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吉祥三宝

楼主:没有我的份啊 时间:2017-08-09 10:20:01 点击:129 回复:3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吉祥三宝(滚蛋吧肿瘤君系列之一)



  第一部
  (一)
  我的儿子得了脑瘤,从核磁片子上看,基本上,得考虑是恶性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健壮小伙子,平时活蹦乱跳的,只说轻微头痛,开始没当事,晕厥了,才做的CT,发现异常,又做的核磁。再事先,几乎一点征兆都没有。
  短暂的慌乱之后,我强行使自己镇定下来,开始考虑诊疗方案。毕竟是做医生的,平日的病例见多了。虽然,我们这座县医院的治疗水平不高,但我的水平和理念并不落后,平日里坚持学习的结果。从片子上看,肿瘤的位置特别不好,深在,靠近关键位置,而且,周围的侵犯征象和水肿带都很明显。首先要弄清的是转移来的还是原发的,然后要做增强,或者直接做PET-CT,看是否为多发的,有无转移。
  良性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一般良性瘤子,不可能造成这么严重的脑水肿。根据这孩子平时的习惯,总是喜欢玩手机,累了,不关机,直接把手机放枕头底下就睡觉,我考虑,原发脑瘤的可能性大。以前在家时,我没少管教他,每天都监督,乃至强行夺走他的手机,任凭他大吵大闹。可上了高中,住校了,我管的就少了。加之我平时的忙碌,就少了督促。他爸爸更是大大咧咧,看儿子哪都好。
  如果正如我的判断,是单发且颅内原发的,那最好是先做放疗,等瘤体缩小,最好跟周围正常脑组织有了分离,再做手术。这样,不仅能给手术提供便利,而且,远远降低手术对正常脑组织的损伤程度,以及术后并发症。至于放疗的副作用,不能过多顾及,还好有药物可以控制。特别是有些中药,能有效减少放射性损伤,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
  (二)
  我把上述思路一五一十地跟丈夫做了详细阐述,丈夫只是默默滴一根接一根滴抽烟,也不知道听懂多少,听进去没有。良久,他一改往日对我依顺的习惯,斩钉截铁滴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第一,神马放化疗,绝对不能考虑,手术也要暂不考虑,他要带儿子寻找特殊的治疗方法去。第二,你们县医院所有的医生的意见都不能听,包括你们院长的,主任的,神马专家不专家的,统统一边凉快去。
  他的理由是:你们平时给那么多的患者化疗,化好几个啊?扯蛋。咱们县,基本就是个山沟沟,你们这帮大夫,井底之蛙而已。儿子还小,怎么可以就交代在这里?你抓紧用点控制病情的药物,我要带儿子转院。
  我一听,这个气呀。我也没说非要儿子在县医院治疗啊,这么复杂的脑科手术,咱们这里当然不行。至于放化疗,要看目的和作用是什么。晚期的病人,姑息性的化疗,当然是死胡同一条,苟延残喘而已。可是,做为围手术期的辅助性治疗,那是能为病来带来莫大益处的。再说,放疗和化疗也不是一回事啊,懂什么呀。
  尤其可气的是,做为县政府的科长,他平时没少给我介绍病人,请吃饭送红包滴求我给病人化疗。原来,他对化疗居然就是这么个认识,安的什么心啊,把我们县医院肿瘤内科的医生当什么了,是不是把江湖面子看得比患者生命还重要?当初追求我的时候,可是说冲着我的专业知识以及才干来着。
  我再说什么,他也不听了,急着找人东打听西打听去了,好在是机关干部,朋友多。他们家那边,我的大姑子小姑子,大伯子小叔子,平时就靠他罩着,当然啥都听他的。我这边,父母早故,无兄弟姐妹,连个帮腔的都没有。
  (三)
  好在,我们俩还不是绝对的对立,有些共同的想法。这样,短暂的甘露醇加激素控制之后,儿子的病情暂时稳定,我们带儿子踏上了外出寻医之路。先到了省城,各大医院人满为患,我们只能在一家二流医院先住了下来,一边等待床位,一边打探消息,找关系。丈夫依然固执地回避一切关于放化疗的建议,这方面的专家号,一个都不看。任凭我磨破嘴皮子,他依然一反常态滴对我粗暴,好像儿子就不是我亲生的。
  小地方出来的人,没关系没路子,想住进省城大院,哪有那么容易?丈夫就迁怒于我,说你平时怎么就不跟同学啥的多联系联系,遇到事,谁也求不着。我说,我同学基本都在基层呢,没有大医院的嘛。再说,我们不比你们干部,交往就是工作,我们平时忙的要死,哪有时间交朋友跑关系。
  丈夫瞪着熬得通红的眼睛,气哼哼滴不说话,一根接一根滴抽烟。我就说:你就别抽了,儿子都这样了,你再要有个好歹,我可咋办?丈夫对我狂吼:滚滚,你个没用的东西。我气得快要崩溃了,眼泪往肚里咽,也只有强忍着。这个节骨眼上,我跟他吵,闹崩了,有啥用啊。他平日里,可是从来都对我百依百顺的呀。
