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船厂四怪丁瘸子(2)都是撒尿惹的祸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4-24 09:48:28 点击:59 回复:2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都是撒尿惹的祸

  邢卫华


  船厂公私合营后,就开始纳入计划经济,凡事都以生产为主,工人的生活问题能凑合就凑合。譬如单身职工的宿舍,就长期得不到解决,一直住在油毡棚里。文革前还好说,都是家在农村的男性,原本生活要求就不高。可到文革时就不行了,一下转进了数十名技校学生,男女都有,又是红卫兵造反的底子,便开始对住油毡棚表示不满了。
  说转进,是因为船厂原有个劳动局办的技校。文革开始后,学生造反,学校停办。时间长了,学生也都到了工作年龄,市里便连教师带学生,都一齐转为船厂的技术员和技术工人。这些学生原先住的宿舍,就是油毡棚,虽也住在厂里,但那时不是工人,就算不满意,也是找学校或劳动局,与人家船厂没关系。可现在是船厂工人了,自然就要找船厂闹待遇。但厂里不吃这个,说让你们转进船厂,你们都没上山下乡,已经占大便宜了,还嫌这嫌那的。厂里条件就这样,你们要是嫌不好,有本事就找市里,按上山下乡对待!一下就把学生们镇住了,再不敢提这个。

  其实,也不怨人家学生闹,油毡棚条件原本就差,夏天热得要死,冬天冷得要命;上面漏雨,下面透风,成天提心吊胆的怕着火。这也算了,既是宿舍,你也是男女房间分开一些啊,多少离开点距离。可当初偏就一个大统间,中间用板条隔开,两面抹泥,隔声太差,两边说话,都能听见。有时这边说话,那边还搭磋,相互讨论一番。说个笑话,也是两边一齐笑。乍一听,还挺不错的,可问题是解手怎么办?
  男生不在乎,对着大尿桶哗哗的一阵响,痛痛快快完事,上床睡觉。有时一高兴,还比赛谁尿得响,动不动还来一次数人大齐奏,哗哗拉拉,如雨如注,就让那边生出许多说不清道不白的遐想……
  可女生怎么办?
  这边一响,男生那边立即噗噗哧哧、嘻嘻哈哈,臊得这边被窝里的人都一脸红晕,直骂这群缺德的玩意儿!因此,女生在睡前,只要有人喊一声“谁去一号——”,便都会掀被披衣,推推挤挤的去外面打扫干净,且不再喝水,省得起夜。
  约定俗成,倒也相安无事。

  偏偏有个年龄最大的女生,开始谈起了恋爱,每天都回来得晚一些。这天,她回来得比平时都晚,两边都关灯睡了。一是没人提醒那事,她含糊了,二是一点心思还沉浸在卿卿我我的回味中,就忘了进屋前先放放水的事。结果,半夜就憋醒了,天又冷,又不敢一个人出去,就想从来都是个空桶,就算去尿,也该没什么声响的。就悄悄起来,坐上去。不想哗的一声畅响,就吓一跳,急忙憋住!

  原来是女孩子们睡前洗脸洗脚,有偷懒的,顺手把洗脚水倒在桶中了。心想已然半夜,这点声音,应该不会惊醒了谁。听听没动静,就又“哗玲”一声,再憋住。听听没动静,又“哗玲”一声。待一下,又“哗玲”一声。不想这第声刚过,男生那边忽然有人噗哧一声,马上就引发一片的噗哧,随即轰的一声,两边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这事立即传遍全厂,人们都当个笑话听。

  但笑者无心,听者有意。接老丁来家的这个小兄弟,也是技校学生,一听这个事,便心中一动,觉得是个机会。他立即串联同学,先把这事上升到尊严高度上来,引发大家同仇敌忾。达到目的后,接着就献计要借丁瘸子的事,一举拿下宿舍问题,进住技校的那三排九间红砖大瓦房。
  其实,大家早就要求住进去了,但厂里说这是学校财产,不归厂里,是劳动局的,行不行得问人家劳动局。大家也确实问过,可文革中谁管这事?谁知日后还办不办学呢?这事就放下了。
  可后来就有内部人透露,说厂里其实早就惦着这些教室了,准备把厂部等科室及医务室迁过去,当然不愿给学生作宿舍了。学生一听急坏了,谁都知道厂里一旦占了教室,可就说什么都晚了。但又没什么好办法,毕竟没个占得住脚的理由。现在一听那位的计划,立即一拍即合,无人不应。

