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孤独在时空中蠕动之聚会

楼主:观众268 时间:2019-08-24 09:05:07 点击:121 回复:2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阿混在闲聊时对阿蒙说了阿红装备组织高中同班同学中在S市混的所有人聚会的事。听了虽然习惯性地反应不大,但阿蒙的心里其实很期待的。虽然已有三十年没有见过阿红了,但她那长得不赖的模样在阿蒙的印象中还是很清晰的。在阿蒙多次提及的口吻中,阿红应该混得很火红,据说在S市有几套房子,生意也一直风生水起。
  “阿蒙,不要急着交试卷,让我抄一会好吗?”听到阿红低声地恳求,阿蒙虽然心里不乐意,还是低声应了一下:“十五分钟后我就交。”之后略显有点不耐烦地看着她紧张抄着自己的答卷。作为一个刚进城读高中不久“乡下仔”,加上生性就不善交际,阿蒙一直羞于于女同学说话交流,于是他于阿红虽然是前后坐,但彼此之间一直就像熟悉的陌生人一样各自存在着,而她之前的低声恳求应该是她们之间的第二次说话。他也记得,第一次也是她主动对她说话,但那更像是责备提醒或者说警告,“阿蒙同学,请你以后上课睡觉的时候注意一点,刚才你垫头的手打到我的背后了。”那是一次课间的时候她突然对他说得话。当然,他除了慌忙致歉外,整个脸也红得像刷了红漆。
  “这算是肌肤之亲吗?”之后他曾因这荒唐的念头自问过,而在他的心底对阿红的感觉似乎也比对其她的女同学多了一丝丝的不一样。.............

  所谓世事难料,高一结束,学习成绩比较一般的阿红据说因刚好有某个就业机会辍学而去,本来让亲朋戚友期望很大的阿蒙也由于种种主客观因素而成绩江河日下,最后甚至在教室里难见踪影的捱完了高中。
  辗转间,他们也先后来到了S市,所不同的是,阿红最终成了S市的常住居民;而阿蒙却先后换了好多种苦力或者,始终作为一个农民工在S市晃荡。他们之间也由于各种因缘不巧合一直没有再见过。事实上,在S市卖苦力求生的十几年时间里,和阿蒙有联系的同学旧识确实少得可怜。其中固然有他不善主动和别人联络的原因,更关键的是他那卖苦力的身份也使得别人提不起和他联络的兴趣,特别是在那些联系渠道还不算很发达的年头中。.......

  两三年前,在几个哥们的督促帮助之下,落伍很多年的阿蒙也弄了个微信,且被拉进了一些群里,这也让也开始和一些同学旧识重新有了联系。当然,对于迷茫中度过了不惑之年而将届知命的阿蒙来说,早已完全失却了所谓报团取暖的幼稚情趣,于是在S市这两年和他保持着联系的其实也寥寥无几。阿混算是联系相对频密的一位,彼此间也不时来一顿酒聚。
  “阿蒙,记得阿红吗?她也在S市。”“肯定记得啦!她那是就坐我前面,可惜的是从来没有见到她对我回眸一笑。”说到阿红,阿蒙的语气里似乎带着一丝的唏嘘。“找个时间约她一聚怎么样?”被公认人缘很好的阿混带着一丝坏笑问阿蒙。“不嫌冒昧吗?”“怎么会呢?一年前我和几个同学还给她请过一顿呢,当时你刚好回家不在S市,她还问了很多你的事呢!”“以后再说吧,先喝这顿酒吧。”阿蒙敷衍了一下,对他来说,眼前有酒先喝个够,其他的事还是先喝一边罢!
  在阿蒙还没做好准备请阿红一聚的时候,倒听到了她组织聚会的消息。一个星期六中午,阿混打来了电话,“阿蒙,阿红约今晚在A餐厅同学们聚一聚,有好酒好菜哦!你不会没空吧?”阿混语气中隐约有些许揶揄。“哦!听到你的电话,还以为是你请客呢?”阿蒙有些不自在地回应。“你知道我哪请得起,干点代传讯的活而已。”“那你也代我传个讯,今晚我确实没空去,希望你们吃好喝好,大家开心。”“真的没空?你不会是计较阿红没有亲自联系你吧。”“不要说计不计较这种话好不好,我确实是没空,你代我跟阿红说,过几天我一定找个时间谢谢她的好意。”........

