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大王背《柴氏族谱》史志寻踪——柴大成

楼主:贵山夜话2017 时间:2017-07-17 16:02:54 点击:18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二、柴大成
  据大王背《柴谱》记载分析,在弟兄6人中,柴大成行二。综合清道光《贵阳府志》及民国《贵州通志﹒选举志》的记载,他是贵筑县儒学的“增广生”(关于柴大成“增广生的相关情况,见后文“2.3”的阐述),他于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参加己卯科贵州乡试,并中举,是大王背柴氏一门中的第二名举人。
  2.1古籍方志对柴大成中举情况的记载
  2.1.1清道光《贵阳府志》的记载
  该志卷十七《选举﹒举人表第二十六之三》以表格形式记载:“柴大成,贵筑籍,增生,康熙三十八年己卯科贵州乡试举人。”(点校本第454页)。详见下图:
  
  图六
  该图摘自清道光《贵阳府志》卷十七《选举﹒举人表第二十六之三》(点校本第454页)。
  2.1.2民国《贵州通志﹒选举志》的记载
  
  图七
  该图摘自民国《贵州通志﹒选举志二﹒清顺治雍正进士举人表》(点校本第318页)。
  从上述两部古籍方志对柴大成中举科别及中举年份的记载看,与大王背《柴谱》的记载是吻合的,均为“康熙三十八年己卯科贵州乡试”。
  2.2柴大成参加康熙己卯科贵州乡试的大致情况
  2.2.1该科乡试朝廷钦命的贵州省主考官及副主考官
  主考官:翰林院编修,进士、江南太仓(今江苏省太仓市)人王奕清。
  副主考官:户部员外郎、进士、浙江乌程(今浙江湖州)人沈崑。
  以上所据为《清秘述闻三种》的记载(中华书局繁体字本第87页。)
  2.2.2该科贵州乡试考题、录取名额及解元
  一、考题:“迩之事父”三句;“唯天下至 临也”;“人有不为”二句。
  二、解元:毛人文,定番人(今惠水县)。(《清秘述闻三种》,中华书局繁体字本第87页。)
  三、中式举人额数:33人。(民国《贵州通志﹒选举志》,点校本第318页。)
  2.3关于柴大成在贵筑县儒学读书时“增生”的身份
  根据前文“1.4”中对清代生员划分三个等级的阐述,柴大成“增生”的身份低于“廪生”,但高于“附生”,他不能享受朝廷发放的生活补贴。按照“六等黜陟法”,当他在提督学政官(主管一省教育的最高官员,相当于现在省教育厅厅长一职)主持的“岁试”中(提督学政官任期三年,到任第一年就主持“岁试”,通过这一考试的结果,重新划分生员的等级和待遇)考列“二等”以上(含二等)的好成绩时,在“廪膳生”的名额有空缺的情况下(比如,一些廪膳生在“岁试”中成绩下降,从廪膳生降级为增广生、或廪膳生去世、或考取举人、或通过其他方式被保送进京入“国子监”学习等,都会空缺出一些廪膳生的名额),就可以升补为“廪膳生”。但是,如果他在“岁试”中考列五等,则会被降为“附学生”。连续成绩达不到要求,就会逐步降等,直至废除生员、即秀才资格,贬为“青衣”(清代“童生”的法定服色)。
  根据清道光《贵阳府志》记载,在中举前,柴大成是贵筑县儒学的“增生”。这里提到的“贵筑县”,沿革较为复杂。该县始置于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其地以前明贵州卫、贵州前卫合并而来,治所与当时的新贵县治所同在贵阳府城。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将新贵县辖地全部并入贵筑县。民国 3年(1914年)废贵阳府设贵阳县,此前的贵筑县移驻扎佐镇,后又移息烽,改名息烽县。民国30年(1941年)7月1日,贵阳市正式成立,撤销贵阳县,另设贵筑县驻花溪。1957年11月,撤贵筑县建置,后陆续以其地分设花溪、乌当二郊区。
  2.4柴大成的“母校”在哪里
  根据清道光《贵阳府志》记载,在中举前,柴大成是贵筑县儒学的“增广生”。也就是说,贵筑县儒学是柴大成的母校。
  清道光《贵阳府志》卷四十二《学校略第四上》记载:“贵筑县学在府城内(指当时的贵阳府城)东北隅,本明新贵县学也。”(点校本第851页)也就是说,清代的贵筑县学在当时贵阳城的东北角,它以前就是明朝时期的新贵县儒学。在柴大成就学于贵筑县儒学的阶段,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至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每年有资格进入这所学校学习的生员只有8名。直到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将新贵县学并入贵筑县学后,这所学校每年的招生名额才扩大到25人(点校本854-855页)。关于新贵县和贵筑县的沿革,见前文“1.4”和“2.3”的阐述。
  根据清道光《贵阳府志》所附“贵阳内城总图”,再结合今天街道布局的实地考察,清代的贵筑县儒学,应该在今省府路东端贵州省幼儿师范学院处,这里就是柴大成曾经的母校位置。下图摘自清道光《贵阳府志》卷三十四《城郭图记第四﹒贵阳内城总图》(点校本第725页),图上的箭头及箭头上方的文字为笔者所加。
  
