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船厂四怪·朱魔(1)都是战友惹的祸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4-29 09:18:39 点击:93 回复:3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都是战友惹的祸

  邢卫华

  (一)

  朱魔,叫朱金贵。
  他就是认识孙大麻子的那个雨天的棚屋中,坐在孙大麻子床边上的那个满脸胡茬,一脸傻笑的中年人。当然,朱魔只是大家背后的叫法,当面只叫他小朱子。
  譬如,他给儿子起名叫朱云彪,见人就问响亮不响亮,豪气不豪气?虽然人们无不觉得俗不可耐,土得掉渣,却也只能顺着赞几声,说你儿子都能到云彩上发彪,除了孙猴子,谁还比得了?还能有谁比这名字更响亮、更豪气呢?他就认真的点点头,抱拳相谢,雄纠纠的走了。那架势,就好象真的看到他的儿子驾着彩云,一个跟头彪出了十万八千里。等他走远了,人们才相视一笑,说“真是个魔怔!”

  (二)

  朱魔是风铲工。
  风铲,就是用高压空气作动力的风枪,上面装一根一乍来长的钢铲,专门用于船体焊缝出现砂眼后,将焊缝铲掉重焊。可想而知,这东西要是在偌大的船壳上当当的冲击起来,那得大多动静,基本上是方圆十数里,都能听到。因此,风铲工一干活,船里船外的人都得躲远远的,能震死你!不过,震不震死你,得看他高兴不高兴。高兴了,会等车间通知各班各岗位的人都撤出来,他才开始干活。要是不高兴,他会突然出现在脚手架上,当当当当的就是一阵狂铲。气得人们在脚手架下跺脚大骂,他当然知道人们在下面骂他,可越骂他就越兴奋,越得意,心说看你们这邦小子还敢背后糟践我!其实,那么大动静,他又塞着耳塞,别说骂了,你就是抱挺机枪扫射,他也听不见。

  但在我进厂时,已经有了炭弧汽刨,风铲已基本上不怎么用了。炭弧汽刨,乍一听很生疏,其实它对每个人并不陌生。只要你进过电影院,你就肯定受过它的益,电影的投射光源,用的就是炭弧光。所谓炭弧光,就是用两根比电焊条粗两三倍的特制炭棒条,分别接上正负电极,再让两根炭棒条轻轻对接,就会象电焊一样激出高强电弧光。把这个原理用到清理焊缝上来,可把焊肉或钢板接触点瞬间烧熔,再用连接的高压风把熔化的钢水吹走,功能正与电焊相反。这倒有点象汽割,只是汽割用的是高压氧气。不过,炭弧汽刨用起来,虽然动静没风铲大,但操作时的船体外面,也不能有人。因为,那通红的熔渣被高压风吹得象彩花一样,能飞出去二十多米远,瞬间就能烫你一脸麻子。有一次油毡房失火,虽定性为阶级斗争新动向,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就是这东西惹的祸。

  风铲工的活,原本就不多,有了炭弧汽刨后,朱魔基本上闲人一个。他就到处转,哪有热闹哪有他。不过呢,大家就算偷懒,也是班上人在一起说点话,一有外车间的人,就显眼了。因此,能让他热闹的地方也不多。所以,他最长去的地方,就是孙大麻子的门卫室。我们进厂后,他就喜欢往我们这里凑了。

  (三)

  一天,我们正在宿舍工地干活,基建科领工的老王突然喊起来:“小朱子,你跑这来干啥?该上哪上哪去,别在我这捣乱!”
  朱魔嘻皮笑脸的回道:“我没活,上你这帮忙来了。”
  老王挥手喝道:“我这不用你帮忙,赶紧给我走远点!”
  朱魔忽的拉下脸,说:“我说句给你帮忙,是给你脸,你别不知好歹。我没活,爱干啥干啥。干啥都是给社会主义干,你管得着吗?”
  老王一下噎住了,就冲我们喊:“都别答理他,他是个魔症,离他远点!”
  朱魔一听叫他魔症,抄起一把铁锨就冲过去,吓得老王撒丫子就跑。丁瘸子见状,兴奋不已,手舞足蹈的在一边大喊“快拦住他——!快拦住他——!”我们都以为是让拦住朱魔,可等老王跑没影了,丁瘸子却真不真、假不假的埋怨起我们来了“叫你们拦住他、拦住他,怎么还让他跑了?”我们这才知道,原来是让我们拦住老王。

