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丈夫,丈乎?读沈从文小说《丈夫》

楼主:孤客独酌 时间:2019-03-30 21:06:13 点击:12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民国时期的湘西城乡结合部,农村里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男女结婚后不久,女的即被送到船上从事一种神秘的职业,男的则留在乡下从事劳作,间三差五象走亲戚一样,手提肩扛农家自产的红薯条,或腌鸡蛋,或山上采的果子等,去城里看自己的老婆。晚上便在船上安歇,前舱后舱的,自己的女人一个晚上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接客,而男人则要听许多不该听到,但又无法不听到的声音。这个时候,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眼里的丈夫,必须要有强大的内心,才能面对这一切。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灵煎熬?又是一种怎样的尊严践踏?没办法!因为一个字,穷!
  沈从文先生在他的小说《丈夫》里写了一个没有姓名的年轻人,去看他在船上做生意的妻子――老七时,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细腻地刻画了一个男人从老实巴交,到忍无可忍,最后激发出内心深处做为一个男人的本来自尊,最终带回自己的妻子,哪怕受穷受累,也不能丢掉一个男人的底线的故事。
  是什么导致这种奇异的现象?连年战事,民不聊生,沉重的苛捐杂税,让一个壮劳力累死累活也养不活一个家。生的不易,致使活的艰难!什么道德尊严,在现实面前变得一文不值!好在一些人没有走极端,沦为盗贼,却以另一种令人心酸的方式,在世俗与现实的夹缝里艰难求生。在沈先生的笔下,那个没有名姓的年轻后生,代表的应该是如他一样的一群人。他们勤劳本份,老实巴交,但并不缺乏对生活的向往。他们向往过好一点的生活,向往也能像城里人一样衣食无忧,更向望通过自己的牺牲,给一个家带来不用上顿愁下顿的饱暖生活。但是,田土里的收成,任凭你累死累活也招架不住,一双双伸过来的、巧取豪夺的手。他们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就如水保好像给一个家奴下命令一样:今晚叫老七不要接客,我要来!年轻人先是惊讶,后来是纳闷,再后来似乎看出来这其中的道道,却不敢反问一句,你是谁?凭什么?要知道,这个水保在年轻人的眼里是一个并不能算英雄,顶多算一个无赖混混的人。独眼、一张像晒干了的豆腐干脸,怎么也不应该从他嘴里吐出来俨如主人一样的话来。那是他的老七,他自己都舍不得动她一下的老婆!可现实就这么残酷,甚至连两个喝醉了的兵痞,也可以嘴里骂着婊子,当着年轻人的面亲他老婆的嘴!更可恶的是那些披着政府外衣,打着查察幌子的公家人,也可以堂而皇之地当着年轻人的面,等下要来考察一下老七。这就是赤裸裸的讹诈!赤裸裸的欺压!赤裸裸的不把人当人!须知他的老七是良家妇女,只是为了讨个生活而不得已出卖肉体。那是跟娼妓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因为她们是有家室的人,她们的后面站着一个实实在在的家,更有一个爱着她们的丈夫。可是,人一旦没有了地位,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现实就这么活生生地把年轻人踩在脚下,并使劲地往他脸上吐着唾沫。羞辱、蹂躏、肆意践踏尊严,年轻人潜藏在心里那点做人的、做为一个男人的自尊,被彻底激发出来。所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年轻人不会咬人,他哭了,委屈、自悲,对那个社会的绝望,深深地戳中了他的泪腺。他反抗不了,凭他一点小小的力量,反抗不了那个黑暗的社会,更反抗不了命运加予他的一切不公平。他所能做的是带回他的老七,就像当初他送她出来时的那样决绝。先是向望一种美好,现在是绝望一种现实!
  当一个名义上的丈夫保护不了一个本属于他的妻子,这不仅是一个男人的悲哀,也是丈夫这个称谓的悲哀。中国社会,如果连一个基本的家庭单位都名存实亡,这种狗屁的社会,那种狗屁的社会制度,包括那些管理那种社会的人,只能是一个去向,或者灭亡,或者被取代。
作者 :虔诚夫子 时间:2019-04-01 11:40:21
  如果连一个基本的家庭单位都名存实亡,这种狗屁的社会,那种狗屁的社会制度,包括那些管理那种社会的人,只能是一个去向,或者灭亡,或者被取代。
  ——————对头!
  现在的中国多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