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暴雪之夏005】雪冷村落的夏盼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5-12 08:04:49 点击:88 回复:4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这幢老屋应该有些年道了。青瓦屋顶因为好长时间没检盖,瓦棱里长了不少狗尾草。因风吹乱的瓦面,有了些破洞。下雨天,容易屋外大雨,屋里小雨。
  土砖砌的墙体,因漏雨,从屋顶开了一条长长的缝,到了窗楣上。要不是那几根房梁牵着,这屋子恐怕经不住大风的推拉。老式窗户上,几年前的冬天覆的防风薄膜,已被老鼠与猫们穿得不成样子。一条一条的破膜,像一面面小旗,呼啦啦地在风里飘着……
  这屋子住着喜民夫妇。两人都是快八十的老人了。五个月前,喜民老爹中风了。儿女们都在外打工,回来瞧了一眼,留了些钱就又出去了。
  照顾喜民老人的重任,就落在了喜民老爹的老伴吴妈身上了。两人都没社保,再说了,一大把年纪去医院也是白花钱。两夫妇一商量,就在家住着。
  每天的柴米油盐,就靠儿女们每年给的过年钱开销。喜民老爹没中风前,还能在地里种些豆子、花生、两口子吃的蔬菜,现在动不了了,大都要掏钱买,时不时的也得称点肉啊什么的,给那个瘫在床上的补充些营养。
  花钱的地方多了,那一点点钱就不够用了。任凭两夫妇再怎么好盘算,也是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这些事喜民老爹心里知道一些,但他还没料到,家里己到了快揭不开锅的地步!老伴吴妈一直瞒着他。
  这天中午,吴妈把煮的那碗绿豆稀饭,喂进了喜民老爹的肚子里,自己用锅铲仔细地把没铲完的稀饭残渣,一点点地刮进了碗里,才刮了小半碗。她在餐柜里翻了一阵,把昨晚上没吃完的小半碗剩萝卜,倒在刚才那小半碗稀饭里,用那已没几颗牙齿了的嘴扁着扁着,吃进了肚子里……
  涮完碗,她记挂着得给刚活过来的莴笋浇点水。她进里屋看了眼喜民老倌,见他已睡了,这才放心外出做事。好在她家的地离水源近,虽然,路途远了点,但种些蔬菜不用担心天干地旱。
  大概两分地的样子,吴妈把它分成了三小块,一块种了些红薯,粮食不够时,可以当主粮;一块种了萝卜,如今快长块根了,再过一个来月也可扯出来,放些咸鱼煮烂了,既可当菜又可当粮;她要浇水的这块,是刚落摊的辣椒地,前几天趁天晴刚翻的,栽上了莴笋苗。连续晴了几天,刚扎根成活的当口,得天天浇水,不然,就白忙活了。
  吴妈来到地头,看了眼有点蔫了的莴笋苗,来不及喘口气,提着只小桶,往就近的池塘里打水浇苗。她得赶时间,快点浇完,家里那个瘫子,离不开人啊!
  年纪来了,干体力活是一年不如一年,去年的时候,她还能挑动半桶粪。今年不行了,她只能双手提个小桶,几步一歇地,一趟提大半桶水了。这几十蔸莴笋苗,全部浇完,她得来回六、七次。等到全部浇完,她已是气喘嘘嘘,汗流满面了。
  她放下桶,锤了几下有点酸痛的、有点驼的背,本想歇一下再走,但记挂着家里那个躺在床上动不了身的人,她一刻不停地、迈着蹒跚的脚步,尽量快地往家里赶。
  到家时,天有点黑了。吴妈推开门,屋里有点看不清了,她叫了声,喜民老倌!没人应声,她又叫了声,还是没人应声。
  她慌了,忙拉亮了灯,见喜民老倌睡在地上,已不省人事。
  她慌张地把手里的桶一放,奔了过去。一边叫着喜民老倌,一边用尽全身力气,把他扶起。她想把他整个抱起放回床上,不知是因为慌乱,还是刚干完体力活,力有不逮?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经过这番折腾,喜民老倌醒过来了。他吐了句,你回来了。
  吴妈既高兴又责怪地说,你怎么滚地上去了,要什么不等我回来再说,你看你差点就没命了,你吓死我了!
  喜民老倌也不辩解,喉咙里咕噜了半天,说出句话来,我口渴,要喝水。
  吴妈不再说什么了,她使了把劲,终于把喜民老倌弄上了床。帮他靠着床头坐好,又拉过来被子盖了他半个身子,这才找杯子给他打水。