  图八
  2.5关于柴大成任职湖南宝庆府武冈州知州的问题
  大王背《柴谱》第19页记载,柴大成曾任职湖南宝庆府武冈州知州一职。
  柴大成的任职应该在他中举的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之后。但是,在目前所见的省内史料中,尚找不到柴大成曾任过湖南宝庆府武冈州知州这一职务的相关记载。查清同治《武冈州志》也没有找到关于柴大成的任职记载。在同治《武冈州志》卷五《职官表》中,有一位叫“柴发弟”的武冈州学正,系临湘人,乾隆五十七年以举人任武冈州学正。不管从人名还是职务看,都与柴大成不符。而且乾隆五十七年距柴大成中举已经93年,柴大成不可能这个时候还在任职。
  但是,根据《柴谱》记载,柴大成之母(严格说,应该是其“庶母”。详见后文“11.3.1”和“11.3.2”的阐述)宋氏诰封“宜人”。这是个文、武职正、从五品衔所对应的命妇的封号,而柴大成正是其弟兄六人中唯一的文职从五品衔。是故,通过其母亲诰封“宜人”这一现象,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柴大成任职武冈州知州的真实性(事见后文“11.3.7.1”的阐述)。
  综上,不能说大王背《柴谱》的记载有问题,因为官修方志难免也会有遗漏的地方。特在此注明,以备为后来的考察者留下线索。
  虽然柴大成的任职情况尚不见于史志记载,但以下仍根据大王背《柴谱》的记载将其“武冈州知州”一职的情况详细考订,以备后来者参考。
  2.6柴大成的官有多大
  清代,州分两种,即直隶州和一般府属州。直隶州直属于省级政府机构中的“布政使司”领导(“布政使司”的职权相当于今天省政府的职权),其知州为文职正五品(《清史稿﹒职官志三﹒州》,中华书局繁体字本,第3357页)。另一种为隶属于府的州,即所谓府属州,也称为“散州”,其知州为文职从五品。据《清史稿》卷一百一十六《职官志三﹒州》记载,终清一代,全国直隶州有76个,府属州有48个(中华书局繁体字本第3357页)。
  考湖南武冈地区的沿革,其为武冈州时隶属于宝庆府(百度网),性质为府属州。所以当时柴大成执掌的“武冈州”,是大清朝天下48个府属州当中的一个,其“武冈州知州”一职为文职从五品衔。品级虽不高,但却是当时武冈州境内的最高行政长官,“掌一州治理”。
  2.7柴大成的职务相当于今天的什么官
  前面已经分析,柴大成任职的武冈州为府属州性质。清制,府属州低于府,但略高于县(这一点可以从府属州知州为文职从五品,而知县为文职正七品得到印证。)清代的“府”直属于省级机构“布政使司”领导,“府”之下辖若干州、厅、县。据此分析,清代的“府”相当于今天“地市”级行政区划。如果是“首府”,则可对应今天的省会级地市。如果为非首府,则可对应今天的非省会地市。
