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桩离奇的绑架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9-15 05:44:58 点击:162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刚回老家不久的肖云霞,吃过午饭才半个来钟,放在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老公龚立民的电话,按下接听键,一声喂,她听出来那边不是老公的声音,正讶异间,那边接着一种很霸道的声音传来,“你是肖云霞吧?你老公现在在我们手上,限你在两天内准备十万元,不然,后果自负!”说完就关了机。云霞脑袋嗡地一下,整个人呆了!她努力地理了下思绪,不管怎样,立民肯定是出事了!她不想让家里人担心,只说是有客户要提货,立民外出,家里没人,要提前返回。
  云霞和立民开了一家豆腐作坊,两人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几年下来,有了些积蓄,正准备在D城买套二十来万的小户型二手房,这次肖云霞回家是取户口本。
  简单收拾了下行李,肖云霞起程回D城,第二天早晨八点多到的家,放下行李,她马上报了警。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9-15 05:45:19
  2

  十多分钟后,公安分局来了人。带队的是刑警队队长魏明基,同来的有技术股的小吴、负责拍照的小钱。
  三人一下车,即找云霞了解情况。云霞疏理了一下平时跟他们有过来往的人,并没发现有谁跟他们有过过节,两人一直老实经营着这家小型豆腐坊,来往的客户都是本本分分做生意的人,一直以来他们以价格公道,质量稳定,赢得客户们的信赖。来往账款也是清清爽爽,从没有过拖欠扯皮的事。
  云霞说完,魏队长思忖了片刻,问:“最近到过你家的人都有谁?”
  “除了经常过来拿货的几个老客户外,有一个老客户带过来的新客商,是过来推销黄豆的,另外就是我那远房的表弟。”
  “你详细一点说说这两人的情况。”
  “那个带过来的客商,听他自己说是安庆人,一直在这边做粮食批发生意,从他话语中听出,他生意做得蛮大的,平常都是从外地直接货柜车进货过来,然后再批发给个体粮油店,赚差价。他是听我客户说我这边每个月的豆子消耗大,想跟我们做生意,后来是因为价钱没谈拢。那远房表弟一直在这边打工,隔三差五过来这边玩会,有时会在这里吃饭,住个一晚上,我们平常待他也不薄,其他的真的想不起来了。”
  “这样吧,反正绑匪给了你两天时间,那边打电话过来时你先稳住他,另外就是你再认真想想,看还有没有其他怀疑对象。”说完站起身,示意小吴小钱查看现场。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细雨骑驴问酒家 时间:2017-09-15 21:55:32
  @孤客独酌

  长篇?一定要写的炫,别像@槐黄子 那厮学习,长篇全烂尾!!!!
  • 白云斋主

    举报  2017-09-15 23:30:42  评论

    @细雨骑驴问酒家 严重同意!哈哈……
  • 孤客独酌

    举报  2017-09-16 06:06:29  评论

    @细雨骑驴问酒家 一个短篇,我会尽量写得有趣些……谢谢关注!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细雨骑驴问酒家 时间:2017-09-15 21:55:48
  @孤客独酌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7-09-15 22:01:37
  @细雨骑驴问酒家[zc:眼神杀]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7-09-15 23:31:37
  @孤客独酌 :本土豪赏3个(3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9-16 06:04:31
  3