  朱魔嘿嘿笑着凑上来,指着丁瘸子说:“丁大哥啊,其实你呀——最坏了……”
  丁瘸子也嘿嘿笑着回道:“你是魔怔,打死人不偿命。我不让你替我揍这邦子老木匠行子的玩意儿们,还能找谁?”
  朱魔嘿嘿笑着把脸凑到丁瘸子眼前,说:“咱是该魔的时侯,就魔;不该魔的时侯,就不魔。这叫不说不笑不热闹……”
  然后,突然转身向我们一抱拳,一脸肃穆的喊道:“诸位弟兄,我朱金贵,文不能治国,武不能安邦,空活二十八年,让弟兄们见笑了!诸位弟兄今后有什么事,尽管跟大哥说,刀山火海,皱皱眉头,不是好汉!”
  丁瘸子就笑着点他:“这小子,又魔了、又魔了……”
  丁瘸子应该是这世上唯一敢当面叫他朱魔的人。
  我背后问丁瘸子,这人到底是真魔,还是假魔?
  丁瘸子闻言,瞪眼就骂起来:“魔什么魔!都是他妈的这邦子老木匠行子的玩意儿们,好好一个人,生生让他们那些臭嘴给糟践了!”
  就问怎么回事?

  回说小朱子苦哇,原本有爹有妈有姐姐,挺好的一个家。可偏偏解放那年的一天夜里,一家人正睡着,一颗炮弹落下来,把爹妈炸死了。姐弟俩在另一间屋,虽隔着堂屋,房顶也震蹋了半边,把炕也砸蹋了,幸亏睡在另一边,才白捡了两条命。没了父母,也就没了饭吃。才十来岁的姐姐,就只好白天带着他挨家要饭,晚上在炕洞里拢把火,烧得有点热乎气了,就搂着他睡进去。早起出来,姐弟俩身上、头上、脸上黢黑,小鬼儿一样,人们见了都躲着走,连院门都不让进。
  一天早起,他在姐姐怀里醒来,姐姐没动。他喊饿,让姐姐带他找吃的去,姐姐还是没动。他挣出姐姐的怀抱,推姐姐起来,可姐姐还是没动。他就把姐姐从炕洞里抱到炕上,再爬出来把姐姐抱出屋子,去找村里人。直到大人们把姐姐埋了,他才知道姐姐也死了。

  后来,村里分地,他也有一份。他还小,干不了地里活,村里代耕。长大了些,他也不爱干农活,到处乱转。成立公社后,他也没干过正经活,总是想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村里拿他也没什么办法。他真的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到了十八岁,村里就送他当了兵。

  当兵的人,都说军队是自己的第二个家。可朱魔说,军队就是他的家。他是真的把军队当成了自己的家,因为在他家乡,没人爱听他说自己的事,可部队却不同,他一讲自己的身世,人们都围着听。兵们哪来的都有,城里的就别说了,就是农村来的,再怎么苦,就是天塌下来总还有个父母接着,象朱魔这样的身世还真没有。部队最重思想教育,指导员知道了他的身世,就让他在全连会上去讲。每次讲到把姐姐从炕洞里抱出来,他都会含着泪说:“那时我才多大?算算也才八岁多点儿。那么点的孩子,能把姐姐从炕洞里抱出来,姐姐得瘦成什么样?”说完,他就两眼直瞪瞪的看着前面——那一天的早上,已永远定格在他脑海中……

  每到这时,台下就哭成一片,连长、指导员也满脸是泪,这让朱魔很感动。因为,吃百家饭的人,在人们心中,与要饭的没什么两样,多少都有些被人看不起。他真心体会到了什么是阶级兄弟,什么是阶级感情……
  营里听说了,就让他到各连去讲。
  指导员说,小朱子啊,好好干吧。

  其实,不用指导员说,朱魔也好好干。他是真的知足,越是知足,就越是干什么都来劲,也就总有的干。每天打扫内务,总有人憋足了劲抢扫帚、抢敦布什么的,他从来不抢,自己的家嘛,只要不是为了显示什么,还不满眼都是活?所以,完了事,自由活动了,就常常找不见他了。后来,听到连里表扬,才知道他是在菜地里挑粪、沤粪,干的全是连里要特别安排的活。这之后,连里再不用安排了,每天都有一群人来抢粪桶。朱子看有人干了就不干了,又去干别的,马上就又有多少人来干了。后来,干脆就跟着他,看到了什么,不等他动手,人家就干上了,他觉得部队上的人真好真亲热。他很快就入了团,指导员也找他谈过多少次话,让他和党员多接触,似乎已暗示了些什么。

  可就在这时,有人找到指导员,说这个朱金贵有问题!指导员忙问有什么问题?回说我们是一个地方来的,当年咱们队伍进关时,我们这里根本就没打什么仗。只听说港口里停着的军舰,逃跑时在海面上隔着那个东山,向港口自备的小发电厂打过几炮。还都打高了,落在海湾里,炸死了不少鱼。那他家的房子,又是谁炸的呢?还有,国民党被打跑了,他姐姐竟饿死了?别的村子都有党的领导,他们村子就没党组织么?怎么会让他姐姐饿死呢?党的领导哪去了?阶级感情哪去了?这是不是原则问题?

