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都市言情小说《猫薄荷》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12-23 10:50:21 点击:142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露滴滑落,裹着一丝来自天界幽怨的魅。

  曾经她是自然里的精灵,吸取山川大地的精华,有了真身,它便成了人类口中的妖。

  羽裳念到这一段文字的时候,窗外的秋雨正不紧不慢的敲打着阁楼的窗。窗是这阁楼的伤疤,斑驳着岁月无情的痛。而如今的今天,疼痛早已成了老茧,麻木成一种调节剂,随着季节的轮换剥落成老皮脱掉后重新生长……

  纤细的女士香烟挥发着薄荷的清凉,苦涩的酥麻在舌尖上刺激着敏感的味蕾,吸进肺里郁结暧昧,像极了胆部的结石。疼时翻江捣海,好时晴空万丈。

  好像进城后,羽裳再也不曾见过雨后的彩虹。

  当颜色成为职业,它便是一种负担。其实谁赖以生存的手段不是一种负担呢?爱好和兴趣养不活胃的贪婪。饥肠辘辘谁谈时尚?

  云朵结婚的请柬就瘫软在梨木的茶几上。杏黄金丝绒的封面上是交拜的一对新人。

  羽裳浅笑,她不觉就想到了一副联。

  封了红包,背面写上:红毡上交拜一对新人,锦被里掏出两般旧物。此联的后面不忘画上一副嬉皮士的笑脸。

  雨停,空而无霾,极少见的晴朗。

  探出窗外悬空的支架上,那株吊兰张牙舞爪着生命的轻狂。雨滴在叶片上映出赤橙黄绿青蓝紫。这幻化的色彩在羽裳的眼里,已没有乡下夏日彩虹的自然流畅,反倒像极了城市午夜闪烁不定的霓虹灯,光怪陆离成种种未知……

  象牙白的裹臀旗袍,两边开豁处的蓝色沿边像妖姬,顺着羽裳S的线条蜿蜒而上,玫色的琵琶扣妩媚成蛇信子,颤巍巍的灵动成耀眼的祸害。

  酒红的挎包,水晶灰的恨天高,配上一头有些蓬松的乌发,慵懒是一副奢侈的画。

  

  羽裳拿了镶满箔片的裹头巾,在头上拢了拢,她感到有些不伦不类,像民国时期没上过洋学堂的虚荣贵妇。

  这?太刻意,像极了画蛇添足。

  她不服气的把裹头巾丢弃,无意的窥见梳妆台上的精致饰品盒,那里面是他送给自己的那朵粉红珍珠的胸花。

  尽管羽裳极其讨厌粉红,这颜色总是容易让她想到那种羞羞的事。

  就在昨晚,她在他的缠绵里羽化,像羽毛般的轻盈,飘起,荡落,再飘起,再……

  那一夜,羽裳忽然就觉得自己一下子就熟了,就像一枚青果在秋霜的侵蚀下,瞬间变成了绯红。

  曾经激情迸发只是在一个瞬间,可那一夜那份温度竟绵延至清晨。

  看着他离去后卧榻之处的痕迹,想着他臂弯里的深度,羽裳忽然就想做个家庭主妇。橘色的灯光下,满屋的饭香……

  她腰系围裙,端汤沏茶……
  (未完待续)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孤客独酌(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孤客独酌

作者 :孤峰vs散人 时间:2017-12-23 13:02:39
  开篇吸眼球,期待继续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12-23 13:39:47
  2

  花脸慵懒的躺在碎花的布艺沙发上,惬意让它眯起了眼。

  羽裳呆呆的看着着这只小怪物出神……

  猫真是妖孽的动物。

  曾经的花脸一度很肥。它实在是贪吃,好像是用吃来打发自己的无聊,像极了原本的羽裳。

  云朵被当做金丝雀圈养的时候,也一度很圆润。那时候云朵说自己就像猪,吃了睡睡了吃,卡可以随便刷到爆,只要别轻易的走出那栋别墅就好。

  如今的云朵纤瘦高挑,锁骨再次彰显出性感的深度,锁窝深的能养鱼。

  T型台上她麦色的皮肤再次成为人们的焦点。云朵说,女人是不能被圈养的,独立能让女人更具魅力!