  清代的府属州隶属于府但又略高于县,因此府属州可类比今天的县级市,如今天的清镇市。因此,当时宝庆府下辖的武冈州,其级别可类比今天贵阳市所辖的县级市清镇市。柴大成“武冈州知州”一职便可类比今县级市清镇市市长一职,其级别低于贵阳市市长一职,但比乌当区区长一职略高。
  2.8柴大成的工资有多少
  清代,与京官的收入相比,外官的工资只有“俸银”一项,没有“禄米”和“恩俸”两项。外官俸银的多少,比照同品级京官的俸银发放。据杨树藩《中国文官制度史》记载,正、从五品官的俸银为80两/年。至于80两银子在当时的购买能力,可参照(清)陈其元《庸闲斋笔记﹒卷六﹒江苏督抚请减苏松太浮粮疏》的记载:“雍正中,漕米每石银一两,其时,银价每两易钱七八百文。”
  清代自雍正初始,因“火耗归公”政策的实施,剥夺了地方官一项很大的灰色收入,为高薪养廉起见,在外官的收入中开始有“养廉银”一项。各省“养廉银”由各省财政自筹解决,中央朝廷并不负责这笔开支。因各省财政情况不一,导致省与省之间的养廉银数额并不相同,差别较大。
  就某省而言,官员品级越高,其养廉银的数量高出其俸银的倍数就越多。据杨树藩《中国文官制度史》相关记载分析,贵州巡抚加衔后为正二品(关于清代“巡抚”的品级及加衔情况,见后文“10.9.1”的阐述。)其俸银比照正二品京官为155两/年,但是,贵州对巡抚一职的养廉银却高达10000两/每年,是其俸银的64.5倍!反之,品级越低,其养廉银相对其俸银的倍数也就越少。如贵州境内某县县丞,其为文职正八品,比照正八品京官,他的俸银为40两/年,贵州省对他的“养廉银”为100两/年。由于品级较低,其“养廉银”仅相当于其俸银的2.5倍,与正二品的贵州巡抚的养廉银自不可同日而语。
  具体到柴大成从五品湖南宝庆府武冈州知州一职,其在当时湖广行省的养廉银应为900~1300两/年(数据来源于杨树藩《中国文官制度史》下册第501页)。
  但实际情况是,因各省养廉银皆由各省财政自筹解决,中央朝廷并不负担这笔开支。所以,地方高级官员对本省养廉银的支配有较大的干预权,导致品级较低的州、县级官员,他们往往得不到自己全额的养廉银,最多能得到全额养廉银的一半。杨树藩《中国文官制度史》记载:“高级长官恒(即经常性)对州、县官职养廉银借故扣留半数,作为摊捐,如此,则州、县官所得无几矣。”
  清人陈其元在其《庸闲斋笔记》卷八“官方与生事之关系”条目下也有记载:“世宗宪皇帝(即雍正皇帝)设立各官养廉银,所以保全服官者之操守也。今佐贰(清代,凡知府、知州、知县的辅佐官,如通判、同知、州同、州判、县丞、主簿等职,统称“佐贰”)等廉尚全给,稍知自爱者,均藉此(即借此)银以恪守官方。独州县官之廉(即养廉银),上官每扣以为摊捐各项之用,署事者仅领半廉,一经扣存,所得无几,非从前立法之意矣。(中华书局第180页)”陈其元曾任过州、县级主官,他在《庸闲斋笔记》中的这一记载,无疑是其亲身体会下的“切肤之痛”。
  从以上可知,当时地方高级官员对州、县等品级较低官员养廉银的盘剥程度。为还原历史,这种情况不可不记。兹将柴大成任职情况列表如下:
  