  指导员听得脊梁骨上直冒凉气,心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好家伙,差点就让他到团里讲去了!但指导员毕竟是指导员,经过些阵仗,稍稍冷静一下,就把球踢回去:“那你说,如果没有这事,他为什么要讲这些呢?”
  “他有病!”
  “病?什么病?”
  “精神病!您看,他每次讲完,就两眼发直,半天缓不过来——这不是受了刺激,精神有问题,还能是什么?!”
  指导员心里什么不明白,只是这事弄到这份上,总得有个交待,起码这个“病”,是个对各方都能说得过去的理由。他让对方回去,对谁都不许说这些,说这是组织原则,组织记律!然后,他去找营教导员,委婉的说了自己的意见。教导员也心里明白,便去和团政委说。大致意思,就是大家都知道这么个人,这么件事,好歹凑合一年,让其复员了事。

  (四)

  一年后,朱子复员了。
  指导员心地好,觉得这样做很对不起朱子,便亲自送朱子回去。他找有关部门,只说这人身体状况不适应部队,提前退役,最好不让回农村。那时,正值全国性工业发展高潮,城里本来就需要人,就把他分到了船厂。指导员又陪着他上船厂报到,对领导说这人是部队上的积极分子,培养对象,要不是身体不适应军队的艰苦生活,怎么也不会复员的。厂里一听,就安排朱魔当了护厂队队长。指导员走时,千叮万嘱,把一身新军装送给朱子。

  当时的船厂,还没开始造铁船,仍是造些机帆船和修修小渔船,做家具,做棺材,用下脚料做浴池用的趿拉板。因此,到处都是木料,却没有围墙,只一道铁丝网。周围人家,就免不了进来找些烧柴什么的。港务局老抬煤的数百家,都在这里住,家家天天烧火作饭,那得烧多少东西?所以,船厂才成立了护厂队。但护厂队的人,有些也住在附近,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谁也不肯为这点子事得罪人。因此,木料还是没少丢。尤其是众人脚上的数百上千双趿拉板,让船厂出来进去的看着就心疼!可朱魔来了后,状况大变!他单身一个,谁都不认识,又吃住在厂里,没时没晌到处转,弄得周围人家想找根柴火,难如上青天。厂里直如得了个宝贝,隔三差五的就表扬表扬。

  这天傍晚,朱魔吃过饭后又出来转悠,一眼看到几个孩子抱着木板、木条往铁丝网那走,见他就跑。他急忙抄到前边去,抓住一个,那几个早扔下东西跑了。孩子吓得直哭,正闹着,一个大辨子姑娘急急走来,到跟前就甜甜的叫声“大哥——”。朱魔一看,眼就直了。姑娘说这孩子是她弟弟,不懂事,求朱魔高抬贵手。朱魔忙说我跟咱弟弟闹着玩呢,正想送他回家,你就来了。说着,就抱起那些木柴,递到孩子怀中,孩子撒手就跑了。朱魔就抱起来,说咱家在哪,我给咱家送去。姑娘忙说不用不用,转身就走。朱魔就跟在后面,没话找话……
  这以后,姑娘家就再不缺烧柴了。
  不仅不缺柴,大小活都有人干了。

  朱魔的个头虽然只有一米六八,不算高,可也不算矮,又生得五官端正,浓眉大眼双眼皮;一身军装,虽然旧点,却整整齐齐,干净利落,全身透着精神!工人区里,有几个衣服不打补丁的?因此,亲戚朋友邻里,是人看了都说好,很快就开始谈婚论嫁了。

  可就在这时,偏偏那个在部队上说朱魔有精神病的战友,回来探亲了。他早就听说朱魔进了船厂,工作干得不错,就过来看看。也正赶上朱魔没在,他就说起朱魔提前复员的原因来。俗话说“好话不出门,坏话传千里”,一些好事的就开始说三道四。话传到女方家里,朱魔再去,就感到不对劲了。终于,姑娘提出了分手。朱魔百般挽回,怎么说也是不行,谁愿嫁个精神病呢?

