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江湖文坛扫描【女版】

楼主:薛痒 时间:2017-04-09 20:02:26 点击:36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摇滚派——风四娘

  代表作:《不懂风情》《无风不起浪》

  风四娘如同旋风一般闯入文坛,这风刮得是如此彪悍,许多追求时尚的读者被刮得魂飞魄散,倘若谁要故作淡定地表示没被刮倒,那么迎接他的大概只能是体无完肤了。

  作为一名性格豪放的女人,风四娘喜欢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骑最快的马,玩最狠的人,所以当然要写最狂的文字,如今大家都不叫她风姐,改叫风爷了,风四娘倒也欣然接受,凭什么女人不能像男人一样把酒高歌,快意江湖呢?所以风四娘骄傲地宣布,一个新的母系时代已经来临。

  翻翻风四娘的几本大作,里边的女主角们的确个个都是生猛爷们儿,她们的目光是如此刚毅,她们的步伐是如此铿锵,她们充满了战斗的豪情,因为她们肩负拯救地球的崇高使命!相比起这些骁勇的女人们,男人们却是一脸蠢相,个个娇柔无力如风中的花朵,动不动就趴在女人怀里嚎啕大哭,又是撒娇又是耍赖,在男人的悲泣中,女人俨然获得了虚构的尊严证明。

  有一些男同胞担心因此会造成女权运动的风起云涌,男人的统治地位从此不保,这纯粹是杞人忧天,其实风四娘的读者大部分是家庭主妇,看完了书咯咯一乐,就忙着给老公孩子做饭去了,没有谁去当真,所以风四娘的文字充其量不过是迪厅里的摇·头·丸,亢奋了,过瘾了,等清醒过来发现只不过是自己逗自己玩。


  2 呻吟派——林仙儿

  代表作:《激情与放荡》《高潮即将来临》

  如果说风四娘是火的话,那么林仙儿就是水,既搞湿了自己,也搞湿了别人,对于林仙儿来说,写作等同于人体艺术展览,扭几下小蛮腰,跳几下钢管舞,一本书就成了,她的每本书都毫无例外要搞几张大尺度的人体艺术照,没有人把赤裸当作真理,但大家的确爽了。

  林仙儿并不介意被人称为婊子,因为在她看来,所有女人都有做婊子的潜质,不同的是,她不像她们那么虚伪。她放肆地挑衅说,别用道德做你的遮羞布了,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爱。从其成名作《激情与放荡》中我们看到,不停地撕裂衣服是做爱,不停地交换内裤是做爱,不停地炫耀肉身是做爱,不停地消费情欲是做爱。完全用不着处心积虑去挖掘什么隐私,她会非常主动的,甚至带有强迫性地袒露她的一切,她肆无忌惮地敞开肉欲大门,欢迎所有文化嫖客的光临。

  大概受了林仙儿的传染,书评人的下半身也开始代替上半身思考了,无耻的吹捧令人为其深深害臊,什么几千年来最彻底纯粹的身体主义了,什么古今中外最挑逗神经的女性写作了,说来说去也就是床上那点破事了,面对一头母牛的风情,瞎激动的也只能是数头公牛而已。

  美人终究是要迟暮的,林仙儿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她要趁尚未人老珠黄之际迫不及待去贩卖青春的隐私,她的骄傲总可以找到现场证明,比如的确有那么几头公牛因她的喘息而发疯。


  3 精分派——水母阴姬

  代表作:《做我的奴隶》《越残忍越快乐》

  水母阴姬以冷酷阴森的文体让胆小如鼠的文坛为之颤栗,她始终表达着对男人的轻蔑和不宽容,她似乎只希望给大家造成这样一种感觉:男人天生就该是女人的羞辱对象,女人的玩物。尽管讲故事的手段并不见得如何高明,但却无疑触动了一向以柔弱示人的女性读者隐藏于内心深处的敏感神经,她们迅速为之雀跃了:原来女人同样可以如此狂暴的!

  在水母的小说里,女人们总是先遭遇耻辱,而后觉醒,而后千方百计要去报复带给她们耻辱的男人们,于是她们穿起了皮靴,拿起了皮鞭,囚禁了男人,彻底践踏他们的尊严,开始尽情享受折磨他们的快感……

  水母阴姬的描述是如此怪诞阴冷,以至于让脆弱的读者们读完之后连续数日做噩梦。于是有人推断说水母阴姬长相必定极为丑陋,由于得不到男人的爱而心生痛恨云云,然而八卦杂志的爆料却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水母阴姬居然极为漂亮,并且家庭生活居然极为幸福美满!