  服伺他喝完了水,又扶着他躺好,弄完这一切,吴妈感觉自己有点累虚脱了。她长长地喘了口气,弓着有点驼了的背,去准备晚饭。
  她打开米缸,忽然意识到里面没米了。她有点发愁起来,这晚饭该怎么对付。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5-12 08:05:42
  2
  想了片刻,她觉得明天还是得想办法去街上买点米回来。自己吃差点没事,那个动不了的得吃好才行。今晚上就煮点红薯糊糊对付过去吧!
  她打开煤炉,坐上锅,把已经洗好切碎了的红薯放进去,加上足量的水,开始煮红薯糊糊。
  约四十分钟的时间,红薯糊成了。她往里面加了点盐,以让这锅红薯糊尽量有点味道。她尝了下,有点甜咸味。她找过来一只碗,盛了小半碗,用蒲扇扇凉了,端过去准备喂喜民老倌。
  她把碗先放在床旁边的凳子上,把喜民老倌的头扶起来些,在他头下塞了两只枕头,这样才好喂东西。
  做好这一切,吴妈才端过已经晾凉的红薯糊糊,开始喂老伴。谁知才吃了一口,喜民老倌就摇头说不吃了。
  吴妈不解地问,怎么啦?这才吃了一口,就不吃啦?
  喜民老倌张了张嘴,含混地说,这红薯糊吃了不消化,肚子胀。是不是没米了?
  吴妈见瞒不住了,只得点了点头。
  家里还有多少钱?喜民老倌问。
  只有二十元钱了。富辉回来留的那二千元,用了四个月吧?给你买药花了差不多一千,另外的买米买油,还有人情,花得就剩下这了。
  喜民老倌叹了声气,没说话。
  两人沉默了一阵,喜民老倌突然说,唉!从明天起,我就不吃东西了,饿死算了。反正现在也是死了没埋,活着害你,也害后代。
  吴妈见他突然如此说,心里也是不好受。说实在的,自从他中风起不了床,这半年光景,自己感觉一下子老了好几岁。要不是想着得为儿子媳妇守着这个家,她也真想死了算了。活在这世上,吃没好吃,睡没好睡,每天守着个半死不活的人,身累心也累。自己虽有这意思,但不能当着老倌子的面说出来啊!这样想着,她回道,你死了倒好,我呢?你死还有个送衷的人,我死了,只怕晓都没人晓得!
  要不两个都死了算了,省得在这世上受罪。你去找一下,看有没有老鼠药,先给我吃了,你再吃,我们一块走。
  你是不是胡涂得跟猪脑子一样了?要是那样死法,我们两个连祖坟都进不了!得想个其它法子……吴妈小声地责怪着丈夫。
  那你说,怎么死法?不痛苦又快!喜民老倌含混地问了句。
  吴妈没有立即回答他,她在想,怎样一种死法,既不花钱又体面,还能葬入祖坟。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法子,既快又不痛苦还不花钱!
  她凑近喜民老倌的耳朵,如此如此的一说,喜民老倌连连点头。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5-12 08:06:06
  3
  夜很黑,不远处传来几声夜猫子发春酷似婴儿的嚎哭声。几声犬吠之后,夜复归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第二天中午,常串门到吴妈家聊家常的荣民老嬷,看到吴妈家大中午的还没开门,就走过去拍了几下门,叫了几声喜民嫂。里面没反应,她又重重地拍了几下门,提高嗓门又喊了几声喜民嫂,还是没反应。
  她忙返回去,叫了胆子大的登奇老嬷,两个人一起用力把门撞开,里面鸦雀无声,两人大着胆子,再次叫了好几声喜民老倌、吴妈,有人吗?还是没有应声。
  两人进屋也有些时间了,眼睛已适应黑暗。这时,两人都看到床上安静地躺着喜民老倌、吴妈两个老人。他们就像睡得太沉了,那么安祥,那么静寂无声!床边,放着一个煤球提炉,最上面那个还没燃完,两人依旧能闻到一股呛人的煤气味。两人又异口同声地叫了两声,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荣民老嬷嘟囔了一句,怕是煤气中毒了吧?登奇嫂,你胆子大些,去探下还有气不?
  登奇老嬷大着胆子,走近床边,探了下睡在床外侧的吴妈的鼻息,没有!又弓着身子,探了下睡在里面的喜民老倌的鼻息,也是没有!她退了两步,好像对自己,又像对旁边的荣民老嬷说,都死得梆硬了,身子都冰凉的!赶紧给他们说一声,通知他们的崽女回来料理后事吧!

