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二舅和唢呐

楼主:贵山夜话2017 时间:2019-11-02 14:15:24 点击:90 回复:2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与二舅已许久不曾谋面,昨天在母亲舅母的白事上,我才遇着他。

  在我的几位“舅爷”当中,二舅最健谈,口才最好。他还比较讲究,其实也就是农村人所说“二冲、二冲”的。早年间条件尚困难的时候,二舅不把自己收拾“撑抖”,一般不会出门。

  二舅与父亲同名,都叫个“景发”,在我的内外家族中,人称“大景发”和“小景发”。

  人都说“大景发”是座山,“小景发”是堵墙。这是说,父亲做事踏实、稳健,二舅说话滴水不漏,行事还密不透风。

  逢着对景的场合,二舅常说:“一个家中总要有个把人把堂子撑起来才响亮,那些年成,哪家有点啥大事小情,抓着的不是大景发和小景发!”这种话,“大景发”一般是说不出口的,“小景发”说来,却相当顺口。

  农村都说外甥“赶”(像、相似)舅爷,我不知道这话是否具备科学性,但我观察过好多家的外甥与舅舅,他们确乎相像。远的姑且不说,就说我家。

  不管是在外貌、背影、还是举止神态上,我的大舅爷与他的大舅爷绝类而神似,从背影上,两人几可乱真。

  当襁褓中的小外甥第一次和我见面时,我竟然有一种看到了我的前世的恍惚的感觉。那简直和我遗留下来的孩提时代的两张照片太像了。姑妈常说,我是在他背上“盘”到会走路的。她来看望小外甥时,据说笑得几十个哈哈合不拢嘴,姑妈说:“和他大舅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所以,人们都说,我的举止神态绝类父亲,外貌却随了二舅。早年间,我对这个说法颇不以为然,随着生活阅历的沉淀,我慢慢接受了这一现实——我身高的基因,确实“赶”了外家,甚至在钢卷尺的精确测量下,我与二舅的身高不差分毫,也就无法与父亲比肩了。

  农村白事,习俗要“坐堂”。通常有两个地方最热闹,一是“摇包谷子”耍钱会局的地方,二是唢呐在的地方。

  农村的唢呐,最是聒噪、吵人,但白事上确乎不可或缺。对此,“大景发”最是厌恶,“小景发”却说:“嫌吵嘛,一个人家的白事,不得几泼唢呐咋哩哇啦的吵起来,气氛就会冷清清,凄惨惨——堂都坐不起。”二舅娴于农村的人情世故,他这话是很在行,也是很“专业”的。

  在白事上,唢呐的地方所以热闹,盖因唢呐所在,即烟、酒、茶俱在。有力的人家,水果和各色小糖果也偶有登场。更何况,一场白事上,总会有那么一两队唢呐是颇可悦耳的——那一般是逝者姑娘家花了老价钱请来压轴的。

  因此上,磕着瓜子,喝着转转酒,烟来伸手,茶来醒酒,顺带品评一下哪队唢呐的调子清亮与否,何乐不为。所以,几十上百人围坐成一个圈子,再加上四周参差不齐站着的人,锣鼓喧天,很是热闹。

  果然,我在唢呐坐堂的地方找到了二舅,他正与他的几位姨表亲谈笑风声。我专等唢呐队轮换的间隙,倒了一杯茶,走到二舅身前,双手捧给他,顺便就把睽别已久的招呼给打了。

  二舅感到很突兀,伸手接过,仰望着我,说:“不预计你今天会来。”随后,一把拉我坐在他身边,还像小时候一样,用手抚摸我的后脑勺,弄得我很不自在。不一会儿,就有管家的媳妇递上一张“孝帕”来。

  二舅愣了那媳妇一眼,说:“毛脚毛手的,没得点眼力子!”他一把接过那块孝帕,摊在两腿上仔细的捋撑展了,又规则的折叠成条状。外婆的外家就在这寨上,因此,二舅也就很能在这里冲大。

