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首页精华】【牛人“槐”】儿时的‘咸菜缸’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03-22 13:00:29 点击:171 回复:3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03-22 13:01:01
  记忆里,儿时的冬天冷且长。

  池塘里的水全都结了冰,那是我们的溜冰场。

  时间飞逝,我已再也见不到了儿时的清水池塘,碧绿的荷叶,胭脂的莲花,脆甜的莲蓬,鼓噪的青蛙,我儿时的溜冰场。

  记忆里好些残留的美好如烟似雾,都破败成残云随风逝远……

  而有些记忆却永久的定格,像历史的古董都存放在老宅的墙角旮旯。

  年前的时候,老宅需要修缮,那大大的咸菜缸倒是成了有碍观瞻的一大祸害。不仅放在那里碍眼,像是也占了偌大的地方。

  婆娘和我最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它搬在了院落之外。而我的记忆得以复活,却来源于这笨重丑陋的劣质陶瓷大缸……

  记忆的年轮回放,三十年前的我还少不更事,那时,农村的土地好像还属于大集体。不过家家户户倒是拥有自己的一块小小的菜地。

  菜地不大,长有十米,宽有三四米的样子。

  每年夏末秋初,母亲便要在菜地里忙活好长一段时间,施肥,翻地,荡平,垄沟,播种……

  平整的菜席里会种上白菜,而高高隆起的地垄上便会种上一种叫辣菜疙瘩的根茎类蔬菜。当然还会种上一些红红绿绿的萝卜。

  等到冬小麦上积满了厚厚的霜雪,也便到了白菜箩卜和辣菜疙瘩收获的季节。

  星期天里,母亲便会用那架独轮小推车载着我去菜地,忙活着收获我们一家赖以过冬的蔬菜。

  大白菜是不能储藏在家的,那时候家是一个很小的窝。

  除了吃饭睡觉的三间堂屋外,天井里也就仅存在一个草棚。而草棚里存放的是玉米秸秆,茅草,晒干的树枝树叶。这些柴禾便是我们家整个冬天采暖烧饭的所有储备。

  草棚外有一个大大的大瓷缸,陶瓷缸的左边是母亲用黄泥砖块砌成的专烧柴草的灶台。

  在我用冻得赛过萝卜红的小手拔着白菜的时候,母亲已用铁锨在菜地里挖出一个方方正正底部平整的大坑来。

  那些有着碧绿菜叶的大白菜便随即被母亲整齐的码放在大坑里。

  白菜的根部统一朝上,叶茎朝着坑平整的底部。这样,在埋土的时候土不至于掉进白菜的叶子里,还有一绝妙之处,那便是防止白菜二次生长,以免来年春天白菜过早的从菜心里钻出菜花来。

  那些鹅黄的粉嫩白菜花看起来好看,吃起来却相当的苦,所以有些东西真的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

  那时候,农人朴实,以至于夜不闭户也不会丢失东西,远远没有如今人偷的‘睿智’。那白菜存在地里,家家户户都不会想到偷这个字眼的。

  即便是有的左邻右舍吃没了自家的白菜,也都会主动上门讨要,而却绝不会行苟且之事。

  而在母亲存放白菜的时候,我便会用小推车一趟淌的往家里运送萝卜和辣菜疙瘩。

  农家的孩子我想应该没有一个不会推独轮车的吧?而那时推着独轮车载着青菜萝卜走在路上的也大多是像我一般年纪的孩子。

  那时候我们都会相约在一块,排着长长的队伍,一路向着菜地进发。那景观,呼朋唤友,打鸡撵狗,吵吵闹闹,你追我赶,煞是热闹。
  萝卜和辣菜疙瘩被推回家,那些菜梗是万万不可以扔掉的,除非那些老的黄的,腐烂的被清除以外,那些碧绿的菜梗便会被母亲清洗干净,用草绳一小把一小把的捆扎整齐挂在背阴处风干……