  表四
  2.9柴大成有哪些下属人员
  据《清史稿》卷一百一十六《职官志三﹒外官》记载:“州,知州一人,初制从五品。乾隆三十五年改直隶州知州正五品。州同,从六品。州判,从七品。无定员。其属:吏目一人,从九品。知州掌一州治理。属州视县,直隶州视府。唯无附郭县。州同、州判,分掌粮务、水利、防海、管河诸职。吏目掌司奸盗、察狱囚、典簿录。”(中华书局繁体字本第3357页)
  除上述属官外,据《清史稿﹒职官志》综合统计,以及清道光《贵阳府志》卷四十五关于定番州衙门薪俸分配所涉职务人员分析,柴大成执掌的武冈州衙还应该有书办、门子等属员,及巡检、驿丞、闸官、税课司大使等属官。兹将柴大成任职湖南保定府武冈州知州一职的下属官员人等造表开列如下:
  柴大成领导下的湖南保定府武冈州衙班子
  
  
  
  
  
  表五
  2.10柴大成的官服和顶戴(文职从五品舆服)
  据《清史稿》卷一百三《志七十八﹒舆服二》记载:“文五品(含文从五品)朝冠(即官员上朝时戴的官帽,低品级官员无缘进京上朝,这种官帽一般是非常正式和隆重的场合戴用),顶镂花金座,中饰小蓝宝石一,上衔水晶石。
  吉服冠(所谓吉服冠,是仅次于朝冠的礼服,也是官员日常办公时穿戴的衣服和帽子)顶亦用水晶。补服前后绣白鹇,朝服色用石青,片金缘,通身云缎,前后方襕行蟒各一,中有襞积。领、袖俱用石青妆缎。朝带银衔素金圆版四。得用朝珠。(中华书局繁体字本第3056页)”
  2.11柴大成出行的仪卫(文职从五品仪从)
  据《清史稿》卷一百五《志八十﹒舆服四﹒卤簿附》记载:“知州,青旗四,蓝伞一,青扇一,桐棍、皮槊(百度词条记载,槊是中国古代冷兵器,是重型的骑兵武器,类似于红缨枪、斧头的攻击武器,即长杆矛)各二,肃静牌二。(中华书局繁体字本第3096页)”
  2.12柴大成妻方氏雍正年间曾受到朝廷旌表
  据清道光《贵阳府志》记载,雍正十一年(1733年),贵州巡抚元展成题本旌表了柴大成妻方氏。对此问题,此处不展开,详见后文“11.2”的阐述。
  2.13柴大成极有可能是大王背柴氏一门中命运最凄惨的人物,其身后异常荒凉,儿孙故绝,大成一支实已绝嗣。
  此处不展开这一问题,详见后文“11.2.1.2”的阐述。
  2.14柴大成英年早逝,极有可能卒于武冈州知州任上。
  据清道光《贵阳府志》卷八十四对柴大成妻方氏的传记记载,方氏于17时岁嫁给大成为妻,在方氏23岁时,大成去世(点校本第1492页)。据此判断,大成去世时,极有可能不到40岁。这么年轻,极有可能卒于武冈州知州任上(详见后文“11.2.1.1”的阐述)。

  前文链接:
  一、目录:http://groups.tianya.cn/post-218623-0b97c9846032409fb6873c69661f83ad-1.shtml
  二、题记、自序:http://groups.tianya.cn/post-218623-d84311e7a58d46f4b016407559133da1-1.shtml
  三、柴大任:http://groups.tianya.cn/post-218623-f77ced59215c42f2b5d948ac77041e6e-1.shtml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7-17 16:19:22
  沙发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7-07-18 09:06:44
  连载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17-07-18 12:44:53

  太专业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