  他怕我不耐烦包这个玩意,边折边说:“入乡随俗,戴起是个意思,实在不喜欢,出门就丢了它。”说着,他将那块折叠规整的孝帕帮我围在了头上。围好后,他仔细端详了一番,说:“规规整整的,其实也不是很难看!”我笑了,二舅也呵呵的笑了。

  二舅随后指给我,哪一泼唢呐是哪个请的,他专门叫我留意中间那泼四人唢呐。他说,你注意听,他们的“字颗”是不是清清楚楚的?我就专等这队唢呐吹奏。

  果然不太一样,首先,这队唢呐“接调”时,有一个亮相的调门,轻快而嘹亮,远远传去,简直映山映水,很能抓住人,周围的一些人因此就都围拢过来。

  其次,这队唢呐,调门比较干净、利落,音符之间,确实不是二舅所说那种“哈声哈气”的含混不清。

  我其实不懂行,故意倾听了半天,作品味状,囫囵的说:“嗯——是不太一样!像有十几颗弹子在地上蹦弹,但每一颗的弹跳都交代得清清楚楚的……”

  还没等我说完,二舅就笑得东倒西歪的浑身乱颤,屁股下的板凳差点翘脚出洋相,我忙扶住他。二舅笑得气喘吁吁,说:“连你也听出来了……像十几颗弹子乱跳……亏你小子说得形象……十几颗弹子……妙……哈哈哈哈哈……”

  我问,这是哪里的唢呐,怎么不一样啊。二舅说;“当然不一样,是你母亲央着我去新庄大
  土好不容易找来的。”说完,看他一脸的得意相。

  原来,母亲的舅舅就一房单传,这辞世的舅祖母并无女儿,这坐堂的唢呐,自然便着落在了一众外甥女们的身上。

  随后,二舅又指给我哪一队唢呐吹奏的是什么曲调,是什么意思。有些唢呐吹的调子与场合不搭,等他们吹奏完毕,他就数落他们:“下一调再乱来,我可就不依了!这种场合,能吹
  那个?”那些唢呐手也都很信服,谦虚地说:“我们刚学,调子少,你老辈子多担待。”

  原来,二舅说行有行规,唢呐的调子是因场
  合而异的,进村有“借过调”。过街时,主人家要招摇过市,让人晓得他置办了丰厚的礼品去吃酒,就要吹“过街调”。姑娘出嫁,从家里出发,拜别父母,要吹“离娘调”。到了男方家,进亲时,吹“迎亲调”。

  母亲曾对我说,与父亲结婚那天,她从家里出发,就是被唢呐的“离娘调”吹哭的。几十年
  了,一曲新婚时的“离娘调”仍不时萦绕在母亲耳畔,可见,那是一曲怎样依依惜别的调子。

  二舅所以能对唢呐一行如数家珍,盖因他年
  青小伙子时,就曾是这方圆百里范围内有名的一名唢呐手。用今天的话讲,那就是个“角儿”。当时却被呼为“唢呐匠”,这是一个被人瞧不起的,甚至是低贱的称谓。

  二舅当年吹唢呐,当然有谋生的现实紧迫性,但我敢说,他也主要是为了爱好和好玩。据说,他当年只要一只唢呐吹出门,就会半年不见踪影,随吹随去,必要到栽秧打田的裉节上才会回家。

  二舅哪怕当唢呐匠,也特别“冲”,特别讲究,当然,也特别专业。他很注意形象,那些年成,凡唢呐匠,大多不讲究穿着。二舅不一样,身上的衣服旧归旧,但一律干净整洁,头
  发也打整得一丝不苟,透着精明和干练。

  至今,我从未见“唢呐匠”有背包的。二舅那时就随身背着个包了——说他讲究,就讲究在这些地方。而且,是不折不扣的“穷讲究”。当然,也可理解为“不将就”,不苟且。

  不仅如此,他要求他的搭档也要撑抖。用他的话说,不要给我“垮笼垮滴”、“脱腔脱调”的。他说,这其实也是在给雇主争面子。所以,二舅作为唢呐匠,“门面”漂亮,价钱也就比较高,但还是有人喜欢请他。

