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杂感(一)——最喜欢的形象(作者: 一生儿爱好是天然)

楼主:小柏杨YQ 时间:2016-12-10 14:39:48 点击: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发表时间: 2004-5-3 21:57:59

  说实话,还是更喜欢《南行记》(有野猫子、夜白飞的那出)那一个清秀的书生形象。那片子尽管只看过一次,其间人物的一颦一笑都已模糊不清了,但,在我心中,那一切已经化作了一片清纯,那份赏心悦目,直把人倾倒。虽然志文屏幕上的形象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不断地丰富,虽然像后来口碑很好的《和你在一起》我还不曾看过,但还是觉得可以下定论了。无论如何,那最初印象已经深深烙在心里,无以取代。也或许这多少有一点先入为主的因素,且其中的真实原因我也不敢肯定地说已经参透了。

  这实在是件无奈的事,不知是喜还是忧。实在是更喜欢像《山峡中》那样的有着一定原始野性并有着纯洁美好的希望在前头总能让人充满憧憬的但又不得不留下某些怅然的那种既超越现实又不能脱离现实改变现实的那样子。(概括得并不准确,但也不知如何说更好。) 而志文有着与其最相匹配的气质,从内到外;或者说,那是最适合志文去演绎的,不用大肆地刻意地去表现。但结果是精彩的,虽然让人感觉还不够特别的淋漓尽致,但那份气质,那一形象,已经足够。从这个角度讲,后来的《过把瘾》是这方面的一个很好的继续,但仍然取代不了前者的地位,真邪了。的确,艾芜作品的那份意境很好,很让人怀念。

  或许真正吸引我打动我的还是那份涉世尚浅的单纯,总觉的,那不是随便一个演员凭一点演技就能够表现出来的东西,不是演出来的,所以就更加地给以青睐。那形象在《飞虎队》里也隐约可以看到,就是张兰看到女人怀里的孩子哭时那样子,整个一个善,和那些要么膀大腰圆要么凶神恶煞要么粗眉大眼的小日本或游击队员实在是个鲜明的对比。

  有人说,赵宝刚早年推出的“偶像”的魅力更多体现在性格和演技水准上,尤其是性格,我更认同。所以对于《过把瘾》我不大相信真像志文说的那样,换一个人也能把它演好,觉得玄。换谁?是个问题,这样的演员想必是不容易找到的,而且演到什么程度,怎么就算好?还有个层次问题。从赵宝刚请王志文演方言,王志文欣然出演方言看,赵宝刚和王志文是有缘的,我想这缘更来自他们所具的共同的东西。一个选中了这个剧本,要导,另一个气质恰好与主人公相吻合,天生就合适演。这让我我再一次感到,天性的东西不是“演”出来的,怎么能够“演”呢?成功的表演要靠真诚 ,没有真诚不可能是好的。志文与方言天然合成,很好。

  这里,我是以自己的好恶来作评价的,或许这是个漏洞。但我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感觉。


  (二)——想让志文找不着北
  看《黑冰》,喜欢的不是郭小鹏那一大段的生活历程的陈述,而是他甩钢笔水儿的那一段。虽然他所诉的三件尴尬事内容稍显鄙陋了一些,但味道还在,我喜欢。

  同是味儿,却有高下之分。不管怎么说,黑冰和黑雾不是完美的。尤其黑雾,“火” 字当头,火候太过,难免就有糊味。

  不喜欢唐国强的表演就有这个原因,虽不是最主要的。看看《三国演义》他演的卧龙吊孝就知道。论演诸葛亮这一角色,我更愿意接受李法曾的表演,无论吊孝还是空城计,都那么有人情味儿。因为这个角色,后来我更多地去关注他,但总是失望,包括《决战之后》的杜聿明,没戏。

  有一篇《怀念“瘦子时期的”王志文 》,是作者冒着挨板转的危险写的,但在我们讨论区,还是被转载了至少两次。或许这位作者对《黑冰》的评说有些苛刻,但对志文的爱护还是溢于言表。事实上,它如果是批评,就应该苛刻,只软绵绵地几句是不足以引人重视发人深省的。例如大家只看《杂感(一)》,有多少人会想到那其实也是一种婉转的批评呢?或许作为一个提醒,对敏锐的志文来说已经足够。但是,如果志文已经感觉到 “越来越不会拍电影”了,那么我们适当地施加外力让他的这种感觉加重数十倍,也未尝不可。凭着他对事业的热爱,相信这份压力是能够承受的。当然,最终还是文艺批评式的,有褒也有贬。记得自己学美术那段日子,在你觉得越学越窝火,越学越不知道该怎样进行下去的时候,有人却会对你说,恭喜你,你要进步了。有时我也想,对于一个锲而不舍的人来说,处于这种状态也没什么不好。

  现在,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没有那么多的恰恰适合你演的剧本,那么一个办法是让自己学会适应剧本。但一剧之本,毕竟决定着整出戏的品位,演员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过是个二度创作。实际上,有剧本挑有戏演就不错了。(当然更可以干脆不演,歇着。)

  从这个角度看,志文做得很不错,他的努力有目共睹。从山脚到达一个顶峰,道路真的是曲折的,但过程还必须有,不能够省略。这个过程里,需要思辨,需要争论,但最终大家还要达成共识,为了共同的目标。如果做朋友,我愿作志文艺术上的诤友。


  (三)——期待平淡

  接前两篇。准确地说,喜欢的是志文的那个善良、尔雅的文人形象,自然天成的。但近几年志文所塑形象几乎没有超越了的。最具典型的是《黑冰》、《黑雾》。《黑雾》里的律师是知识分子,却不够儒雅;郭小鹏也属高级知识分子,但不够善良。

  而我又不得不承认,就原有剧本而言,志文对角色的把握是相当有水准的。这里有矛盾。我只有再次把眼光落回到剧本上。五花八门各色剧本中,有知识分子可演,已经不错了,而且是有正义感的或算是有良知、让人理解、同情的,或许这是志文所看重的。能保持这一点不易,多少发挥了志文扮演知识分子的长项。况且演文人不是谁都行,尤其是富于一种美的精神感召力的。陈晓旭演林黛玉最大的失败就在这上面。

  另一点,典型人物应该属于典型环境的,而两剧中所表现出来的典型环境不够尽善也不够尽美。。《黑雾》是暗淡的,《黑冰》是畸形的。前者写实的够可以,后者则只可用来证明一下“人之初,性本善”。若是赏荷花,我更愿意看到她水波映衬下的风姿,而不是水源枯竭,污泥四现背景下的惨状。而且,剧本本身,写实还是不写实不是根本,重要的是它是不是营造了一种诱人的意境。《过把瘾》是写实的,但也是理想化了的,有了意境,而且是美的。

  从形象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志文可以演一些更具阳刚之气的角色,可以塑造更多的不同类型的银幕形象。过程本身是对人的一种磨砺,不管客观条件如何,能够固守自我而始终如一的奇才毕竟太少。

  绚烂极了,终究还要归于平淡。当平淡之时,回头再与从前的善良、尔雅的文人形象相比,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的是,依然不温不火,自然天成,对角色的把握依然从容不迫,游刃有余;不同的是,那将是一个更宽广的领域里的从容不迫,游刃有余,一个更宽广的领域里的不温不火,自然天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