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好友的文章--关于《黑冰》(作者: 迩来四万八千岁)

楼主:小柏杨YQ 时间:2016-12-04 16:42:04 点击: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发表时间: 2003-8-28 20:31:12

  这是我一位朋友的文章,他是研究文艺理论的,希望大家来看看,如果不同意他的观点,就好好反驳一下!

  为何正面(反面)艺术人物的审美程度及典型化程度常常更低(高)
  人是艺术尤其是叙事艺术描绘的主要对象。自从莎士比亚借哈姆雷特之口喊出人是“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之后,表现人的命运,刻画人的个性,剖析人的灵魂,日益成为艺术创作的主要任务。典型人物,作为一种经过高度艺术概括、能深刻揭示一定生活本质、具有鲜明个性的艺术形象,作为熟悉的陌生人、圆形人物,又是艺术人物塑造所能达到的一种具有高度审美价值与认识价值的高级形象。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不少艺术家因自己所创造的成功的人物形象而名传后世。
  典型有类型化、个性化之分,但并不局限于好人或坏人的圈子,按道理说,艺术创作中着力塑造的各类人物尤其是主要人物应该成为各种各样的典型,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在艺术创作中常常出现这样一种矛盾现象:被肯定的人物--比如正面人物尤其是正面人物中的英雄人物――典型化与审美化的程度低,而被否定的人物――比如反面人物尤其是反面人物中的邪恶人物――典型化与审美化的程度反而高。
  这种现象在当前中国的电视艺术中依然存在。在现实题材的电视剧创作中,表现尤其明显:在《大雪无痕》、《黑冰》、《黑洞》等一批为数不少的作品中,被否定的人物(如周密、郭小鹏、聂明宇)反倒比被肯定的人物(如方雨林、汪静雯、刘振汉)更为“出彩”,有些观众甚至产生了对“警”生厌、对“匪”生怜的不正常情绪。
  该恨的恨不起来,该爱的爱不起来,这好像是近年国产警匪片的通病。这种通病凸显出了我们当前的电视剧创作在人物塑造上的审美观念误区。

