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贵山:贴

楼主: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8 13:27:29 点击:81 回复:2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才看到你留言,查了下是删除了,恢复不了,所以给你复制到下面。试试
楼主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8 13:28:24
  8月18日游记——“万民沾恩”碑、“喇平宣抚司” 、吧喇大峡谷


  我们一行几人,顶着中午火辣辣的烈日,从清道光年间,记录时任署理贵州巡抚糜奇瑜禁绝贡院事务摊派的“万民沾恩”碑处,一路攀谈着,经喇平小学,向“喇平宣抚司”衙门遗址,缓步走去。

  在记事的主要内容上,那通“万民沾恩”碑,与前两周改哥他们在阿哈湖畔金家大寨中发现的“巡抚部院糜示”碑刻,是一样的,这两通石碑当时被我呼为“姊妹碑”。

  我们判断,糜奇瑜当时发出的公文,通行全省,而将上级来文镌立石碑,也是“以文件执行文件”的题中应有之义,而且是上官非常喜欢的一种形式。所以,在贵阳范围、乃至全省范围内,一定还会有糜奇瑜同时期的、相同记事内容的石碑。

  我提出个疑问,说:“查糜奇瑜宦迹,他在贵州当布政使最多一年半时间,他署理贵州巡抚最多也只三个月。然而,清道光《贵阳府志》却记载,当时,在我们喇平,为他建得有祠堂。他在贵州的任职,来去匆匆,能有那么大的政绩?”

  嘤嘤怪说:“有道理,会不会是座‘淫祀’?”我实在忍俊不住,朝他嗔骂道:“淫你个头!换个词儿不好吗?”

  贵阳改哥说:“那碑额题‘万民沾恩’,可见,他在任虽短,但其禁绝贡院事务摊派的措施,雷厉风行,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苏解了民困,百姓心存感念,造座祠堂,未为不可。”

  我尚待反驳,贵州游侠接茬改哥说:“为官一任,哪怕来去匆匆,但凡对地方上有一恩一情,老百姓都给你记得好好的!”

  我点头默然。贵州游侠又说:“那上面说,当时贵筑县吏宋连升等借维修贡院,大搞勒索和摊派,你查过没有,是你祖上哪一位先祖?”

  说完,游侠先不怀好意的笑了。我说,吏目是明清时期各级衙门里的低级贱役,现在一旦出了事,都说是“临时工”干的——你懂的!

  游侠说:“你不要环顾言它嘛!”

  我说:“这个问题我早就查过。三点:一,族谱显示,我族有清一代并无叫宋连升者;二,若此人是喇平人,宋氏势大,此石碑焉能完好至今?三,此人恶名被钉在了这块石碑上,若为族中之人,在地方上应该会有口碑相传。”

  见我一副外交部发言人的官方口吻,游侠拍着我的肩旁说:“是又何妨?哪个族中无奸臣,哪个族中无孝子?俱往矣,未必今人还要为过去的人背书?我才不去背那个历史旧账呢!”

  我拍手称快,心里压力一扫而光。秦大士是秦桧后人,高中清乾隆十七年状元。传胪唱名大典上,乾隆帝见他籍贯江宁(今南京一带),因扣问其家世:“你是秦桧后人吗?”

  《清朝野史大观》记载,此话一出,当时大殿之上,几百名新科进士鸦雀无声,针落可闻。可见世道人心,秦桧恶名,几百年来在士大夫心中的厌恶地位。

  秦大士出班跪奏:“一朝天子一朝臣!”那意思,时移境迁,咱们得用发展的眼光看事情——您不是宋高宗那样的昏君,我自然也不会是秦桧那样的臣子。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气象“辉煌”的“喇平宣抚司”衙门遗址地。

  乾隆年间巡抚贵州的爱必达在其《黔南识略》中记载:“旧有土司曰‘喇平’,乾隆二十八年,土司宋维新因病辞退,承袭无人,随裁。”

  其实,喇平族大,哪里会承袭无人?改土归流是真。

  族谱记载,南宋高宗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宋锡华受封为喇平宣抚使,那么,直到清乾隆二十八年被裁撤,喇平宣抚司存世610年。

  宋氏老谱上,记宋锡华以后的历代先祖出生地,皆曰“于某年某月某时生于本司衙”。我很怀疑,那“本司衙”,即我此时所在的“此司衙”。

  改哥痛心疾首的说:“对贵阳历史影响这么大的一个遗址,竟然没有列保,连三普上都没有标记——都是帮吃屎的!”