  第一个得了消息的是组长喜春。他是喜民老倌没出五付的排行兄弟。他有点不相信,打着飞脚跑进了喜民老倌家。他走近床边,一叠声地叫了几声喜民哥、喜民嫂!他的叫声,就像撞入了厚厚的棉花,没有任何回声!他弓着腰,探了下两人的鼻息,带着哭腔说,都死得梆硬了,都死得梆硬了!这是几时死的啊!连个送衷的人都没有!造孽啊!退了两步,退到有点亮光的地方,抖抖素素地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第一个拨通的,是喜民老倌的崽——富辉。喂!是辉伢子吗?你爷老子、娘老子昨晚一起过世了,你们赶紧回来!顺便跟你姐他们也说一声,要他们也赶紧回!丧事回来见面商量,我得叫人准备烧纸去,帮你送送他二老。你们快点,越快越好!
  那边问,喜春叔,你说什么?都死了?这到底怎么回事?这是出什么意外了?
  唉!一句两句说不清!猜想是晚上睡觉冷,提个煤火在床旁边,门窗又关得紧,中煤毒了!你们赶紧回吧,他们也都快八十的人了,也算高寿了,想开点,回来闹闹意意送他们登仙吧!
  作为组长,又是唯一一个守在家里的中年人,喜春安排丧事起来是有条不紊。不一会工夫,组上那些在家还能动的老倌、老嬷们,被陆陆续续地叫过来帮忙。
  家里备得有烧纸的,先拿了出来,几个老嬷手脚麻利地,一张张起开,中间对折,说这样子烧,死者才领得到。两个老倌子在哪里弄了只火盆,搁在房中间,把那只还没燃完的煤球挟放在火盆里,待会好烧送行钱。
  另外几个老人商量着,得请地生看日子,请儒生做法事,得请水回来,给两位驾鹤西去的老人抹澡更衣……
  几个老嬷一边起着烧纸,一边在念着两位逝者在世时的种种好,忍不住叹息连连。
  其中一个道,唉!造孽哟!喜民老倌要是不中风,日子该好过了,儿女双齐,孙子孙女都快要讨堂客了,眼见得要四世同堂了,却是福薄!你说这窗户要是不蒙上新膜,或许还没事。这屋子四面透风,点把点煤气熏不死人,可偏偏就凑了巧,你们看,连门缝都糊住了,这不中毒才怪呢!
  另一个道,上了年纪的人,都畏冷。这大冬天的,哪怕是条小缝,风一灌,跟刀子割一样。这房子到处穿风对眼,你不糊住,你就是烧再大的火,也跟坐在冰窖里一样。他们这也是睡太死了,不过也好,这样去了没什么痛苦。
  大家七手八脚地一阵忙碌,一切准备就绪。
  众人一边念叨,喜民老倌、吴妈,给你们烧纸送行啰!多领些去,一路上大鬼小鬼问你们讨钱,多打发他们些,他们就不为难你们,下辈子能投个好胎。一边把起好折好的纸钱,放在火盆里不间断地烧着。
  一会儿,请水的回来了,有几个胆大的,相帮着给两位逝者抹身子,找出他们俩早就备好了的寿衣、寿裤、寿鞋,给他们穿戴整齐。找来两块门板,用长凳架好,将两人用棕床盛好,移到门板上。这一切弄完,就等孝家回来,商量怎么办丧事了。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5-12 08:06:27
  4
  第二天傍晚,喜民老倌的崽、媳妇、及他们的儿女,一家四口,终于到家了。一进堂屋,富辉眼睛就红了,把身上的包丢给了旁边的老婆,踉跄着脚步就往里屋奔,一见到门板上已穿好寿衣裤的父母,想到阴阳两隔,从此难觅慈颜,触动心灵深处那股悲伤之情,立即泪眼婆娑,跪倒当地,嚎啕大哭起来。
  见富辉他们回来,一班瞧热闹的女人围拢来,看到富辉是真情流露,却也勾起心酸,唏嘘连连。有几个跟着也抹了泪。
  这个时候,富辉老婆香桃已放好行李,带着一双儿女也过来了,哭着,我个造孽的爷啊、娘啊!你们怎么就这么死得直概呢!生面都不让我们见哟!你们叫我们做儿女的怎么想得通呢!爷啊、娘啊!我个造孽的爷啊、娘啊!在生没过过清静日子哟,死也死得这样凄凉!送衷的人都没一个哦!我个有用的爷啊、娘啊!舍不得穿呢,舍不得吃哟!走了都怕巴嗦别个哟……
  这一连串的哭丧声,声声扣人心弦,句句勾人眼泪!旁边的富辉更是触到了伤心处,哭声悽恻,几乎要恸翻当地!
  两个十多岁的孩子却是跪在旁边没任何声音。也许,在他们的世界里,死与生并没有那么深的体会。或许,他们与爷爷奶奶隔代的爱,并不是那么深得让他们感到,爷爷奶奶的离去,会让他们今后的生活里少了两样珍贵的东西。
  旁边看热闹的人,见哭得差不多了,就有几个男的女的过来,分别扶起孝男孝女,并劝解道,死生由命,富贵在天,阎王裁定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生者奔生,死者奔死,节哀顺变吧!紧要的是,出去跟管事商量,怎么把丧事办得闹闹意意,让他们早登极乐……
  就在那句,“父母身上好安钱”的,半是俗成,半是逼迫的话的作用下,富辉咬了咬牙,答应亏三万,把父母风光大葬。话一落音,组长兼丧事主事喜春,马上就开派人。定的定儒生,请的请歌师,所有在家的族人,无论老幼,只要能做事的,都请过来帮忙。