  一、对人物典型性尤其是性格二重组合的片面理解
  典型人物的两种主要类型是类型化典型和个性化典型。在个性化的典型理论中,二重组合的性格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规定性。
  从理论上说,二重组合的理论并没有什么错误,但它仅仅是一种定性的描述,生活中的真实人物要在此基础上以不同量的组合才能获得质与量的统一。相对于高大全、假大空等概念化、类型化、单一化的人物塑造理论,二重组合的原理固然揭示了人物个性组成的复杂性,代表着人类对自身认识的进步,但缺少在此基础上围绕主导性格而形成的坚定性和统一性,缺少广泛深刻的概括性,那就仅仅是一种病态的二重分裂性格,而非正常的二重复杂性格。而且,正常的二重组合造就的艺术典型也并非仅真善美、假恶丑“旗鼓相当”一种结果(比如哈姆雷特、麦克白、蘩漪、高加林等),而是还有偏于真善美或假恶丑两个极端的多种类型,如奥赛罗、夏洛克、堂·吉诃德、诸葛亮、王熙凤、阿Q、陆文婷、梁三喜等等,千姿百态,不拘一格。
  但是,由于某些人将个性化典型二重组合的丰富性片面地理解为蘩漪式的单一性,于是,就将偏于二重组合两极的一些典型人物――包括被肯定人物与否定人物――统统拉向二重组合的中点,在将“神”化人物与“兽”化人物“人化”的同时,以“圣人也是人”和“坏人也是人”的观点轻易地抹平了肯定人物与否定人物的本质区别。如果说,文革时期将英雄人物神化与反面人物兽化的做法是夸大了其间的区别的话,那么,如今这种将肯定人物与否定人物拉平为中间人物、灰色人物的作法又夸大了其间的联系,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同样不真实。
  当被肯定的人物(常常是英雄人物)与被否定的人物(常常是反面人物)在人性上被拉平以后,为了吸引读者,强化冲突,出于一般的编剧技巧,如今的电视剧往往将主要反面人物设置为能力出众的智慧型人物(以前那种超级笨蛋、一捏就死型的反面人物已经引不起观众的真实性认同与观赏性兴趣),往往令正面人物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处于某种劣势(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于是,相比之下,正面人物不仅显得没有“人情”,而且显得“愚笨”,相比之下,当然容易黯然失色了。
  以电视剧《黑冰》为例,相比于其中的毒枭郭小鹏,剧中的警察不仅没有凸显出英雄的气概,反而显得粗俗、愚蠢、冷血。从文化程度看,活跃在全剧的三个警员中,汪静雯是硕士,李新建是学士,强民没有上过大学,而大毒枭郭小鹏则是博士。从待人接物的角度看,李新建、强民动不动就威胁郭小鹏等人,甚至私闯民宅。相反郭小鹏面对警察的“骚扰”,还显得文质彬彬,以礼相待。卧底探员汪静雯在海州药业集团找计算机程序员、财务总监、工程技术人员调查,都是敲敲边鼓而已,而企业的核心机密则是由郭小鹏亲口告诉她的,因为郭小鹏爱上了她。试想,如果郭小鹏不爱她,她有智慧掌握郭小鹏的犯罪事实吗?而李新建、强民等人除了跟踪、打斗、恐吓、威胁外,就再也没有为破案贡献过智慧了。郭小鹏为了爱汪静雯,置生死于不顾,将核心机密告诉她,可见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而汪静雯潜伏在郭小鹏身边时,郭小鹏的犯罪还处在初期阶段,汪静雯没有制止他挽救他,反而等他完成了所有犯罪过程后再一网打尽。另外,该剧着意描写了枭郭小鹏人性的一面。作为孝子,他反复给母亲洗脚,这一细节不论真假,但很感人,而剧中的警察在这方面则是一片空白。郭小鹏为了接母亲走,冒死潜回海州,剧中的警察正是利用了他对母亲的深厚感情,布局抓获了他。众所周知,爱情和亲情是人类最宝贵的感情。而郭小鹏对汪静雯一片痴情,换来的却是对方致命的一刀;他对母亲的亲情,最终却使他走向刑场。这样的一个人,能不令人同情吗?而剧中的警察却成了人类珍贵情感的“刽子手”,能不令人生厌吗?
  二、对艺术美与真、善关系的片面理解
  在马克思关于美的理解中,美作为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是建立在合规律性(真)与合目的性(善)的统一上的。就真善美的关系及其历史发展来看,只有当人类在实践中掌握了客观规律(真),实现了功利目的(善)并成为生动的形象时才可能有美。作为历史成果来看,真善美是同一客观对象的密不可分的三个方面。但在欣赏美的时候,审美主体注意的并不是它能达到的人的某种功利目的(善),也不是从审美对象上体现出的某种客观规律(真),而是对人本质力量的感性直观(美)。所以美虽然以真善为前提,但并不等于真善。在美的对象中,真善融化于形象,善的直接功利性被扬弃了,真的纯客观性也被扬弃了。善成为间接的功利性,成为美的潜在因素,而真则作为实践主体的智慧形式出现,存在于主体对规律的认识和掌握中。导致对人物性格二重组合错误认识的美学根源是对美与真善关系的片面理解:将美简单地等同于真,忽略了善。
  电视剧应该起到一定的教育作用,有些人现在说这话好像有点“心虚”,因为娱乐功能越来越受重视――它意味着商家的钞票和观众的笑容,而且常常穿着一身体面的西装叫“寓教于乐”。不过想象一下,在《黑冰》中,大毒枭时刻牵引着你的目光,全剧淋漓尽致地记录了他走上犯罪道路的复杂经历,细腻丰富地展现了他的情感生活,冷静客观地描绘了他驾驭全局的魄力和野心,最后,当然,他应该被抓获,正义的力量总是要获胜的。但这时,你会想起贩毒的罪恶吗?会想起他的经历应该引以为戒吗?还是会叹息这样一个有才华的人竟然有这样一个可悲的下场,从而对他充满同情?――当真失去了善的相伴,艺术就成为单纯的真之展览,若真之本身不善(如自然主义的暴力、色情),那么,美不再成其为美,艺术也不再不成其为艺术了。
  综观近年来的电视剧创作,上述人物形象塑造上的误区表面上使人物显得复杂而立体,标志着现代人对生活与人心的复杂性的认识,但却夹杂着不容否认的混淆善恶的倾向,从不真实的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对社会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值得我们深长思之,认真对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