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泸沽湖“走亲”记

楼主:东方凡人 时间:2017-09-07 15:17:58 点击: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见过垂柳轻拂,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的杭州西湖;也见过超然物外,湛蓝圣洁的西藏纳木措;还见过碧波荡漾,四围苍翠的台湾日月潭;但更令我心驰神往的是那如梦似幻,神秘莫测的四川、云南交界万山丛中的泸沽湖。
  ——题记

  记得小时从“川报”上读过一篇“洛水走亲”的短文,摩梭人奇特的婚姻方式,充满浪漫、神奇、迷人色彩,不禁浮想联翩,也想去泸沽湖走一走,看一看,兴许运气还不错呢。
  自此以后,泸沽湖便在心中扎下了根,遑论泸沽湖风景,单那“走婚”, 就巴不得早点去一探神秘部落的究竟,了解摩梭人的前世今生。
  盼望着,盼望着,40年之后终于等来了机会,2017年7月26日与亲人一起动身前往云南、四川交界处的泸沽湖作三日“走亲之旅”。有机会实地了解神秘的摩梭文明,秀丽的泸沽湖风光,虽然自己已经老大不小,可内心仍然充满了期待!

  7月26日

  第一天行程较轻松,坐车到泸沽湖,初步感受神山、圣水、摩梭文明。
  早上8点半从西昌发车,顶着灼热的阳光,“中巴”穿行在大凉山的崇山峻岭之中,上山一程,下山一程,一程又一程,一弯又一弯,山高路险,宛如在登天梯,总免不了提心吊胆,过德昌,涉盐源,一路风尘,268公里奔袭,下午4点总算到达了波光潋滟、碧水蓝天的世外桃源——泸沽湖畔,住进了摩梭人客栈。
  这里远离尘世的喧嚣,宁静妩媚的湖光山色,古老神秘的摩梭文明,如痴如醉的阿注、阿夏歌舞,都使人恍若置身天堂,飘飘欲仙,流连忘返。
  泸沽湖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云南宁蒗县和四川盐源县交界的万山丛中,面积为52平方公里,平均水深40余米,最深达73.2米,透明度高达11米。湖中有5个全岛,3个半岛,四周青山环绕,山势绵延起伏。湖的西北面,雄伟壮丽的格姆山巍然矗立,是纳西人为之崇拜而人格化的格姆女神。湖的东南,与草海连接,牧草丰盛,牛羊肥美,浅海处茂密的芦苇随风荡漾,蔟蔟的花草迎风招展,每到冬季,天鹅、黑颈鹤等珍稀候鸟数以万计栖息于此,平添一种生气,一种景致。湖的四周,那茂密的原始森林里,豹、獐、鹿、岩羊、小熊猫、短尾猴、斑羚羊等珍稀动物出没其间,给人几分畏惧,几分野趣。湖畔,阡陌纵横,田园万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木摞房舍,炊烟袅袅,牧歌阵阵,渔火点点,阿哥阿妹,结伴相随,很清新,好自然。
  在泸沽湖畔居住着一个古老的民族-----摩梭人,严格来讲,摩梭人不是一个独立的民族,它应当属于纳西族的支系,可是偏僻的生活环境使他们在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方面逐渐形成某些不同于纳西族的特点,因而,人们便习惯地称他们为摩梭人,作为一个单独的民族来看待。在经济生活上,他们早出晚归,男女共同劳动,自给自足;在文化生活上,他们除了自己本民族的原始宗教达巴教的信仰之外,还不断接受外来文化的洗礼,喇嘛教的接受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除此之外,更让人注意的是他们的婚姻-----阿夏走婚制。来泸沽湖之旅的目的不也是想揭开“女儿国”神秘的面纱吗?
