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短篇原创小说)安在黑夜

楼主:mudeguadai 时间:2017-07-21 16:48:51 点击:162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地球停止自转,那就没有黑白之分;人类停止思考,那就没有阴阳之分。他从天而降的时候还想着老家屋檐下燕子飞翔的姿势,忘记这一世的身份,让一切都随风。他是一名马仔,遭受口中常存“道德制高点”人群的唾骂,他是社会的害虫、净干些犯贱的勾当。国人的通病就是爱围观,叽叽喳喳的讨论,天空飘着各种各样的问号。哎呀这人怎么自杀了?怎么死得这么难看?听说他是社会败类?死了真是节省社会资源,可是怎么可以血染大地,污染环境。

  如果他知道有人都认为,他活着浪费社会资源死着相貌寒碜。死后骂声不断,他估计也不想去死,可现实由不得他不死,他没有选择,只能以死抵债。他不是上帝的选民,是上帝的弃儿。他回想这一生,他承认自己不是上帝的选民,他是撒旦的附体。他游历于社会的边沿,往大的说注定要以死谢罪,从他的角度来说他是以死捍卫尊严。

  他是我一个朋友,我从来不在白天向别人介绍他。他自己也极少生活在白天,他说喜欢黑夜,越黑越纯越喜欢。他说黑夜里的规则很简单,谁有钱人多谁说得算,不像白天里的人明里假装谦虚暗里狠狠咬牙。他说他们经常收到白天里人的有偿支票,那些人需要我们在暗地里帮他们做事,然后他们白天可以西装革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泰然自若的上班。不管白天、黑夜都是有规则,谁改变规则就得去死。他死了,应该不是改变规则,他没那个能力,他只是个普通的马仔。他叫小安,是我黑暗里的一个朋友。

  (黑暗里的邂逅)

  现在谈谈我们怎么相识。我是生活在白天里的人,开着车子住着房子搂着妹子数着票子遛着儿子,一切都像盛夏的景象蒸蒸日上。这天气真的是蒸桑拿,随便一摸到哪都是汗珠,极其让人讨厌。这好比一皮肤白嫩小姑娘娇楚地坐在那边,一摸左右胸型匀称向两边自然伸展,非常诱人的惹人一把捏。可是一触碰,一排排细细的汗珠还带着黏性,这不像初晨露珠晶莹剔透又透着丝丝凉意。怎么扯到姑娘上去了,只要是想说天气太燥热了,容易让人躁动不安,姑娘身上有点汗水也不影响天雷勾地火。

  我们相识不是来源一场什么火,也不搞同性恋,现在主流社会是很排斥同性恋的,都视他们为怪力乱神。这样怎么说,本来生活在白天的人和生活在黑夜的人,就像火车的两根铁轨是平行线,可火车意外的出轨。可能天气太热了,铁轨应被高温掰弯了,不然就是驾驶火车的人早就弯了。事实是这样的,我去找小安的老大花钱办些事情,他老大说这事好办,有钱就可以。可我说暂时还没想到什么事,他老大说这样你先去找公司的总经办,交些定金,就这样把我安排给小安。我说定金能不能后面想到在交,他老大说这怎么行,这黑夜里也是有规则况且业务也是很繁忙,他说白天你到医院、银行排队都好几个小时都没见你怨言。这个老大真说得我无言以对,不够他也错了,我不是没有怨言,文明社会不让带枪配剑,不然那些插队的就要横死遍野。

  这老大办公环境不错,大大的大班桌、大大的大三匹空调、大大的发财树、大大的观鱼池,这样的摆阔才能显示出大大的实力。这个摆设跟银行行长、政府机关领导的办公室差不多,不同的是我见到这些坐在钱权堆上的人就全身哆嗦,我点头哈腰求办事还经常钱打水漂,我真是心疼我的血汗钱。见到这老大就不一样,办公室是很大,可他亲切会叫人吃水果,不像他们都是嗯啊眼睛还都是一直吊在天花板上。我一直怀疑他们是不是在天花板上藏着身价不菲的东西,不然就是在学习什么与时俱进的哲学思想。我就安心的把定金交了,然后拿着收据去找老大安排的小安。

