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首页精华】随拆手记

楼主:闳中 时间:2017-04-10 16:03:27 点击:130 回复:2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公司下达了新年以来第一个征收任务,我看航拍图中,延安桥以北,公园路以西画出老大一块红线图。四月五日动迁人员开始入户测量、调查登记。我跟老朱是一组,同一位王姓评估人员到体育路小区里一栋楼调查,这栋楼都是我们包干的。

  体育路是一条老街,两旁都是很粗的榆树,正值初春,已然绿荫匝地。原本和主干道延安路并行,因后来体育馆扩建,这路剩余的一大截几乎成了条死胡同,所以常年不通车,显得很安静。这个小区大概是建于八十年代初,十分老旧,我们到时,随处可见开裂的水泥地面,布满绿苔发黑的墙角,如地雷阵一般密布的水表箱,踩上去坑洼不平的下水道水泥盖板。……延安路66号是体育路小区里的一栋楼,呈南北走向,毗邻延安路,下面沿街都是十几家商铺,经营单车、摩配、五金乃至广告什么都有。整栋楼共有五层,稍一打量,只见横七竖八的水管,七绕八绕的电线,斑驳的栏杆,锈迹斑斑的空调挂机,还有各种横空而出、充满创意的自建披屋。

  首先我们进入一户人家,三单元210,女户主年龄七十开外,只身一人,身体不太好,行动迟缓,隔壁209号的女主人过来搭讪,年龄约莫五十上下,烫着卷发,像我们询问情况,两户共有一个走廊,我们问了她姓名,再问她年纪,她道我是在家嫌小,出门嫌老。她询问拆迁许多问题,我们告诉她才刚刚入户调查测量,其他还早着呢。

  整栋楼住户不多,大多是中老年人,少见青年人的面孔。有不少都没有联系电话,老朱和小王在2楼登记,我继续向上爬,敲响每扇门,但应者寥寥,已经少有人住在这里,遇上两个开门的,也是租户,……我爬上三单元顶层五楼,每扇门敲了一通,都是毫无回应,有两扇防盗门布满锈迹,显然长时间无人居住,当我彷徨无计,正准备下楼时,身后冷冷地传来一声:“你敲我们做甚?”

  我吃一惊,忙回头,见503门开了,一个女人探出脑袋冷冷地看着我。这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女人,面色阴沉盯着我这个不速之客,充满了敌意。我回转身上前说明来意,告诉她这里即将被征收,我们将开始测量房屋尺寸,调查住户信息。“要拆?我在这里住的好好的,要拆它做什么?”老女人依然扒着门冷冷地回答。我只好说拆不拆还早,先只是调查,请她稍后,我们楼下评估公司的工作人员待会上来,这女人很不客气地回答:“那请你快点,我马上要出门”,说完关了门。

  我感觉刚才爬上顶楼步子猛了,现在有点累,便稍作歇息,顺便掏出手机朝楼外拍摄点小区风景。不知何时那老女人又开了门,见我没走,便在我身后念叨着:“我住了几十年的房子,好好地,真搞不懂你们拆它干嘛?”我回头笑笑说:“这房子太老了,拆了,住新房子嘛。”“哎唷。”老女人口气上一百个不情愿,“我都老了,老年人有间房子住住就成,要什么新房子?”

  我又拍了一张照,扭头跟老女人笑道:“拆迁也是一种改变,你别忙着说不,有些人家拆迁了,多年居住难题就解决了呢。”老女人仍然不乐意,道:“我有什么难题,我住着好得很呢,不信,你进来看看。”

  问题有了转机,她竟然邀请我进屋看看,我忙答应着跟她进了房间,进门就感觉眼前一亮,房间不大,50平米左右的房屋弄得井井有条,光线充足,氛围温馨,与之前调查的大不一样。我不禁连声夸赞,老女人面色稍解,嘴角漾起笑意,我又连夸她会打理,把家经营的别具一格,温暖舒心,老女人更高兴了,自豪地向我指点卧室、厨房的布局,颇有得色。

