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船厂四怪·孙大麻子(1)人麻心不麻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5-04 09:49:32 点击:57 回复:2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麻心不麻

  邢卫华

  (一)

  孙大麻子,叫孙凤歧。
  他是真麻,脸上的麻子一个挨一个,个个都有黄豆大。据说,他身上的麻子,能有铜钱大!
  他是我进船厂认识的第一人。

  大约是进厂后的第三天,正下着雨,天已黑了。但还没到下班的时间,也没个地方待着。那时,船厂正在扩建,象个大工地,到处都是民工。就琢磨是不是应该回家去,可又怕有人找时,找不着不好,毕竟刚刚进厂。这时,同学就说带你去看孙大麻子,特有意思,就拉我进了离正在修建的大门二十多米的一个油毡棚中。棚里面全是人,坐得满满的,我们只好站在门边。在最里面有一张床,上面盘腿坐着一个秃老头儿,壮壮实实,虽然灯光昏暗,也能清楚的看见他的一脸麻子。见他目光转向我们,同学赶紧向他点点头,叫声“孙师傅”,他便“恩”一声,我就知道这个秃老头儿就是孙大麻子了。这时,他问我“你也是新来的学生?”我也赶紧点点头。他就“哦”一声,然后转头慢声细语的跟坐在床前凳子上一个二十七八岁的满脸胡茬的人说:
  “大下雨天儿,你们不赶紧家去,跟我个破老头子凑什么热闹?我在这,是干革命,回家是破坏革命。你们就不一样了,糊弄一大天了,谁也管不着。回家烧好了热炕,烫好了小酒,再叫老婆炒个热菜——吃饱喝足了,搂着老婆被窝一钻,想干啥干啥,多好!”
  那个人就看着大家嘿嘿笑,大家也跟着嘿嘿笑。

  “笑!笑什么!!你们不好好干革命,都跑这来干什么!!!”孙大麻子瞪眼冲我大喝一声,吓我一跳,就想退出去。
  同学拉拉我,摇摇头,其它人则相互眨着眼,小声说“来了、来了……”一些有点岁数的人,也向我眨眼点头,意思是没事、没事。我才安心了点,想看看这老头儿到底要来什么了。
  “知道现在是什么吗?是东风压倒西风!是打倒美帝,打倒苏修!你们说,要想打倒美帝和苏修,就要先打倒什么?”
  大家赶紧摇头,连说不知道、不知道。
  “你们啊!就知道搂老婆睡觉,不知道好好学习。打倒什么,也得先打倒军阀呀!革命,是不是先打倒军阀?”
  大家赶紧应和是是、对对,是先从打倒军阀开始的!

  “哎——这就对了嘛!”孙大麻子得意的直直身子,用厚实的大手抹一把麻刷刷的大脸盘,接着说:“为什么要先打倒军阀呢?因为,你不打倒他,他是真欺负你啊。就说我刚进队伍那会儿,正干的好好的,我们营长来连里,一眼看到我,就非让我做他的勤务兵。我一想,也不错啊,干勤务兵拿一样的饷,打仗还能躲营长后边,少挨枪子啊!可没成想,他把我带回家,指着我对他老婆说,给你找了个侍侯你的家伙,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敢不听使唤,我一顿马鞭抽死他!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是怕他出去打仗不在家,老婆偷汉子,弄我这么个大麻子,他放心那!可他老婆不愿意啊,天天拿眼白我,臭麻子长,臭麻子短的,你说气人不气人?要是光骂,咱也就忍了。可这娘们儿成天找磋,动不动就向营长告状,三天两头挨鞭子。你说营长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什么都知道,就是要她烦我,要我恨她,这样我就可以帮他盯死她,他就放心了不是。可我受不了哇!咱也是堂堂五尺汉子,哪能平白无故受一个娘们儿的气,是不是?”
  大家赶紧说是是是,这娘们儿太不是东西!