  “88号,你要办什么业务?”我他妈的是走错地方了吗?这都下半夜,银行早就关门了。“傻愣着干什么?”我被黑暗中突如其来的敲头,他妈的谁打我。“我,我是小安。别废话,你就是88号。”整个跟银行一样,还要拿号,还好不用等很久,不然我这暴脾气没地方野。白天不让生气就算了,总不能大半夜也不行吧。我一看这小安,年纪跟我相近,我就纳闷你老大还说你出道十五年了,办事干净利落不留痕迹。“你以后业务就我负责,这是我名片,这这片区黑夜里你想办的业务归我管。”我发现他手上壶口位置的纹身很精致,身上的白衬衫很贴身,把小安1.67米的矮小身材陪衬得有点胸肌有点魁梧。

  “发什么愣,没事回去。我们每天排号100个,后面还有十几个要处理。”我嚓,业务繁忙,黑夜王国的人,都不睡觉啊,不对这些业务都是受像我这样生活在白天的人委托。看来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也都是一样破事一堆,都没办法逃离。

  (他是我的朋友)

  虽然交了定金,但也想不到有什么特别重大事情要解决。不像有的要别人的手、脚、命,当然这是从小安那里知道这些。他说我就是净扯淡,定金交了也不交代事情,就知道约吃饭喝酒。说句真的,我也不暂时不需要小安帮我摆平什么事。就是觉得白天的事情都遭透了,夜间找个人喝点酒撒点野就是件挺舒展的事情。白天不懂夜的黑,就像没人懂的伤悲,经常几杯“马尿”下去,我和小安互道心肠。

  现在到处都在喊“哎呀,好穷呀。不行,这批货款得再拖几天”,钱好像都瞬间蒸发。然而城市遍地机器轰鸣塔吊林立,跟这天气一样热火朝天。这个热情简直就像教科书上描写的大跃进练钢期,人民尽管物质上水深火热可精神上热情似火,擦不完的汗挥不尽的力气。我怎么不能跟小安说“这个大环境不好,都挣不到钱,你帮我去砍它”。大环境,这么抽象的东西,也不知道要拿什么才能制服它。它可能无处不在,因为我们身处的也称为大环境,总不能抽到往四处乱砍,被人瞧见准备被说“这人头脑秀逗了,你看拿把刀在那边抽风”。

  都说冤有头债有主,这钱没长脚却跑得无影无踪,关键也找不到债主。不要以为你是债主,很遗憾告诉你“这世界不欠任何人”。我也慢慢一点从现实教训中领悟过来,一次次的教训磨掉心性。以前心性很高很骄,怎么抱怨他们能比我强多少,他们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能有什么真本事。有比较才有伤害,真的是被暴击,他们就是能住豪宅买豪车,而你除了满身怨气其他一无是处。投胎也是一种技术活,但是要长期拥有这项技术,还是得长期持续的努力。身边还是很多优秀的人,还在那边刻苦练习如何进一步提高优秀。自己不努力,难不成叫小安去把那些努力的人做掉不成。寡不敌众,这世界努力想往上爬的人太多了,何况都是高挂正义之师的旗帜,和谐社会主义也不允许这么冒进的思想。

  这个白天没地方发脾气,晚上到小安这也没脾气可发,可喝酒发泄总比白天要夹着尾巴做好人自在多了。聊天中得知小安的一些事情,他15岁辍学就出来混社会,管帮派、看赌场、收高利贷、收钱办业务(主要处理白天那帮人委托的事情)。真是地道游离于社会边缘的人,像小安就是生活在黑夜里的人,构建和谐社会不稀罕他出力,他们像狗皮膏药,需要时候才被人记得,但他们很黏是对的,总不能一用完就被随手甩,就要粘在皮肤表面,慢慢的褪去。

  小安说15岁离家出走了,双亲的印象都有些模糊。更不要谈什么和谐社会,跟他也没毛关系,他说连电视上主席都没见几面。我就说他是孟子口中“无父无君“之人,小安抄起酒瓶开玩笑地说“弄死你,瓜娃子。孟子是谁,在这边有我老大管用嘛”。还好,他不知道孟子是谁,不然知道孟子老人家一直宣传推广“仁义”,估计会把怒火转到我的脑袋瓜上。其实,小安对家里也做了一些“仁义”的表现,每个月寄钱回家供家里花销,包括弟妹的读书费用。他对家里人沉默寡言,一方面应该是碍于目前的情况,现在干的勾当那肯定不能让家里人知道,另一方面跟他们时间颠倒自然生活也就颠倒。小安,他活在黑夜里。

