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首页精华】村里的人

楼主:打起黄雀儿 时间:2017-02-13 13:02:49 点击:515 回复:2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家的村子不大,三纵三横六条街,方圆一公里不到。小时候比赛爬高,跟小伙伴光着脚丫爬树玩。村头那两棵高的不能再高的老杨树枝杈纵横,脸蛋子贴在树身往上看,高的似乎跟天连在一块了。一左一右各收一棵,往手心里狠狠地吐一口吐沫,搓吧搓吧就爬上去。站在最上面那个横叉上,就感觉风在头顶裆下肆意地穿过,树头轻歌曼舞地摆动。往下看一眼村子,方方正正的一个。手搭凉棚能看到村南马路上背着粪筐弯腰拾粪的老头和村北马路上拉着车子撒欢跑的骡子。

  村子里的人也不多,男女老幼加起来不过一千五百人。人走人留,迎来嫁娶,这么多年基本浮动不大。平日里冷冷清清,年轻力壮的都跑出去打工,村子里就剩下一帮体弱多病看门护院的老人。到了年底,村子里才开始热闹起来。紧闭的门一个比一个开得敞亮,大红的春联一个比一个贴得顶天立地。一进小年就开始噼里啪啦地点炮,外地的大人孩子隔三差五的都回来了。圈在院子里的鸡鸭鹅狗也兴奋地欢叫着跑上街头,有事没事的一通叫唤,想来是憋屈太久的缘故。

  冬去春来,岁月的痕迹篆刻到村口的杨树上,年轮一圈一圈,那就是忘不掉的历史。四季更替,光阴渲染了老人们斑白的双鬓,皱纹一道一道,那是抹不去的沧桑。村口的杨树下从来不缺守候的人,一代又一代,一茬又一茬,年头目送亲人们打马远去,年尾遥望家人们满载而归。有人就有历史,村子里总有一些偎依在苍老边缘,用余生书写历史的人。


  (一) 屋后的大娘
  从我记事起,我家屋后头就住着一位老婆婆,论辈分我得管她叫大娘。大娘究竟多大岁数,从前不知道,现在不知道。至于将来,只要她不说估计也不会有人知道。

  我印象中的大娘似乎从来没年轻过,也从来没有老到哪儿去。小的时候,我穿着露裆裤子满街跑,偶尔翻墙跳进她家院子,就能看到她弱弱地拄着拐棍坐在树荫下的板凳上乘凉。小鸡满院子闹腾,拍打着翅膀惊起尘土飞扬,呛了她,她就会有气无力地抬一下拐棍,鸡看了惊惧地缩缩脖,咯咯叫着四下里逃窜。

  我也十分惊惧。每次看到她病怏怏的面容,汗毛孔开始无端的缩紧。夏天的日头很好,偶尔抬头很刺眼,这样的强光似乎对她不起作用,呆滞的目光冷冰冰地扫你一眼,再热的天也无须担心,肯定会让你遍体生凉。

  大娘从来没笑过,说话的声音很细,每个字似乎都要拉长。蜡黄的一张脸,树皮一样分布着一圈一圈的年轮,沟壑纵横,偶尔抬一下眼皮,整张脸都在慌乱的排序,薄薄的肉皮透着青筋在高高的颧骨上来回滚动。

  屋后的大爷命里克妻,年轻时有过两个。都没过多久,一个莫名其妙地死掉,后来的一个也莫名其妙地跑掉了。大娘进门的时候是夏天,我记得她盘着腿儿坐在大爷的板车上,头上扎着蓝布毛巾,一张脸蜡黄蜡黄。车上没有啥东西,仅有的一个药罐子就显得很是突兀,远远地能嗅到浓烈的汤药味儿。

  村子里所有的媳妇都有娘家,近了说三里五里,再远点不过十里八里。都是媒婆说媒拉纤介绍成的,那些年代还没有电话手机这些先进设备。媒婆说媒就仗着两条腿和一张嘴,后来有了手机,辐射的范围才跟移动联通的信号逐渐对齐。大娘是村子里老少媳妇里面唯一没有娘家的人,舌头长短的娘们儿们神通再大,这么多年下来始终没能打听出大娘的准确出身。有好事者买一瓶好酒,配了香喷喷的烧鸡,云里雾里的跟大爷一通狂喝,到了也没能问出个子丑寅卯。