  这是个老居民区,全部是当地人的旧砖瓦房,出租给附近打工的人,虽是中午时分也很少看到人。而肖云霞这间,有点独立,前面是一条污水沟,左右与其他出租房各隔了一块空地,五十来平的样子,靠里边隔了间小房做卧室,外面则是操作间,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各式豆腐工具。卧房里,看到里面的东西有翻动的迹象,一些东西散落在地上,看来这里曾经历过一番打斗。云霞站在门外说,他老公立民平时因干的是体力活,有些蛮力,一两个人是奈何不了他的,最少也得三个人以上。魏队长点着头,一边看小钱拍照,小吴则戴着手套认真的检查着屋里所有可能被接触到的东西。云霞见三人都在忙着,出去了。
  仅在抽屉的拉手上找到几枚指纹,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一个丢弃的带过滤咀的烟蒂,小吴小心翼翼地拓了指纹,又把烟蒂夹进一个专用塑料袋里。地面因是很粗糙的水泥地,加上近段时间气候干燥,很难发现脚印痕。三人过细地搜索了几遍,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才从房里退出来,找云霞看有没有丢失其他财物。
  云霞刚从外面进来,一看到三人从里屋出来,有点性急地说:“我家的小面包车不见了!”
  魏队长平静地问:“平时停在哪里?”
  “就停在屋子后面的小地坪里,方便进货出货。”
  魏队长说:“你跟小钱去卧房,看有没有丢失其他财物,我跟小吴去后面看看。”
  魏队长跟小吴两人来到屋后。这是一个不大的地坪,地坪下面是一条仅能容一辆小车进出的简易公路。两人走近地坪仔细地查看地面,看能不能找到脚印。好在地坪可能有段时间没清扫过,积了一层灰尘,能清晰地看出有一行杂乱的脚印,从两条车辙旁边一直延伸到屋子的后门。魏明基想,一定是绑匪绑了事主,上了停在屋后的小面包,再开车逃跑的。魏队长正沉思着,小吴看完现场拍了照,跑过来跟他说:“魏队,从现场看,至少有四个人的脚印,初步可以判断绑匪是三人,从脚印痕迹分析,其中一个偏胖,两个偏瘦。”
  “那事主的脚印呢?”魏明基问
  “我是这样判断的,事主是做豆腐的,操作间里很多水,因为绑架的时候正是白天,应该事主正在做事,所以不可能穿皮鞋,或者胶鞋之类的,应该穿防水性好的胶靴才对,而正好我发现了几枚胶靴的印痕,其他有两种是波鞋,一种是休闲鞋,因此我怀疑年轻人作案的可能大一些。”魏队长听完点头表示赞同。两人戡查完现场转回屋里。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9-17 07:11:42
  4

  云霞也己清理卧室完毕,魏队长问:“有没有丢其他财物?”
  云霞说:“放在抽屉里的一千元现金不见了。其他没丢什么。”
  “只有一千元现金吗?”
  “只有一千元现金,我们留下做生活费用的,这地方住的人很复杂,我们一般不留很多现金在家里,进货出货的钱我们都是直接银行卡操作的,卡我经常带在身上。”
  魏队长做完记录,想了想,对云霞说“今天跟明天你都不要出门,等那些人的电话,一有情况马上通报我们。另外把你昨天接的电话号码给我,我们回去查一下拨打的地方在哪里。”
  一行人回了分局,时间己是上午十一点十分。三个人稍事休息,即到会议室做案情分析,并商定下一步行动对策。
  小吴说:“从现场留下的痕迹分析,绑匪是三人,年轻人做案的可能性大,从事主家丢失一千元现金判断,不排除流窜作案。”
  小钱说:“如果是流窜作案,歹徒应该只要财物,绑个大活人不麻烦?”
  “我的理由是,这伙人是惯犯,他们没搜到满意的钱财,想到事主是做豆腐生意的,应该有存款,所以才顺手牵羊把事主也绑架了,想搞点赎金。”
  “你这理由有点牵强,你想大凡流窜做案都是打一枪换个地方,以尽量不留痕迹为佳,再说了,如果只要财物,只是普通的盗窃案,绑架可就罪大多了。”
  魏队看两人又抬上杠了,忙摆了下手,“从目前掌握的证据看,还无法判断是流窜作案,还是熟人作案,我们应该先把解救事主放在首位,事主解救出来,一切都有了答案了,你们说对不对?”两人点了下头。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事,一是去电信局查一下昨天拨打电话的大概位置,尽快派人去解救人质;另外,就是派人去事主家里,配合女事主稳住绑匪,以防绑匪撕票。”
  简单吃过午餐,三人做了分工,小钱去女事主家,小吴去电信局查号码,魏队则协调派人解救人质的事。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9-18 07:18:28
  5