  可她还是会去选择婚姻,这让一直抱着独身主义的羽裳很费解。

  婚姻到底是不是女人的催老剂?柴米油盐酱醋茶繁琐成催老的佐料,可即便是如此,为何还是会有人……

  谁说过,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得到的都不知珍惜……

  羽裳一时就乱了头绪,就如同吃了猫薄荷的‘花脸’。

  爱情是羽裳的‘猫薄荷’吗?

  羽裳看着花脸装满干燥后猫薄荷的玩偶,失神……

  老鸹说过:猫适合做情人,狗适合做老婆。

  自己是猫还是犬?

  但老鸹希望羽裳做他的猫。猫有媚态,像狐狸,适合做情人。羽裳具有猫的一切特质。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12-23 20:11:10
  3

  阁楼的男女是不适合结婚的,浮萍没有根!

  这一度是羽裳的信条。

  老鸹来的时候,羽裳的阁楼里充斥着薄荷气味的药茶味。当他坐下,羽裳总会为他沏一壶薄荷茶。

  以前的时候,老鸹喜欢含西瓜霜,他身上总是混合着淡淡的清凉和烟草的余味。

  在羽裳闻来,这是标准的男人味。

  那个夏日,海滨有着浅蓝的朦胧。就如同加勒比海缤纷印花布。海的蒙雾里,空气有丝丝的凉。一望冰白,透着蓝花瓷般的青,泛着冷绿。

  蕾丝,镂空,或用压褶压烫出鱼鳍和贝壳纹路的女式泳装交替着穿在云朵的身上。

  羽裳为云朵打伞,老鸹翻滚腾挪着为云朵摄影……

  那时候云朵真的美得像天际边的云。

  羽裳是见习的服装设计师,没有自己作品的设计师有一份自卑的渺小,像是时刻需要‘依人’的小鸟。

  四十岁的男人工作起来像个初出茅庐的二货青年,他很拼!尽管那时候他的工作室已是同行内少有的翘楚。

  认识老鸹的时候,毕业后的羽裳还留在学院里为自己的老师打杂。一千三百块钱的工资,除去三餐所剩无几。好歹那个老巫婆还算仁义,勉强在学院里为自己谋了一处容身之地。

  杂物间拥挤不堪,并且还硬生生的塞进了三张单人床,那是为学院里的清洁工阿姨准备的临时休息所。

  但两位阿姨却把这里当了她们的垃圾收容站。

  易拉罐,矿泉水瓶子,破报纸,旧杂志……

  整个杂物间像极了发出霉臭的停尸房。

  羽裳都是很晚不得已的时候才会来到这里下榻,闲暇的时候她更多的是选择去街面上荡……

  槐荫区是高校区。高校的门外,龙爪槐的树荫下,老是停着好多豪华轿车,车顶上会错错落落的立着一瓶价格不一的矿泉水。

  羽裳已是见怪不怪了,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裸贷都开始在校园里风行了。那一瓶瓶看似纯洁的矿泉水要说明的不过是‘喝我水’。水的价位就是‘睡’的价格标签。

  那时候,老鸹的蓝鸟车子上竟放着四瓶水,这太特立独行!

  只因为在车群里多看了它一眼,注定了他和她此生的纠葛~~~

  云朵把歌词改的很贴切。

  好奇心害死猫,云朵害死了羽裳……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12-24 18:18:36
  4

  酒后的男人放荡不羁,在这个谁的新欢不是别人旧爱的时代,最纯洁的关系仅限于人们对金钱的专一。

  380一杯的猫屎咖啡让羽裳有点惊慌失措。当她怯生生的喝了第一口的时候,味蕾饱满的如同炸开的榴莲,这味道太特殊,像乡下刚刚翻新后的土,土腥味十足。连莎士比亚的剧作《李尔王》中也有这样的对白:“请给我一点麝香猫的香油,刺激我的灵感。”