  大娘的生活始终围绕着锅台药罐子,村里人见她最多的场景就是佝了腰熬药。手里的蒲扇打满了补丁,在她手里有气无力地拍打,炉火明明灭灭,映照得一张蜡黄的脸很是诡异。至于她得了什么病,只有她自己知道,大爷也一无所知。每隔三两个月,就看到大爷拉了板车,大娘蒙了厚厚的棉被,出了村口一路向北。路上遇到村里的人,都说一直向北,至于向北有多远,没人知道,只晓得那肯定是拿药去。

  大娘一生无后,这么体弱多病的一个人,没孩子也就不稀奇。开始的几年,村里好事的娘们儿七嘴八舌地议论。时间久了,大娘的肚皮不见动静,说闲话的人说来说去很无聊,也就说不出啥花样。

  一年之中,大娘似乎只过春夏,春也是暮春。天气暖和了,她搬了马扎坐在树荫下,木偶一样看着来往的行人,没有人就看游走的鸡狗。她的眼珠很少转动,总是呆呆地注视一个方向。别人搭讪的时候她才转一下头,弱弱地回一声,大都是话音未了,问话的人早已经远远地去了。夏天里她是一道风景,尤其是夕阳西下的时候,独缺一匹瘦马,能让你看一眼就想起马致远的《天净沙》。

  入秋过后,街边就再也寻不到她。熟悉的人都知道大娘是躺到炕上去了。接下来的大半年,她的天地就是土炕。吃喝拉撒都在那里,天冷的时候几乎一天不下炕。被窝里永远断不了吃得东西,杂货铺的饼干,硬邦邦的点心,实在没了入口的东西,有时候枕边会放着几个张了嘴的馒头。炕头的破桌子上有一把竹皮暖壶,馒头掰碎了放在碗里,开水泡一泡,呼呼噜噜就是一大碗。吃饱喝足蒙头就睡,偶尔去她家借点东西,她躺在炕上不动,不过你借的什么东西,她回头能跟大爷说得清清楚楚,这一点倒也神奇。

  每年春节拜年,人还没到院子里,她一准能清醒过来。屋子不让你进,隔了窗户招呼磕头的都磕到院子里。有年轻的后辈故意磨磨蹭蹭的不进院子,她都会躺在炕上清楚地逐个点名过卯,想逃都没有可能。别看她每到年底都病怏怏地躺在炕上,别着急,一开春,布谷鸟一叫唤,她肯定会象往年一样搬了马扎挪出去。(待续......)
作者 :尹相逢 时间:2017-02-13 13:25:44
  顶一下![hou:雷猴]大家以为是说中关村那些事……[zc:听到有人背后说我帅]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2-13 15:02:05
  我在看,一字不漏@打起黄雀儿
  这大娘人如松树皮
  心如松叶针
  又细又戳
  赞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2-13 15:03:13
  @打起黄雀儿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2-13 15:03:39
  长篇忬情好文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7-02-14 15:37:18
  一未开头出意绪,士言四贝有奇书。
作者 :彩虹另一端 时间:2017-02-15 22:10:52
  又来了一位大才子,太好了!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7-02-16 06:50:33
  等续
楼主打起黄雀儿 时间:2017-02-16 11:37:06

  拉二胡的二叔
  二叔叫春生,我小时候他很高,村里人跟他说话都要仰着头。被人仰视的感觉很拉风,我这些年饭前俯卧撑,饭后跳大绳,一门心思想拔高,没想到长大后一比他还是很高。很高的二叔拉得一手好二胡,人长得白,二胡拉得好听。小孩子们爱听,大人们也爱听,寡妇娘们儿更爱听。

  二叔当过兵,镜框子里有张照片,橄榄绿的军装,闪人眼的红五星,浓眉大眼,英气逼人。长得很俊的二叔家里穷,媳妇相了一箩筐,最后了一个也没成。姑娘们看了二叔都中意,一进家门就吹灯,三间土房真寒碜,不光窗户漏风,到晚上,隔了屋顶都能看星星。

