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特朗普阅兵”挑战美国社会对军人尊敬和对军队贬抑的传统

楼主: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时间:2018-02-11 11:48:35 点击:20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特朗普阅兵”挑战美国军政传统
楼主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时间:2018-02-11 11:49:34
  美国时间2月6日星期二,总统特朗普授意国防部研究阅兵游行的消息经《华盛顿邮报》报道顿时传遍全美,五角大楼随后则坦承已经拟定了若干备案供白宫参考。特朗普的这一“无事生非”之举在政界和公众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更是掀起了关于什么是美国阅兵传统的激烈讨论。历史地看,美国在接连不断的国内和国际政治斗争中正是通过不断划定“美国”与“非美国”的界限,持续塑造美国人的政治身份和传统。以此而言,美国社会中的自由主义正是抓住时机,通过对特朗普阅兵的“非美国化”,来进一步清除美国国家中的保守主义因素。

  作为诞生于新大陆的年轻国家,美国有着与传统大国差异极大的军政传统。独立战争的起因就是要反抗英国君主和国会对殖民地事务的集权和控制,其中对英国驻殖民地的职业军队的反感也是其中的重要因素。因此在独立战争中无论局势如何艰难,十三州殖民地都坚持要反其道而行之、依靠一支由各州民兵组成的“联军”而非常备军来争取独立。在这支让华盛顿“倍感头疼”的大陆军中,每位民兵的服役上限就是三个月,因此军队的总量始终在5000至20000万之间大幅震荡。更不用说,各州也从未按照华盛顿这位总司令的期望给予足够的补给。然而,这支“不像军队”的军队最终仍然取得了独立战争的胜利,同时也奠定了美国军事传统和军政关系中的“反国家主义”。
  总体上看,对这一传统的坚持一直维持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此期间,无论是内战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都没能改变美国的一个基本信念,那就是“不应当在和平时期维持一支强大的常备军队”。因此,尽管二战前的每次战争都会显著改变美国的社会形态,但是美国依然保持了“民兵式”的军队动员模式:在战争中,美国的军队和相应的暴力控制机构通过“志愿参与”迅速扩张;但是在战争结束后,临时投身军队和政府的人们则纷纷“解甲归田”,庞大的暴力机器在外部看来简直是“土崩瓦解”。事实上,在二战后,正是这一强韧的军事传统让华盛顿的战略家们头疼不已。尽管正在面临与苏联的“冷战”,但是整个美国社会和国会山却对维持一支“必要”的军事力量兴趣缺缺,这使得美国的陆、海常规军事力量迅速缩水,在短短几年之内就大大小于苏联。直到朝鲜战争爆发,才使得建议维持一支庞大常备军的NSC68号文件得以在战略界达成共识。
  虽然在1950年后的将近70年中,美国已经打破了不在和平时期维持庞大军力的传统,但是建国以来的军政传统仍然在强烈影响着华盛顿的战略决策。在这一传统看来,发动战争就是要取得胜利,胜利之后军队就应当“回家”,不仅持久战不得人心,战胜本身也意味着军事和政治动员的休止符。正是因此,小布什在宣布伊拉克战争“任务完成”之后,就不得不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撤军压力”。毕竟,在美国社会看来,庞大的常备军事力量本身就是对美国社会的自由的威胁。对于这一威胁,不仅要施以最严格的文官控制,而且在此之上还要尽可能减小其规模。
  一言以蔽之,与其它国家的军政传统不同,美国社会尊敬、追捧的是在军队中服役的个人,不吝于赞颂其奉献、勇气和坚韧,但是对于军队及其特有的强调“服从、权威”的组织文化本身则是警惕有加。只有理解美国的这一特殊军政传统,才能明了特朗普的阅兵提议为何会引发如此的轩然大波。
楼主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时间:2018-02-11 11:52:23
  在二战后专注于军政关系研究的塞缪尔·亨廷顿认为美国的军政文化过于贬抑军队的地位,推行的是自由主义和和平主义的反权威意识形态,而美国军事部门在二战后的威望和地位也在垂直下降,直到在越南战争中跌落谷底。这种对军人的尊敬和对军队的贬抑正是美国社会的特征。
  亨廷顿认为这一文化最终会不利于美国的国家安全,因此一直呼吁要建立保守主义的新的军政文化,重新尊重军队所代表的权威。但是,这一呼吁本身就体现了这一思路在美国应者寥寥。事实上,亨廷顿本人就一度因为提出上述观点而被哈佛大学以“倾向威权主义”为由拒绝授予教授职位。因此不难想见,“特朗普阅兵”的消息一出,几乎立即成为了华盛顿乃至全美的笑柄。即使是一些铁杆的特朗普支持者,例如佐治亚州的共和党参议员David Perdue都公开建议白宫“不要这么干”。批评者们则更是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评。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老对头、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林德希·格拉汉姆就明确表示只要阅兵游行的意图是表彰服役的士兵,他就不会反对游行本身。但是“我们美国人”决不能接受“苏联式的硬件展览”,“坦白来说这种举措只会显示软弱”。
  如果说上述来自共和党的批评大体上还是“就事论事”,最多只是表示“这不太美国”,那么来自民主党和自由派的攻击则更可谓是联想多多。他们将阅兵事件与特朗普的国情咨文发布结合起来,指控特朗普的阅兵不是为了尊崇军人,而是要尊崇武力和特朗普本人,最终是要通过将自身塑造为美国军队和国家的保护者来将反对派丑化为“叛国者”。这与特朗普声称的“不为总统国情咨文鼓掌就是叛国”在精神上是如出一辙。
  总而言之。无论左右,华盛顿政界对特朗普的这一动作可谓是忧心忡忡。往小处说,他们认为这不过是一位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总统虚骄自傲、“沐猴而冠”之举,其危害不过是浪费公款、让本届美国政府和社会成为世界笑柄;但是往大处说,却又有一种威权主义即将打破美国军政传统、“虎兕出于柙”的危机感,毕竟相比于进行一场“收益无限小”的阅兵游行,其风险自然显得格外重大。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特朗普此举可能将会“弄巧成拙”,将为反对派提供一件名为“反对军国主义”的最为称手的政治动员武器,反而进一步削弱特朗普一直试图为三军最高统帅赋予的权威。
楼主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时间:2018-02-11 11:55:32
  该文写得很好,有助于愚盗、西呆与其他国家有啥不同。这就是为何阅兵在其他国家都正常,但在美国,就成了离经叛道。为这事,美国正在大辩论之中。
楼主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时间:2018-02-11 11:57:38
  老特其实真的很中国。他的想法主张,在中国人看来都是理所当然。但放在美国,就不正常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