  电信局那边很快有了消息,通过基站信号锁定,手机拨打地大概在市郊铜鼓山附近。
  魏队长马上拿出镇区图,查到铜鼓山那里是一个小村,小村后面就是铜鼓山。他与带队的武警小分队的马队长交换了一下看法,认为绑匪不可能藏在居民区,而可能藏匿在山里。确定了方向,一行人分乘三辆警车往铜鼓山进发。
  很快到了铜鼓村,时间是下午二点半。魏队长找来当地的村长了解情况。村长是长着一头花白头发的六十多岁的老人。听完魏队长讲说的情况,他略略思考了一下说,村后边就是铜鼓山,那里有个水库,曾有人在那里养过猪,后来,因影响到水库的水质被撤了,留下一个空棚子在那里。
  “这两天有没有看到过,有一辆长安牌的乳白色的小面包进过山里?”
  “这倒没注意,平时都有一些人开着车去水库里钓鱼,这水库是水源地,不准养鱼,只有一些野生的杂鱼,所以,没人去过问。”
  这时,旁边一个年轻人插话道:“你是说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昨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骑车子从这里经过,见过一辆小面包车往山里去了。”
  “你确定?”魏队高兴地问。
  “确定!车子开得很快,喷了我一身灰,我想骂人,所以多看了一眼。”
  魏队马上拨通了小钱的电话,问那边有没有消息,小钱说,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呢,那边发了一条信息,内容是:钱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明天上午带过来,在铜鼓市场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不准报警,否则后果自负。
  魏队说:“好,你继续守在那,稳住绑匪,我们这边马上采取行动了。”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9-18 07:19:23
  6

  一队人开着车,拐上了去铜鼓山的路。离水库还有一市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十来个人分成三个小组,往废弃的养猪场包抄过去。
  养猪场面朝水库,背靠铜鼓山。魏队长爬上高处观察了一下地形,决定只留两人在山顶观察,其余的人分两路分别从正面两个方向包抄。
  很快,两组人马都到了有利攻击位置,魏队长看到一辆白色小面包停在养猪场前面的地坪里,初步确定,绑匪应该就在养猪场里面。手一扬,两队人马快速往猪场靠过去,一队人迅速切断所有外逃的通道,一队人往猪场里冲去。进到里面,一看,有三个人正围着一张报纸坐在地上打扑克,离这伙人约有二十米的距离,魏队长大喊,不许动,手放背后,蹲着!三个人看着五六个警察正如猛虎下山般向他们冲过来,立即惊惶地放下手中的扑克,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魏队没见着人质,立即呵问道:“快说!人质在哪里?”
  “在车里。”一个有着一头黄色头发的瘦高个答道。
  几个人迅速用手铐把三个铐了,带出来。魏队走近停在地坪上的车,打开车门,见人质被反剪双手,嘴里塞着破布,坐在后座上。忙过去拿掉嘴上的东西,松了绑,问:“你就是龚立民吧?”
  龚立民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
  “你自己能开车吗?”魏队问,龚立民点了下头。
  “跟我们一起回分局录口供。”说着,安排一个人坐在副驾驶位上,一行人带了嫌犯,开车回了警局。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9-21 05:53:48
  7

  一落座,立即安排对三个嫌犯分别进行审讯,这帮人倒很坦白,一古脑儿全招了。
  原来,这是一帮游手好闲的人,平时经常一起赌博、玩女人。但令人困惑的是,三人并不认识龚立民。
  魏队长问:“老实交待!是谁指使你们干的?”
  对面坐着的长得有点胖的嫌犯说:“他也不知道他的具体名字,只听人叫他雄仔,个子不高,大概一米六五的样子,皮肤有点黑,理个平头。”
  “他是怎么跟你们说的?”
  “他说他见过一个卖豆腐的老板,有些钱,正准备买房,要我们一起合作敲他一笔,完事后平分,他只告诉了我们这个人的具体位置,相貌特征,其他的没多说。”
  “事成后你们怎么联系他?”
  “他说,他会在二天后,来一起打过麻将的麻将馆找我们。”
  “他不怕你们把钱独吞吗?”
  “不会,我们有个车在他手上,是上次赌博输给他的,说好这次事成,把车还给我们。”
  “你再回忆下,那个人还有些什么特征?”
  胖子又想了几分钟,摇了摇头,“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统共就一起打过三回麻将,具体长相没多注意。对了,他左手背上有道伤疤!”
  魏队长见再问不出什么东西来,想了一下,说:“明天起,你们三个人都给我在麻将馆呆着,一旦发现他过来找你们,马上给我们发信号,我们会派人盯着。”胖子点了点头。
  龚立民的口供跟他老婆肖云霞的差不多,最后,他摇了摇头说:“实在是想不起跟谁有仇。”
  魏队长不经意地问了句:“你那远房表弟长怎么样?”
  龚立民迟疑了一下:“皮肤有点黑,理个平头,五短身材,浓眉,眼睛有点小。”
  “他左手背上有没有伤疤?”
  “没有啊,呃,你们问他干什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魏队长说。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9-21 05:54:08
  8