  辣菜被用菜刀削去了毛细的根须,清洗干净后便晾在干净的席子上。

  一个星期后,辣菜变得有些干瘪,院内的大瓷缸里原有的腌制咸菜的盐水,再次被母亲从柴灶的大铁锅里熬制了一遍。从新过滤,也便成了腌制咸菜的老汤。

  老汤须要凉透,要不然仅存的那些热量足以让辣菜腐烂。

  熬制好的老盐水被再次注进大瓷缸里,母亲便开始熬制新的盐水。

  那些老盐水起到的作用主要是用以保证咸菜原有的气味,新的盐水还是要加足材料,比如八角,花椒,姜。最为主要的一味材料那便是香椿芽的梗,这是母亲腌制咸菜气味独特秘不可传的法宝。

  待到新的盐水熬好,凉透,注入缸内和老盐水搅拌均匀,那些晾晒的干瘪的辣菜便会被一筐筐的倒进瓷缸里。

  辣菜要超过盐水的高度,再再辣菜的上面撒上一层厚厚的大盐粒,腌制咸菜的步骤才算完成了第一步。

  如今想来,那时母亲所腌制的咸菜即香又脆可能与母亲腌制的手法和采用的缸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虽然我大言不惭的把自己标榜成一位一级大厨,但我在腌制咸菜的路上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从来也没腌制出像母亲腌制的咸菜那样爽口过。而且在腌制不几天后,不是烂掉,就是酸味十足。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7-03-22 13:07:33
  @槐黄子 :本土豪赏16根鹅毛(16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7-03-22 13:47:59
  我们这边叫泡菜
  • 槐黄子

    举报  2017-03-22 13:58:46  评论

    @明静秋水 地域不同,叫法也不一样。可能甜咸口味也不同吧?
  • 槐黄子

    举报  2017-03-22 14:02:11  评论

    @一条文犬 @紫玉仙子 @李家三千金 @尹相逢 @哈斯汀小路 @亦或蔓草倾半野 @烟花往汐 @一袖晨风 @乌衣画客 @高山对虾 @沙湖小景 @鲤鱼被清蒸 @天地蛟龙abc @竹素园主人 @打起黄雀儿 @omen82f @思思云儿A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贾庄当真 @宜丰人2012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3-22 14:55:46
  母亲便会用那架独轮小推车载着我去菜地……
  这在我们老家叫“放猪娃”。就是娃和猪一起长大,哈哈!
  • 槐黄子

    举报  2017-03-22 16:14:26  评论

    @哈斯汀小路 俺们这里没有放猪娃,有放羊娃,放牛娃,割草娃。
  • 哈斯汀小路

    举报  2017-03-22 18:18:40  评论

    @槐黄子 少装傻,放娃!放你个猪娃!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芥末沾白糖 时间:2017-03-22 17:12:29
  @槐黄子 :本土豪赏2根鹅毛(2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 :憨驴不傻 时间:2017-03-22 17:14:31
  童年。值得品味。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3-22 17:24:45
  没图没真相 哈哈@槐黄子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3-22 17:25:23
  @槐黄子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 轻云霓裳1

    举报  2017-03-22 17:50:00  评论

    @妖孽小悟空 我去问问,把@槐黄子 童年的皂片发上来。他肯定是个聪明绝顶的孩纸。
  • 伊尘

    举报  2017-03-22 17:58:27  评论

    @妖孽小悟空 聪明绝顶是秃瓢。哈哈哈哈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03-22 18:14:52
  @妖孽小悟空

  

  传说中的独轮车。这下有真相了。不过我的面容可憎,避孕招邪不看也罢。[d:调皮][d:调皮]
作者 :mudeguadai 时间:2017-03-22 19:10:39
  我家儿时也有,上学也经常吃…现在就会几分讨厌
作者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时间:2017-03-22 19:27:07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昨天夜里,清理家中杂物。把每个角落,各个物柜,翻箱倒柜,清出许多杂物,欲作废旧处理。