  经询问,老人有两个女儿都在外地,自有住房,工作生活都很顺利,育有儿女,这里就她和老伴儿住。“外孙子都和我一样高了。”老女人高兴用手比划着。“你说,有这房子住,我要你新房子做什么?”老女人发问,看着这干干净净的房间,我确实无法回答。“你这一拆,我这里跟我几十年的用具家当都带不走,还不是一扔了事。家具搬过去也不匹配,搬到女儿家肯定不让进,你给我两百平米的房子我打扫还照应不过来呢。”“可以雇人打扫嘛”。我回答,老女人眉头一挑:“你说的轻巧,那么大的房子打扫下来还不几百块,真金白银,换作你自己能忍心掏?我这里这点大地方,一块抹布抹抹就完事了。”我一时语塞。

  “再说,我这里地势多好,西面是公园,我一早都去逛逛,哪怕逛一天,也没人赶我走。背面就靠着体育馆,我常去散步,走走歇歇,多自在。”“是的,那里是塑胶跑道,你走路不伤害膝盖。”我附和道,见我这么说,老人更得意了,笑容可掬,手势也更丰富了:“就是啊!南面百十米外就是区人民医院,老伴说若哪天我有病,背着我就能去。路口就是地铁出口,公园门口就有公交站,多方便,东边是超市和小菜场,买菜抬腿就到,多么好的地方,我们老年人就图个生活清净,你给我换了新地方,再大的房子我也不稀罕啊。……”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4-10 19:12:26
  楼主,什么时候拆到我家?赶紧地!哈哈!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4-10 19:12:54
  @闳中 :本土豪赏16根鹅毛(16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4-11 19:51:56
  习惯的空间 习惯的环境 习惯的氛围
  花花世界 自有一隅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4-11 19:53:07
  @闳中 :本土豪赏8根鹅毛(8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闳中 时间:2017-04-11 20:36:32
  随拆手记2

  下午三点半,一天的测量接近尾声,忽然老朱接了电话,原来王经理把另外一个组的两户人家划给了老朱,老朱有点不情愿,但领导安排,只得口头答应下来。我和老朱以及评估公司小王去看时,是在一条幽静的小巷子里,大概六七十米,走到尽头,就见一扇大门,遥望后面是一座两层楼房。门开着,我们进去后见没人影,便一边高声吆喝,一边四下打量,这是两户人家,户主兄弟二人,这楼长约十几米,从中隔开,阳台和一楼走廊全部用玻璃封闭起来,院子很大,另有平房几间,面积可观。

  片刻,左边玻璃拉门开了,户主是个六十多岁的男人,刚刚从床上趴起,急急忙忙系扣子,一边招呼我们。我们询问得知户主姓黄,这楼左边是他的,右边是他哥哥的,哥哥不在家。不一会,老黄的老婆也抱着孙子出来,招呼我们进屋坐、喝茶。老朱打量一下,感觉这楼房间多,加上院子和平房,工作量挺大的,有点发愁,不料老黄说他后面还有,夫妻俩带我们绕过这两层楼来到后面,居然还有一个院子,另有好几间平房,显然这是老房子,很有些年代了,院子里种有花草,充满农家气息,老朱惊叹:老黄,你家真大!谁知老黄又说他还有一块自留地,一壁指点给我们看,我们看时,在院子一侧花墙外,有一片田,种着莴苣、蚕豆等蔬菜,我们都目瞪口呆,这个老黄兄弟俩的房子,从前到后简直如同一个小型农庄一般!

  我们回到前面院子,要老黄拿出房产证,忙着递烟的老黄一脸茫然:房产证?没这个东西。老朱说不可能,再不然拿出当初的建房证,老黄也说没有,老朱说他瞎说八道,老黄急的赌咒,原来这房子是他老子给的,他家老头子当年是泰山生产大队的队长,后来得了这块地盖了自己的房子,也没啥证件,一住就是四十多年,几年前在老房子前面盖起了两层楼,现在老黄父母都已去世,这块地属他兄弟俩,几十年下来没人问他们要啥房产证建房证。

  这种情形大概老朱也较少遇到,便跟小王交换了一下意见,评估公司小王说既然老黄上人都不在了,按政策老黄必须去生产大队开证明,以证明这块地产权是你的。老黄急了,这生产队早就不在了,上哪去找?小王说生产队不在,现在是社区,你去泰山社区开证明,否则空口白牙,这么大块地方咋能证明就是你们俩的?情势变得紧迫起来,老黄有点措手不及,他面色凝重,和抱着孙子的老婆不停地低声交换意见,最后老朱建议他们明天就去办理。