  (四)
  后来,我们花了不少钱,从一个号贩子的亲戚的亲戚的七扭八歪的关系面上,找到了一家京城的很不错的医院的关系,中字号打头的医院。我跟丈夫,辗转着,带着儿子来到了京城。此时,儿子已经半瘫痪了,我们雇了私家的救护车才来的京城医院,车费,就让人家宰了好几千。
  在京城,丈夫仍然强烈滴抵触着放化疗。既然他这么坚持,所有的专家就都只能建议尽快手术,尽管手术的风险很大。只有一个该医院新成立的部门,说是从美国新引进的最新技术,贵的离谱,但号称说对恶性肿瘤的有效率是接近百分之百。丈夫和同来的亲友们对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丈夫说,本来想先求助中医来着,但是,看中医大夫们态度都不坚决,不如先试试这个。
  我偷偷跑去网吧,查了该技术的资料,原来是一种免疫疗法。我赶紧回来,跟丈夫说,免疫疗法都是有效,但有效率跟治愈率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免疫疗法,再怎么牛叉,都是不可能治愈肿瘤的,其疗效,比中药都不如。丈夫对我的说法很不屑,说人家那边的负责医生是留美博士,不比你们县医院强百倍?你懂个屁呀,你那些放疗化疗的,害死的病人还嫌少吗?
  我歇斯底里地吼:你才狗屁不懂,留美博士有什么了不起,在外国刷试管出身的博士有的是。丈夫居然要对我动粗,被亲友们拦了下来。可亲属们都是他那边的,纷纷埋怨我是不愿给孩子花钱。我欲哭无泪啊,我会舍不得给我儿子治病花钱?这帮混账。
  (五)
  在丈夫的坚持下,和亲友们的起哄怂恿下,孩子接受了免疫治疗。他们普遍认为,贵的,就一定是好的。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默默祈祷,盼望免疫疗法能更大地发挥点作用,让儿子有些好转,然后,我再设法说服大家,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可是,一个两个三个疗程过去了,儿子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其他一些接受该疗法的患者,疗效也是很差,大家纷纷来讨说法。那个留美博士却说,该疗法是确实有效的,国外的统计学证实的,但没说一定能彻底治愈肿瘤,已经帮助患者延缓病情了嘛。其它的,请去找负责你们的临床医生。我问:你不是医生吗?他却鄙夷滴说,他是搞基础研究的博士,不是搞临床的,不像你们国内,临床基础不分家。
  我们去找医院领导,主管业务的领导说,该项目是医院跟外边机构的合作项目,临床上,尚处于探索阶段。还说,恶性肿瘤的治疗,还是要坚持综合治疗的原则,你们接受了免疫治疗,并不妨碍你们同时接受其它治疗嘛。
  连我这个专业的医生都被骗了,其它的非专业愚氓百姓,怎么可能不被忽悠?我怒斥他们的宣传是误导,却被保安轰了出来。我号召大家去投诉,可是,这些可怜的人们,谁有啥门路呢?有点能耐的人,谁会上这个当?大家纷纷唉声叹气,泪水涟涟。
  丈夫的气焰是彻底滴瘪了下去,除了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屁也放不出来一个。无奈之下,我们的儿子,只有接受了手术治疗。本来,丈夫都已经有些动摇了,考虑可以接受手术前放疗,可放疗的医生又改口了,大谈放疗技术的进步,甚至可以取代手术。而手术大夫那边,开始还对我的建议有赞赏态度,可后来,却说手术排得很紧,如我我们想先放疗,就去放疗科住院,这边的手术,不定排到啥时候去了。
  而放疗科那边,暂时又没有床位。麻痹的这帮犊子医生,开学术会的时候,大谈特谈综合理念,一到了实践阶段,都最看重经济利益。在他们眼里,论文的质量,病例的统计学资料凑数,比病人的生命重要多了。
  (六)
  我原想着,实在不行,就手术后放疗吧,反正放疗这一关,是逃不掉了。如果孩子的爸爸不接受,我就偷偷带着孩子溜掉,找地方放疗去。最后,再吃中药。
  可是,事情比我计划的要糟糕很多,手术很不理想,创伤太大了,儿子从手术室出来,就一直昏迷不醒。手术医生说了,术前已经跟你们交代了,这个手术,真的很难做,风险极大,病人没死在手术台上,已经是万幸。我知道,他肯定没什么责任,没什么原则错误。我们平时,也都是跟患者家属这么交代的。
  如果儿子能活下来,没准也是个痴呆瘫痪啥的,我都认了。没办法,谁都尽力了。可是,还没等拆线,儿子突发高热,经检查、会诊,是术后颅内感染。脑瘤手术,本来是无菌的,术后感染,就是手艺丢人。即便医生不至于被判刑,可良心上,你们就没点愧疚吗?
  就这样,儿子的小命,就丢在了我们伟大的京都。尸体还不让拉回去,只能就地火化。我跟丈夫,悲痛欲绝,抱头痛哭,捧着儿子的骨灰,返回故里。