  她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水母阴姬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出来说话了,因为生活太幸福了,幸福得有些无聊,所以就分裂了……

  她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得意洋洋地吹捧起自己,美其名曰说这其实是新型的女性励志小说,拉倒吧,这种鬼话连篇的玩意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无聊女人对无聊生活的无聊发泄而已,存在得无聊,灭亡也将同样无聊。


  4 狗血派——田思思

  代表作:《少女往事》《家庭生活》

  关于诚意写作,田思思应该是很有发言权的,“挽救失去诚意的时代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是出版商为其作品打造的广告语,实在难为出版商了,因为这“救命稻草”除了诚意,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没文笔,没情节,没思想,然而就是这样的三无作品,居然培养出一大批坚定不移的“死(思)粉”来。谁如果对田思思的作品稍有微词,死粉们立马就扑上来啦,不把你咬出一身狗血那就不叫粉丝。死粉们最值得骄傲的理由就是:我们思思够真诚,够亲切,够生活,够轻松,咋地不服?不服你也把你的每月一次写出来卖个高版税呀……

  田思思的作品——姑且称之为作品吧,说白了就是一本妇女日记连载,想到哪里就扯到哪里,比如今天我大姨妈来了情绪不好,于是乱吃什么东西拉肚子了,然后手机掉厕所了,然后下水道堵塞了……只要达到小学二年级文化水平就可以写得出来的东东,居然堂而皇之摆在各大书店的显眼位置,美其名曰“现实主义文学”,这让那些穷年累月要为真正文学献身的穷光蛋们情何以堪?

  扯着诚意的大旗,田思思的书出了一本又一本,狗血剧演了一出又一出,打从娘胎出来开始说起,一直说到跟大头杨凡双宿双飞的神仙生活,不知道是她误解了诚意还是诚意误解了她,反正做名人真好,反正总有一群人屁颠屁颠要为这廉价的诚意埋单。

  猪肉早已贵得离谱,文学却越来越廉价,这如果不是田思思勇于献丑的问题,如果不是出版商无耻宣传的问题,如果不是读者文学审美能力严重滑坡的问题,究竟又是谁的问题?


  5 斗鸡派——黑珍珠

  代表作:《就是不服》《一定斗到底》

  黑珍珠的座右铭是:像真理一样四处飘荡。既然成了真理的化身,所以保护自己当然就是义不容辞的任务,凡是跟自己过不去的当然毫无意外是可恶的、愚蠢的,幸运的是,她总能碰到这些跟真理过不去的混蛋,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阴谋!不行,她无法忍受了,然后你会发现她的瞳孔急剧收缩,她的鸡冠变得血红,她张开了真理的翅膀扑了过去,她要发动圣战了!

  她上啄天文地理,下啄鸡毛蒜皮,左咬风花雪月,右咬风雨雷电,无数个苦闷的夜晚,她在呐喊,在狂奔,在肉搏,无数个夜晚就这样在浴血战斗中迎来黎明……她发出胜利的怒吼,一声鸡啼,尸横遍野,然后寻找目标,继续埋地雷,继续下一场战斗。

  有人问黑珍珠,你不问青红皂白发动了这么多场战斗,究竟图什么?黑珍珠勃然大怒,我是为了人间正气!这个世界太肮脏了,我要做清洁工,啊呸,我干吗要像你们一样庸俗浅薄无聊,啊呸,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干吗要跟你们一样?我吃错药了吗?滚,你不配听我讲课!

  有人分析说黑珍珠之所以如此好斗其实是因为性苦闷,因为只有处于发情期的公鸡才如此喜欢跟自己同类过不去,但无论你如何解析都是瞎解析,黑珍珠始终以圣斗鸡的姿态昂然屹立于天地之间,她不需要任何人的鼓掌与喝彩,她只需要不停寻找敌人,唯有如此才能够充分证明自身的存在意义。

   

  6 哀怨派——林诗音

  代表作:《怀念清纯》《何处寻欢》

  半世的沧桑并未毁掉林诗音对美好的向往和眷恋,作为熟女界风韵犹存的代表,她走的是婉约路线,主要特点是怀旧,文风虽难免有啰嗦重复之嫌,可是谁又忍心指责一个漂亮的单身女人呢?那清淡雅致的文笔,那淡淡的哀怨淡淡的愁,无一不符合她的低调务实的作风,多年的经营虽从波澜不惊,却也不至于惨淡收场,自有一批忠实老读者的热情捧场。

