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漂洋过海来看你(作者: 结绿)

楼主:小柏杨YQ 时间:2016-12-10 14:54:20 点击: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发表时间: 2004-5-12 21:44:40

  中午
  12:01 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得悉<<求求你表扬我>>剧组正在南京的一条文化街上拍摄.
  12:05奔到校门口等车
  12:15车子仍然没有来
  12:20 上车
  12:35 到达目的地
  12:35-13:50 发信息给愚导, 和她通电话, 转圈, 站在街边-------等等,等等.
  13:50 从面包车里下来一个人, 然后我笑了,他也冲我笑了.
  15:35 离开<<求求你表扬我>>拍摄现场.
  17:35 再次路过拍摄地, 剧组还没离开.

  昨天夜里,我被一阵急雨吵醒,只睁了一下眼就又睡了。
  今天早上,雨还在下,很大。
  中午的时候,雨停了。
  妈妈打来电话,本来以为是我邮购的<<顾城诗全集>>到了, 没想到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
  她说,在她单位附近发现一个正在拍电影的剧组,可能是<<求求你表扬我>>剧组,也可能不是.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开始一个劲儿的乱跳个不停,飞快的和同座打了个招呼,抓起背包,奔下三楼,只冲向校门口。
  站在站台上,足足十分钟的时间,一辆车也没有来。
  好不容易,等来了车子,坐在车上,风从窗外吹进来,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

  我是十二点半左右到那儿的。沿街的人行道上停了一辆红色消防车,一辆有升降台的车子(拍摄用),好几辆面包车。白色的反光板,很亮的照明灯,白色的强光直射过来,
  再隔一个小街口,可以看见两辆装器材的卡车。有一些人围在一边。

  发信息给愚导,告诉她我找到了剧组,只是还没有发现王志文老师,我已经转了好几圈了。愚导让我去找一辆面包车,说他就在里面。我转了几圈,发现了三辆面包车。人群散了,又重新聚在一起,挤在我的面前。我和愚导说,实在是没办法走进去。
  然后,被愚导“狠狠的”教育了一下。我很坦白老实的说了我的自然情况(便于辨认),所在方位,接下来就被很“温柔”的命令,原地待命。

  过了一会儿,我鼓起勇气,准备挤进去。正在此时――――
  从面包车里下来一个人, 然后我笑了,他也冲我笑了。
  历时1小时15分。


  关于我和王老师的对话内容,呵呵,我选一点大家比较感兴趣的说说。(重点是关于俱乐部的,对吧,同志们?)
  我们谈到了上海的那次聚会。他说,大家都表现的很理智很平静,这样很好。他也愿意所有喜欢他的朋友们能够很平等的聚在一起,彼此尊重。他不喜欢那种很盲目的喧嚣的推崇,因为,只有孩子才会喜欢被别人一味宠着的感觉。尤其在是非判断上,我们每一个人更应该做到客观。
  我说,有一天恐怕我们俱乐部也会物是而人非的。王老师说,在我们做一件事之前,应该想到有可能会出现的一些情况,有聚有散,人生嘛。今天,我们想在一起,就高兴地聚在一起,有一天,觉得没有必要了,也完全可以散开。我想,他的意思是不要强求什么。

  在谈话中,我很狡猾的问了愚导的名字,因为愚导一直没有和结绿说过她的芳名。
  王老师说, “xx,……的x,……的x”
  愚导名字中的第二个字,王老师用了一个很清新的形容,我也觉得很适合她这么一个人。
  透明的,亮晶晶的,可爱的,很美的——-—-—
  芳香的―――
  在不透露究竟是什么的情况下,我的描写已经算是可以的了。
  然而,也是呼之欲出了。

  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讲述者。
  大家可能更希望我多写一点,尤其是没有见到过他的朋友们。你们,也许想得到一些更具体的描述。
  比如,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说了什么话,怎么样的语气.他有怎么样的行为反应,做了怎样的手势。 他有没有笑,他穿了什么样的衣服,有没有抽烟。
  如果他笑了,是怎样的一个笑。那个笑是如何开始的,如何展开,又是如何漫延开去的。
  他的额头,眼睛,鼻梁和嘴唇----他的一切。
  有一些,我的确捕捉到了,感觉到了,可是还有一些恐怕也很快的被错过了。
  所以我只能写一些大概。
  直到此刻,我都没有想好该怎么写,其实我本不想写的。但是我知道,在这儿,他的事情永远在大家的期待中。

  与王志文的见面及交谈和我原先想的不一样。

  看见他冲我笑的时候,我也笑了。
  这一过程极短,他几乎是一下车,稍稍转了一个方向就发现了我,他个子很高,挡在他前面的一排人没有遮住他的视线,
  而我单独站在人群后方,自然是很明显了。
  我的衣着永远是简单的,所以小小的描述就可以成功的定位。

  王老师和我的对话,涉及了不少方面的内容。
  他是个思维很缜密的人,他的话语的稳定性和逻辑性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绝不是咄咄逼人的。在一些问题上,我和他的想法并不一致,他没有试图去说服我,只是明白的告诉我他的考虑。
  了解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我习惯通过观察和倾听,在我还没认识清楚之前。

  我现在回想起来,刚见面的时候没有和王志文老师握手。只是一味的跟在他的后面。他是一个带领性很强的人,起码对我来说。 我不是去探班的,只是想远远的瞧一会儿。也没有任何想问的问题,一个人是不可能带了问题去看一个朋友的。

  王志文个子高,在车子里的时候要微微弯腰,他头发是卷的,很浓密。他抽了一支烟,抬起头向上吐出烟雾,手里拿了烟灰缸,后来又打开了窗子。

  我说起话来没什么架构逻辑可言。 在理论上,我觉得一切社会问题“不破不立”;在实践上,我是一个绝对的改良主义者(并且是通过教育改良)。 王志文的主张是,一些丑恶积习只能经由漫长的时间慢慢的消除澄清,欲速则不达。先做好自己,在枝节上不要太多纠缠,因为还有很多别的可做的事情。

  通过交谈,我知道我和王老师是有点不同的。但是有一点相同的是,我觉得我们都是比较固执的人,水淹不进。
  临别的时候,因为匆忙,我们也没有正式说再见。 只是他说:要不你就先回去吧。我答到:好的。
  然后就离开了。

  还有一些内容,我想大家也会允许我珍藏在心中。当然,过几天我陆续还会再写一点的,今天实在是晚了。 我用了一个很唬人的题目, 其实,我只是在小风之中,小巷之边,小小梧桐之下,漫天毛毛之中,站了一个小时。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