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王志文:想说爱你不容易(转载)

楼主:流星划过lxy 时间:2017-07-27 12:25:57 点击: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王志文:想说爱你不容易

  我们小时候玩的橡皮泥,赤橙黄绿,十几种颜色各个鲜亮;可是玩得久了,各种颜色混在了一起失去了本色,久而久之成了一团黑泥。人也许不该流俗,不该失其本色,世界也许会因此而丰富多彩起来。对于60年代出生的人来说,2000年曾经就是我们的未来,现在这个未来真的来了。回首我们走过的这几十年,我们是否该问问,自己得到了些什么,又失去了些什么,我们的本色还在吗?

  本色

  叫“本色”的片子不少,有保罗·纽曼的《金钱本色》,有周润发的《英雄本色》,在媒体“冷”了一段时间的王志文,新年伊始便携三部影视剧回到观众身边,打头的一部就叫《刑警本色》。

  离别的时候是反映一个人本色的时候。《刑警本色》中刑警萧文与“李煜”分离是为了追寻理想,《皇城根儿》中浪子王喜与“许晴”分别同样是为了追寻理想,而两个“王志文”已整整差了10岁。

  若是在四五年前,刑警萧文的形象可能不会与王志文联系在一起,制片人想不到,导演想不到,就连王志文自己也想不到。王志文说:“这次之所以有人找到我来演刑警,是因为我的自身情况发生了变化。首先说我胖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形同枯槁’了。另一方面,我大了,三十好几的人,成熟了。”

  为了演活这个角色,王志文结交了许多公安朋友,在交往中努力观察和体会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和办案过程中的言行与感受。寻找和塑造一个“不一样的警察”是王志文申领这个角色的初衷,这倒不是与战斗在公安战线的同志们比,而是与以前的文学和影视作品中的警察形象相较。他要演一个他心目中的警察,一个原则至上的人。

  作为一个社会人,要做到事事都有原则谈何容易。绝大多数人、绝大多数时候,原则会成为融入社会的“必要丧失”。这样本色就更显珍贵。

  真本色

  王志文给人的印象是不温不火,无论是做戏还是做人。有人问他:“你就不怕观众把你淡忘了?”王志文笑着说:“不会吧,我觉得和观众的关系,就像是慢慢交朋友。大家会渐渐发现我是怎样的一个人,想藏都藏不了。比如演戏,你可以伪装一部两部,但你不能永远伪装。我也希望观众能对我保持热情,但请千万别太过分。从骨子里说,我是一个很需要安全感的男人。”

  王志文给人的另一个印象是潇洒,对一切事情都看得很开。王志文说:“10年来,身边的一切都在变化,我也不可能总保持一种快乐的心情。人有时候焦躁不开心,是因为不满足。我也有不满足的时候,这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来自同别人的比较,一个是来自同以前的自己比较。要超出别人,要超越自我,一些烦心事就会随之而来。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对自己说,生活、观众、母亲、朋友已给了我太多的东西,我已经很幸福了,为什么还不开心呢?幸福就是一种感觉,只要你想去感觉它。”

  男人本色

  干净、坦诚、风趣,王志文认为这是一个“中国男人”最难得的,他也在不断地以这个坐标校正自己。

  只有一个心底干净的人,才能用坦诚的目光与他人对视;只有一个灵魂干净的人,才能用坦诚的态度与他人交往。无私进而无畏,这是一个优秀男人应该具备的品质。

  太坦诚了难免要得罪一些人,所以有些人说王志文这人挺“各”。王志文说:“我不是那种人。作为公众人物,我可以承受一些东西,但不能承受所有东西。因为我不会向生活索要太多,我只不过想,原则做戏,本色做人。”

  全新感觉王志文

  王志文当刑警队长?别说导演开始没想过,就连剧组的其他人也频频摇头。虽说导演张建栋和王志文是很要好的朋友,但他始终觉得这样一个“文人”气十足的人,实难和“刑警”搭上勾。于是剧组同仁一致把目光投向了张丰毅、尤勇、巫刚。“中意”的人选全都有戏在身,无奈之下,剧组开始“大海捞针”,顷刻间剧组的办公室 成了期刊室,书摊上能买到的影视杂志全都摊满了桌、地、床,这等“折腾”依然没能曙光再现。他们不遗余力,又开始电话“热线”联络,又是几日还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一日,剧组在德莫利餐厅吃饭,正在北京拍戏的王志文应邀前往,他突然以手击额:有一个。大家齐目注视他,“主演过《缉毒科长》的刘交心,形象气质都很合适”,于是,几部手机同时联络,20分钟后居然与正在内蒙古拍戏的刘交心接上了头,又是一盆凉水:他已与导演吴天明签约《黄河人》。如此碰壁,依然没人把王志文和这个角色联系在一起。

  该开机了,主角还没定下来,没有什么比这更头疼的。愁眉不展的张导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杂志,下意识地翻过一页王志文在《超导》中的剧照,翻过去,又翻回来,盯了良久,抬起头问正在翻杂志的副导演戴冰:“你觉得……志文?”戴冰思忖片刻:“……可以吧。”他不太肯定的回答透着吃不准的语气。从《南行记》、《柳亚子》、《吴敬梓》,以及城市现代青年类,如《过把瘾》、《东边日出西边雨》、《皇城根儿》,“警察”这个特殊的类型角色从来没有出现在王志文的创作经历中,哪怕是类似的“军人”之类,他身上独有的演员魅力能否与剧中的角色达到契合,让人确实“ 摸不准”。主创人员的意见很是不同,于是他们破天荒地向观众征询, 300多个电话有70%投了赞成票。而王志文当听说让他出任这个角色时,不禁大笑:“让我演刑警,开什么玩笑”。他沉默了很久后说:“如果我演,是一次赌博”。就这样,王志文误打误撞成了“刑警”,他向自己提出了挑战。据说,导演张建栋对王志文的表演极为满意。

  变了的是年龄没变的是本色

  从10年前那个一身黑色学生装的时代青年,到现在这名一身绿色警服的本色刑警,王志文的戏路似乎并没有多大变化,依旧是他那特有的嬉笑怒骂方式。在瞬息万变的社会里,在时代大潮的砥砺中,不变比变有时候更为难得,因而更见其可贵。在浮躁的、炒作的泡沫一一爆碎后,那些衡定的、不变的东西又举浮出海面,重新火起。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