  白白错失了一顿好酒好菜,确实让阿蒙深感遗憾。无奈他是阿蒙,就必须让自己像阿蒙一样活着,即使这种想法多年来已令他付出了太多沉重的代价。之后从阿混的口中得知,那晚上的聚会就他一人没去。同时他也打听到,好多同学都在私底下责怪他太“不近人情”,且据说阿红的脸上始终略显尴尬,偶尔的笑脸也非常勉强。
  “都是你害人,本来饭后阿红都会提议去K歌的,可是那晚却哼一声都没有就散了。”阿混半开玩笑地指责着阿蒙。“对不起哦!让你少喝了一场。”阿蒙也懒得和对方理论,只是假惺惺表达了歉意。“少喝一场倒没什么,不能听到阿红的歌声就可惜了!”“她的歌声有那么好听吗?”“肯定啦!让你装性格瞎计较,亏死你。”阿蒙默不作声。他知道阿混猜得出他的“没空”只是个借口,所以很来劲吊他的胃口。事实上他对阿红的印象一直都很良好,听到她唱歌好听也很自然地产生出足够的期待,可是,他能因而懊悔自己之前的不识时务吗?
  当然,因为他的缺席而导致的不良影响,他的心里还是有些许愧疚的,而这些许的愧疚也只限于对阿红而已,他不停的沉思着,也在酝酿着作出某种决定。

  终于,在那“聚会”过后的第三个晚上,阿蒙下定了“士可傻也可辱”决心,他私加了阿红的微信。这可是他第一次私加女同学的微信,心上心下的。还好,她很快就“接受”了。
  “晚上好,阿红。”“晚上好,阿蒙。”“有空聊几句吗?”“有,你说。”“没法去和你们聚一聚,真的很不好意思!不过也一样感谢你。”“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的。”看到对方似乎并不以他没去参加聚会为意,阿蒙的大大的松了口气,同时在心里生发一丝感激之情,也很高兴自己没有看错这位三十年不见的老同学。
  “过几天重新找个时间小聚一下好吗?”“好啊!你什么时候啊有空就提前联系我。”“我说小聚的意思是只三五个人找个小地方聚一聚就好,不知你有没有意见?”“当然没有意见啦,关键还是三十年不见的老同学有机会再见就好。”“那就再联系吧!打扰你了。”“别这么说,等你的消息。”“再见,晚安!”“晚安!”
  退出了微信,阿蒙一时平静不下来。刚刚的几句私聊的那种和谐氛围虽说是他所期望的,但更是他不敢相信的惊喜。现实无数次告诉着他,三十年不但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周围太多太多的人。他心里一直忐忑着三十年不见的阿红会变得怎么样,可令他欣喜的是,她对他的态度还是那么的似曾相识,而事实上他们早已各自生活在自己的频道里,在这样的世情中就算彼此无话可说也不足为奇。他突然感到亚历山大,身上那可怜的几百余银,究竟这样能去“经营”如此重要的一次聚会呢!
作者 :风铃清音 时间:2019-08-24 09:40:26
  怎么会没了?
  • 观众268