  第二部
  (一)
  回到家里,我和丈夫的精神都接近崩溃,整日以泪洗面。丈夫的烟,抽得越来越凶,呛得没完没了滴咳嗽。我有些害怕,想安慰安慰他。他却不停地抽自己的嘴巴,神经叨叨地问我: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蠢啊?
  是啊,你是不是真的很蠢?你个一般革命芝麻小干部,整天脑子里都是欺下媚上,江湖面子,狐朋狗友交情,一句理性的话都听不懂。我真想替他多删他几个嘴巴。可是,这样,又有什么用呢?看着他伤心欲绝的样子,我心也软了。
  直到看他咳嗽得一天比一天厉害,甚至痰中带了血丝,我才猛然惊醒,急忙带他做了CT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肺部肿瘤,已经转移到了纵膈、淋巴结,还有肝脏。手术的机会是没有了,放疗的机会都没有了。丈夫很惶恐,承认自己的愚蠢,表示一定配合我做化疗:你可一定把我化好啊,你能把我化好么?
  我说:单纯化疗肯定是不够的,但是,科学发展了,现在不是有靶向药物了嘛。化疗配合靶向,再结合中药,我们还是有希望的。我给他做了气管镜检查,病理标本送去了省城,动用了我们院长的同学的朋友的亲戚的关系,做了基因检测,并根据省城医院专家的建议,买了靶向药物。
  (二)
  靶向药物,不仅出奇地贵,而且,都是医保不负担的。我们的积蓄,在给儿子治病时,都花的差不多了,此时,真的是捉襟见肘。遗憾的是,靶向药物,不仅没有给我们带来期望的神奇疗效,反而,出现了严重的过敏反应,皮疹,肝功能损伤。
  丈夫他们家那边的亲属,包括公婆在内,又跳出来,纷纷指责我,说我为了省钱,给丈夫买了便宜的靶向药物。我说,药物是省里专家推荐的,我们县医院,没几个患者用得起这些药物,我也没啥经验。不错,我是有些灰色收入,丈夫这些年当小官,也有些贪腐。可是,除了这些,如果仅靠基本工资,我们给儿子看病的钱都拿不起嘛。你们这些姐妹兄弟的,平日里没少受我丈夫关照,这个时候,怎么不能拿出点钱来?
  只有公婆,拿出了一些积蓄,还不是很多。人家说了,自己也老了,孩子又多,不能太偏向,要我自己省着点。众家兄弟姐妹们,也是掏了钱,可纷纷说是借,各家有各家的难处,要我打借条。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先拿着吧。
  (三)
  这帮贼心的亲戚们,在网上搜出了最新的靶向药物,和购买途径,我能不买么?别说通过香港才能买到,就是台湾美国,我也得豁出命去买啊。也顾不上是否跟检测的基因型是否相配了,按照宣传,吃吧。再不吃,我就要被他们吃了。