  这城市最燥热的地方就属于地表面,滚烫的油渍、满堆闷得快要发酵的快餐盒,摊上的人快活地喝着冰啤酒。身边很多染着红色、绿色的马仔,两个人在村门口放风,借着酒劲望着过去,还以为那边是红绿灯。不禁,要感叹,在黑夜中也是有秩序的嘛。小安说“这两小罗罗在村门口放风,里面有开设赌场、放高利贷,这是帮派收入主要来源。还有现在这些摊位的收入也是,先低价找村委会租赁,然后在高价位转租。这毕竟,我们也有责任保护摊主的人身以及财产安全”。原来这是城市化文明建设,比经常爆料的临时工城管多了。

  小安,透露这么黑夜的信息,那是因为他把我当朋友。我也喜欢跟他做朋友,只是不喜欢他要带我去嫖。他老是笑着说“好兄弟,就是要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小安真的把我当朋友,他说难得有个生活在阳光下的朋友。我也把小安当朋友,我说有幸有个黑夜保护者的朋友。

  (他是赌徒)看赌场 手机红包

  小安说最近非常的忙,特别是小老板与时俱进地引进网上赌博,例如手机红包、一元夺宝、网上时时彩等多项业务,把公司业务做到点线面的覆盖。管理这些灰色业务的是小老板,而大老板业务更了不得,闪亮的头衔也是非常多,当然最让人熟知就是某地产的大佬、市政协代表。好像台湾有部有名的电影《黑金》说得就是这么回事。黑社会就像尿壶,需要时候就非常有用(比如拆迁),不需要就是臭气熏天(肯定得处理掉)。别说太多了,不然泄密了,小安和我都要被处理掉。

  前面提到的红绿灯就是小安的手下,当然不仅红色绿色,还有赤橙黄青蓝紫,简直是五彩缤纷,和蔼起来都会让人差点忘记他们黑的颜色。赌场管理也趋于现代化,开设业务部、维稳部、财务部、总经办。业务部还分线上和线下,线上一部(主管手机红包)、线上二部(一元夺宝、时时彩)、线下一部(赌场经营)线下二部(高利贷)。哇塞,真的是时代在召唤,科技在进步。维稳部顾名思义就是要维护内部秩序的稳定,村口放风,收账。还有这个称呼比较文雅,总不能在施行职能亮出脖子上打手的挂牌,那样子会很吓人,虽然效果也是会一样。可是,有时候工商部门会来,这样一来会被吓跑,毕竟注册上面这是一家科技公司,你设维稳部职能是为了保护用网环境安全环保,那样子还是说得过去。

  财务部,就会计和出纳,资金有进出流动,具体怎么操作就别多嘴。财务部的人要不是老板亲戚就是老板小蜜,财务人员平常口紧闭,他们只有在跟老板亲热时候张得比较大。总经办,这个职位就是为小安设的,管理一方肯定要有个头衔吓唬人。这就跟很多小公司一样,名片上都要打上某某总经理,造成现在满街都是老总,这现象跟电线杆上都有个包小姐性质差不多,我们都是为钱做奴隶。

  人员配备齐全,那就考察下公司环境,以前叫社团,现在有工商许可证,必须得改口。大厅金碧辉煌,特别那水晶灯不开就已经特别晃眼,成排的发财树,净水器、扫地机器人,还有把大胸伏案在桌上的前台靓妹,上去二楼还有密码锁,可视通话系统。公司禁止陌生人访问,科技公司嘛,搞科技必须严谨严防,不然万一像斯诺登泄密,那麻烦就大很多,一不小心就闹市级地震,人员又得大换血。职能部门都设置在二楼,绿色简洁方便的卡座,卡其色的成排柜,苹果色的座椅,电脑银灰色的苹果电脑,蓝色可乐咖啡机,休闲原木色长条,墙面上金色字体公司规章制度,反正没有一处是黑色。

  总经办在三楼,那个超气派,大班桌、大沙发、大得还有高尔夫模拟道,空间大得我嫉妒生气。奥妙就在隔壁的活动室,整个公司的科技感聚集地。看似一间,但是只要一个智能按钮,就可以自动隔成四间,再按一键桌子就从水泥地下钻出来,就跟土地爷爷喜欢从地下冒出来。忘记说,他们也是有摆设土地财神爷、武关公,这些都是做生意求财必备。你手在抖一键,那些桌子就自动分成赌桌,真是科技感爆棚。外面的人与黑暗一起沉睡,里面灯火通明不分昼夜,那么一点电费还是交得起。