  这话在烈日的暴晒下,异味熏天,几只绿头苍蝇也在空气中“嗡嗡”的应着景,更增心中厌恶。然而,字字句句却是砸地有声。

  我假装忙着拍摄,并不敢和改哥对视。我知道,他那句话至少有一半的分量是冲着我来的。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因“衙门”旁边正在大兴土木,从遗址地上掘出一段生铁水管(图4),扣之,“当当”有声。我遂蹲下身子,用手擦拭水管上的泥土,作仔细辨认状,道:“大宋——绍——兴三十年……敷——设。”

  我随即起身,向贵阳改哥讨好的道:“看来,我们喇平百姓用自来水的历史,还得往前捣啊!”

  贵州游侠、改哥、嘤嘤怪等,皆破口大笑。骄阳下,人影散乱,都要来撕烂我的嘴。无可开交,遂寻路,往吧喇大峡谷而去。

  我们一行四人,沿着峡谷一线,溯河沟而上,直到猴儿田。一路山泉叮咚,翠竹成荫。

  来到谷中一处,彩蝶纷飞,蜻蜓漫舞,我和改哥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胡青牛所居的‘蝴蝶谷’。”言罢,两人哈哈大笑,声震峡谷。

  我很怀疑这谷中的竹子都是野生的,路遇一个从打磨冲里面沿河沟独行的当地人,我问他:“这些竹子敢怕都是野生的吧?”

  那人呵呵笑道:“哪来那么多野生的哟,每一棵都有主的!”

  果然,我们再往沟里走,看见河谷两边,傍水的两岸,星布着许多碾房。我说:“那不是抄纸的会有鬼!”只是这沟谷狭窄,每年春夏山洪皆从谷中冲刷而下,则当地民人每年为修复这些水碾付出的辛劳又不知凡几了。

  沿着谷中一道天梯拾级而上,登上吧喇谷顶,一条通往喇平的沟渠,玉带般崎岖环绕,镶嵌在吧喇谷的绝壁上,临渊俯视,头晕目眩。犹记三十多年前,稻谷还是要紧的作物,每到我家的水班,哪怕深更半夜,父亲、幺叔和我,都要分段巡视这条沟渠,严防漏水误了秧苗的拔节、抽穗。如今独行这段沟渠,抚今追昔,良久,泪水湿润了我的眼眶,模糊了我的视线。

  站在沟渠上目光平眺,灌木茂盛的枝叶露出一孔,远景如窗,目力所及之处,正是河对岸龙里县属外婆家的房屋,不经会心一笑。

  过候儿田,去奶奶的故乡翁找寨也就不远了。
楼主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8 13:28:45
  
  
  
  
  
  
  
  
  
楼主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8 13:30:57
  宋代的殿试是怎样一个场景?


  宋元之际,时临安人有刘一清者,著《钱塘遗事》十卷,记南宋事颇详,堪补正史之缺。

  其卷十所记,皆南宋科举省试及殿试的情况,从来过目之有关贡举之书,未有若是详尽者。其记士人应殿试的情况弥足珍贵,弥补了宋代读书人参加殿试场景的史料之缺。今以白话著录于此,复将原文附录于后。

  殿试之日,应试举人从“和宁门”而入,有乐卫士将应试举人按照一定的人数组成行列,然后徐徐而行,进入皇宫。

  应试举人每人手中拿着一张此前在“书铺”(宋代,在京城专门为应试举人代办考试一应手续的代办商)买到的“号纸”。这张“号纸”是进入皇宫参加殿试的“入场券”,价值为二百钱,刘一清说,即使被“书铺”敲竹杠,最多也就三百钱搞定。

  行到“集英殿”前,有太监查验“号纸”,无误,则收回号纸并放行。

  “集英殿”外的露天处,高高的张挂着一幅巨大的“混图”。良久,天色大明,那幅“混图”上的内容才“了然分明”。应试举人皆聚拢图下仰望,根据“混图”寻找自己的座位。

  然后,他们在大殿外等候,“待百官常朝毕,方引士人进拜,列于殿下。”

  这一记载,将大宋朝廷偏安临安时期,其皇宫殿宇狭促的情况反映得一览无遗——宫殿不够用,需不时的腾笼换鸟。所以,应试举人须等百官常朝结束后,将殿堂腾出来,才能考试。

  进入“集英殿”后,当朝宰相将试题进呈皇帝御览。“天子临轩,天颜可瞻。”

  旋即,有起居官高声赞礼:“省元某某人以下躬拜、再拜!”这里的“省元”,当指此前几天,才刚在尚书省的考试中取得第一名成绩的举人。宋代,通常情况下只有通过尚书省主持的“省试”后,才能获得参加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的资格。

  拜毕当朝皇帝,各自躬身而退,且“各依坐图行列而坐。”

  入座后,他们会看见,每个人的坐席上都有一张白纸封面的牌子,“长三尺”,上面书写的内容为姓名、籍贯,及该坐席所处的位置为大殿东、西廊的第几席。这张牌子放于坐席固定的位置,不许移动,也不得有污损。

