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遥望阿文(作者:刘苗苗)

楼主:小柏杨YQ 时间:2016-11-30 14:13:12 点击: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摘自2003年9月上《大众电视》——刘苗苗专栏

  距1993年与阿文合作拍《家丑》后,1994年我们在一次《家丑》内部放映(相当现在的某种宣传炒作)会上见了一面,一晃经过了9年。9年间,我们从未谋面,只是有时记起他的生日时,给他打个电话。当年我们决定合作以后恰逢阿文26岁生日,我应邀在他生日那天与他的朋友们一起进餐小聚。记得我们还去歌厅唱了卡拉OK,许是由于那是个愉快的日子,我就以为自己记住了他的生日——1966年6月6日。可是,日后我给他的“祝寿”电话有时打对了,有时却是错的。电话那边传来阿文好听的笑声:“不对,我是16日的生日,今天有两个朋友打电话来……”也许他说“我的生日是6日……”而我是在16日打去的电话。总之,这时对时错的“祝寿”电话间或打着,大概不管我把阿文的生日记对了还是记错了,他接到电话总是显得很开心,以至于我倒真弄不清他的生日到底是6月6日还是6月16日了。这两年“祝寿”电话却打不通了,拨他的手机号后耳边只有奇怪的电波声,听了叫人怅怅然的……

  我是不太愿意写名人轶事的,1993年我写了一篇有关阿文的随笔,自己提名为《圆梦人》,但刊物却大笔一挥把题目改成了“与王志文一起拍《家丑》”,这让我感到很可笑。因此,后来《作家文摘》摘了我那篇被更名的随笔之后,我连稿酬都没去领,我戏称《作家文摘》是《作家人摘》,坚信该去领稿酬的是阿文。

  9年过去了,阿文已经很锦绣了,我这个一向厌恶写文章只求锦上添花不顾雪里送炭的家伙,反倒又一次写起王志文,本来他是不该得此“殊荣”的。9年来,我只是在电影、电视,或者在招贴画上看到他的倩影,在电话里听见他或者高兴,或者冷淡的声音,凭什么要写他呢?只是觉得有话想说,想对这个已近不惑之年,尚率真、尚正直、尚不谙世事、恶习不改,当年口称自己为“苦孩子”,如今已成了富人却依然没有长大的阿文说几句话,也许中听,也许不中听,文责自负,决不言悔。

  最想说的话之一:
  阿文:你这9年眼的最好的两部作品是电影《刺秦》、电视剧《黑冰》。尽管你已青春不再,但在这两部作品中,你创作了两个不同时代的完全不同的人物。我看了几眼《黑冰》,却有一年多时间脑海里不断回闪“你”身着囚服被押上刑场的那个长镜头,那是堪称表演艺术的表演,在“你”踉跄的脚步和回眸之间,生命与死亡烁然,勇气和畏惧交织,“你”走过的是有限,奔向的是无限。阿文,你真的很棒!

  想说的话之二:
  阿文:你接戏过于频繁了,既然不饥,应该择食才对。你是怕寂寞吗?如果你真的想多数男性一样有过军官梦,也不该演《DA师》,你无论如何演不好军人,也许二十年后可以。既然演过军人,现在是否已经懂得“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有古训在先:“宁缺勿滥”。

  想说的话之三:
  阿文:你与胡玫导演有关《芬妮的微笑》的纷争,你是对错参半。首先值得肯定的是,你在否定别人的同时,没忘了否定自己。其次,在如今传媒一派见风使舵的恶习疯狂弥漫之时,你是一股清风。我想说你错在哪儿呢?错在你的方式过于率性,为什么不以艺术探讨的方式评价导演和自己的创作?何必出口伤人?让旁观者误以为你在摆大腕架子,给好事者以恶意攻击你与他人之机。我们知道时间会证明一切,希望你和胡玫能有一天一笑泯恩仇。林则徐有名句:“有容乃大,无欲则刚”。

  想说的话之四:
  阿文:珍爱身体,养精蓄锐,张驰有致,动静相宜,居安思危。

  想说的话之五:
  阿文:“第八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八年精品回顾,由全国大学生投票将《家丑》评为精品之一,我曾打电话通知你,你的手机之时传出奇怪的电波声,我只好独自去北京广播学院与学生共同观片并与他们对话。也许如今你已硕果累累,对此不介意,但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告诉你,别忘了《家丑》记录了你的青春年华。

  另:尚有为你留《家丑》剧照一套,如有兴趣收藏,可与《大众电视》编辑部联系,即能得到与我联系的方式,或通过编辑部告诉我你的地址,我将把剧照邮寄给你。

  想说的话之六:
  阿文:可记得拍《家丑》最后一场戏时,你躺在腐臭的、滴满鱼汁的石板地上发这脾气拍完了最后的镜头吗?我记得,我很内疚。《家丑》是个穷组,我没有足够的资金把腐臭的道具鱼扔掉,再买新鲜的换上,让你受苦了。也许今生今世我们不会再合作了。我打定主意拍低成本的艺术片,我想做个人民艺术家,你觉得的可笑吗?

  阿文的生日多有“6”这个数,就说六段话吧。或中听,或不中听,笔者永不言悔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