  二叔长得高,手脚也就长。个头上气馁的村里人忍不住手脚上较量,结果一比较,指节多一段,脚丫子更辉煌。穿了鞋一站,有帆有舱,船儿一样。 腿长胳膊长,游泳自然强,我小时候村里土坑里见识过,二叔一个猛子扎下去,东头入水,一露脸肯定是撞到了西头的坑壁上。

  村里的农活儿忙,只要有日头,地里肯定有锄不完的草,收了一茬又一茬也总有种不完的庄稼揷不完的秧。歇晌的时候,二叔背靠地头的老树桩,翘着二郎腿,拎一把二胡,挑拨的琴声悠扬,鸟听了鸟叫,人听了人醉,就连闷头耕地的老牛都有所思地仰头清唱。

  二叔的老屋拾掇了一间房,勉强不漏风,勉强不漏雨,勉强塞了张桌子,勉强塞了张床。一个人做饭瞎对付,水添多了糟蹋,水添少了饿得慌。吃饭倒是事小,睡觉才最凄凉。硬梆梆的一张床,说话对着墙,寂寞伴着黑暗,哀怨的二胡一到晚上就忍不住地撕心裂肺一场。

  二胡这东西,听不进去的是聒噪,听进去的是忧伤。忧伤的二叔拉着忧伤的二胡,一不留神就触动了某人的心房。夏日的晚上,二胡声如泣如诉,坑里的蛤蟆成了知音,一唱一和,此起彼伏地互送衷肠。心止如水的寡妇,再也无法独守空房。第一次隔了门缝,第二次出了院墙,第三次就忍不住挤进听曲儿的人群,听着二泉映月,一边痴迷地偷瞄着二叔,一边不停歇地眼泪汪汪。

  渐渐地,二胡调子变了,二泉映月变成了凤求凰。好事的娘们儿发现,二叔家的窗户上,三更半夜里有两个人影摇晃。长舌头的娘们儿发现,村子里最近出生的几个孩子,眼角眉梢隐隐约约都有了二叔的模样。于是醋坛子开始叮叮当当,裤裆里不争气的爷们儿开始私下里收拾自己的婆娘。婆娘被揍的厉害,忍不住就搬出二叔的数据来加倍的羞辱对方。

  乱糟糟的生活乱糟糟的腔,二叔的二胡有阵子没了音响。个子很高的二叔骑着破车出了村庄,村里人都抬头看着他慢慢走远,消失在县城的方向。

  再回来的时候是夏天,鸟欢鸣,花儿怒放。二叔的后车座上坐着一位比花儿还美的花姑娘。开口闭口把人叫,娇滴滴的外来腔。很高的二叔娶了很美的四川姑娘,准确地说应该是很高的二叔买了位很美的四川姑娘。隔年二叔家盖了新房,再隔年二叔家添了宝宝。二叔的二胡又开始了没日没夜的欢唱。曲调再不像从前,没了忧伤没了魅惑,就听着没一处不喜庆,没一处不欢畅。

  村里县城教书的先生说这曲子叫《喜洋洋》。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2-16 12:08:31
  有更新了!拜读!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7-02-18 20:30:03
  @打起黄雀儿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2-18 21:35:23
  @打起黄雀儿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7-02-22 14:44:32
  @打起黄雀儿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2-22 16:52:10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2-22 16:53:09
  恭喜雀老大好文上首!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7-02-22 22:45:47
  @打起黄雀儿 [d:花][d:赞]
作者 :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7-02-23 20:52:36
  @打起黄雀儿

  还是写写你们村里的寡妇娘们吧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3-02 12:01:11
  总而言之,二叔很强
  如果你当初饭前拉门框
  饭后也拉门框
  跟他有一拼
作者 :彩虹另一端 时间:2017-03-03 16:04:56
  提前祝伟大可爱的楼主周末快乐~!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7-03-03 22:39:46
  很有乡土气息,赞!
作者 :月下池边树 时间:2017-03-06 09:52:44
  我家雀儿的文,总能让姐姐感觉亲切。却原来,我家雀儿兄弟就是邻村的呀~嘻嘻~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8-09-29 16:02:04
  点赞佳作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18-09-29 19:46:35
  欣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