  羽裳没有被刺激出任何的灵感,她就觉得这咖啡充斥着一种少有的层次感,混合着动物内脏被烹饪后的厚重,层层叠进的刺激就如同做了爱情事后的余味,经久不息。

  傍晚的天空由粉红变成黛绿,落幕前突然放一把大火从地平线烧起,轰轰焚城。

  阁楼外,空旷的楼顶,他们都不忍讲话打扰这少有的城市天际线日落造成的幻化。时间像停留在画布上的大师,光线流动,虾红,酒绯,酱紫,黛玫……

  太阳像有了裂痕的蛋黄,断层鬼魅……

  这耽美美的过分,在漫长的赏叹过程中羽裳和老鸹像是耗尽精力,抑或被异象震慑得心神俱裂,那一天的夜里两人竟无法做情人间该做的爱情事,但他却很惬意……

  碎花布艺的沙发上,老鸹睡态极憨,像极了襁褓里的婴儿。

  羽裳不是一个具有传统礼教的人,对于守身如玉她很漠视。但她同样不是一个心血来潮就能放任自流的人,她自认是一个精神上的洁癖者。面对老鸹,她似乎竟有了一点共鸣的感觉。

  这很危险!

  花脸撕咬着沙发下老鸹软小牛皮的鞋子提出抗议,皆因为这个男人侵占了它的领地。它很愤怒,发出呜呜的低鸣。

  少年的花脸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太多的心机,它仅会用撕咬来表达对那个陌生男人的敌视。而如今它竟也学会了负气后离家出走……

  当秋日凉晨的霜化作滴水,敲打着窗外的吊兰垂头丧气的时候,阳光穿透薄雾,拖泥带水的尾部让整个东城沁淫在橘色的幻乡。醉生梦死了一夜的眼睛又开始了为了果腹而奔忙……

  羽裳坐进了老鸹的蓝鸟里开始听老鸹的鼓噪。

  从此,助理便成了拥有双层含义的词汇。

  白天是工作上的点缀,夜里是别人叼在嘴里的的猫薄荷。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12-25 16:50:52
  5

  云朵唱着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从蓝色妖姬的玫瑰花里探出头来,样子贱的像狐狸。羽裳不得不赞叹云朵的妖气。

  没有人会把婚纱穿成一身大红大绿穷山僻壤土的掉渣的被子面,可偏偏大红大绿俗不可耐的富贵牡丹穿在云朵的身上,让她有了贵妃的华贵飞燕的纤细。

  羽裳小巧玲珑的南方身段瞬间便被秒杀,揉搓,成沙,粒粒纷落。

  可最让羽裳深恶痛绝的是云朵偏偏让她做自己身边的陪衬,在这尊衣裳架子面前任何女人作为她的伴娘都需要有底气。可羽裳最缺的就是外在的高挑,强大的脸蛋魅力。喝了一肚子之乎者也的墨汁在此时只会溃烂,徒增一腹的腹黑!

  柏拉图式的爱情是一种炒作,像糖炒栗子。光鲜的外表的掩饰下,有时候也会有虫蛀的内里。

  云朵的婚礼就是一个华丽的栗子壳。

  安安分分的做个情人不是挺好,又何必要这样的形式?

  情人本就是生活里的那一点不便显山露水的低调奢华,偷偷摸摸才是其该有的魅力指数,可有人偏偏又破坏了规则。

  秋日晌午的太阳还是尚存一丝毒辣。

  但田野里的风却明显地有了凉意,老鸹全程亲自操刀摄影。

  蔚蓝的天空高旷,棉花糖带着甜意飘荡在空中。

  山坡上的柿子当红不红,透出成熟前的橘黄,朝阳处的有一些变红的柿子的顶端已被山雀啄破尝了鲜。

  云朵卸了妆,高高的颧骨,锥子的下巴,深陷的眼窝,麦色的皮肤。黑色的乌发出卖了她虚假的欧美范,但人工刻意后的雕琢美也是一种另类美。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17-12-26 10:28:55
  结构新颖,耐品,耐读。。。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17-12-26 10:29:10
  @槐黄子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12-26 19:13:14
  6

