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影落空阶初月冷(小说)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21-06-09 16:51:34 点击:147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她皮肤很白,长得也算漂亮,一头飘逸的长发,散发着淡淡的发香,她叫玉兰,是我高中时的同学。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21-06-09 16:52:30
  那个时候的我们,都很晚熟。知道男女之间有爱情这东西,但没几个敢去尝试。偶有传闻某某喜欢某某,大家会带着一种异样的眼光看他们,就象动物园里看稀有动物一样。当然,也有一两个胆大的,稍稍递过情书。那也是等同学们都下了课,教室没有其他人时,跟做贼一样,把早就准备的纸条,迅速地丢进他或她的书桌里。当然,这样做的风险很大。如果是彼此暗恋,只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那这张纸条就是一支削尖了的铅笔,一不小心把那层纸捅破了。第二天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这事能不能成;如果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这张纸条无疑是一个突然燃放的炮竹,会炸出一堆惊天动地的事情来。轻者,老师找去谈话,重者,全班人拿来当笑料。脸皮厚的当然没事,脸皮薄的往往只能转学了事。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21-06-09 16:53:24
  好在我们班没出过这样的事。曾经一个女同学看另一个男同学眼神很异样,也被同学笑话了好一阵子。自此以后,再没有人踏进过这雷区一步。玉兰同学跟我隔了几个座位,她个子矮,我能看到她的是那一头飘逸的长发和偶尔露出的半张侧脸。其余时间,即使碰面,也是惊鸿一瞥。两年的高中生活,无数次的一瞥,终于在我脑海画出了她的大致模样。瓜子脸、尖下巴、嘴角有一颗小痣,嫣然一笑时,嘴角微微上扬,那颗好看的痣,实在是一种美的点缀。我家里穷,注定了我的自卑。成绩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坏。唯一引以为傲的是我的语文成绩,在班上数一数二,绘画也算过得去。至于数学、物理、化学,每次成绩都是波澜不惊。就这情况,根本就不敢奢望,哪个女同学眼瞎能喜欢我。也许是我长得还可以吧?偶尔也能收获几个异样的眼神,仅此而已,再没其他故事。两年里,玉兰有次破天荒地来问过我一个问题,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这个“子”,是孔子还是老子?她大概是上课开了小差,这个老师肯定是讲了的。我回答她道,这个子是指孔子。她哦了一声,抓着书逃也似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确实,逝者如斯夫,两年的时间眨下眼睛就过去了,我们这个普通班,高考预选都没选上几个。大家毕业会餐一结束,就收拾东西各奔东西了。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21-06-09 16:54:23
  也许是缘分吧?在乡镇企业组织的委培班里,我再次遇着了她,那已是毕业三年后了。这个时候,我们都正当情窦初开的年纪,每天上完课,外出散步,看电影,大大方方的可以在一起了。我爱绘画,我生日那天,她送了我一个大画夹。星期天、节假日,她总是早早来约我出去画速写。其实,对于绘画,我可以说是无师自通。谈不上上水平,也算马马虎虎过得去。从依样画葫芦开始,慢慢对着些景物画几笔风景,有时也画些人像,多了,也像模像样起来。她呢,也许是对我有些许崇拜吧?她看我的眼神越来越有一种让人着迷的光。我装作不知道,尽管这时,我在乡镇企业上了两三年班,家里情况有些改善,但依然没有达到吃穿不愁的境况。加之家里准备建房,父亲不止一次写信嘱咐我,要珍惜这个机会,不要在外面乱花钱,不要在外面谈情说爱等等。甚至,我写信想买件军大衣,冬天可以做棉衣,晚上可以当被子,也被他断然否决了。
  她家情况要好些吧?听说她父亲是厂长,母亲是开缝纫店的,有一个哥哥是教师,是属于衣食无忧的那种。两相比较,我不敢把我俩的关系往深里想,纯当是一种比同学关系高了那么一丢丢的关系吧?培训班开了一门机械制图课,这是我的强项,她总在完不成作业的时候,过来找我帮忙。我三下五除二帮他完成作业,她一叠声地说了几个谢谢。晚上必得约我去看电影,我虽然穷,但志不短。觉得老是要一个女孩子花钱不好意思,自己肯定还不起这个人情,只能找各种理由不去。我以为她会生气,第二天依然没事人一样,依旧来问作业或邀我出去绘画之类的。所谓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短吧?她有求于我,我也尽心竭力地满足她。就这么若即若离地交往了大半年,要不是那次她突然患病,也许我们的关系会更进一层吧?