  在大场面上,二舅很爱玩些“花胡哨”。小时候,我曾在新庄看见他在场面上吹唢呐。刚开始,他和他的搭档各自把着自己的唢呐吹奏。吹着、吹着,突然就换了手法——他帮他的搭档按眼儿,他的搭档又帮他案眼儿。那调子的“板眼”却是一丝不爽,引来围观众人哄然喝彩。

  二舅有时候会来我们寨上吹唢呐,我就最喜欢和他在一起,他得了点花生米之类的小彩头,就会留给我。这使得我在一众伙伴中,是那样的与众不同。等二舅与雇主结了账,会到点钱,就要带我下喇平买水果糖。

  我怂恿二舅道:“现在还能按眼子不了?”二舅将衔在嘴角的烟头摘下,潇洒的扔在地上踩
  灭了,站起来,紧了紧腰带,说:“小伙子,你给我听好了,二舅爷今天给你来一调!”

  说着,他径直走到母亲她们请来的那队唢呐
  旁,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操起一只唢呐来,先用滚烫的热茶倒进去清洗哨子,再将一碗包谷酒倒进去,仔细的清洁了好一阵。

  到接调时,二舅单独试了一调音,觉得不顺口,又故弄玄虚的调整一下粘谷草作的哨子。接着,又朝天试了一调,清脆嘹亮。满意后,他向另一个吹手说:“你跟着我,不要走了气,
  包边圆润些,不要生吱吱的。”

  寨上好多人都说:“咦,快来看,景发哥吹唢呐了。”于是围陇了大半个寨子的人,连厨房的人都凑过来,听住了。原来,连他们也好几十年没看见二舅吹过唢呐了。

  我看见二舅腮帮子鼓得圆溜溜的,他容光焕
  发,神采奕奕,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吹唢呐的、激情燃烧的年代。
楼主贵山夜话2017 时间:2019-11-02 14:37:15
  二舅是一个传奇,二舅是一曲嘹亮的唢呐。在属于他的那个时代,二舅出类而拔萃。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9-11-02 15:37:00
  这是正宗的民间文学,绝对是文化。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多乎哉2016 时间:2019-11-02 17:21:19
  朴实生动,生活气息浓厚,有亲情有趣味,好文章。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这类有浓厚民风民俗和人情味的文章啦,祝福贵山先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9-11-02 17:32:56
  写的真不错。
作者 :风铃清音 时间:2019-11-02 18:02:13
  民俗民风,质朴温情
作者 :热闹2017 时间:2019-11-03 10:28:06
  有部电影《百鸟朝凤》,专门讲吹唢呐的,非常不错
作者 :热闹2017 时间:2019-11-03 10:32:45
  我觉得很多民乐器都自带几分悲凉,二胡、唢呐、笛子、箫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11-03 19:26:00
  @微命书生刘庄主 2楼 2019-11-02 15:37:00

  这是正宗的民间文学,绝对是文化。
  —————————————————
  生动形象有趣的人活灵活现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11-03 19:26:17
  @多乎哉2016 3楼 2019-11-02 17:21:00

  朴实生动,生活气息浓厚,有亲情有趣味,好文章。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这类有浓厚民风民俗和人情味的文章啦,祝福贵山先生
  —————————————————
  评论到位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11-03 19:27:09
  贵山真文人,好文艺,学习了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11-03 19:33:39
  大景发小景发真的是缘分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11-03 19:34:05
  外甥像舅舅名副其实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9-11-03 19:37:50
  看贵山的文后评贵山的文,都是坦荡荡的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11-03 20:37:49
  @热闹2017 6楼 2019-11-03 10:28:00

  有部电影《百鸟朝凤》,专门讲吹唢呐的,非常不错
  —————————————————
  看过了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11-03 21:24:04
  @微命书生刘庄主 13楼 2019-11-03 19:37:00

  看贵山的文后评贵山的文,都是坦荡荡的人。
  —————————————————
  必须的,君子坦荡荡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9-11-04 12:01:50
  又读一遍,真传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山城乡村大叔 时间:2019-11-07 10:27:30
  写的真不错,辛苦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