  按习俗,今晚要给两位亡者入殓。照例是要大开筵席,请歌师来唱夜歌送亡人的。这宴席的开销,是亡者女儿出的。这个时候了,女儿富芬还没回。时间不等人,管事喜春拍板,先忙起来,钱以后再算。
  不一会工夫,陆陆续续有人过来帮忙,有借桌凳的,有厨房准备饭菜的,有专管燃放烟花炮竹的,有负责接待的,有负责泡茶水的……
  一众人等,各司其职,各领其事。以前冷冷清清的老屋里,这会儿是人声鼎沸,步履匆匆,这热闹的场面,丝毫就看不出,这里,昨晚上,一对老人凄婉离世……
  不大会工夫,儒生跟乐手们到场了,商量了谁谁帮忙,立即就鼓乐全鸣,儒生一边唱着,一边做着法事,众人跟着他身后忙乎了一阵,总算把两位亡者放入了摆放在堂屋里的棺材里了……
  天快黑的时候,附近各组,凡是愿意过来凑个热闹的,无论男女老幼,来者不拒,人人有份,享用免费宴席。
  天己黑下来,人己来得差不多了。一阵锣鼓响,儒生在鼓乐声中,唱着词,给亡者下完了饭,准备开餐。
  地坪上、空房里摆满了桌子,早己坐满人。厨房里帮手的人,有人过来清点桌子,准备上菜。
  加上所有执事,帮忙的,附近来陪亡者的,一众男女老幼,席开一十七桌,没有超出管事的预算。
  清点完桌子,每张桌子上发了瓜子、烟,这是酒席将要正式开始的前奏。
  片刻,厨房里菜己备好,开始分菜。热菜上桌,酒水随用,大家在一阵觥筹交错中,一边聊着家常,一边称赞着厨师的手艺,人声嘈杂,大快朵颐。
  大伙享用着美味,八卦着家长里短,没有人觉得这一切,是如此地与这本应哀伤的氛围不合。偶尔有人在回忆着两位亡者生前的各种好,这稍微给这场悲情的丧事,带来了一丝丝名符其实的内容。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7-05-12 08:06:45
  5
  酒席吃完,厨房所有忙事的,包括厨师也己用餐完毕。
  收拾完桌子,开始今晚第一场做给亡者的丧事——唱夜歌。
  歌师与乐师们己是酒足饭饱,一声开场锣鼓,歌师开始唱着千篇一律的词,请亡人的魂魄回来,要给他们指路说书,告诉他们去阴间的路上要怎么打点小鬼,怎么过奈何桥,怎么去阎王那报到……
  刚才吃完酒席的人,己然散去了大半。剩下些老倌老嬷,三三两两地散坐在堂屋的各个角落,听着歌师的清唱……
  照例,这夜歌是要唱到凌晨天派亮的时候的。冬夜天冷,十二点还不到,那些坐着听夜歌的人,己散得不见了人影。就剩孝家与两个锣鼓手,在陪着歌师唱着古书……
  夜歌唱完,接着几晚将是封殡、各种祭奠……
  每晚,儒生们带着颤音的、年轻人不注意听、根本就听不懂的什么词,借助着高音喇叭的放送,传遍了所有能听到的村落。
  鼓乐声、铳炮声,在这寂静的村落里,一遍遍地告知着附近的村民们,这里有人己登仙界。其声也喧,其音也吵,这至少一百分贝以上的嘈音,要连续污染村民们好几个晚上。
  就在地生看好的日子里,两位亡者在接受了生者们送给他们的、其实他们根本就听不到了的热闹中,入土为安了。
  他们在生的时候,种种的凄凉与悲苦,没人再去提起。这祖坟里,多了两拱新坟。而孝家富辉姐弟,在烧完了给父母扎的漂亮的纸屋后,管事与账房交割的钱物一算账,整场丧事一共花费六万多点,除开接到的人情,还亏了三万三。
  丧事热闹,皆大欢喜,儒生们、乐手们、歌师们,赚得钵满盆满,酒醉愁饱,这一切,与两位亡者的死是如此的对比强烈!
  没有了喧闹的夜晚,村落复归沉寂。风继续刮着,呜呜着,在这表演着现代繁华与愚昧的村落里,如一条鞭,抽着大地,也抽着还停留在不愿意改变,固执地守着那些其实应该摒弃的、陈腐与冷幽默……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5-12 08:09:12
  悲剧了!
  先顶再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mudeguadai 时间:2017-05-12 08:44:10
  我们这边丧事也是办得跟喜事热闹…很多面子工程,父母在时候不好好孝顺。写得生动具体…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5-12 09:39:06
  @孤客独酌 :本土豪赏16根鹅毛(16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憨驴不傻 时间:2017-05-12 13:01:24
  @孤客独酌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憨驴不傻 时间:2017-05-12 13:02:33
  @孤客独酌