  钱,最要命的还是钱的问题。趁着丈夫不知真假的糊涂,我蒙骗着他签了字,把房子车子都卖了。再不够,只有借贷了。亲戚朋友们,人没走,茶已凉。
  接下来,就是中药的问题。我的原则是,中药跟化疗有所冲突,化疗期间用中药,不是最佳选择,尽管,有些中药对化疗有辅助作用。但我是西医出身,对中医略知一些,水平有限。所以,我要等丈夫的病情有所转机,再考虑带他看一些学院派的中医医生,辩证施治,不同阶段,用不同的方子。眉毛胡子一把抓的江湖中医,是不能信的。怎么可能,不管放疗化疗期间,还是休养阶段,都吃一种中药?
  可是,丈夫本人和他那帮贼亲戚,再次背叛了我。他们盲目听信商家的炒作宣传,花大价钱从外地购买了中成药,也不知道里面都啥成分,人家不提供所谓秘方的。他们把收据和药品往我面前一摆,说这次都是听你的,你主张中西医结合嘛。我只有苦笑,我怎么就跟这帮手指头不分瓣,脑子跟鸡蛋一个水平的混账的家伙们混在一个民族呢?
  (四)
  这种囫囵吞枣式的治疗,当然不可能控制丈夫的病情。很快,丈夫的肿瘤转移到了脑部,我们只能做临终最后阶段的姑息治疗了。间歇阶段,我接丈夫出院回家。当时,他还算清醒,看出了车子是出租车,话都说不完整了,还磕巴着问我,怎么没开自家的车。回到家,临时租的简陋房子里,发现已经不是原来的装修豪华的三室一厅了,似乎明白了很多,瘫在床上,满眼泪水,哆嗦着双唇,愧疚地望着我。
  够了,只要你还能有这种愧疚的眼神,你的一切,我都可以原谅,我为你做的一切都值得!
  (五)
  病情很快再次加重,只有再次住院。尽管,此阶段的治疗,医保能负担大部分,我们自己每次只承担两三千元,但对我来讲,已经是不堪负重、雪上加霜了。我把自己的生活,包括饮食,调整在最低的贫困线水平以下。
  几经折腾,丈夫终于撒手而去。我把丈夫埋在了儿子的墓的旁边,并在墓里给自己留了个位置,准备将来我死以后,与之和墓。这都是听了婆家亲戚们的建议。要知道,我才40岁出头的年纪啊,且已经膝下无子,但我已经不准备再嫁了。
  别人家的婚丧喜事,都是收礼请客,有所收获和结余的。而我,为了给丈夫办一个体面的葬礼,只能继续举债。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已经不是一个风风光光的科长夫人了。一个高级职称的医生的尊严,比不过一个股级干部的芝麻小科长,甚至要靠股长丈夫的影响来充体面,世界上有几个国度是这样?
  他们家那边的亲戚,更是狼心狗肺,冷言冷语滴催债,还讽刺我:还医生呢,老公孩子的病都治不了。我说:你们这是屁话,我对所有的患者都一视同仁,我又不是搞预防医学的。他们平时抽烟喝酒长时间玩手机,我少劝了吗?你们谁帮过我?放心吧,欠你们的钱,我一分都不会少。也许是怕我欠钱不还吧,大家纷纷翻着白眼离去。


