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粪票:集体化时代最丢人的一种票证(转载)

楼主:非党人士123 时间:2017-11-09 14:36:41 点击:52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让毛左们重温历史!---非党人士



  粪票:集体化时代最丢人的一种票证

  王贵成/文


  改革开放前的几十年里,中国的经济供给严重短缺,为了让人民能在一种虚幻的激情里苟延残喘,情为民所系的党和政府天才地发明了各种票证,买什么都要凭票,于是中国进入了史无前例的票证时代。

  那时候,许多农民每天只吃三两左右的毛粮,一年只发1.7尺布票。大多数人们不知道的是,1955年陕西省发的通用粮票,最少为1市两,最多为1市斤;1957年宿迁县发的食油票一套两张,分别为五钱、1两;1963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发了一套两张的地方食油票,分别为1市钱、1市两。现在的我们根本无法想象,1市两的粮食怎么买?1市钱、1市两的食油怎么打?当年肯定是有办法的,不知道那些量具还是否保存着,这些发明创造即使获不了诺贝尔奖,但上吉尼斯世界纪录则绝对没问题。

  最有趣的是,即使已经改革开放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浩荡春风已经吹遍了神州大地,按说票证时代应该结束了,可是依然有乍暖还寒的地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1983年还发行1厘米的布票,西藏自治区1984年依然发行1市两的棉花票。由于棉花有弹性,用1市两棉花票买来的棉花可能还算得上蔚然壮观,只是用1厘米布票买来的布究竟能做什么东东啊?

  在那个票证时代里,最石破天惊的是,由于农民和集体争抢人粪,有的地方居然还发行了粪票。

  合作化了,集体化了,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也实行了,土地归了公,牲口归了公,连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也归了公。主政者是这样认为的,既然你是集体的人,又是吃集体的粮食长大,是集体把你养活的,那你拉下的人粪还不是集体的?这逻辑推理表面上似乎无懈可击,可是农民不干了,因为农民都有点少得可怜的自留地,过日子绝对离不了,即便被称为所谓“资本主义尾巴”,农民还是很爱这个“尾巴”,自己拉下的人粪总要想方设法给它留着。自留地肯定比集体大田的庄稼要好,这是傻瓜都能想明白的事情。




  生产队控制茅粪的办法,一开始只是按人头,一家有几个人,年终就记几份大粪工。很快有人就不满提出了意见:人口有大口小口,食量不同,排粪量当然不同,怎么能大口小口混算?应该按出粪量,一担茅粪记一个工。到谁家挑一担茅粪,发一张粪票。这就是粪票的来历。在当时那个票证制度系统严密的时代,什么东西都要发票证收票证,人们的票证意识也被熏陶的空前强烈。就这样,那个年代比较极端的票证——粪票横空出世。由于和大粪相联系,粪票的地位比较卑下,属于在一个小范围内流通的有价证券。可是农民也不小看它,因为它也能抵工分,能兑换工分。最有意思的是,围绕着这张不起眼的的粪票,发生了不少农民与集体斗智斗勇的故事。

  粪票流行过一阵之后,很快就出现了弊端。因为是论担收粪,农民就发挥开了他们特有的聪明才智,不停地往粪缸里灌水。生产队大粪车上门,收下的尽是清水。生产队收的速度赶不上他灌的速度,粪缸经常是满的,总是招呼粪车来拉,而拉上的却是典型的水货。

  生产队一看这样下去不行,也知道弊病在哪儿,有人就想出了一个似乎高明的主意,每月放三天茅粪假,这三天,可以往自留地送茅粪,三天以后,茅粪归集体。这仿佛是个人集体双赢的好规定,这三天茅粪假又不固定日期,人们不知道那天放开,就不敢随意灌水了。随着一声“放茅粪啦——”社员奔走相告,欢天喜地,家家出动,给自留地送粪。三天过去了,知道一个月内不会再放茅粪了,人们接着往粪缸里灌水。

  一看这样还不行,生产队雷霆大怒,于是下了禁令:茅粪统统收归集体,多会儿也不准往自留地送茅粪。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社员有的是办法。他们给院子里拉了一堆黄土,掏出茅粪,灌进土堆做成粪干。抽空就送到自留地里去,理由还挺充分的,我倒脏土哩,你也不让?生产队干着急没办法,拉去的,照样是粪水。

  真真是岂有此理,生产队气坏了,严令宣布:禁止土粪出村。白天算是安静了,一到晚上就热闹非凡,有小车的用车推着,没车的人拉肩扛,粪干终归是要送到自家地里去的。到了施肥季节,一个晚上,偷粪的队伍欢天喜地折腾到黎明。等太阳出来新的一天来了后,就打着哈欠,拖着疲惫的身子,到集体地里混工分去了。“自留地里拼命哩,集体地里养病哩。”这是当年干活的真实写照。

  大队看这个样子还不行,只好派出民兵严加看管,白天黑夜把住巷口,不让送粪的出村。如果谁以为这下子社员就没招了,你就太小看劳动人民的智慧了。自从生产队限死了茅粪,好些人家从此不在家里拉屎尿尿了,有了粪便,他们干脆到自留地去排泄。自留地里挖一个坑,几捆秫秸一斜靠,就是一个简易田间厕所。村里为了方便,社员自留地都分在靠村的附近,人们送粪很方便。在集体田里干活,路就稍微远些,但人们仍要远远地赶过去。于是,壮观的景象产生了,夏天的一片玉米地里,由于农民一家大小都在玉米地上粪,那一排一排干粪横竖成行,如棋盘落子般整齐排列。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集体化30年围绕粪票发生的大粪争夺战,生产队总是连连败北,社员们总有办法把好肥施到自家的地里。无论集体再怎么教育,再怎么强制,都只是可笑的枉费心机。粪票,就这样成了集体化时代最丢人的一种票证。

  现在回过头来重温这段历史,不禁让人感慨万端。农民关心个人权益,想方设法要把自家的自留地种好,难道这也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难道保护个人权益就叫自私自利,个人的一切权利都荡然无存了,才叫大公无私吗?如果这样,这种大公无私就是永远值得诅咒的!

  而现在的我们如果还对那样的社会无限神往,要么是无知,要么就是别有用心的想自以为是的愚民了。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11-09 14:46:38
  现在这粪票可以收藏了
  • 非党人士123

    举报  2017-11-09 15:04:44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应该开个历史博物馆收藏展示,让那段黑暗的历史不被遗忘!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多乎哉2017 时间:2017-11-09 19:02:12
  毛左是有人类历史以来最卑鄙无耻的乌合之众,这些太监奴才仇恨一切人类文明,凡是对人民有好处的它们就反对,凡是对毒菜有利的事它们就支持,世界上所有的独裁者都是他们的祖宗,列宁斯大林,故意饿死人的那个畜生,波尔布特霍查,萨达姆卡扎菲三月半义和团洪秀全张献忠贼人等,都是他们的祖宗,长江里的代表人物海盗,大烟王,西西,说毛破,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7-11-09 19:27:15
  非党珍藏着粪票?展示一下呀。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唐考利昂 时间:2017-11-10 13:15:26
  还是工业化好,化肥够使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17-11-12 15:54:51
  令人粪粪不已,神马JB世道。
作者 :ty_老骥 时间:2017-11-14 23:20:54
  我虽已七十多了,还是不知天下之大奇事之多。楼主说的在下闻所未闻。本人生于农村一直未脱离过。最好发照片给大家欣赏一下也是一番功德。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