  先用小号赏一个,主号无法打赏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7-05-12 13:03:35
  @双A5
作者 :大风歌2015 时间:2017-05-12 13:27:19
  @孤客独酌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风歌2015 时间:2017-05-12 13:30:06
  写出了农村一些无奈的现象,看了两节已被感动,先打赏再接着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5-12 13:34:39
  就在地生看好的日子里,两位亡者在接受了生者们送给他们的、其实他们根本就听不到了的热闹中,入土为安了。
  他们在生的时候,种种的凄凉与悲苦,没人再去提起。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风歌2015 时间:2017-05-12 13:41:49
  好孝顺的儿子。把操办丧事的钱拿出三分之一来,俩老人能死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5-12 13:41:50
  @孤客独酌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7-05-12 15:40:12
  @孤客独酌 :本土豪赏3个(3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7-05-12 15:40:39
  @孤客独酌 赏赞……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7-05-12 21:08:58
  @孤客独酌

  主号里的银子一时取不出来了,用小号打赏了一个。真的写的好棒!力顶佳作![d:赞][d:赞][d:赞][d:赞][d:赞][d: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7-05-12 21:55:16
  @孤客独酌 :本土豪赏1艘护国航母(666赏金)聊表敬意,庆祝航母正式下水,扬我国威【我也要打赏
  • 孤客独酌

    举报  2017-05-13 08:29:06  评论

    @槐黄子 让我惊喜让我愁!朋友这么力挺,我用什么报答?
  • 槐黄子

    举报  2017-05-13 10:00:43  评论

    @孤客独酌 继续写出好文章!我还挺你!!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冷小雨0101 时间:2017-05-13 10:45:12
  这篇写的真好!生动,细致,反映当下社会的现实写照,必须点赞!
  • 孤客独酌

    举报  2017-05-13 22:07:18  评论

    @冷小雨0101 谢谢你给我这么高的评价!惶恐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5-13 20:52:59
  植根生活的文字,生活与悲剧只有一线之差,与喜剧也只有半步之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妖孽小悟空 时间:2017-05-13 20:55:58
  @孤客独酌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7-05-16 20:29:56
  @孤客独酌
  双A5:
  您好!您的文章《三拙堂 【暴雪之夏005】雪冷村落的夏盼 》已被推荐至"天涯热门部落_天涯部落2015_发现_精华帖子"栏目,感谢您对"天涯热门部落_天涯部落2015_发现_精华帖子"栏目的支持!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细雨骑驴问酒家 时间:2017-05-17 14:36:04
  @孤客独酌

  顶一个!好文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