕,真是字字诛心:“刘荫枢前奉旨亲赴军前,并未周阅营垒,即称患病,不候谕旨回至甘州。且云入冬后雪深数尺,恐惧奏陈,今令伊亲阅彼处积雪情形,据实陈奏,又不遵旨往阅,乃托病求回原籍。若伊意欲乞休,久当奏请,乃未奉旨之前,顾恋官职,不请休致,及至军前,稍经寒雪,即举动失措,违旨退缩,奏请回籍,理应从重治罪,但伊年老,居官以来操守尚清,览伊奏折,情辞甚属可悯,谕旨到时,即回贵州办事,从宽免其议处。”这道上谕看似恩威并施,实则更加厉害。死且不怕,奈何以死惧之,可偏偏不让你如意,哀莫大于心死,此刻心如死灰只盼着告老回籍的他却又要打点起精神去独挡西南一面了。
  
  因想一命回任便病痛痊愈,山呼万岁,于理不合,回任行至西安时,遂再次上疏,以回籍养病为由,恳请休致。一则,若获恩准,则正和心意,就近还乡。二则,若上意仍命回任,他也尽了人臣之意。随后得旨:“刘荫枢着仍速赴任所。”此时,已是康熙五十六年二月了。他随即上章奏报启程日期,循例当有跪谢天恩等语,这原是题中应有之义。
  一个多月后,在回任途中,他阅邸报得知,因近年来,贵州局面稳定,川省百姓大举流入贵州谋业生根,三月庚申日,康熙帝谕诸大学士及九卿等有:“总督、巡抚、提督、总兵皆可密奏,地方有事即当奏闻。前者,四川之民流往贵州地方者甚多,贵州巡抚密奏,可知四川巡抚能泰之无能……”等语。事在斥责川抚无能,却也在褒奖他治下的贵州风平浪静。他寻思着,那“莠言乱政”的风波该过去了吧。
  
  孰料,紧接着他又接到康熙在他启程赴任折上的御笔朱批:“刘荫枢从前奏称患病,求请解退,今奏报赴任日期,并未将病势声明,现今病势如何之处,着奏闻。”看那日期,也正是三月庚申日这一天的朱批。他只感到五雷轰顶,专旨追问病情,措辞阴鸷、暴戾,这其中蕴藏着的厉害后着真让他背若芒刺。进退维谷,他只得据实陈奏病已大愈。
  回到贵州巡抚任上后,他焦虑的等待着上谕对他的批复。终于,在邸报上,他看到五月庚申日这一天,内阁在呈报“刘荫枢奏称病愈”的节略时,康熙帝对一众大学士的口谕:“前令刘荫枢往军前遍视营垒,再行具奏,伊奏云,坠马伤臂及足,病势危笃,断难前往。今闻有旨,令伊赴任,又奏臂伤、足伤并胃弱旧症,顿然痊愈,饮食如常,情伪显然矣。”
  
  康熙的这番议论在刘荫枢的意料之中,但只是刊载于邸报上公诸天下官场,却是他始料不及的。刘荫枢若是一堵墙,那此刻这堵墙只需一根指头便可掀倒了。上谕虽没有具体的处治措施,但此刻,大清官场上,任何一名具备上疏言事的官员参他一个“莠言乱政在前,欺君罔上于后”的罪名,他立时就有杀身之祸。
  挨到九月,吏部首先发难了,高明之处在于,并不纠缠邸报上预留的后着,而是根据本部的专职,合情合理的另辟蹊径——公文写作不合格式:“贵州巡抚刘荫枢屡次奏本,俱不缮写贴黄(清制,大臣奏本,均需将奏本的主要内容另行摘抄,粘附于奏本正文之后,便于皇帝阅读,谓之“贴黄”。)年老昏聩,不便留巡抚之任,应照例休致。”得旨:“刘荫枢着解任,仍令来京。”随即,朝廷于同月升广西布政使黄国材为贵州巡抚。
  
  刘荫枢抵京后,朝廷新老旧账一起清算,追议当初妄奏阻兵罪名的同时,又严勘其谎称坠马病伤,违旨不遵,蒙恩赴任后,病势顿愈等种种乖张行径的罪名。
  康熙五十七年二月,刑部等衙门会议决定,“应将刘荫枢革职,拟绞立决。”议政大臣等复议力保——之前不肯进兵的提督师懿德也拟的是“绞立决”,“但奉旨暂停治罪,刘荫枢亦应暂行停决,发往侍郎海寿处种地,俟大兵回日,再行治罪。”得旨:“刘荫枢岂可复行发往陕西,着发往傅尓丹等处种地。”时傅尓丹遵旨正在乌兰固木及科布多地区寻址建城,以护卫喀尔喀游牧。消息传来,黔省震动,百姓多痛哭流涕。
  