  第二天,下午六点的时候,一个理着平头,戴着墨镜,五短身材的年轻人走进了麻将馆,径直朝一张麻将桌走去。魏队长坐在一个角落里,看到黄毛点了下头,魏队长意识到此人就是这桩绑架案的策划者,眼睛迅速地瞟了眼坐在附近的小钱,两人起身,装作出去的样子,缓步向来人靠拢,算算距离差不多,魏队长大喊一声:“不许动,蹲下!”迅速扑过去,把来人摁翻在地,铐上手铐,干净利落,前后不到五分钟,看得小钱直佩服!
  一行人押着嫌犯,快速上了车,回警局。
  审讯室里,雄仔大呼冤枉。魏队长拍了下桌子,威严地说:“放老实点,你有什么冤枉的,是你策划的这起绑架案,等着坐牢吧!”
  “我真的是冤枉啊!我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你们坦白了吧!”
  原来,龚立民偶尔利用外出送货的机会,到麻将馆赌博。开始赌得不大,赢了些小钱,后来越赌越大,也是赢多输少。他尝到了甜头,想到做豆腐生意那么累,赚得也不多,想在赌桌上赢几把就收手。谁知,后来越赌越输,他又不愿让他老婆知道他在赌博,所以,就在赌场借了高利贷。
  “半个月时间输了五万,不久的时间,利滚利、息滚息,一下子涨到了七万。他慌了张,忙同我商量怎么补这个窟窿,我就说我给你赌几把,看能不能翻本。那天,也是我运气好,一下子赢了八万,可跟我赌的人只有两万现金,其余的用车作了抵押,说好一个月之内赎回去。可我表嫂不知内情,一再催我表哥把钱取出来买房子,他逼得实在没办法,就同我设计了这桩绑架案,只想吓我表嫂一下,要她拿出五万元出来,把事情了结了,谁知她竟报了警,实在是人算不如天算。”
  “不是十万吗?你说的可是事实,没有撒谎?”
  “我跟他们说的是只要五万,我的话句句是实,如有不实,情愿你们加重处罚!”
  “你那手上的疤是怎么来的?”魏队长突然问。
  雄仔看了下手上的疤,回道:“是那次在工地搬砖时不小心砸的,差不多一个月了。”
  “你不知道这是犯罪吗?”
  “我真不知道,我只是想帮我表哥!”
  重新审问龚立民,他低着头老老实实地承认了事实。
  然后,看了眼魏明基,嗫嚅着说:“警察同志,能不能不让我老婆知道,她知道会跟我拼命的。”
  魏队长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觉得还能瞒得住吗?你们的行为己经触犯了刑律!懂吗?”
  龚立民耷拉着脑袋不再吭声。
  审讯结束,龚立民被带走。
  这些人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出来,真是帮蠢货!旁边做记录的小钱小声感叹道。
作者 :mudeguadai 时间:2017-09-21 17:13:12
  第四段左右我就想到基本结局了…
  • 孤客独酌

    举报  2017-09-22 08:51:51  评论

    哎!这么厉害!看来这坑挖得还不够深,或者你具有福尔摩斯的潜质!哈哈!谢谢落桑这么认真看帖!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