  星期六下午,大家忽然找到厂部,以撒尿事件为借口,齐声要求进住校舍!厂里当然象以往一样拒绝。大家吵吵一阵,领头的使个眼色,就有人说星期六了,我得回家拿点东西,得先走了,晚了就赶不上通勤车了。通勤车是火车,是专为相隔十多公里的两个区的人上下班而设,每天早晚一趟。那些不住宿舍的,每天上下班,都得赶这趟车,叫“跑通勤”。住宿舍的,则只在星期六下与星期一早上坐这趟车。
  厂里一听,赶紧说这事也不是一句两句就能决定的,大家还是先回家吧,都一个星期了。大家一也就势嘟嘟囔囔的散了。这时已到下班时间,厂领导们也没当事,都回家去了。他们哪里想到,这些学生绕一圈,又全都回来了。

  第二天,学生们早早起来,兵分两路,一路去接丁瘸子,一路叫着早就说好的泥瓦匠们,来到技校,撬开最后一排靠外的第二间房门,就搬砖的搬砖,和泥的和泥,垒墙的垒墙,盘炕的盘炕,热热闹闹的干起来。
  为什么单撬第二间房门呢?
  因为,第一间是大房间隔出来的锅炉房,剩的三分之二是教研室,只要居中再闸上一道墙,就是一间标准的三人间宿舍了。因此,他们让丁瘸子一家先住到锅炉房,等墙炕干后,再让丁瘸子住进去。人多力量大,两个来小时就干完了,便把提前准备好的劈柴,放进铁皮灰桶中点着,烘烤房间。

  第二天,厂里听说这事,就赶来撵人,拆墙拆炕。但学生们早就等在那里,堵住门口,任谁也别想进去。厂里就到锅炉房去训丁瘸子,喝令他搬出厂去。不想,原先老实巴跤的丁瘸子,早就憋着一肚子气,现在人多势众,正好发泄。厂里刚说话,他就突然破口大骂,而且是什么难听骂什么!厂里一下就给骂傻了,大家趁势一起哄,厂里只得败下阵去,灰溜溜的走了。
  几天后,炕彻底干了,老丁正式搬进去,锅碗瓢盆橱柜箱凳一摆,就过起了日子。厂里也没法子,只好作罢。学生们一看,就在一天晚上,哄的一下全都搬进去了。厂里知道后,也只能假装不知道。那些家在农村的老工人们,一看厂里不管,便紧随其后,也都搬进去了。

  但要凭良心说,厂里并非不想解决单身宿舍的问题,但计划经济时代,上面不批钱下来,也就没法盖。其实,在文革前,上面已经批准了宿舍报告,也拨下来一笔钱。而厂里的计划,则是盖一栋二层楼,连招待所放在一起。楼门面对大街,既可做厂里围墙,也可与厂区分开,省得偷拿东西。只是第一笔钱下来后,只够打地基。刚弄完地基,正等第二批钱呢,文革就来了,宿舍的事,就没人管了。
  我们进厂时,省里拿出五百万扩建船厂,其中就有续盖这个二层楼的钱。可厂里为多建些宿舍,就没用这个地基,一色平房,且一律平地起,石头造,水泥预制板的顶。我们分工种进车间前的三个月,就在宿舍工地搬砖和泥当小工。我自己住的宿舍,就是我自己盖的。只是平地起,屋里屋外一样高,雨稍下大点,就流进屋里,潮得不行,十多天就能长出一批蘑菇来。

  这时的老丁,生活上已基本能自理了。只是上厕所还要扶一个凳子,一扭一扭的往坡上挪。那时他还蹲不下,只能坐在凳子上。去一次厕所,费老劲了,别人还帮不上忙。他已有了个五六岁的儿子,虽然女儿不是他的,心理也算多少平衡了些。况且,这些年老婆对他的照顾,也确实真不容易。因此,他已不再纠结过去的事,而是一心向厂里争工伤待遇。
  这个很重要。

  病休,虽然工资不变,但超过三个月,就要按病老保对待了。病老保不仅不能调级,也不算工龄,而退休是要按工龄和工种级别计算退休工资的。还有就是病休不能异地治疗,除非领导特批。而工伤则不一样了,既能与在职人员一起调工资,甚至还可借着工伤损害闹一闹,获取特殊照顾。最重要的,就是可以去任何地方治疗,并由厂里出人陪护照顾。要是厂里派不出人,就可由家属代替,路费食宿全报销不算,厂里还要按平均工资发补助。
  也正因为如此,厂里才百般推托,说什么也不承认老丁是工伤。因此,老丁每次从厂部回来,都要一路破口大骂:“这邦子老木匠行子的玩意儿们,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当年让我们下水时,好话说尽。现在把人弄成这样了,一推六二五,我日你们十八辈儿祖宗的!”