  唯一不好地方就是,人容易在舒服的地方沉沦,小安这个操盘着最后自己也被诱惑给操进去。接到好多个家里催钱的电话才如梦初醒,他陷进赌博这个坑已经很深,现在听闻小老板对他不满意了,都准备要开始清查他。他也是闻风丧胆,就跟很多贪官一听到中纪委要巡查,就不打自招纷纷到阎王府去报道。最主要小老板的手段残忍,填不平这个亏空的坑,那就会被他给填了。

  (他是总经办)

  常走夜路就会遇到鬼,小安这活在黑夜里也会遭到暗算。认识这么久,头一次听小安讲五年前那段血拼的故事。他们本来不是在这个山头,社团不断发展壮大,小老板带领他们四处举旗占山头,那段时间他们就常以马刀为伴,经常把人家的旧旗拔掉。有个马仔还兼职卖点烧烤,没事的时候把马刀拿出来擦拭,就像隔壁用清洁剂清洗摊位,都是吃饭的工具要爱护。应该也是在那阶段,小安四处征战的同时也结下不少梁子。小安在社团地位不断地提高,另一方面他潜在的危险指数在上升,很多人在伺机报复。

  机会与挑战并存。大概三年前他们在这山头刚开始站稳脚跟,然后小老板对成果也很满意,准备举行庆功宴。这个很像一个旧王朝结束,新的朝代皇帝要庆功加冕。可历史教训历历在目,很多前朝余孽都会顽隅抵抗,特别是南宋时期很多大臣面对元朝野蛮人入侵,文天祥 、陆秀夫、张世杰引领百关积极对抗。特别是崖山之战,很多史学家还说“崖山之后无中华”,好像我们民族被灭了一样。后面不还有中华民国嘛,所以历史只能借鉴,不能绝对认同。画面还是切回到三年前,他们得意忘形的庆贺同时,前朝败将摩拳擦掌形成黑暗复仇联盟。

  酒楼生意遇到被包场情况无非四种种,第一毕业生谢师宴、第二公司尾牙宴、第三、婚宴满月宴、第四就是社团活动。这些都是场面宏阔,推杯换盏,满脸通红,戒备松散。不信你随便选一角落坐下,然后一上来就端酒杯大方干个几杯,准没人敢上来问你跟谁有关系。全场都沉睡在幸福的美梦中,不料这平静被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砍刀打破。场面简直是一面倒,这些人就像软绵绵的绵羊撞在有备而来的虎狼之口。人肯定不会被弄死,他们就像医术精湛的解剖医生,刀刀要你流血不要你命。这是因为要搞出人命,上面一追查,任谁再有关系也都难逃其咎。

  这个场面也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首当其冲就是要掩覆小老板的人身安全,小安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大大小小的刀子落在小安身上,有次他脱掉上衣我看见深浅不一的刀痕,真的超级难看,这就说明人在丧心病狂时候是毫无艺术美感。最后小老板成功逃脱上车,擒贼没有擒到王,那只能引来更疯狂的报复。可小安脚筋被挑断,手术成功后落下一跛一瘸,以后他更加心狠手辣,真像1991年上映电影《跛豪》。用鲜血换成来的成功上位,小安地位就在小老板之下。

  小老板去改造学习后,形象焕然一新,要求公司要走专业化管理,人员形象西装革履禁止纹身,文明普通话禁止粗言野语。一开始让这些粗人要学会文明简直太难了,三申五令赏罚分明之后,大家才渐渐披起伪装的衣服。这种给我造成一种假象,那些售楼部西装革履的小伙子,我就也觉得他们一哄而上的推销房子就特像集体要干嘛,别紧张他们现在只抢钱不砍人。特别是,小安他大老板那家房地产的员工,人多势众清一色着装,有时候真吓人。

  小老板在大老板带领下脱身改造学习,也慢慢地走上正经经营道路,小安就荣升为新公司的总经办,开一新的一轮“业务”拓展。古惑仔里面蒋天养对浩南说:“做大事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要有钱!第二,要有钱!第三,还是要有钱!那个拳手收了我十万泰铢就必须躺下!女人收了我十万泰铢一样要躺下。”有钱才有机会参与游戏,改改规则。

  (他是专情种)