  第三部
  (一)
  长时间的生活苛简,以及精神打击,使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不适感。直到某日晕倒在办公室里,才被科主任和同事们强迫做了检查。结果出来了,我也继儿子和丈夫之后,得了恶性肿瘤,且已经有了可疑的转移迹象。
  我坚决拒绝化疗放疗靶向治疗之类的手段,表示只用中药,而且自己会开方。不知情的,以为我有性格,或许有自己的妙招。知情的,纷纷掩面而去,因为他们知道,我化疗放疗做不起的,一屁股外债呢。
  住院期间,只有科室主任和几个同事,过来看看我,没有任何物质表示。医院工会委员,代表单位慰问,给我送个果篮。而邻病室里住着一个本医院里的机关干部,良性病的,书记院长,各路同僚,江湖朋友,大包小裹滴来问候。靠,我丈夫当科长的时候,你们见了我,哪个不是点头哈腰的?
  (二)
  我不能继续住院了,受不起这挤兑,丢不起这人。我要振作起来,继续工作,我还得还债呢。无论是欠谁的,我都要连本带利,一分不差滴还回去,我绝对不能让我的丈夫和儿子的灵魂,在地下都不能安息。
  可是,领导们不让我继续上班了,他们强行滴给我办理了病退,在家休养,并给我雇了个保姆。还表示,如果生活实在有困难,院里会设法替我分忧。但是,我很快辞退了保姆,因为她跟我住院时,医院派给我的护理员一样,是别处不稀罕要的甩货。人懒,有事没事总请假,不真心待我。便宜没好货,在此处是应验的。
  (三)
  我还没病到站不起来的程度呢,我翻出了以前自学中医的所有书籍,引经据典,为自己设计治疗处方。中医的对症治疗作用就是强大,我很快自觉体力有所恢复。你们不让我去医院上班,我就出去打工,毕竟,我还有着高级职称的证书,和这么多年的临床经验。
  小县城里,挣钱难啊,弹丸之地。小诊所里,利润菲薄,我还要打理自己的生活和病情。给大款儿当保健医的工作不错,收入颇有改观。长时间的节衣缩食,使我保持着苗条的体态,徐娘半老,尚有姿色,中医的调理,使我面色也有所恢复。加上某些人对女医生身份的变态需求,我出卖了自己。我知道,我不可能再有什么真正的爱情,就是满足某些人的不良变态心理而已。注意,某些,就不是一个两个。
  丈夫啊,我不算对不起你吧,因为你已经故去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不让我们一家三口欠别人的,欠社会的。如果我只凭合法劳动挣钱,有生之年,恐怕还不起外债啊。而且,中药的滋补作用,让我重新有了那方面欲求。
  派出所警察找到了我,但他们看了我的诊断证明,没有过分为难我,只是提出警告。原单位的领导找到我,严厉批评:不许给行业和单位抹黑。亲戚们找到我,说替我感到羞耻。但我反问他们:我欠的债怎么办?得到的回答,都是一声叹息,拂袖而去,没有一个说不用还钱的。
  今晚,我将最后看一次电视,因为明天,我准备把电视机也卖掉,尽管,旧电视值不了几个钱。电视里,正在直播部队演习,我知道,丈夫和儿子生前很爱看炮弹发射的镜头。我还从他们嘴里知道,那一颗火箭弹的价钱,恰恰是我欠债的数额。
  (四)
  本地是呆不下去了,我网上求职,来到了某大城市,找到了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我可以在这里,继续值班,看病,收红包,赚药品回扣。当然,我跟老板隐瞒了病情。我已经决心,不再做违背伦理道德的勾当,努力克制自己的欲望。
  我深居简出,简朴生活。每当发薪和领取病退保险金的日子,都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因为我又可以还清一部分债务了。还债,成了我生活的唯一动力。眼看着欠债的数目不断减少,我如释负重滴不断感到轻松着。
  (五)
  祖国医学,如同我们的文化和体制,就是这么神奇。中药,不能彻底治愈我的顽疾,但却能克制病情的进展,改善某些症状,使我带病生存,且保持生机和一定的体力。就这样,我一熬就是三五年。
  当我还清了最后一笔外债,存折里还剩下几千块的时候,我真的感到力不从心了。上一层楼和超过百米的步行,都要气喘吁吁。我给自己做了一个全面的体检,结果证实,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各主要脏器。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如果真有另一个世界的话,我就要跟丈夫和儿子团聚去了。
  我的病退保险金暂时还足以维持我的日常生活,我已经不再想继续服药了,我生存的任务已经完成,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值得我牵挂的人了。我每天靠购买外卖盒饭度日,不停滴在网上搜索,靠一台二手电脑。我就想找一家便宜点的临终关怀性质的养老院,我的病退养老金能支付得起的那种。我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治疗,当病痛折磨时,能打一支吗啡就好。
  存折里的三千多块,不能再花了。我要等到生命完结时,委托养老院的负责同志,用这笔钱把我的遗体火化,并把我的骨灰埋进已经跟丈夫预约好的坟墓里。我要死得体面一点,别让在地下久候的丈夫和儿子感到失望。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8-09 14:43:54
  撞邪写得还挺有深度的。不过你也忒狠了吧,把一家子都写绝了,就不能留下点希望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7-08-09 14:47:07
  三千块钱不够火化的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8-09 14:50:43
  好文章啊好文章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8-09 14:52:57
  自己生病不可怕,可怕的是家人,尤其是孩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时间:2017-08-09 15:15:40
  这么可怕的小说,庸医你也敢想敢写。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8-09 15:38:28
  不会再上当了,楼主擅长这种恶搞,上回就以为真要死了,吓一大跳,闹半天是写着玩的。