  野外婚纱写真系列在一行四辆轿车开启后得以完美收工。

  日头稍稍偏西,前视玻璃在阳光的反射下掠过一道道七彩的圆晕。

  蜿蜒的山路从高处俯视就如同层层叠叠的猪盘肠。

  羽裳的胃又开始了那种熟悉的疼。她轻轻地皱了一下眉,把手紧紧的按在了胃口。

  山路崎岖,颠簸狭窄。老鸹不得不全神贯注的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开车上。

  鹭鸶伸着修长的脖子,望着羽裳瞪起了大惊小怪的眼。他的表情夸张到了极限,就如同他给自个化的妆。

  ┗|`O′|┛ 嗷~~,买噶de,羽裳,你这是怎么了?

  夸张的表情险些挣裂了他脸上打的厚厚的粉底。

  他翘着大拇指和小指,用中间的三根手指轻轻地触了一下羽裳的额头。额头凉凉的,并没有发烧的症状。

  当鹭鸶的三根手指触摸到羽裳额头后的那一刹那,鸡皮疙瘩瞬间布满了羽裳的全身……

  一个男人,一个会化妆的男人,一个高级化妆师,却是一个‘伪娘’。羽裳此时最大的感觉是‘癞蛤蟆趴在了她的脚面上’。

  出于礼貌,羽裳轻轻地往一侧挪了挪身子。该死的胃病,早不犯晚不犯,偏偏在这时候……

  羽裳的胃最怕的是饿,二怕的是饱,三怕的是凉。所以老鸹常常褒贬羽裳:小姐身子丫鬟命。

  老鸹从后视镜里露出关切的眼神,没有过多的问话,他只想越快越好的赶紧进入到下一个景点‘温泉小镇’……
作者 :言误 时间:2017-12-30 12:53:54
  精彩继续!
  • 槐黄子

    举报  2018-01-02 10:20:53  评论

    @言误 新年伊始,来点开门红可好?O(∩_∩)O哈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12-31 18:30:23
  7

  山腰的恒春藤终于熬不过秋,泛了黄。少有的几片藤叶有红,有黄,有棕色。

  棕色气急败坏的拉近了步入冬季的步伐。像有些迫不及待,但其间竟也有的藏了丝丝绿意,明显又有些依依不舍。

  几只麻雀从树枝上起飞,忽的又下坠落半尺,坠落过程中翻向天空打了个旋,然后再一寸、一尺,加速而去,飞过树梢,有秋叶随即被惊落。

  山门后的茅屋、前殿、草亭沿山蜿蜒而上。墙面的砖上生出青苔,青青黄黄的容入山体。如果其间能有点烟雾缭绕大有仙境的意味。

  草亭上,有只金丝雀两腿一蹦,动作太快,一眨眼间它便悠的飞起,吹了声口哨,茅屋后便惊起一片杏黄……

  山里红熟透,染红了茅屋后的整片山坡。

  树体很矮,为的是更方便的采摘。枝叶横斜,浅伸暗长,人为的姿势蔓散开来。每棵树都伸出尽可能多的手臂在尽可能多地吸收着这落日最后的余晖。

  鸟儿散去,所有风都停滞了,消散到仿佛从来不曾来过,傍晚的寂静就在这时从茅屋和杂树枝叶之间细密而丰富的空隙间升腾起来。日光慢慢移动,只是一下子,日头把天空的果酱瓶打破,层层叠叠的果酱晕染开来……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8-01-02 10:19:52
  8

  老鸹的手被燃尽的烟蒂一蛰,疼痛感瞬间就在所有的神经线蔓延。

  落日的余晖映红半个屋子。老鸹站起身,轻轻地为羽裳盖上锦被。

  锦被乡土气息浓郁,大红大绿的晃得老鸹有些心烦。

  他叹了口气,猫是爱撒娇的动物,但他却不善于安抚。

  从山里飞出来的凤凰,毕竟还有些家鸡的粗鄙。有时候老鸹很为自己的粗鄙感到深深的自卑,就如同进城的农民,坐公交都显得那么的战战兢兢。

  曾经城市里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让他一度迷失。城市的柏油路太硬,可是乡村的土路又太软。

  什么样的路才是适合自己的路?