  阿夏走婚即“男不娶、女不嫁”的婚姻。也就是婚后仍各自居住母亲家,晚上男方去女方家过夜,早上便回到自己母亲家,所生子女一律由女方抚养,俗称“走婚”,但这绝不是儿戏式的婚姻,首先要以双方的感情为基础,走婚前,男方还要托媒人带礼品去女方家说亲,征得女方家老祖母的同意,方可走婚。
  这种婚姻与现代都市婚姻不同,它不受金钱及各种社会关系的限制,只要相爱就可以结合,这是一种让年轻人自由放飞情感的婚姻。双方所生子女属于女方,采用母亲的姓氏,男方一般不承担抚养的责任。解除家庭关系也很和平,不涉及财产的分割,也没有小孩抚养权的争夺,对下一代的成长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现在,随着旅游业的发展,摩梭人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在婚俗方面,这里已出现了“一夫一妻”制的家庭;在精神文化生活方面,他们除了本民族的打跳等一些传统的歌舞的娱乐方式外,也喜欢港台流行舞曲,当您从摩梭人居前经过时,也可以听到多愁善感的摩梭少女在哼着流星雨、星语心愿等一些流行歌曲。
  摩梭人住家的外面,那片蓝色的湖泊就是泸梁,生活在这里的2万余人的摩梭人就是靠这里的水繁衍生息的,这是我国西南高原上的一颗诱人的明珠,摩梭人称它为“谢纳米”,意思是“母湖”,母亲的湖。
  关于泸沽湖的形成,当地流传着一个有趣的故事:在泸沽湖畔有一个村子,那里便是摩梭人的家----洛水村,因为“泸沽湖”一词在摩梭语中意为“落水”,泸沽湖因此得名。湖前方有一座山,叫格姆山,意思是女山。摩梭人把她视为女神化身。它坐落在泸沽湖北面,永宁坝东南西之间,海拔3750米,整个山脉绵延几十平方公里。仔细看,格姆山像一个古朴、宁静的睡美人,躺在青山环绕的怀抱之中。如果从永宁坝仰望,格姆山则像一尊威武雄壮的卧狮,昂头守护着他的子民们,所以它又叫狮子山。
  关于这座山也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传说这里曾有一位温柔美丽的姑娘格姆,她勤劳能干,很多年轻的小伙子都暮名而来,天上的男神也看上了她,于是刮了一阵大风将她卷走,村子里的人都看见了,便大声喊叫,男神吓坏了,失手将格姆丢下,格姆死了,她的身体化成一座山,永远地躺在了这里,她的灵魂化成女神,保佑着世世代代的摩梭人,每年农历的七月十五日,当地的摩梭人为了表达对她的感激与崇敬之情都会来这里朝拜,在这一天,女神会降临在山上,她会保佑已婚的女子早生贵子,未婚的年青人早日找到自己的意中人,年迈的阿妈永远健康……
  泸沽湖的人世世代代都在讲着这个故事,因为他们相信这是真实的,看着这里蓝蓝的天,蓝蓝的水,在这样一个让人分不清是天上还是人间的秘境里,大家不也有同感吗?
  傍晚,最后一缕阳光已将泸沽湖和格姆女神山映得一片通红。现实中的泸沽湖是一个让人品味人生的地方,生活在这里的摩梭人就是人生哲学的老师。让我们一起走进摩梭人的家,去进一步感受摩梭文明。
  来到一个典型的摩梭人家院落,右手边就是摩梭人的传统民居——木樏子房。
  它属于井干式建筑。正房是祖母屋,顾名思义就是祖母住的房间。它的门槛很高,而门框又很低,门的形状接近正方形,看起来更像一扇窗户,为什么这样呢?因为在这个母系色彩浓重的女儿国,祖母是这个家庭中最有权威的人,人们进门的时候要弯腰、低头以示对祖母的尊敬。还有一种说法是因为摩梭人认为鬼魂是不会拐弯和弯腰的,这样设计房门就能够把鬼魂挡在门外。当家里来客的时候,好客的主人都会敬你一碗酥理玛。它是摩梭人家用传统工艺酿造的美酒。在摩梭人家里的大灶后面通常能看到两三头腌制的整猪叠在那儿,这是叫琵琶肉,这是当地人将猪宰杀后用独特的方法腌制的。冬季腌制,制成后可放数年不腐,据说有些还可药用。这就是摩梭民俗风情中的“琵琶当肉吃”的由来。
  神奇的部落,神秘的摩梭文明难道不同样令人景仰吗?