  无意间,在多年未动的铁皮盒里,看到几样陈旧物件:针、线、线板、顶箍,锥子······

  这小小的物件,却让我静静地看了又看,这小小的工具,却把我的思绪拉的很久远,很久远······


  六十年代,当夜幕降临,辛勤耕耘一天的村民们,渐渐归到家里,活泼乱跳的村里孩子,也一身热汗地归家。

  玩够玩累的我,回到家里。年青美丽的妈妈,早把大铁锅里的水,烧的热气腾腾。“儿子,快洗脸洗脚吧!” 妈妈既使辛劳了一天,脸上还是笑意盈盈。

  她快速地用铁瓷盆,打了热热的水,让我在温热中,洗脸、捂脸。随后妈妈又抬来瓷做瓦盆,把热水添满。我跑疼的小脚放在水里一泡,顿感浑身舒畅。

  回到睡觉的小楼,妈妈把煤油灯的火苗,轻轻一挑,灯火更焰,更明亮了。

  妈妈习惯地坐在那把竹编制的椅櫈上,右中手指带上不锈钢做的圆环顶箍,把线板上的白色棉线绕下,轻轻捻搓,然后凑近灯光,把针线穿好。

  随后,妈妈静静地,专注地,耐心地,一针一线地开始做起布鞋······

  我坐在小木櫈上,双手捧着脸,呆呆地看着妈妈。昏昏的煤油灯下,妈妈是那样美,那样静,那样慈····

  不知什么时候,我竟然悄然睡去,也不知何时,我竟然在床上睡醒一觉。

  睁开矇矇睡眼,只见晃动的灯光下,妈妈还在一针一线地又拉又锥,又顶。她半低着头,双眼贯注着手中已是成型的布鞋。

  房间里是那样静,静的能听清妈妈拖动针线的嘶嘶声。简陋的木楼里显的单调,只有妈妈的形象与影投在樯上的身影,优美地,舒展地,自然地晃动,轻轻地变幻。似一幕抒情而写实的轻舞······


  六七十年代,在我们乡村,人们穿的鞋,鞋垫,几乎都是自己做的布鞋。有的人家,甚至穿的衣,裤,都是自己做。

  每年,一个人至少要二双鞋。总是干农活的大人,还更费鞋。每到过年,人们总要穿上新布鞋。

  布鞋,用各种废布料做成。有的是穿破的衣裤,裁剪来做,有的是新买布料,裁剪来做,有的是棉料,有的不是。有的经久,有的易烂。

  布鞋,穿起来很轻,很温暖,很养脚。有些巧媳妇,做出的布鞋,既好看,又耐穿。

  那年代,不管你走进那一个村庄,你都会看到:许多妇女,不论是大嬷大婶,还是美美动人的小媳妇,还是青涩妙龄少女,都会拿着针线,要么坐在千年榕树下,要么坐在家门石櫈上,在一针一线地做鞋。

  我到县城求学,妈妈要为我准备新的布鞋,我到昆明工作了,妈妈依然要为我准备新的布鞋。

  每当我穿着妈妈做的鞋,就是走在春城的,热闹欢腾的南屏街上,我的心总是暖暖的,我的脸上,即充满自信,又神彩奕奕!


