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买柴记

楼主:Jet蔡 时间:2017-07-10 14:22:07 点击:1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父亲节前几天,很想写写缅怀先父的文章,几次提笔,无从下手。
  先父平凡一生,没有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能摆得上台面的也就些零零碎碎的一些琐事。
  在我记忆中最为深刻的是一件小事。
  父母都是农村教师,兄弟姐妹五个都是商品粮户口,虽然生活在农村,但是家里没有山,没有田,柴米油盐酱醋茶都靠人民币交换。
  人与动物区分之一就是人类会使用火,将生食转化为熟食,故“柴”排在首位。
  经过“大炼钢”,经过“开山种粮”,水土流失比较严重,自分田到户(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后,全省实行封山育林,也就是山上的树不能砍了,可以割一些矮小的灌木丛,平时小蒸小煮都是烧一些芦簊杂草,只有在大摆筵席或冬天要木炭烤火的时候才烧硬柴——“棍子柴”。
  而棍子柴只有在特定的林场可以限量地砍些杂树作为棍子柴,林场一般都是比较偏远的深山老林。通常都是一大早去,踏着月光回来。
  父亲一介书生,且有几分清高,不愿如此劳作,我们兄弟几个年幼,无力长途跋涉,所以我们家除了在房前屋后捡些枯枝败叶,棍子柴主要还是靠买。
  那年暑假的赶集日,三三两两的樵夫挑柴上街卖,乡里乡亲都知道我们家棍子柴靠买,路过我们家门口时都会进屋来问一下我们要不要买柴。一般母亲倒水给樵夫喝的时候,父亲就去“验货”,看中后再谈价格。
  两三个樵夫的柴都不错,干至透心,粗细均匀,但父亲都没买。
  后来,高老汉也挑柴来了,母亲一看就知道是刚刚砍的,湿漉漉的,倒了碗水给他喝了之后就说不好意思,你还是挑到街上去卖吧。
  高老汉惴惴不安,欲言又止。
  父亲从屋里走出来,看是高老汉,递了支“赣州桥”给他。请他坐下,没去“验货”,直接谈价钱。
  母亲在边上使眼色,父亲视而不见。
  高老汉挤出笑脸:我是从街上挑来的,他们的都是干柴,我的柴是不太干,没人要,街上一分三一斤,我就卖一分二吧便宜点卖给你吧。
  父亲没说话,直接叫我们帮忙称柴。
  八十斤,按一分二就是九毛六。父亲给高老汉一块钱,高老汉又不好意思地说:我身无分文,找不出。
  父亲微微一笑,没关系,你这几天有柴就挑来我这里,夏天我多存些柴,到冬天就好烧了。钱先记着,差我四分。
  高老汉走了后,母亲埋怨起来:你今天喝醉了酒吧,前面那么好的柴不买,买这个会滴水的柴。一分二也太贵了。
  在我们家,大事母亲说了算,小事父亲说了算,但是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父亲说了算。
  父亲没解释,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心中有数。
  然后又淳淳教导我们:不好好读书,只有去砍柴卖,头天起早摸黑从山上砍回来,第二天又要挑上百八十斤,走上十里八里去卖,不容易啊!
  后来几天,高老汉陆陆续续挑了些柴来卖,一看就知道是七拼八凑凑起来的。但是父亲都是不问青红皂白,照单全收。
  临近开学了的一个傍晚,我们在院子里乘凉,父亲问我最近在高老汉总共卖了多少柴给我们
  我回答后,父亲沉吟片刻,然后松了一口气地说道:高老汉的娃在二中读书,今年的学费应该够了。

  月光,把父亲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7-07-16 21:15:26
  真实描绘,确实难得!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7-07-16 21:18:50
  绿脸支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