    举报  2019-08-24 10:11:03  评论

    @风铃清音刚要复制,突然中间出现几个鸟字,就什么也没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观众268 时间:2019-08-24 15:24:08
  阿混在闲聊时对阿蒙说了阿红装备组织高中同班同学中在S市混的所有人聚会的事。听了虽然习惯性地反应不大,但阿蒙的心里其实很期待的。虽然已有三十年没有见过阿红了,但她那长得不赖的模样在阿蒙的印象中还是很清晰的。在阿蒙多次提及的口吻中,阿红应该混得很火红,据说在S市有几套房子,生意也一直风生水起。
  “阿蒙,不要急着交试卷,让我抄一会好吗?”听到阿红低声地恳求,阿蒙虽然心里不乐意,还是低声应了一下:“十五分钟后我就交。”之后略显有点不耐烦地看着她紧张抄着自己的答卷。作为一个刚进城读高中不久“乡下仔”,加上生性就不善交际,阿蒙一直羞于于女同学说话交流,于是他于阿红虽然是前后坐,但彼此之间一直就像熟悉的陌生人一样各自存在着,而她之前的低声恳求应该是她们之间的第二次说话。他也记得,第一次也是她主动对她说话,但那更像是责备提醒或者说警告,“阿蒙同学,请你以后上课睡觉的时候注意一点,刚才你垫头的手打到我的背后了。”那是一次课间的时候她突然对他说得话。当然,他除了慌忙致歉外,整个脸也红得像刷了红漆。
  “这算是肌肤之亲吗?”之后他曾因这荒唐的念头自问过,而在他的心底对阿红的感觉似乎也比对其她的女同学多了一丝丝的不一样。.............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9-08-24 15:47:57
  和撞邪有什么关系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观众268 时间:2019-08-24 16:04:28
  所谓世事难料,高一结束,学习成绩比较一般的阿红据说因刚好有某个就业机会辍学而去,本来让亲朋戚友期望很大的阿蒙也由于种种主客观因素而成绩江河日下,最后甚至在教室里难见踪影的捱完了高中。
  辗转间,他们也先后来到了S市,所不同的是,阿红最终成了S市的常住居民;而阿蒙却先后换了好多种苦力或者,始终作为一个农民工在S市晃荡。他们之间也由于各种因缘不巧合一直没有再见过。事实上,在S市卖苦力求生的十几年时间里,和阿蒙有联系的同学旧识确实少得可怜。其中固然有他不善主动和别人联络的原因,更关键的是他那卖苦力的身份也使得别人提不起和他联络的兴趣,特别是在那些联系渠道还不算很发达的年头中。.......
楼主观众268 时间:2019-08-24 17:27:31
  两三年前,在几个哥们的督促帮助之下,落伍很多年的阿蒙也弄了个微信,且被拉进了一些群里,这也让也开始和一些同学旧识重新有了联系。当然,对于迷茫中度过了不惑之年而将届知命的阿蒙来说,早已完全失却了所谓报团取暖的幼稚情趣,于是在S市这两年和他保持着联系的其实也寥寥无几。阿混算是联系相对频密的一位,彼此间也不时来一顿酒聚。
  “阿蒙,记得阿红吗?她也在S市。”“肯定记得啦!她那是就坐我前面,可惜的是从来没有见到她对我回眸一笑。”说到阿红,阿蒙的语气里似乎带着一丝的唏嘘。“找个时间约她一聚怎么样?”被公认人缘很好的阿混带着一丝坏笑问阿蒙。“不嫌冒昧吗?”“怎么会呢?一年前我和几个同学还给她请过一顿呢,当时你刚好回家不在S市,她还问了很多你的事呢!”“以后再说吧,先喝这顿酒吧。”阿蒙敷衍了一下,对他来说,眼前有酒先喝个够,其他的事还是先喝一边罢!
  在阿蒙还没做好准备请阿红一聚的时候,倒听到了她组织聚会的消息。一个星期六中午,阿混打来了电话,“阿蒙,阿红约今晚在A餐厅同学们聚一聚,有好酒好菜哦!你不会没空吧?”阿混语气中隐约有些许揶揄。“哦!听到你的电话,还以为是你请客呢?”阿蒙有些不自在地回应。“你知道我哪请得起,干点代传讯的活而已。”“那你也代我传个讯,今晚我确实没空去,希望你们吃好喝好,大家开心。”“真的没空?你不会是计较阿红没有亲自联系你吧。”“不要说计不计较这种话好不好,我确实是没空,你代我跟阿红说,过几天我一定找个时间谢谢她的好意。”........