  我们离开老黄家,在巷子里老朱对我们低声道:“难怪王经理把这两户撂给我,他们其他组员肯定来过了,了解了情况,知道是烫手的山芋,你想,这老黄到社区开证明,这么大的地,相当于十几户,社区死活也不会给他开,不给开,将来拆迁这两户就是死货,老黄肯定要征收办认他面积,不认他面积他死活也不会搬迁,这都明摆着的。”老朱越说越气,“这帮狗日的知道这关节所以把这烂摊子丢给我,这帮驴怂!我看这么办,咱们大不了只负责测量,量完面积之后再把这皮球踢回去,死活不能接这两户的单子,否则到时滚一屁股屎扯不清楚!”


  2017.4.11
楼主闳中 时间:2017-04-13 06:17:21
  随拆手记3


  在延安路66号楼一侧的拐角处,斜斜地搭了一间小披屋,呈不规则的三角形。上面贴着几个大字:朱美兰,还有联系电话,我们经打听得知,这间披屋是车棚,也堆放杂物,归属有点纠纷,据说三单元204的薛梅也有一半。

  一天早晨,老朱刚联系朱美兰,电话还没打通,可巧二楼洪梅也在,隔着窗户与老朱对答,说着车棚自己出了力,理应是她的,朱美兰早搬走了,这里没房产。片刻联系上了朱美兰,答应二十分钟后到,我们与她约好在毗邻的67号楼二楼来商议,这房间户主是老朱朋友,平时不住,交给老朱钥匙,于是成了我们临时办公室。

  过了一会,就听得大嗓门刘嫂上楼来了,她住一单元209,和朱美兰曾是多年邻居,交情不错,便引着她来了。她先上来询问老朱她房间踢脚板是否算进附属物、厨房防盗窗是否漏记了等等,老朱虽然厌烦,但还是一一作答。刘嫂答应着,一边跑到门口冲楼道喊话,一会,朱美兰上来了。

  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女人,头发微白,还带着卷发,朱美兰眼睛虽小,但眼神显得刚毅倔强,上来和刘嫂搭着话,精神很好。老朱询问她家情况,旁边刘嫂插话说她家事情可以写一部书。老朱问他老公在哪里,朱美兰切齿道:早死了,死到八百田里去了!我们不懂这俚语,刘嫂明白,上前拍着她双肩,两个老女人纵声大笑。原来朱美兰与老公早离婚了,他老公另外跟其他女人鬼混,一年娶几个小奶奶,儿子也离婚了,媳妇扔下孙子跑路,不管不顾,这孙子才六七岁,儿子另有新欢,也不肯要这亲骨肉。可怜朱美兰靠着每月两千元左右的退休金,带着小孙子过活,在外租房,生活拮据。

  老朱感觉这太辛苦,边招呼她落座,边问她老公不问小孙子吗,他有没有房子等等,朱美兰厉声道:“他房子早卖了,得钱用来供养小奶奶了,哪管他孙子?!当初脱手卖了二十万,现在听说房价高了,能值百十万,每日里发穷恨,牙都龇出来老长!”一壁说着,一壁模仿动作,捏紧双拳,咧着嘴摆出一个表情,极为传神,众人都笑。

  说到这车棚,朱美兰说当初这拐角都是垃圾,路过男人往往到这里撒尿,她当时就清理了垃圾,在这里盖了一间披屋,可巧当时薛梅见了也要来,提供了一些红砖,所以车棚同属二人。说到这车棚的搬迁补偿,她要求只要给我一个房间,四十几个平米,不要多,只要铺张床,放个煤气包,让她祖孙俩能有个地方住。老朱跟她说你这车棚归属要跟着主房的产权走,你没有主房,归属纠纷只有两个途径,一个是暂时划归薛梅,到时让她从补偿款中拿出一部分。一个是现在就与薛梅协商私了,直接赔她一些钱,至于要求补偿一间45平米的房子,肯定是无法达到的。

  朱美兰有些灰心,只好答应过些天跟薛梅摊牌,刘嫂在旁说些宽慰的话,一边帮着想办法。

  2017.4.13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17-04-13 21:49:34
  好生动的笔记!一拆迁,世事人情,一下子就暴露在阳光下了……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17-04-13 21:51:12
  @闳中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17-04-13 21:52:12
  @闳中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冷小雨0101 时间:2017-04-14 09:10:20
  描写的很生动形象啊!
作者 :冷小雨0101 时间:2017-04-14 09:11:01
  @闳中 :本土豪赏2根鹅毛(2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闳中 时间:2017-04-14 11:12:31
  谢谢大家,惭愧!