  那天,刚下完课回到宿舍,我正准备洗澡。突然,听到上面女生宿舍有人喊,快来人啦!有人昏倒不省人事了!我连忙丢下提桶往三楼冲!只见女生宿舍门口聚了一堆人,在说着,吓死了!喊她喊不应!会不会要死了?我拨开众人,看到宿舍地上躺着一个人,这身影太熟悉了!我二话不说,背上她就往医院跑。后面跟着几个男女同学,好在学校离医院不算蛮远,紧赶慢赶一身汗后到了医院,送到急诊室,医生一检查,说这是癫痫患了,问题不大,等她醒过来就好了。虽然是虚惊一场,但学校有点担心,要她回去休养几天再上课。她毫不犹豫要我跟另外一个男同学送她回去。那就去吧!坐了一天的车,终于把她送到了家。另一个同学说回家看看,走了。
  她家的房子在那个年代算是建得比较好的,应该归于殷实户吧?在农村里难得一见的沙发,她家有;农村里难得一见的电视机,她家有;难得一见的录音机,她家也有。到了家,她似乎很高兴,主动给我做饭吃。至于炒菜的技术,确实不敢恭维,咸,不是一般的咸!我笑着问,你是不是把盐当糖放了?她尝了一口,端起那碟青椒炒肉就往泔水桶里倒。不好意思,重来哦。我说了句,浪费!她轻描淡写地回道,这算什么浪费,去年我过生日,这么大一个大蛋糕――她用手比划出一个茶盘――没吃三分之一就扔了,一百多元钱呢!我哦了一声,不再说话。等她重新炒了辣椒炒肉,我已经吃完了。她丝毫不管我已经吃饱了,一个顿地往我碗里夹肉,吃啊!不吃又要浪费了!嘴角的那颗痣很激动地一跳一跳的,我笑了一句,你是不是想撑死我。撑死了,我可赔不起!笑着打了我一拳。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21-06-09 16:55:11
  这时,外边进来一个挑着东西的中年人,她喊了声,爸,你回来了!中年人瞥了我一眼,没应她,反问道,你不在学校上课,回来做什么?我身体不好,昏倒了,两个同学送我回来的。又哪里不好?钱没给你少寄,怎么就身体不好了?旁边听着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向很自尊的我,明显感觉我是个不受欢迎的人。我起身走了出去,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看着前面有座小山,我走了上去,找了个稍微宽敞的地方坐下来,胡乱地想着……快天黑了,我才走回去。她一见我,着急地问,你哪去了?我还以为你发冲回学校了呢,急死我了!我淡淡地回了句,去对面山上玩了会,哦,我明天就回学校,你在家多休息几天再回吧?
  要那么急么?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你了?
  没有没有,你爸好像不高兴,我呆着没意思。
  哦!他就那样。
  晚上我失眠了,第二天,我一吃过早餐,就坐上了回学校的车。
  没过几天她也回了,但是我感觉我和她之间,似乎从此就隔了堵墙。她找过我好几次,约我看电影,我都找各种理由搪塞了。有一天,我实在感觉很憋闷,快下课时,我稍稍地丢了张纸条给她。我俩如约见了面,一起沿着马路往前走着,一直走到一片树林边,我才停下来。她看了我一眼,问,你什么意思?这段时间不理不睬的,我得罪你了?我没回复,突然来了句:我俩不合适。
  不合适?什么意思?
  我配不上你!
  嗬嗬!我有要求过吗?我在乎你的是你这个人!
  还是算了吧,你爸那关你绝对过不了!
  你就那么肯定!我的事我自己能做主!
  唉!怎么跟你说呢?我家很穷,根本就给不了你现在的日子,就是我父母也不会同意的。
  哦,你是为你父母活着的?从始至终我嫌弃过你吗?嗬嗬,我是一厢情愿哦。好吧,你去跟你的自尊过去吧!她愤然走了。
  我远远地跟着她,怕她情绪失控,一直看到她回了学校,回了宿舍,我才放心。
  那一晚,我买了瓶白酒,从未沾过酒的我,喝了大半瓶,心里火烧似的难受。折腾了一个晚上,天亮了才迷迷糊糊睡了一小会。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21-06-09 16:55:53
  快结业时,她最后一次约了我,问我回去后有什么打算。对我这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打算这个词,似乎太奢侈了。我说,没什么打算,回厂好好干,报答领导们的知遇之恩吧。
  她没回我,忽然说,我想学开车。开车?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家里的意思?
  我自己的意思。
  恐怕不行吧?你的身体,你那个病?
  她没有正面回应我。反正我不想再在水泥厂干下去,没前途。
  哦,你要问我的主意,我还是觉得你开车不合适,再找个其它事吧,不要太累就行。
  嗯嗯。
  喝完分手酒,大伙都各奔东西。那晚她哭了,我也心里不好受。但没办法,我俩就像两条铁轨,离得很近,但没法交集。
  在水泥厂又干了8年,直到倒闭。家里建房及母亲患癌到去逝欠下的债,一直到我外出打工才还上。期间,听说过她的一些消息,她嫁了一个司机,关系不是蛮好。从学校回去后,干了一年她就改行当了老师。仅此而已,没再见面,也没再通信。她就像一只蝴蝶,在我的生命里停留了片刻,又飞去了其他地方……
  她姓吴,因皮肤白,大伙干脆叫她白玉兰。
  ……那是我的初恋。

  本故事为虚构

  孤客独酌
  初稿于2021.6.9
作者 :虔诚夫子 时间:2021-06-10 10:40:01
  好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