  和李寻欢的情感往事当然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在对往事的无尽追忆中,她总显得欢乐又迷惘:寻欢,你记得么?那次你给我送饺子,不小心摔了个屁股墩,呵呵,露出了你红彤彤的小屁屁,可惜,再也不会出现那样的情形了……

  过去既然是如此美好,如今他和李寻欢又都是单身,何不共同努力一下破镜重圆呢?不能老写这些玩意啊,对此,林诗音显得很纠结:假如我们再度重逢,我该怎么办呢?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我们能不能回到当初?我怕,我怕你来了,打碎了我美丽的梦,可是我又怕,怕你不来……

  你看,林女士就是这么喜欢纠结,何苦呢,天天愁啊怨的,这不明摆着跟自己,跟读者朋友过不去吗?跟自己过不去的都是笨蛋,说林女士是笨蛋根本不用担心她反击,因为除了无尽哀怨,林女士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7 傲娇派——朱七七

  代表作:《我不是娇嫩的花朵》《梦中的公主》

  偶像出身的朱七七显然不甘心做一个被人瞧不起的花瓶,她更希望让大家看出她的深度来,于是发扬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写出一本《我不是娇嫩的花朵》,据说为了写这本书她瘦掉了好几斤肉,不过遗憾的是,没有人发现她的实力,倒是发现了她的吃力,她原本企图通过自身成长经历来跟大家严肃地探讨一番生命的哲学,然而无论是学识方面还是阅历方面,她并不具备讨论的优势,倒是招来劈头盖脸一通猛批,气势汹汹的猛批让她吓傻了眼,赶紧又写出一本《梦中的公主》诉说自己的委屈和无助,她开始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扮可怜了,为什么女人就该活得这么累?为什么啊?

  为什么呢?最大原因只能是她的自不量力了,有句话说,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显然田思思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做人不怕不懂,最怕的就是不懂装懂啊,就算不懂装懂,你也要装得像一点嘛。你看人家田思思、林诗音,只写自己知道的东西,虽然啰嗦单调,但至少不会闹笑话,你看人家黑珍珠、水母阴姬,虽然许多东西自己也搞不明白,但人家装得好,你又不会装,又想卖弄,你不受伤谁受伤?

  无论做人还是做文,还是踏实一点好。希望朱七七姑娘擦干眼泪,勇敢面对明天,千万不要自暴自弃,毕竟你还是很有追求的。


  8 幽灵派——白飞飞

  代表作:《猫无常》《裸云》

  白飞飞被一批自诩小众的读者尊为幽灵派教主,这并不是一不留神的结果,恰恰是对她多年苦心经营的回报。她唯美凄绝的文体,她对黑暗的无穷想象,都被她的书迷们津津乐道,什么绝望的华丽了,神秘的激情了……对于种种美誉,白飞飞向来不置一词,于是粉丝们又满怀崇敬地为其加冕一项美德:幽灵的低调。

  白飞飞的写作套路其实很简单,男女——相遇——相爱——摧残——绝望——堕落,翻来覆去就是不停地拷贝这些套路,反正俩人一见面就注定要堕入万劫不复,然而如此低级的桥段居然便打动了那些没出息的读者们,一个个眼泪汪汪的,他们认为这就是凄美的颓废了,暗黑的华丽。对于光明的视而不见让他们永远活在暗无天日里。

  不能怪书迷盲目无知,怪只能怪白飞飞太会装腔作势了。在《猫无常》中,她借小说人物之口说,我的文字,五百年以后的人类才有资格评判。这话明显就是一个大坑,谁都想再活五百年,但可能吗?说这些没边没际的话哄谁呢?那你倒是等五百年之后再写吧。

  在这个装神弄鬼的时代,人人都希望自己能跟鬼神偷学几招。毫无疑问,白飞飞正是装神弄鬼的一代最佳代言人。


  9 制服派——牛肉汤  

  代表作:《医院秘闻》《学校地下情》

  牛肉汤的风情比起只会在床上发出母牛般喘息的林仙儿来,显然要技高一筹,这热气腾腾的名字表面似乎充满肉欲色彩,但牛肉汤关心的可不只是床上那点事儿,她有句名言:汝果欲叫床,功夫在床外,要玩,就要玩出格调来。凭这句话,林仙儿跟她的差距就不止是几光年的问题。