  老丁一想到那些人糟践他的话就生气,越生气就越想争气。而争气的唯一标志,就是重新上班,象正常人一样工作、干活。因此,他一心要让身体好起来。说他怪,就在要身体好和定工伤、求治疗,这都是正当目的。可唯独这个上班工作,却与当时人们的普遍想法相左。那时的人,就是只想拿钱,不想干活。要能当个脱产干部,吹五咋六当然好。可没希望当干部的人,自然就是弄个工伤或病休什么的图个自在了。起码我后来就是这样想的,最希望的就是马上退休,时间完全由自己支配。所以,老丁的想法,我虽然非常理解,却很不以为然。
  但老丁却异常坚定,矢志不移!

  可他却又没什么好办法。类风湿这东西,不仅那时没法子治,就是今天,医学界也没弄清它的发病原因和致病机理,也就没什么对症治疗的有效手段。虽然今天到处都是专治医院和广告,但问问那些牛叉医生们,还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和骗子也差不多。因此,那时也只能当风湿治,吃些热性药什么的。最好的热性药,当然是虎骨、人参,只是这些没老丁的份,他的工人身份,不够资格。就算厂里忽视身份,也没这么多钱。唯一能见效的药,就是他疼得受不了时,给他开激素“强的松”,吃得他肌肉松弛,满脸浮肿。

  他不想只靠激素,要求吃点别的除风湿的药,人家问他应该吃什么?他说不出来,就托人找了本中药书,天天翻着看,看到什么,就让医生开,譬如硫磺、马前子什么的。硫磺大热驱风,确实管用。但那时的琉磺杂质多,含有砒霜,医生也不敢多开,更不敢让他长期服用。马前子更是毒性大,医生按他的要求,给他开过一次。他睡前服下,开始还好,慢慢就不行了,浑身痉挛,两眼翻白,头直往后抽,把他老婆吓坏了,他也吓坏了,以为要死了。好在两三个小时后,症状开始一点点缓解。他一看没事了,就又乐起来,说这个药对头,你看吃了脑袋身子直往后抽,这不正好能治罗锅吗?多吃几次,兴许还真就把罗锅弄直了呢!他兴致勃勃的找医生,把情况一说,不想却把医生吓坏了,心说幸亏给你开得少,否则真吃死了,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就再没敢给他开这药。

  没办法,他就按着药书自己上海边找。天天到我们车间外面,跪在地上,在沙滩和防沙的紫穗槐灌木丛中来回爬。问他找什么?回说这沙滩上纵横交错的根根茎茎,就是菟丝子,可入药;沙中还可能有沙参,效果比人参差一些。后来还真让他找到一颗沙参,扒拉扒拉沙土,就塞进口中,嚼巴嚼巴就往下咽,噎得直瞪眼……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圣山神獒(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圣山神獒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4-24 10:07:25
  诸位大佬,第一篇打了赏,好意心领,这第二篇及以后的,就不要打赏了。
  听毛毛说,他是用真金白银买的,现在网站也都靠这个弄钱,咱们就不要这样了,文字都是自愿的,没人在乎这些。否则,反弄得怪不得劲的,顾前顾后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绝尘清莞 时间:2017-04-24 10:23:53
  问好楼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东邪西毒dx 时间:2017-04-24 10:24:04
  写 的真有生活啊。这是亲身经历吧?太活灵活现;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绝尘清莞 时间:2017-04-24 10:26:31
  真人真事改编的吧~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4-24 10:26:52
  喜欢这类文字,生活气息浓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4-24 10:27:09
  撒尿事件,有趣啊,哈哈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4-25 09:39:30  评论

    @河蚌_赌徒 这位大姐啊,我们一进厂,那些人只要一看见她,就跟我们说这事,她本人倒并不在乎。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jinganglang828 时间:2017-04-24 18:48:04
  人话老兄的故事太好看了,很多那个年代的故事都有共同点,我一个哥们儿的爹就被人叫魏罗锅子,不过那家伙脑袋好使,是个工区主任,故事也挺多。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4-25 09:40:54  评论

    @jinganglang828 那老弟不妨写出来,其实谁的身边都有这许多人,许多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4-24 18:53:42
  点赞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4-24 18:55:10
  红脸了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4-25 09:42:05  评论

    @偶兜兜有奶糖 那是你没见过孙大麻子,听过他的胡扯,就再不会脸红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4-25 12:44:10
  写的精彩!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4-25 12:44:33
  @教你说人话2016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4-26 09:57:24
  活灵活现的人物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7-04-26 09:58:12
  期待继续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7-25 12:16:52
  耐品耐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