  小安说他也让一个女人躺下,只是他真的爱她。小安老是说要带我去他们会所嫖,还说安全肯定不会被抓,他觉得像我这般生活在白天的人最维护名誉。事实上我怕被抓一回事,另一方面有心理障碍觉得没有一些感情,单单青春小鸟在激动那好像跟禽兽没分别。有次被小安生拉硬拽地捉去会所,一排排衣着暴露地在排在眼前,那样子跟皇帝选妃一样壮观。几分钟挣扎之后,就各选一个送入包厢。在走廊上时候遇到小插曲,有个女孩子哭着从包厢哭着跑出来,客人追随而出叫嚷着要找负责人。小安就叫我先去玩,他留下出来事情。

  后面在包厢里面,跟硬盘岛国里面的爱情动作片差不多,只是没那么夸张剪辑得那么长。完事之后我就问她乳头怎么小又扁平,她回答说自己没事时候抠掉了,虽然有点夸张得让人不敢相信,但是连自己都玩弄的女人,我敢保证她会用花招折腾死我,后面就一次都不敢去。这种没有感情的交集,她们都在例行公事一样,对那玩意都已经麻烦了,跟体检科的那些护士差不多。一进去检查都是叫你脱裤子,随意摆弄青春小鸟,就好像小时候玩捏泥巴那么自然。不同的是护士口气比较凶,而那些小姐叫都很矫揉造作,同样话从口出怎么差距就那么大。

  完事之后在大厅遇见小安,他身后站着一位姑娘,长得也是很标致蓝色套裙很烘托身材。别再看了,介绍下这位我四川老乡,叫小凤。接下来小安大概讲述下事情原委,小凤被老乡骗出来今天第一天上班,还是个雏。她坚决不从,就挨了顾客几巴掌。小安就帮忙搞定,还安排她到科技公司业务部那边去上班,负责手机微信红包群的管理。近水楼台先得月,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小凤最后屈服于小安的淫威。淫威这词当然是我强加上去,我就觉得小安的安排肯定早有预谋。

  男女之间的房内之事,当然不可能知道得太多,正常人都是满怀微笑说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如果有人大嘴巴喋喋不休说什么器大活好,那八成都是纸老虎,有种就去学学陈老师录制个大硬盘,当然这种也是有流露的风险。不谈小安小凤的床第之事,他们在业务上里外配合捞金倒是不错。虽然说最后小安纸包不住火出事了,但也把事情处理干净,小凤独善其身还保留一部分钱财。小安隐约觉得要出事了,就赶紧把小凤遣散回老乡,还交代帮忙办些事情。

  小凤成功逃离之后,落地开机一瞬间,小安就把卡上钱财做个分配,特别嘱咐把手机换掉千万别再回来。小安出事后,小老板想去追查小凤背景,原来一开始的姓名身份证复印件等所有资料都是假的,原来小安真的是早有预谋。从此查无此人。从此就是两条路上的人,确切地说是两个世界的人。

  小安出道多年,你说就一个女孩子绯闻那是不可能,大白天娱乐圈都是各种绯闻霸屏,特别是出轨新闻层出不穷。他的感情史都比较简单纯粹,之前都是清一色夜场女孩子。简单说就是花钱走肾的,他的窝里来来回回换很多女孩子,有时候新的女孩子刚入住时候还能见到上一任的胸罩内裤子之类,兴趣合拍的还会一起点评论道对方身材如何。我经常就嘲笑他肾虚,特别一喝酒就老往厕所跑,他就嘲笑我一颗树上挂死。

  我就问小安小凤哪里吸引你呢?他很直接抛出一句:因为她是处女。原来他有处女情结,难怪前几天都无疾而终。他说这是一重大方面,另外呢她是老家人肯定要照顾,以后真娶回家也能好照顾双亲。之前那个相亲笑话,女方要求车子房子之类,男方就问她你是处女吗?虽然是个平白无奇的笑话,可是非常讽刺。我相信每个女孩子都是在爱情里都是想从一而终,可是没经历过几个渣男哪能轻易披上婚纱呢。

  多情的世界,找无真情爱,估计是很多人的心声。话说多情的小安,也变得专情。事物都会转换,人心都会变。又有嘲讽男人比较专一,不管到哪个年纪的男人都专一喜欢二十出头的女生。当然这是刺裸裸的讽刺。可女人如花,每个年龄阶段都有不一样的韵味,最好的准备就是发现自己装扮自己。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还在梦中等待白马的女孩子醒醒吧,赶紧行动起来由内而外的装扮吧。