  7月27日

  第二天行程是泸沽湖“走亲之旅”的重头戏:坐“猪槽船”,荡舟泸沽湖。
  晨曦微露,黎明时刻的泸沽湖,一汪静水,变幻的云彩,清澹而神秘。神山的背影突兀于水边,影影绰绰的独木舟和捕鱼人的剪影,无比生动,成就了镜头里的特写……
  吃过早点,一行人来到湖边,5码头早已人头攒动,来湖心荡丹的游人真多啊!大家穿上黄色马褂,驾着猪槽船,霞光万道中起航,直奔湖心王妃岛而去。
  经过草海窄窄的水道,看着高高的芦苇,捋着水草——水性扬花,遥望着前方,惬意非常,我竟情不自禁的唱起:“东边的太阳已经升起来,泸沽湖畔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瑶,唉嗨……”有个妹妹更大胆,毫无遮掩的唱起了情歌:“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一下子,众多小船的游客,有说有笑,有唱有跳,整个湖面不再宁静,好不闹热!
  这还没完,细看泸沽湖,一弯碧水,上下天光,浑然一色,白云、蓝天、青山清清晰晰地倒映在湖里,湖草不断的往后退,招惹你不停的往青草深处漫溯,美得足以招魂摄魄,令人驻足,我忍不住想要跳进这玉液琼浆般的湖里畅游一番,洗却人生的艰辛与烦恼。
  云自无心水自闲,百里玻璃几叶舟。摩梭小伙子和摩梭姑娘一边划船,一边也唱起了动人的情歌,这边飘过去:“小阿妹……玛达米……” 那边荡过来:“小阿哥……玛达米……”一唱三叹,回肠跌宕,悠远感人。
  天之光,水之色,加上这天堂之清唱,清脆之桨水声,置身其中,恍若人间仙境。
  游湖回来的路上,下起了雨,泸沽湖的景色变得更加的烟波迷蒙,神秘起来,不由得想起导游说的一个传说:在遥远的年代,这里曾是一片村庄。村里有个孤儿,每天到狮子山去放牧。人们只要把牛羊交给他,他总是把牛羊放得肥肥壮壮的。有一天,他在山上一棵树下睡着了,梦见一条大鱼对他说:“善良的孩子,你可怜了,从今往后,你不必带午饭了,就割我身上的肉吃吧。”小孩醒来后,就到山上找啊找,终于在一个山洞里发现那条大鱼,他就割下一块烧着吃,鱼肉香喷喷的。第二天,他又去了,昨天割过的地方又长满了肉。这事被村里一个贪心的人知道了,他要把大鱼占为已有,就约了一些贪财之徒,用绳索拴住鱼,让九匹马九头牛一齐使劲拉,鱼被拉出洞,灾难也就降临了。从那个洞里,洪水喷涌而出,顷刻间淹没了村庄。那时,有一个摩梭女人正在喂猪,两个年幼的孩子在旁边玩耍,母亲见洪水冲来,急中生智,把两个孩子抱进猪槽,自己却葬身水底。两个孩子坐在槽里顺水漂流,后来,他们成了这个地方的祖先。人们为了纪念那个伟大的母亲,就拿整段木头做成“猪槽船”,由此泸沽湖也就被称为母亲湖。
  湖上荡舟太快乐了,时间过得飞快,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又一个夜晚慢慢地渗进高原湖的世界。
  夜色如水,在摩梭人的村坝上、篝火旁,一曲笛子吹奏的悠长的甲搓舞曲如火跳动,摩梭青年男女们身着盛装,手牵着手尽情地载歌载舞。男跺脚,女摆手,舞步时慢时快,不时引吭高歌,节奏分明,气氛高涨,引得许多游人也加入跳舞的行列,欢快的歌声、舞步声、爽朗的笑声缠绕着整个村寨,久久不绝……
  高原雨洗过之后的夜空,星星似眸子一样晶亮,仿佛伸手可摘。今天虽然很累,但作一个外来的泸沽人,感觉也很幸福。

  7月28日

  第三天“环湖游”,然后返回西昌,行程相对紧凑。
  过步行街,尝特色小吃,“梭膘肉”又嫩又香,真好吃;逛泸沽首饰店,各种饰品巧夺天工,银镯子就不错,令人啧啧不已;跨“走婚桥”,好想阿夏在身边,让自己也体验一把摩梭男女爱之甜蜜和浪漫;驻足“洛水村”, 看泸沽博物馆,进一步了解泸沽文明,好想碰上当年的那个“阿夏”,给我讲她从前的故事;情人滩留步,湖水澄撤,白沙逐浪,游鱼细石,清晰可见,不自觉中,竟玩起了儿时“飘水”的游戏,叨扰了湖水的宁静,罪过啊,罪过,阿弥托佛;漫步“里格半岛”,再一次为这里的湖光山色沉醉不已。
  舍不得离开神秘而秀丽的泸沽湖,舍不得离开原始而古朴的摩梭人,怎么舍得呢?“中巴”上到山顶,我们仍不断地回望格姆女神山下的泸沽湖:晚霞中的湖水恬静地凝在那里,镀上了一层金色,熠熠生辉,富丽堂皇,继续浸润着她的三个小岛……
  静静的坐在车上,回味此行:置身湖光山色,纯净的空气慢慢沁入每一根血管,好爽好爽;细细观赏木楞子房,走进祖母房看一看,好原始、好神秘;到酒吧里来一碗鲜鱼汤,或者一杯酥理玛酒,再听听古老的“阿夏走婚”的故事,气荡肠回;夜幕降临,摩梭姑娘和小伙聚到一起,在院井上燃起篝火,手挽手跳起“甲搓舞”,好一派诱人的风光!

  遥远的又复归遥远,唉……

  神山圣水好风光,
  摩梭文明绵悠长,
  待到山花烂漫时,
  再约泸沽又一场!
  2017年9月5日于重庆石桥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