  “就是嘛!你说我一脸麻子,招谁惹谁了?我还委屈呢!你不是琢磨我吗?好,看咱谁琢磨了谁!营长哪能天天在家,隔三差五就出去几天。我等他回来那天,先去外面迎着他,说昨天我上饭馆给太太叫菜去,等的工夫,听见包间里有个人嘻嘻哈哈说太太。听了一会儿,才知道那个人是说和太太干过那个事。别人说他吹牛,他说不信今晚我在这娘们儿屁股上画个圈,你们谁有本事就去看。没本事看,就别说我吹牛!营长一听就急了,问这小子是谁?我说我也想进去揍他一顿,可一琢磨要是揍了他,这事就没法查清了不是?我得帮着您老逮着他呀!营长点点头,就问昨晚这小子来没来?我说没来,但太太说是听戏去,不让我跟着,回来的挺晚。营长抄起马鞭就往屋里跑,一会就听见那娘们儿杀猪似的嚎起来——”

  大家忙问,那娘们儿屁股上真有个圈?
  “敢情!”孙大麻子得意的一扬脑袋。
  大家惊问,这娘们儿外面真的有人啊?
  孙大麻子一本正经的回道:“她就是真有人,有我看着,她也不敢找啊!”
  那他屁股上的圈是谁画上去的呢?
  “我呗!”孙大麻子嘿嘿笑起来,说:“我在她尿盔沿上,抹上一圈锅底灰,她晚上起来撒尿,一屁股坐上去,还能不有个圈!”
  大家哄的一声笑起来。
  就问,营长弄清楚原委后,还不拿马鞭子抽死你啊?
  孙大麻子得意的摇摇头,说:“这你们就不懂了吧?他娘们儿没偷人,他乐还来不及呢,抽我干什么。不过呢,那娘们儿吃了这亏,说什么也容不下我啦,营长只能放我回连里。打这儿以后呢,反倒高看我一眼,我当的那个排长,就是他提拔的。嘿嘿,这叫因祸得福!”
  大家就跟着点头笑,说可不是呢……
  孙大麻子就顺势说:“行啦,都家去吧,也该下班了。”
  大家就十分满足的散了。

  当时我就纳闷儿,这样的政治环境,怎么会允许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公开场合说这些呢?后来,保卫科长说,孙大爷这个人,是从旧社会过来的老行伍,难免有点旧习气。但他对工作却是非常认直负责的,一般人还真不行,你们年青人,少上他那去就是了。

  (二)

  船厂最多的,就是电汽焊,而汽焊的主燃料就是电石。
  电石,学名乙炔(quē),是一种象生石灰一样的块状物,遇水即如生石灰那样的起化学反应,产生乙炔气。点燃后再配上高压氧气,即可切割钢板。而电石反应后的灰水,虽有股子怪味,但真与石灰一样,可以拌上焦渣,扔到房顶上踩实后,再用木板拍硬,然后用玻璃瓶等光滑的东西,把表面蹭光,干后日晒雨淋都不怕,很结实的。那时,家家盖下房,沉淀后的电石膏,是很抢手的东西,要排队等的。而拉电石膏的车,也是专门焊的又高又长的铁板车,有人就趁机往里面放些木料什么的,偷带回家。

  这天,一个老娘们儿带着儿子拉电石膏,就放了十来根方木料。电石膏这东西,挖起来是一块块的,可在车中一晃荡,就慢慢成了稀浆。木料少些,压上几块砖头,还能混出去,多了压不住,就容易漂上来。她这次就贪了点,放了十多根木方,结果偏偏就在到了大门口时,眼看着一根一根的漂了上来——
  她寻思自打进船厂那一天,就一口一个孙大爷叫着,彼此混得烂熟,就算看见了,也能眼睁眼闭的假装看不见。没成想,孙大麻子这人,虽然表面上三句话离不开女人,但嘴花心不花,见谁都逗两句,却也适可而止,绝不落任何把柄在任何人手里。一见偷带木料,马上就喊站住。女人好说歹说,就是不行,耐不住脸薄,就骂起来。孙大麻子开始还忍着,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说你若再骂,我可真翻脸了!娘们儿家也知过分了,一边往大门外走,一边白一眼孙大麻子,说你那张脸啊,要是真能翻过来,那倒好了——

