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念娘

楼主:往昔沉重 时间:2017-12-01 23:57:03 点击:10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转眼,娘离开我们快两个年头了。
  娘是在她的本命年冬月初三日晚十时二十分许离开我们的。
  娘走的时候,我感觉就象在做梦,思维是空白且麻木着的,不相信她是真的走了;不相信我会再也见不到娘了。直到麻木地、机械地听从着亲友的召唤,一遍遍重复着送娘的仪式忙完她的后事,我还是不相信她是真的永远离开我去到了另一个世界,在我的感觉里我只要一回到家,总还是能听到娘喊着我的乳名,催着我赶紧趁热吃上一碗荷包鸡蛋面,在娘柔柔的目光里,我心不在焉地捧起碗……
  在此后的几个月到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还是固执着、坚定着自己的这种想法,因为每每入夜我都会跟娘相会啊,娘做好了饭,喊我来吃,刚摊好的热乎乎软和和的煎饼,刚捞出的冒着香气和热气的面条,还有我最爱吃的饺子和油饼……那么真实,谁说娘离开我了呢……
  只是醒来的泪,以及从那以后多了的一个日子--娘的忌日,却在摧毁着我的固执,强迫着我去面对娘已经走了的事实……
  娘是在历经了一年多的病痛折磨后离开我们的。娘是坚强的,即便在她人生的最后几日,她表现得依旧很平和,没有显露出多少痛苦给我们。
  娘得的是现代医学无法治愈的病,发现时已是晚期(这是做儿子的对娘永远的愧欠),我们瞒着她,只说是一般的小毛病,动个小手术就好了,娘相信了,因为她的儿子成年后再也没有对她说过谎。她欣然地接受了儿子们和医生对她的安排,因为这是她的至亲至信的儿子们的安排,她笑着平静地进了手术室……
  预期中的切除手术却没能进行,只能临时处理后缝合了。娘出了手术室后半天才醒了过来,儿子们又一次对她撒了谎,说手术很成功啊,过十来天就可出院了,还会象以前一样的好啊,安慰着娘,也安慰着自己……
  事实没有向我们的谎言和期望的方向发展,娘恢复得不顺利,几经反复,勉强在春节前几天出了院,回家过了个年。
  年初一,家里的小辈们一大早就赶来给娘拜了年,娘穿上新买的大红软绒睡衣,频频向家人们点头示意,气色似乎好了一些,但一会就得斜靠在床头上。她现在还不能多吃饭,只能喝一些稀饭,不够的养分只能通过注射葡萄糖来补充。
  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我感受不到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苦啊,伤口的疼痛,胃肠不正常的翻动,大呕吐,浑身的乏力,坐卧的不宁,睡眠不着……可娘却表现得异常平和,因为她相信儿子们的话,总有一天会象以前一样,敲着小腰鼓,继续去跳她喜爱的秧歌舞啊……
  即便她在老家只待了半个多月就因出现反复而不得不又回到医院接受继续治疗,她还是那么坚定、乐观,对去探望她的亲友们微笑着,安慰着她们,安慰着她的儿子……每次我们拿起手机给她拍照或录相,她总是会把脸转向我们,拂一下头发,微笑着……
  娘精神好一点的时候,就会谈一些往事,我们从来没听过的。娘从来不提我们小时候是多么的淘气,多么地惹她生气,可是这些我是清晰地记着得的,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忘了,也许对娘来说,孩子的淘气也是美好的记忆吧,因为我们是她的孩子啊!
  娘也不提中学时她到七八里地外的学校给我送饭,我却拿了饭就回到座位上坐下,从来没有送她到校门口或目送她离开;还有她骑车给我送饭时摔倒,眼瞧着大卡车从离她头顶几公分远的地方经过的危险……娘年轻时是提过的,也许现在都释然了,理解她的儿子了……