  康熙五十八年,贵州巡抚黄国材进京陛见时,司道各府竟以代发俸银为由从藩库中借出帑银,集体用作黄国材的“盘费”,连云贵总督蒋陈锡也不能免俗,帮衬黄国材盘费一千两。十月事发查实,黄国材实际受贿一万五千两,被革去贵州巡抚职。“上以贵州士民思荫枢,自喀尔喀召还,复为贵州巡抚。”八十二岁高龄的刘荫枢第三次巡抚贵州。
  康熙六十一年,“上开‘千叟宴’,以荫枢年八十,命赴宴,寻复任。”
  雍正元年十二月,“荫枢以老乞休,上赐金遣归,以奉天金世扬为贵州巡抚,荫枢寻卒于家,年八十七岁。荫枢抚黔有惠政,民皆爱之。”朝廷赐祭葬如例,黔省士民吁请在省城选址建专祠永祀。

  未完,待续......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8-17 09:52:56
  官场沉浮,势利名场,不知这位怎么得罪康熙了?总有个原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墨巷寻璁 时间:2017-08-17 17:42:26
  @贵山夜话2017 问好贵山夜话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8-17 17:56:27
  精彩!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8-18 09:55:53
  不过黄国才才是真冤枉,那点银子其实属于程仪,本来就是明清官场成例,谁出门同僚不送点程仪啊,就像冰敬炭敬一样,都是明面上的事情,这也算罪名?
  • 贵山夜话2017

    举报  2017-08-18 10:01:33  评论

    @圣山神獒 虽是明面上的事,但不能被点破。更有甚者,他收的程仪是各地方官以代发工资为名,从番库中借出的银两,番库中的银两都是要解送国库的。这个性质就有点严重了。
  • 贵山夜话2017

    举报  2017-08-18 10:07:40  评论

    @圣山神獒 其实,正如你所说,地方大员进京陛见,省内各官员赠送程仪乃是陋规。因为古时交通不便,地方大员无旨意也不能进京。所以,一旦奉旨进京,一般都要打点各个衙门,这些都是要钱的。所以地方官一般都会有程仪相赠。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8-18 10:25:59
  大作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8-18 11:13:33
  刘中丞肯定是有畛域之见,不愿为西北出力,皇帝最恨地方官不急朝廷之难,给老刘穿小鞋也是人之常情,不过他那么大岁数了,让他致仕就得了,何必折腾一个老家伙,康熙爷虽然是仁君,但是心眼儿还是有点小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8-18 11:17:28
  老刘倒霉,跟他幕僚文笔有很大关系,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他要是会写奏章,能哄皇上高兴,还能省了贵州的麻烦,他要是不擅长文牍,很容易得罪皇帝的,清朝的皇帝都勤政,亲自批阅奏章,不像明朝,内阁权力巨大,皇上从懒得看那如山的奏章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贵山夜话2017 时间:2017-08-18 15:18:08
  八 尾声

  公元2016年11月26日,艳阳高照,秋高气爽。
  
  那前清康熙年间贵阳府城防佐领宋士杰的一名潦倒后裔,因家道中落,无所事事,遂四处闲逛,偶游至南明河畔的“城南胜迹”处,过牌坊,漫步浮玉桥,在桥上的“涵碧亭”中凭栏眺望一回,又从“甲秀楼”下经过,踱至南岸,东行数十步,入“翠微园”,拾级而上,又入“拱南阁”。出阁信步西行数十步,得一月门,额题“龙门书院”,笔迹甚古,这后生好奇之心大炽。入得院中,古木参天,荫翳蔽日,一座硬山顶式的殿堂,青砖碧瓦,立于高台之上,额题“刘公祠”。那潦倒后生莫名惊诧——遍访全城,却原来在这南明河畔、甲秀楼侧。想着祖上曾与祠中奉祀之人有过一段传奇际遇,遂口占一联云:
  
  抚黔十载安静为治三沉浮,黔中黎庶犹念君。
  扈行千里义薄云天一豪杰,后裔痴人怀祖德。
  吟罢,见一导游边讲解,边引着一群游客参观刘公祠。那后生离去时,兀自听那导游絮絮叨叨:“刘荫枢巡抚贵州有功劳,他离任和去世后,贵阳家家户户都供奉他与夫人的画像,称为‘刘老祖公’、‘刘老祖婆’。”


  2016年12月25日于南明河畔刘公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