  孙大麻子楞一下,眨眨眼,然后摸摸自己的脸,嘿嘿笑两声,对着看热闹的人们说:“倒也是啊,我这张脸要是真能翻过来,那倒是真好了!”
  看热闹的人,哄的笑起来。

  (三)

  船厂造反派的头头,虽是个司机,却是省革委会常委,市革委会副主任,群众专政指挥部副总指挥,一天到晚挎着把日本军刀,牛得不行。而他起家的本钱,就是手下的武斗队,是市里两大派中保皇派一方战斗力最强的。但在刚刚起家、还不是最强的时侯,训练这支队伍,就是个很头疼的问题,毕竟他只是个司机。于是,就想起了孙大麻子——这老头儿当年可是冯玉祥大刀队闯出来的,当过武术教官,不仅大刀耍得好,更一身好拳脚!
  就请孙大麻子帮他训练武斗队。
  孙大麻子毫不含糊,一口答应。

  第二天一上班,孙大麻子准时来到篮球场,站在早就排好队的武斗队前,高门大嗓,声如洪钟,各种口令一个接一个,让围观的人们禁不住的一片啧啧连声。随后,他高喊立定,宣布开始练习正步走。
  话音一落,他就在队前作示范,一抬臂,一伸腿,任谁都看不出这是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人群中禁不住的又是一片啧啧连声。说话间,孙大麻子已走完一个来回,威风凛凛的站在队前,大喊一声“正步分解动作——一!”
  队伍闻令,抬臂伸腿,整齐划一。
  孙大麻子满意的点点头,嗯一声。

  人们以为他就要发下一个口令,不想他却开始训起话来:“你们知道当兵的为什么要出操吗?出操,走队列,就是要当兵的懂得大家是一个锅里搅勺子,谁也离不开谁。打仗时,冲得一块冲,退得一块退,不能光顾了自己个儿。而这个走正步呢,走的就是一个士气。队伍没士气,打什么仗?要不当年老冯怎么就那么爱阅兵呢!阅兵,就是看这个走正步,走士气。所以啊,这老冯是走哪都阅兵,一个师也阅兵,一个连也阅兵,他就好这一口儿!那年,他正好来到我们这儿,上来就要阅兵,可那天正是大集,老百姓都围过来看热闹。老冯一看人多,就更来劲了。大家不敢含糊,抖起精神头儿,排好方队,跨跨跨的一个方队一个方队走过去。可偏偏一个卖大葱的老头儿,挑着担子一个劲的往前面挤。而最靠前的是几个窑姐儿,葱担子一杵,就顶在一个窑姐儿的腰上。这娘们儿嗷的一嗓子,回身就把葱担子使劲一扯,葱捆子就给扯散了,扁担钩子向上一挑,一下就把窑姐儿的旗袍给钩到脑袋上去了,大家哄的一下炸了锅——原来那娘们儿光着身子,没穿裤衩!”

  武斗队原本站得腿麻臂酸,闻声立即笑倒了一片。围观的人们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弄得造反派的头头儿哭笑不得,连连摇头,再也不敢让孙大麻子训练他的武斗队了。

知音:2

赏金:200

最高打赏: 狗毛毛2017(100.0) 郑板砖(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狗毛毛2017 郑板砖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5-04 10:00:11
  奇人奇事,有趣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5-04 10:00:51
  每个人都很鲜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jinganglang828 时间:2017-05-04 10:07:10
  这个在搜狐就看了,四大怪之首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5-05 10:09:22  评论

    @jinganglang828 对,是先在搜狐长江发过了,到这后以为大家都看过了,后来东邪说不知道孙大麻子是谁,就再发一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绝尘清莞 时间:2017-05-04 10:44:46
  挺有意思的,生动,写得好!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5-04 13:59:30
  那个结束了,又开新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5-04 15:50:17
  逗乐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5-04 16:01:22
  这才应该上天涯首页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17-05-04 20:37:24
  [d:赞]

  鲜活的人物,素描功夫扎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17-05-05 10:41:40
  @教你说人话2016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狗毛毛2017 时间:2017-05-05 13:43:01
  @教你说人话2016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5-06 09:49:47
  这个应该下架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