  娘也不提我离家多年,不经常回家探望她,不经常和家里联系,只是被动地等着家里的信和电话,也许是我偶尔地回家一次,偶尔地给她打个电话,她就知足了……何况,现在儿子就陪在她身边呢,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娘也不提我刚从原来单位辞职出来、工作无着的日子,她为了不增加我的负担,在六十多岁的时候还去工厂里给人家切洗胡萝卜把指头切伤了,只为了一天挣十元钱……
  还有她不小心摔断了胳膊,我初二时学骑车摔断了胳膊娘伺候我四十多天的辛劳,……她都从来不提,也许她觉得她为她的儿子,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吧……
  娘提的都是高兴的事儿,我小时候一不舒服就让娘给烙油饼吃了,怎么用计把丢失的农具找回来了,我小学时学习怎么用功了……要不就谈谈她的小时候,说那时候生活多不容易,但从来没提她小学时候成绩很好,但却因为排行老二,上无兄长,大姨又因自小裹脚干不了重活、为了解决家庭困难早早出嫁,年龄排行老三的大舅又因太年幼(比她小六岁之多)不能担负家里农活,不得已她小学还未毕业就早早辍学,挑起了家庭重担,十五六岁就跟着村里的青年男女壮劳力一块出夫,挖渠、修水库,一直熬到二十五周岁多的大龄剩女,大舅能负担家里的农活了,才经人介绍和父亲结婚。
  我不知道娘读了几年学,但从一些事情回想起来,娘一定是聪明和优秀的。娘来我这里帮我带孩子时,有一次我拿了一本歌本,尝试着教孩子唱一首从来没唱过的歌,虽然初中时学过谱曲,可还是半会不会的,唱起来拐腔跑调的,孩子看着我一脸问号。娘拿过去,边谱曲边唱起来,居然声调悠扬自然顺畅,孩子也眉头舒展跟着哼唱起来。我一脸的惊奇,娘居然有唱歌的天赋呢。还有,我的孩子在三岁多就认识几百汉字,跟娘带她时天天给她读书讲故事也有莫大的关系吧,几十年了,娘小时学的功课还都记得。
  娘从来不打骂我们,但对我们要求是很严厉的,我印象最深的是从来不允许我们撒谎。小时候家里困难,难得吃一回掺肉馅的饺子。好不容易割一块猪肉,要切成好几小块煮熟了撒上盐搁抽屉里分几次包肉馅饺子用,嘱咐我们不要偷吃。我想着我那时候那个馋啊,总要趁娘下地干活家里没人时偷偷撕下那么一小条来填进嘴里,品着略显咸味的肉香,还要伪装一下现场,自以为天衣无缝,但一天天见少的咸肉,怎能逃过娘的眼睛,这时娘就严厉地扳起面孔,追问到我承认为止。现在想来,前几次“作案”,娘不是没发现,只是心疼她的儿子,没有过早揭穿而已。
  娘面对我们严重的撒谎,也是会动用严厉的惩罚手段的,记得三弟五岁多的时候,不知怎么染上了偷钱的毛病。有一次,娘放在大衣柜的二毛钱找不见了,就问是不是三弟拿去了。三弟死咬着不承认,后来娘从他衣服里把钱找出来了,生气得拿手指头掐他的大腿内侧,疼得他连滚带爬、嗷嗷大哭,从此改掉偷东西的毛病。
  娘靠着乐观积极的心态,一度在五六月份恢复得不错,一顿饭能吃到八个饺子,还在五月份由三弟陪着出外游玩了几次,虽略显疲惫,但精神尚好,身体也未见明显的消瘦。每次打电话都是告诉我她很好,让我别挂念她,好好工作。
  但这样的病我们都心里有数。趁孩子高二放暑假,我带她回老家几天,看望几年不见的奶奶,也让娘高兴一下。当我看到娘时,我的眼泪差点滚落下来,才几个月的时间,娘已经瘦了好几圈,脸上几乎没有肉,跟十来岁孩子的脸差不多大小,胳膊、腿、躯干都是皮包着骨头,看上去也就七十来斤的重量,身体也没多少气力,走几步就得歇着,也站不多稳,头发稀疏灰白,大部分时间需要躺在床上。
  二舅和五姨六姨听说我们回来了,就过来一块包了顿饺子吃,给娘盛了八个饺子,她只吃下去四个……但娘的神情是快乐的,紧抓着孩子的手,稀罕个不够。
  娘顽强地维持着生命,吃不下饭,就在饭后和晚上喝点热过的盒装牛奶,强忍着胃肠的翻动上涌一点一点吞咽着,从来不问身体为什么会越来越差,越来越没精神。
  娘在八月份还能坐一会儿,陪家里人聊聊天。我回来以后,每周都固定跟娘通一次电话,从电话里感觉精神还行,也许是娘为了安慰我做出的样子吧。