  双手捧着这些陈旧的物件,看着脚上呈亮的皮鞋,我的心却是沉甸甸。

  我好想在穿越几十年,坐在木櫈上,双手捧着脸,痴痴地欣赏妈妈的美丽。

  我好想在穿上妈妈做的布鞋,追回我的青春,重新走一场人生路······
  • 槐黄子

    举报  2017-03-22 19:36:01  评论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我们的母亲都是伟大的母性!向所有的母轻致敬!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时间:2017-03-22 19:51:29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11楼 2017-03-22 19:27:00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昨天夜里,清理家中杂物。把每个角落,各个物柜,翻箱倒柜,清出许多杂物,欲作废旧处理。

  无意间,在多年未动的铁皮盒里,看到几样陈旧物件:针、线、线板、顶箍,锥子······

  这小小的物件,却让我静静地看了又看,这小小的工具,却把我的思绪拉的很久远,很久远······

  六十年代,当夜幕降临,辛勤耕耘一天的村民们,渐渐归到家里,活泼...
  —————————————————
  呵呵!槐兄,给你回复,总发不出,不知咋的,竟连稿子复来!
  问好!
  • 槐黄子

    举报  2017-03-22 20:16:15  评论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敢情,信号离得远。哈哈哈!
  • 槐黄子

    举报  2017-03-23 08:53:59  评论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这一小篇写的真情实感,你最好单独发一贴。我看好你的这一篇。细节处稍作整理,减少自我感叹,绝对好文。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时间:2017-03-22 21:18:52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11楼 2017-03-22 19:27:00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昨天夜里,清理家中杂物。把每个角落,各个物柜,翻箱倒柜,清出许多杂物,欲作废旧处理。

  无意间,在多年未动的铁皮盒里,看到几样陈旧物件:针、线、线板、顶箍,锥子······

  这小小的物件,却让我静静地看了又看,这小小的工具,却把我的思绪拉的很久远,很久远······

  六十年代,当夜幕降临,辛勤耕耘一天的村民们,渐渐归到家里,活泼...


  —————————————————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12楼 2017-03-22 19:51:00

  呵呵!槐兄,给你回复,总发不出,不知咋的,竟连稿子复来!

  问好!
  —————————————————
  槐兄,是我不在圈子里!
  天涯天涯,十万八千里!
  • 槐黄子

    举报  2017-03-23 08:51:30  评论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哪有啥圈子?写文不是感叹!少用感叹号,多一些细节的描写,心理活动,故事悬念设定,OK。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时间:2017-03-23 11:53:55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11楼 2017-03-22 19:27:00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昨天夜里,清理家中杂物。把每个角落,各个物柜,翻箱倒柜,清出许多杂物,欲作废旧处理。

  无意间,在多年未动的铁皮盒里,看到几样陈旧物件:针、线、线板、顶箍,锥子······

  这小小的物件,却让我静静地看了又看,这小小的工具,却把我的思绪拉的很久远,很久远······

  六十年代,当夜幕降临,辛勤耕耘一天的村民们,渐渐归到家里,活泼...


  —————————————————
  @龙凤楼主一一泥巴 12楼 2017-03-22 19:51:00

  呵呵!槐兄,给你回复,总发不出,不知咋的,竟连稿子复来!

  问好!
  —————————————————
  槐兄,谢谢您!
  玩天涯,有时也迷惑。

  我初来天涯,上的是断桥,感怀白云斋主与夜郎可书厚爱,不想他们又各在一部。

  随后,我进小说家园,不想又被邀在您与他她我。大家对我很好,只是感觉人气不足。

  写作嘛,不为利,不图名,但至少,内心有所满足!

  槐兄说对吧!

  刚才那篇,我发在您与他她我处,待没动静,尊您意,在来三掘堂。

  我很服您,心平!才智!多产!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7-03-23 14:49:29
  @槐黄子 推荐
  • 槐黄子

    举报  2017-03-23 15:18:50  评论

    @贾庄当真 w(゚Д゚)w,终于有了一个推荐了。谢天谢地谢贾帅!高兴!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3-23 16:18:46

  
作者 :异流子 时间:2017-03-23 23:34:17
  下一篇该说到晒腊肉了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7-03-23 23:37:37
  @槐黄子 :本土豪赏68根鹅毛(68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槐黄子 时间:2017-03-24 09:09:14
  @白云斋主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17-03-24 09:38:19
  好温馨的回忆,好有味道的故事!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