  这天晚上,朱魔直眉瞪眼的来到女方家,进屋就往炕上一躺,嘴里直吐白沫。问他,说是吃药了,不活了。女方家人吓坏了,赶紧央左邻右舍的往医院抬,又是洗胃,又是打针的,折腾了一宿,才算没事了。厂里人听说后,一些老大姐就去女方家里,说小朱子来厂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这病还能让他干护厂队长?你们闺女跟他搞对象,也快一年了,你们谁看出他有精神病呢?闹成这样,说明他心里真有你闺女,可不能听那些没边没沿的话。虽然女方家里并不相信朱魔的提前复员,是没边没沿的话,但为此闹出人命来,却也是女方家里没想到的,也是不想看到的。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把闺女嫁了朱魔。

  只是朱魔娶了老婆,却丢了护厂队长。
  他问厂里原因,回说你拿厂里东西讨老婆,属于监守自盗,没处分你就不错了,你还配待在护厂队吗?朱魔一听,没话了。但他心里憋屈,学什么也学不进去。他有一套木匠家什,可从拿到手里,几乎就没怎么用过。又让他去打铁,也是干了一阵,师傅就不要他了。他就只能干杂活了,搬搬运运,推推抬抬,有什么活,就干什么活。按说,活也没少干,可人们口中说起来,却是干啥啥不行。朱魔不服气,他有一样本事,厂里谁也不行。
  什么本事?
  下象棋。

  论下棋,不仅厂里老老少少没一个能下不过他,市里也没几个能下得过他,只要市里有比赛,他准能进入前三名。准确的说,次次都能拿第三。棋类比赛,是正经的文体项目,能拿名次,也是给厂里争光的事。你手艺再好,活再溜,能给厂里拿锦旗么?起码工会主席对朱魔是高看一眼的。而朱魔也就凭此维护着自己的最后一点尊严。因此,任何敢于侵犯他这点尊严的举动,都会引发他的强烈反应。

  有一次,他和人家下棋,对方悔棋,他说什么也不答应。双方吵起来,对方一时口无遮拦,就说难怪人家都说你有精神病,现在看你还真是个魔怔!朱魔一听,抡起木制的棋盘,就把人家脑袋开了。厂里原想处分他,可理论下来,朱魔占理,尤其是那些老大姐们,都为朱魔说话。这事原本就是保卫科管,孙大麻子也在背后一个劲的为朱魔说好话。保卫科一含糊,其他人也就闹不起来,就只赔了医药费。但作为交换,伤人的这个行为,却被公认为精神病特征。于是,“朱魔”这个极失尊严的大名,就正式传开了。这很让老婆的娘家人没面子,就更不给朱魔好脸子看。因此,当老婆怀了孕后,就借口需要照顾,回了娘家。
  从此,朱魔独守空房。

知音:2

赏金:200

最高打赏: 狗毛毛2017(100.0) 郑板砖(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狗毛毛2017 郑板砖

作者 :东邪西毒dx 时间:2017-04-29 09:55:40
  孙大麻子是谁?好像没交代。
  • 圣山神獒

    举报  2017-04-29 15:54:41  评论

    门卫保安啊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4-30 09:40:57  评论

    @东邪西毒dx 《孙大麻子》是四怪(一)啊,已在搜狐长江发过了,以为大家都看过了,故在这里就没发。原想四怪发完,再把他补上来。现在看,等朱魔发完,就把他补上来吧。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17-04-29 10:15:57

  现实中确实有朱魔这类人,啥都能干点,但啥都不怎么出色,若性格上再带点缺陷,往往不受人欢迎。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17-04-29 10:16:18
  @教你说人话2016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4-29 13:46:21
  又新帖,辛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4-29 15:53:55
  写的牛B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4-29 16:13:10
  人言可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4-29 16:14:13
  鲜活的文字,鲜活的人生
作者 :狗毛毛2017 时间:2017-04-29 17:18:18
  @教你说人话2016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jinganglang828 时间:2017-04-30 07:26:51
  发现这些故事中的所有人都有一个相同的特征:就是谁都不能把握自己的人生,都被一种强大的但是却很愚昧的力量裹挟了,这种力量说好听点叫时代的洪流,说难听点就是打着伟光正旗号的歪风邪气,是集体的愚昧和疯狂,可以说是新中国历史中最暗黑的篇章。即使如此,在这些普通人的身上仍然有人性的光辉闪烁,正是这些微弱的闪光点划破黑暗,带给人们一丝温暖和希望,最重要的是,这些闪光点避免了所有的人性在黑暗里走失。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4-30 09:56:08  评论

    @jinganglang828 猫以为他真的不可一世,最后还是在这些他根本不屑一瞥的温暖与希望面前认输了。承认了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最重要的,还是安定团结。可他的后继者和今天的人,仍在原地转圈。
  • 圣山神獒

    举报  2017-04-30 10:14:29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那些人是人类的祸胎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4-30 10:37:31
  却一直绵延不绝……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17-04-30 11:11:18
  文字超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4-30 15:22:02
  168挺矮的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4-30 15:22:53
  说闲话的人太可恶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4-30 15:23:31
  不听不看不说多不容易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7-05-01 05:01:30
  支持一下,回头细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