  牛肉汤热衷于炮制各种制服诱惑,机关女干部,公司小秘书,中学女教师,医院小护士……看来文坛也需要阴阳平衡,仅有声色犬马的男人陆小凤是不够的,还需要有丰富多彩的女人牛肉汤。每次新书一出,牛肉汤就开始马不停蹄的穿着各种制服举行签售活动,每次现场都很热闹,还真有不少傻瓜来捧场。

  之所以把牛肉汤的读者定义为傻瓜,是因为面对牛肉汤的文字游戏,他们总是那般心甘情愿地上当。牛肉汤的身份主义写作让写作变得徒有其名,只满足于身份的不停转变,满足于换汤不换药的无聊小把戏,却从来没有一丝耐性去触及一下真实人性,它的拙劣是显而易见的:一旦撕下包裹在文字外面的那层骄傲的制服,呈现出的只能是一具具干瘪的僵尸。

  然而牛肉汤从不在乎这些,她只在乎能不能大卖,能不能获得高版税,牛肉汤的读者更不在乎这些,他们只在乎自己能不能达到意淫的快感,对于他们来说,看一本书就等于征服了一个制服,那成就感可太大了。


  10 泪奔派——朱泪儿

  代表作:《天上掉下的是我的眼泪》《宝贝不哭》

  只要一见到朱泪儿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你要没有超常的定力,肯定会觉得欠她一点什么,哦,对了,欠她一些前生的或者今世的眼泪。千万别不耐烦,那你就显得很不厚道,很不懂怜香惜玉,所以就干脆陪她一起哭吧,一天不哭个两三回千万别出来跟大家打招呼。

  为什么哭呢?因为小朱泪儿是个纯情的、多愁善感的人,因为爱,她要哭,因为恨,她要哭,心情好,要哭,心情不好,更要哭,反正人间万事万物,皆可哭。据说下一个目标是把长城第二次哭倒,搞得世界遗产委员会天天提心吊胆的。

  必须承认,人是需要情感宣泄的,可是天天翻来覆去总是为一些没踪没影的破事哭个不停,那就明显有精神问题了,这跟白痴还真的没啥区别,江湖上有位倪大妈爱哭,至少哭出了个江湖脊梁来,人家那哭的是技术,你能哭出个什么?

  别老想着去煽情,也别老想着博同情,眼泪不是人生唯一的意义,去坦然吧,自信吧,那样才会让女人显得更美丽。


  11 拜月派——邀月

  代表作:《月不朦胧心朦胧》《玛利亚不需要爱情》

  多年来,邀月一直宣称自己的写作是“处女写作”,这一写就是二十年,当年的小读者都成了孩子的妈了,她还在骄傲的处女着。虽然她的想象力是如此乏善可陈,语言是如此索然无味,但还是成功地俘虏了一批又一批少男少女,而她那亘古不变的类似于内分泌失调的圣女造型,也终于让她如愿以偿获得“月光女神”的尊贵称号。

  随手摘录几句著名的拜月体吧:1,今夜如此迷人的月亮似水温柔,如果没有月,谁又值得我去倾诉?哦,心碎如月……2,香烟燃尽,手有余味,只为证明一缕残忍的高贵……3,这些童话本就是为了我而出现,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蔑视他们的轻薄和粗俗……

  用不着再去举例,邀月二十年如一日写的都是这种类似于梦呓的玩意儿,抬头看明月,低头弹琵琶,莫名的诗意,莫名的绝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好像在说什么,但又实在看不出在说什么……够了,我烦透了这些连绵不绝的省略号,这正是邀月的恶趣味,难怪许多便秘患者都不买药,开始改买邀月的作品了。

  天真的孩子们,难道还要继续指望一个写通篇不知所云的作品的老处女去告诉你什么是人生真谛?那些刻意的美丽,那些僵硬的优雅 ,那些伪装的孤傲,最终能流传的,顶多是一地唯美的鸡毛而已。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4-11 11:01:01
  愣是看不懂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4-11 11:24:34
  曾经的风骚岁月~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唐考利昂 时间:2017-04-11 12:54:39
  田思思,朱泪儿没有印象。邀月还是很让人印象深刻的,听小鱼儿撒尿那一段,简直神了
作者 :大地荣耀 时间:2017-04-11 14:34:44
  文坛男、女,量大面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