  他在土路与柏油路的夹缝间求得一线生机。可家又是什么呢?回不去的乡村,踩不出痕迹的城市……

  努力是一朵双生花,有的只开花不结果,有的即便结了果也未必是自己的。

  你只是乡下来的一个土包子,土包子!

  那个被自己的妻叫做‘妈’的老女人的话,如同惊雷,次次把他从梦中炸醒。

  没有根基的人注定了在这个城市里只是一叶浮萍。

  自己曲线救国得来的不过是别人的利用。用完后的下场就是‘弃之如屐’。

  爱人,哈哈,是个具有讽刺的字眼。

  屋外,有风,却并没有刮起沙,可老鸹就觉得自己的眼里心里满满的塞的全是沙。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8-01-03 19:37:55
  9

  这年月有的靠是山,有的罩是伞。云朵两样都有她怕个毛线!对于她来说,这样明显是个噱头的婚纱拍摄拍三天和三个月根本没有啥区别,区别仅仅在于云朵的心情是不是阴或者晴而已。

  云朵给自己放了假,其余的人也便得以解放。

  解放区的天,是灿烂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鱼竿,钓台,遮阳伞!

  温泉的左前方,三里开外,水库像极了这深山里的明珠,璀璨,招眼。

  卸了妆的鹭鸶明显的有些黑,这是最真实的他。

  男人黑到一种程度再穿上穿萤光亮的红、绿、黄最显得扎眼而另类。工作的需要左右了他自己的喜好。

  鹭鸶其实是不需要男人的一个真‘伪娘’。娘是娘炮了一丢丢,但他不是喜好男风之人。

  所以鹭鸶选择一位已婚三十二岁的白领丽人做情人。

  因为这样一来她不会时时腻歪鹭鸶。鹭鸶做美容师好忙,他的忙脱离了一般人的忙,像陀螺,像极了赶场的戏子。

  有闲,还要依他想不想,想才让她约他,或者他约她。对与那些年轻单身女子,既贪钱,又腻歪,鹭鸶一点兴趣也没有的。他欣赏成熟美。那些青涩的小苹果太酸,又缠人,鹭鸶仅仅像是需求一种生理的发泄。而爱情对他这样一个见惯了风月的人来说不过是‘虚假的伪装’。

  职业使然,鹭鸶浑身骨子里有一股被磨砂霜浸透的寒气渗出。低冷的压成一薄片,对任何人像极了锋刀逼近。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8-01-07 17:09:17
  10

  不工作是鹭鸶喜欢出一身灰色,浪漫灰,像极了磨砂后的牛仔装,只是面料松软,低垂着奢华。

  鹭鸶今天特意把自己的头发焗油成了中年灰的颜色,再配了这身行头,黑黑的皮肤发出很好的质感,看上去有点冷,但却显得极其的健康有力。尽管灰色调让人有些忧郁,但搭配在鹭鸶身上让他具有了一种历经风霜后的沧桑之美。

  发髻的飞霜,唤起少女浪漫恋情的‘暖叔’形态,练达而沉稳。

  鹭鸶卸去了脸上厚厚的粉底,像是卸去了一副面具。

  或许出于工作习惯,他的嘴唇还是涂了薄薄得一层透亮的唇膏,有些亮度,但很淡,这让他的嘴唇恰到好处的拥有了一份性感,像极了肉色的樱桃,让人总是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

  羽裳紧跟在鹭鸶身后,有微风刮起,但她也感到被鹭鸶的浪漫灰所吸引,以及嗅觉,她能闻得到鹭鸶独有的阳光味道。

  干净利索的男人总能给所有的女人好感。相对于工作中的鹭鸶,羽裳更喜欢现实中的他。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