  坐定后,有太监分发试卷。收到试卷后,应试举人们,都首先将试题誊录在答卷的草纸上,然后,将收到的原本试卷,用一个“黄纱袋子”装着,小心的悬挂在脖子上——这张原卷于交卷时一同上交纳,若有污损,“谓之不恭”,“纳卷所”将拒收该人答卷。

  试卷散发完毕后,人们看见皇帝的仪仗已经起驾,进入内廷用膳。旋即有旨传出,赐应试举人膳食:太学馒头一枚、羊肉泡饭一盒。

  食毕,稍候,不见再有其它赏赐,然后谢恩。

  答题过程中,如需入厕,则抱着各自坐席上的那张牌子,并卷起试卷,在卫士的导引和监督下如厕。卫生间的设置,距离各自坐席均不是很远。

  答卷过程中,不许与邻座交头接耳。大殿上,太监及皇帝的随从官等杂处其间以监视,当朝宰执大臣们不时巡视。

  至申时(下午15时至17时之间),皇帝再次驾临大殿,交卷的时间到了。

  各自“纳卷于殿廷东庑阶下之幕中”。纳卷处,有一太监负责监视。该太监并收回每个考生的桌牌和那张原本试卷,且不允许任何人在纳卷处展开试卷。

  若直到黄昏还有人不肯纳卷,就会听到有传话的人说:“已不在黄甲矣!”

  古代殿试放榜,皆登中第者姓名、籍贯于黄册,故称“黄甲”。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你考试违限,已经不可能中第了,还是麻溜的交卷了事吧。

  纳卷毕,考生走出皇宫,需经历四道宫门。每经过一道宫门,“必书姓名于门东”。他们走出去时,就不像入宫考试时那么有规范了,“出时,无号、无人,押行亦不待人齐出。”那意思,各自走各自的,用不着等待排成队后再走。

  附录:原文

  廷试之日,士人由和宁门入,徐行,执号。乐卫士收数,成行而入,至集英殿门外,中官展视而收之。

  殿外挂混图于露天,甚高。良久,天大明,了然分明,知位次,士人聚于殿门外,待百官常朝毕,方引士人进拜,列于殿下。

  宰臣进题,上览焉。天子临轩,天颜可瞻。起居赞曰:“省元某人以下躬拜,再拜。”又躬身而退。各依坐图行列而坐。每位有牌一枚,长三尺,幂以白纸,已书某人某乡贯,或东西廊第几人,不得移动及污损。

  坐定,中官行散御题,士人皆以御题录于卷头草纸上,以黄纱袋子垂系于项上,若有损污,谓之不恭,纳卷所不收受。

  散题后,驾已兴,入内进膳,赐食于士子。太学馒头一枚,羊肉泡饭一盏。食毕,不见赐,谢恩。

  或要登东作,旋则抱牌,卷卷子而往,卫士相引,而出亦不甚远。

  既坐而试,不得与邻座说话。中官、从官杂处董之,宰执巡行。

  至申时,天子复临轩。纳卷于殿廷东庑阶下之幕中,一中官监视收其牌及御题卷子, 亦不容人临时于纳处展视。

  若至昏时,则见有传者云;“已不在黄甲矣。”

  士人 每出一门,必书姓名于门东,历四门,皆书姓名、押字。出时无号无人,押行亦不待人齐出。

  ——刘一清《钱塘遗事》卷十
楼主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8 13:31:11
  
  
楼主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8 13:32:52
  以后发帖,第一段简单,沙发正文,通过机会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山水20182018 时间:2019-08-28 13:47:51
  这些老房子蛮有时代意义,存留下来的真不多了,看着那些标语,恍若隔世
作者 :__大烟王_ 时间:2019-08-28 14:53:52
  猪猪做了回好孩子。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9-08-28 14:59:51
  殿试出来是天子门生吧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9-08-28 15:05:43
  晕菜,又开始审查了,连个吃饭帖都要查
楼主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8 15:30:31
  @河海森林5 9楼 2019-08-28 15:05:00

  晕菜,又开始审查了,连个吃饭帖都要查
  —————————————————
  公款吃喝关你小黑屋
楼主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8 15:31:09
  @山水20182018 6楼 2019-08-28 13:47:00

  这些老房子蛮有时代意义,存留下来的真不多了,看着那些标语,恍若隔世
  —————————————————
  看着很有感觉,住就困难了
楼主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8-28 15:31:33
  @__大烟王_ 7楼 2019-08-28 14:53:00

  猪猪做了回好孩子。
  —————————————————
  打倒烟王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9-08-30 17:47:59
  结构严谨直面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9-08-30 17:48:16
  拜读支持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9-09-23 10:26:09
  感慨颇多支持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9-10-03 08:55:18
  耐读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9-10-29 11:30:04
  难言难表白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9-10-30 17:29:08
  现在猪肉好贵的。
  打倒猪猪!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