  (他是弃儿)

  我在电话里急促的地说“小凤快醒醒,小安他跳楼自杀了”。小凤轻声地嗫嚅一声“哦,知道了,替我去收敛。”她能这么淡定,我猜想肯定跟之前小安的缜密安排有关,或许他们都知道回不去也改不命,他们已经早有准备。身边的人七嘴八舌,这种人死了活该,肝脑涂地死得真难看,死了还要污染空气。大白天,净是一些围观者站着说话不腰疼。怎么说都是生命,不管他人生前如何造恶,死后都应该积点口德。死亡这件事是这样,你死了痛哭流泪都是你至亲的人,其他人隔天就能忘记。我没去收敛,因为不知道用什么身份去认领,最后就医院拉去处理。小安应该会被火化,那个高温1300摄氏度就能几分钟内充分燃烧,死了再烧也没那么多痛苦。

  他出生环境就注定,一开始就要输在起跑线,出来混要比别人努力千倍万倍。他常说出来混的就靠两点:要狠、要讲道义。他是够狠的,不然不可能在公司混到这个位置。可是最后他沦陷于赌博,背弃了道义,坑害了公司。当然如果正规公司以挪用公司款项属于经济犯罪,就坐牢几年就可以。可不一样,黑夜里的生活有另外一套规则,小安知道小老板没那么轻易就能放过他。反正他已经准备走绝路,不牵连任何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小凤和家里人。他知道小老板还是讲究道义,只要他一死,事情就不会再追究。

  他再也没机会回到那个山坑里面,十五年前他独自翻越盘旋的高山,远离家乡再外漂泊。小安经常说他吃尽了很多苦头,常捡烟屁股抽,一开始出来是收破烂。他说当时小,收破烂也经常被欺负,因为他初来咋到不懂这行规矩,收破烂也是有分山头。他就是有次在收破烂时候跟别人起冲突,他干架特别凶狠,反正草根社会明摆一条准则:赤脚不怕穿鞋的。后面地方叫了人过来,阴阳巧合就遇上大小老板这对兄弟。大小老板那时候还是混山头,还没正规搞企业。小安就得利于这股狠劲,一晃时间就过了十五年。

  这么深厚交情,小安还犯得着死吗?我那个定金还没退,小安死了角色交换这事就没意义。犹豫了很久我就去公司退定金,就听闻公司人员传道小安的事情,大概总结就是小安害公司亏损2000多万,就只能以死抵债。2000多万呢,对于我这个平白老百姓来说,那是多大天文数字。我相信小安选择去死,更大程度上是愧疚老板的培育,主动了结比较有尊严。新闻报道很多贪污上亿的贪官,我怎么就没听说判死刑。光天化日之下罪行昭昭,然后依旧逍遥法外,还真不如黑夜社会讲道义讲规则秩序。

  小安就这么走了,我的事情还没办呢,前几天我想起来要做什么事情,可一直联系不上。我想做的事情就是跟小安角色互换几天,体验下在黑夜里那种强权至上的生活。我觉得生活在黑夜里小安就特真实,生气时候就发脾气不用唯唯诺诺,差不多就跟东星帮乌鸦一样,一言不合就掀桌子。当然如果有机会换,那我就不要去赌博,我也不允许地盘上贩毒,嫖娼那是允许的嘛是人都有生理需要。

  他不是上帝的选民,是上帝的弃儿。他回想这一生,他承认自己不是上帝的选民,他是撒旦的附体。况且他也不信上帝、不信佛教,不然佛教里宣扬自杀是没办法轮回投胎,只能当孤魂野鬼。当然如果他在飘荡过程中听闻报纸上的报道,他会把那些本该绳之以法的人统统带走,因为他是个讲道义的人。

  (他留给我的反思)

  如果我角色互换,我肯定不会去赌博、吸毒。这两样只要沾染上,基本上这辈子就毁掉。现实生活中就很多,我印象中特别是小学时候我的同桌。他家怎么个有穷呢,90年代时候那种十米长的东风卡车有十多辆。他说亲眼目睹他老爸赌博一个晚上输掉一麻袋,一百多万一个晚上时光。后面卡车一辆一辆地输光了,到现在都还没翻身,我同学现在就在工厂当名流水线工人。现在也很多手机微信红包,太多人越陷越深。游离灰色地带的操盘者,你潜移默化之中在造孽,还是赶紧收手吧。