  十一月份,娘的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已经不能自由活动。又被紧急送到医院,输了几天液,身体已经不成样子了,每天只能喝点小米汤了。但娘忍受着痛苦,从来不显露出来,只是没有气力同我们聊天了。
  我在医院陪了娘几天就回来了。娘过了几天就从医院回到了家里。我在忐忑中等待着什么,果然没过两周,二弟打来电话,让我赶紧回家一趟。
  我到家时,天已经黑了,跨进娘住的房门,娘还能认出我来,她并没有因我间隔这么短的时间又回来感到惊讶,或许她已预感到什么。她躺在床上,必须靠他人的力量才能坐起和翻动身体,神智尚清醒,只是没有精力多说一句多余的话,所有的气力只用来发出请求帮助的指令。
  我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把从网上淘来的秘方草药连夜给娘熬成药汤,哄着娘喝下,期望着出现奇迹。娘现在几乎吃不下饭了,我去村南汽车站对过的蛋糕店买了些蛋糕,希望娘吃下几块,娘还能吻到蛋糕的香味,勉强吃下去小半块,但夜里还能招呼我给她热奶喝。
  第二天,二舅和姨他们都过来了,娘神智清醒,神情平静地看着他们,只是没有气力和他们说话。
  这样又过了三天,到了下午的时候,舅姨他们也过来了,娘起来坐了一会,突然冒出一句“你们和我说,我这到底是得的什么病啊,怎么就好不了啊”,大家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沉默一霎,六姨说“二姐,没事儿,您那儿子抓的药刚管用啊,你没看你大便不也刚顺活了?”。娘仿佛什么都没听见,自顾自地说“这就是那种治不了的病啊,你们都骗我啊”,我们只能无力地劝慰着她,似乎也没能打消娘的执念。
  到了晚上,娘似乎更加坚信她的猜测了,神智也变得模糊起来,一度眼神呆滞,出现晕厥,醒来后病痛发作,终于抵抗不住,轻哼出声,眼睛直瞪着房门口,神情恐惧,嘴里厉声吆喝着,仿佛在驱赶着什么东西。我们明白娘最后的时刻到了,为了不让娘痛苦,就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娘安静下来,眼睛闭上,仿佛睡着了。
  我这时还天真地想,娘过一会就能醒过来,还能和我们说话聊天儿,还会让我去给她热奶喝……
  这样安静地过了一夜,娘也没能再醒过来,只是在早上八点多的时候,眼睛张了开来,眼神呆滞,眼球一动不动,只是通过一起一伏的被子知道娘还有一口气。我哭喊着“娘,娘,你说句话啊……”。
  娘没有回应我,只是眼睛一直瞪着我,仿佛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我知道,她一定是在怨我这么多年一直没好好地陪陪她……
  我悔啊……
  到了中午,娘累了,她慢慢闭上了眼睛,却仿佛还挂念着什么,一直有节奏地呼吸着、努力着、坚持到晚上,直到深夜……才恋恋不舍地去了……
  娘就这样走了,带着她儿时的理想,带着她的执念,带着她此生的遗憾,去到另一个世界,寻找属于她的圆满去了……
  娘啊……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7-12-02 18:55:58
  @往昔沉重

  自古都是:

  只有瓜连籽,沒有籽恋瓜。

  人老是一宝,乘着父母在,该尽孝时方尽孝。

  等到儿女披麻戴孝时,悔矣晚已!
楼主往昔沉重 时间:2017-12-02 21:12:29
  @槐黄子 1楼 2017-12-02 18:55:00

  @往昔沉重

  自古都是:

  只有瓜连籽,沒有籽恋瓜。

  人老是一宝,乘着父母在,该尽孝时方尽孝。

  等到儿女披麻戴孝时,悔矣晚已!
  —————————————————
  很对不起她老人家,到现在还觉得娘还在,回家就能见着似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