  这个其实是对病患对待病和医的态度,不过患者的确是这样,就和人们突遇战争时的无奈一样。大人兴许还能豁出去,小孩就不行了,怕是谁都要乱的。健康真是福啊!可人们就是宁舍健康而求财富名声!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绝尘清莞 时间:2017-08-09 16:12:37
  这也用第一人称写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7-08-09 17:20:39
  三部曲
  • 没有我的份啊

    举报  2017-08-09 17:44:06  评论

    @旖旎霓裳 如果天涯的小编有水平,最好能把我这个故事推广一下,说不定能赚些廉价的眼泪。
  • 旖旎霓裳

    举报  2017-08-09 17:58:31  评论

    @没有我的份啊 等俺当了小编就好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狗毛毛2017 时间:2017-08-09 18:42:40
  回酒店看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7-08-09 18:45:03
  中医是伪科学~



  太长没看,咋呼一句走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泛泛之愛 时间:2017-08-10 12:49:33
  發發姐寫得跟真的一樣。
  • 没有我的份啊

    举报  2017-08-10 12:57:14  评论

    @泛泛之愛 临终关怀的心理治疗和心灵治疗,有什么区别?
  • 泛泛之愛

    举报  2017-08-10 13:14:25  评论

    @没有我的份啊 心理治療主要靠藥物吧,我們這裡三分之一的人口長年使用抗憂鬱或改善焦慮的藥物。心靈的話,不知道,心靈在哪個部位?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泛泛之愛 时间:2017-08-10 13:43:41
  仔細讀了一遍,親戚不對脾氣,發發姐應該嫁軍迷。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寸霜2 时间:2017-08-10 15:49:31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没有我的份啊 时间:2017-08-10 20:56:52
  画蛇不添足,犹如画龙不点睛。
  本故事的意思,意在揭露我朝医疗体制以及整体秩序的混乱,同时,鞭笞百姓层面的江湖意识,对科学的无耻践踏。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17-08-10 21:15:06
  当初追求我的时候,可是说冲着我的专业知识以及才干来着。

  一一一 av片看少了吧,男人都有制服情结。本巫就是,见了女交警走不动道,见了空姐到港不想下飞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丁丁的粉丝 时间:2017-08-12 11:09:36
  觉得生活在大城市还是很幸福,起码我能下载个大型医院的APP就能预约上好的医生,能负责任地给出诊断意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