  有朋友尝试过做爱时候抽大麻,据说是体验到极乐世界,当然我也不敢触碰。什么摇头丸、K粉那就酒吧就非常多,奉劝去玩的女孩子不要轻易接陌生人的酒,不然等下被捡尸白玩。冰毒就比较恶劣性,长此以往就会精神亢奋产生分裂,就差不多跟精神病患者一样。经常看到毒瘾发作拿菜刀砍死家人,不然就是自杀。我们曾经鸦片发起战争,沦为殖民地,一个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民族要自强,还是醒醒吧,远离毒品。

  当然小安是在手机上赌博的,手机也变成帮凶。其实科技发展带来日新月异的改变,特别是通讯的变革,现在人变成机不离身。也难怪现在都进入无纸化支付时代,出门带手机就可以,你到菜市场买菜都是可以刷微信,当然除了政府单位、银行,这些有权利制定发行流通货币的地方,他们需要大量现金,估计是要资金回流,不然通货膨胀太严重。忍不住要唱“全部是泡沫,一刹那的花火”。很多人躺着玩手机的姿势,真像百年前吸食鸦片,难道历史在开倒车吗?

  这社会学科问题,我们就不去研究。小安已经不在了,一直记得他劝我要认真地活在阳光下,不还有电影叫《阳光灿烂的日子》。他说别像他整天活在黑夜里,常常还以为自己不是僵尸就是吸血鬼,经常一碰阳光就想缩回去。我也觉得活在白天里挺好的,阳光普照跟人体的水分产生光合作用,这样会产生比较多糖分生活得比较甜蜜。这么说人怎么就像植物一样。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就证明如果没有遇到正确的领导人,咱们老百姓就跟刍狗一样。

  忘记了补上小凤回老家发生的一些事情。她按照小安的嘱咐,现在算是遗嘱。把卡拿给家里人,小安弟妹都上大学,家里翻建三层新的大楼。小安事情之后,小凤也联系不上,应该也都嫁人了吧。不够她卡上也有一大笔钱,应该也不会再被欺负。小安死了留下一笔钱,还办了不少的大事。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钱这东西没分好坏,但是用起来就是舒服,让人觉得扬眉吐气。

  人都死了,写这些有什么意思。其实也没多大意思,就像很多人活着也不知道活着的意义,那就跟死了没区别。臧克家说“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那个曾经我在黑夜中成为小安那样的人,他死了,那我就好好地活在白天里。这是我们两个的人故事,或真或假,如果有雷同,那我们绝对是原创。因为这世界,我们来过,就注定独一无二。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7-21 17:01:22
  @mudeguadai
  妈呀!你太能码字了!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7-07-21 21:00:33
  @mudeguadai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7-22 09:41:01
  这个小说是可以写成中短篇了!落桑的小说主题总是让人心惊肉跳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HENRYDM 时间:2017-07-22 09:42:41
  @mudeguadai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17-07-22 09:51:09
  @mudeguadai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八因之果 时间:2017-07-22 12:03:19
  这是很有血肉的故事,语言风格也无可挑剔了。不过,最后一节(他留给我的反思)就像一场宴席末尾,喝酒变成酗酒了一样。写得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且关于“货币流通”那几句的论述是错误的。这就是个忌讳了。写东西不能把确定的知识弄错了。如果把最后一节改动改动,不用那么大张旗鼓地和政治经济结合,反而是一篇绝好的小说了。个人意见。。。
  • mudeguadai

    举报  2017-07-22 14:01:36  评论

    谢谢精彩的点评。您提的意见非常对,这是犯经济学错误的推断。我大学也是经济学位,我只是借讽货币超发的。后一段确实有点拔高了,不够我想既然活着,人多一份社会心的感觉。谢谢指导…暂时没想到更好的处理,先搁置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八因之果 时间:2017-07-22 12:04:36
  @mudeguadai :本土豪赏3朵鲜花(3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17-07-22 19:47:05
  看完了,有点扯,可能说故事的人就是一个思想跳跃的人吧。对于黑社会的描写比较详细,看来是下过一番功夫的。好好架构打磨一下弄个中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7-07-23 15:12:26
  @mudeguadai :本土豪赏3个(3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