  今年拆迁能到秋天,我一路参与拆迁征收,会记录随见所闻,所思所想,会不断更新。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4-14 12:19:05
  @贾庄当真

  好文推荐!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7-04-14 22:47:26
  @闳中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楼主快更新吧!【我也要打赏
作者 :彩虹另一端 时间:2017-04-14 22:56:33
  支持:)
楼主闳中 时间:2017-04-15 05:57:10
  随拆手记4

  体育路小区的房子都是财政局、交通局、公安局一些事业单位的宿舍,年代久了,人搬进迁出,一再转手,住户情况已经十分复杂。66号楼一单元303室我们调查时去了两次,都是铁将军把门,四下打听得知,这房子户主好像是人武部的,户主姓钱,原是八十年代转业军人,但后来老早就搬走了,一楼郑家老太说,现在住的是个男的,也不常住这里,但这些天见有个女的也来过,没准是养的“鸡”。

  一天下午,经过再三打听,我们有了老钱外甥的电话,经过联系得知,老钱分得单位这里一套房子,当时转业军人都能分到住房,他在这里住了十几年,再后来妻子去世,老钱把房子租给了一个姓李的,自己住在大儿子那边。最终我们联系上了户主老钱,约好明天上午一早见面。

  次日上午,我们再去时,303室依然是房门紧锁。不一会,老钱到了,样子六十开外、略显木讷。见了我们说他只有租户老李的手机号,平时很少联系。我们要他赶紧叫租户回来,让我们进屋便于测量面积。老钱拨通电话,与对方讲了一会,告诉我们这老李回复说人在外地有事,要过几个小时再来。这时老头的外甥来了,向他晓明利害,说房子租出去不闻不问,万一承租户搞出有伤风化或黄赌毒事件,出租户难脱干系,老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接连追打电话,得到回答说人已经出发,开车正在路上。

  二十分钟后租户老李来了,是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夹着皮包,中等身材,肚腹隆起,十分富态,他显得很老练,向大家抱歉说这里停车不便耽搁了时间,一边引我们上楼开门,说他自家也拆过多次,嘴里不住口抱怨拆迁亏了,一边询问我们公司名称,打听这地块将来规划如何,看着一幅应对裕如的样子。

  房子是两室一厅,一厨一卫,装修很简单,餐桌上还有两碗剩菜,老李说平时工作忙,早出晚归,饮食自己随便弄点吃的,来不及拾掇。评估小王测量时,老李在旁恳请我们尺寸放宽点,说咱小老百姓要求不高,只想拆迁补偿能多给一点,又说他以前自家房子拆迁,只得了百十万,好在他现在苏州的孩子已经成家,另买了房子,又说他在农村老街还有套住房,单等着什么时候拆迁呢。老朱听了惊呼你家大业大,尾巴上天了!大家都笑。我们说家里乱,他大大咧咧地说没办法,自己离异后,平时单身独处,懒得打理。老朱说人老总的有人照应,你放着百万身价,怎么不再找个女人做个伴?老李大手连摆,说不靠谱,年纪大的不好找,年纪轻的看不住,反正自己这下半辈子做孤家寡人,也没啥了不得。老朱笑说他吹牛逼,要他老实交代有几个女人,旁人也跟着笑了。

  我们登记测量后,下了楼老朱偷偷用胳臂肘碰了我一下,向我朝阳台一努嘴,我抬头见阳台晾衣架上晒着几件衣服,老朱贴近我耳边道:“你没见上面衣架上挂着女人的内裤,这家伙平时带女人来睡觉,什么单身独处,说他妈逼胡话!”

  2017.4.15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4-15 12:47:48
  现实一角
  写的很实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4-15 12:49:21
  @闳中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7-04-19 09:36:51
  @闳中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4-19 12:32:04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4-19 12:35:53
  @闳中 :本土豪赏6个(6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楼主闳中 时间:2017-04-23 14:38:10
  谢谢大家。上档次了,哈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