作者 :风铃清音 时间:2019-08-24 18:01:02
  看小说
作者 :北京刘庄主 时间:2019-08-24 18:01:13
  他X的
  很受启发,以后再读,就读成他(她)癌克死的。
作者 :__大烟王_ 时间:2019-08-24 21:35:07
  这是花花与楼主的爱情故事。
楼主观众268 时间:2019-08-25 09:49:12
  白白错失了一顿好酒好菜,确实让阿蒙深感遗憾。无奈他是阿蒙,就必须让自己像阿蒙一样活着,即使这种想法多年来已令他付出了太多沉重的代价。之后从阿混的口中得知,那晚上的聚会就他一人没去。同时他也打听到,好多同学都在私底下责怪他太“不近人情”,且据说阿红的脸上始终略显尴尬,偶尔的笑脸也非常勉强。
  “都是你害人,本来饭后阿红都会提议去K歌的,可是那晚却哼一声都没有就散了。”阿混半开玩笑地指责着阿蒙。“对不起哦!让你少喝了一场。”阿蒙也懒得和对方理论,只是假惺惺表达了歉意。“少喝一场倒没什么,不能听到阿红的歌声就可惜了!”“她的歌声有那么好听吗?”“肯定啦!让你装性格瞎计较,亏死你。”阿蒙默不作声。他知道阿混猜得出他的“没空”只是个借口,所以很来劲吊他的胃口。事实上他对阿红的印象一直都很良好,听到她唱歌好听也很自然地产生出足够的期待,可是,他能因而懊悔自己之前的不识时务吗?
  当然,因为他的缺席而导致的不良影响,他的心里还是有些许愧疚的,而这些许的愧疚也只限于对阿红而已,他不停的沉思着,也在酝酿着作出某种决定。
楼主观众268 时间:2019-08-25 15:44:56
  终于,在那“聚会”过后的第三个晚上,阿蒙下定了“士可傻也可辱”决心,他私加了阿红的微信。这可是他第一次私加女同学的微信,心上心下的。还好,她很快就“接受”了。
  “晚上好,阿红。”“晚上好,阿蒙。”“有空聊几句吗?”“有,你说。”“没法去和你们聚一聚,真的很不好意思!不过也一样感谢你。”“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的。”看到对方似乎并不以他没去参加聚会为意,阿蒙的大大的松了口气,同时在心里生发一丝感激之情,也很高兴自己没有看错这位三十年不见的老同学。
  “过几天重新找个时间小聚一下好吗?”“好啊!你什么时候啊有空就提前联系我。”“我说小聚的意思是只三五个人找个小地方聚一聚就好,不知你有没有意见?”“当然没有意见啦,关键还是三十年不见的老同学有机会再见就好。”“那就再联系吧!打扰你了。”“别这么说,等你的消息。”“再见,晚安!”“晚安!”
  退出了微信,阿蒙一时平静不下来。刚刚的几句私聊的那种和谐氛围虽说是他所期望的,但更是他不敢相信的惊喜。现实无数次告诉着他,三十年不但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周围太多太多的人。他心里一直忐忑着三十年不见的阿红会变得怎么样,可令他欣喜的是,她对他的态度还是那么的似曾相识,而事实上他们早已各自生活在自己的频道里,在这样的世情中就算彼此无话可说也不足为奇。他突然感到亚历山大,身上那可怜的几百余银,究竟这样能去“经营”如此重要的一次聚会呢!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6 09:46:33
  想起那会儿编故事,现在好像编不出来了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6 09:46:41
  继续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6 10:18:26
  和一起了
  • 观众268

    举报  2019-08-26 14:42:39  评论

    @偶兜兜有奶糖 有劳了,非常感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_大烟王_ 时间:2019-08-26 14:56:19
  早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