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浮.救赎[初]

楼主:青草依依当年 时间:2019-05-27 10:46:45 点击: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那个男人曾是警校最优秀的老师,铁血教官。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我们开始对他选择遗忘。


  他不值得挂念,更不佩拥有那些荣耀……


  但路昀不这样认为!"路昀"是谁?


  金川市局河啸分局刑侦大队的一名干警。


  领导说:"你小子儿真是头倔驴!"


  路昀看似很认真地在听,但实际上在打马虎眼。所有人口中的那个男人都是一概而论的,没什么可争议的!而唯一能使路昀相信选择的,是无懈可击的证据。马虎眼归马虎眼,领导说的话终归是要听的。万一不高兴让自己写认识报告,说自己思想认识没有提上来,那才是最头大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呢?要他出外勤抓人或是办案,别提有多兴奋了!犯的错和他干的事是成正比的,捅娄子就得有人担责,而这个人一定是身前这位比他大五岁的男人。无论是警衔和警龄,业务能力和老练程度都要比他强。路昀常常挂在嘴边的"领导"---"李添光"。索性不是什么非常严重性上的错误,他都会站出来替他辩解圆场。老李不是科班出身,从部队转业到现在一步一个脚印。路昀这小子儿虽说是警校毕业,若论破案老李技高一筹。人民看公安,关键还是看破案嘛!路昀抓人一直都是简单粗暴的,尤其是针对那些强奸犯和黑社会老大。在他眼里都是画过圈圈的。这些人一看就来气儿,以为自己很牛逼,猪鼻子装象欺负人,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令人害怕的黑社会大哥,有人交保护费,有妹子投怀送抱,有吃有喝不用花钱道是乐哉!践踏法律无视秩序,抓了还很嘚瑟!路昀不会管他是谁!只要他敢叫嚣拘捕,上去就给他一顿好颜色看。另外一个就是强奸犯这种人渣,路昀不会给他机会。


  上个月在市看守所提审一名嫌犯刘某,他是因犯强奸罪被抓进来的。受害者女方因事后心理阴影抑郁不堪选择了跳楼自杀,刘某对自己的罪行甚是狡辩,声称是女方主动接受的!再一个花重金让其律师帮忙运作,盼着能够早一点出来。更为匪夷所思的,女方家属竟选择了谅解(估计已经被买通)。路昀看着他那副嚣张的面孔,一种怒火涌上心头。


  审讯完毕后,路昀和老李还有一名警察小哥也在忙着整理笔录,录像设备关闭。活儿干完了!


  提押民警还没来,刘某看着路昀说道:"路警官,你也用不着灰心,我们都不活得好好的吗?"那种冷讽热潮在路昀心里狠狠地扎上一刀。那种对正义的蔑视是他最不能忍受的,路昀望着他强忍笑了笑。


  路昀控制着情绪,他知道老李肯定又会说他。作为一名人民警察要时刻保持冷静和理性的态度,纵使那个人犯了多大的罪,也应该交由法律去审判。拿着打好的证明交由副所长签字,蒙混进了监区。


  一个年轻管教民警打了声招呼:"兄弟,什么事儿劳费你下监区?你们抓人不是挺忙的吗?"


  路昀回礼笑了笑:"也没啥事!就是手头有个案子没整明白,想找嫌犯具体复查一下。"


  路昀找到了刘某所在的号子,刘某跟着出来后走到快进办公室的厕所盲区那里。对着刘某就是一顿毒打,狠狠地踢了他两脚。反正这货儿好像没有被起诉也快放出去,他肯定会投诉举报的!一切都在路昀所料想之中,这孙子不给他点颜色,真他妈当别人是瞎子吗?糟蹋了人家黄花闺女,赔了钱就想完事!不给他关在号子里真对不起这身警服。路昀知道很多事情是无可奈何的,事后!路昀受到了严厉处分,好在失态结果得到了控制。老李把这个雷扛了下来。同时也很生气,怎么说也是你路昀的领导啊!刑侦副队长难道是摆设给人看的吗?路昀不计后果的行为直接影响到人民警察的形象。要讲法律,要讲程序这点规矩难道不明白吗?路昀事后做了检讨,这个锅铁定要老李给他背,老李不想说话拍了拍路昀肩膀。点上一根烟道:"你小子儿以后给我注意点!别不打招呼就擅作主张,你是警察,不是混混。"路昀做了个鬼脸表示道歉,一些话也不知道怎么吐露。他知道老李是为自己好!游走在法律临界点可不行,别忘了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不是梁山好汉。当然自责没有做好受害者家属的工作。这种无可奈何的事情他不只一次又一次地遇到,他只能一天比一天更努力,拿出铁证,让那些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烟灰还没掉落到袖口,老李便把烟给掐了……


  背锅的事情不能每次让老李给扛吧?路昀也不知道怎么表示感谢,按照规定送礼是万万不能的!还是整点实际的或许能让老李消气儿!除了关禁闭之外另还有两千字的检查。寻思着上次有个叫王成的线人提供了一条走私军火的消息,当时忙着处理队里的各项事情就没顾上。老李绝对感兴趣!料那王成小子不敢骗自己,王成是干嘛的?他曾是城南黑社会组织的成员,后来被抓进去配合公安机关成功抓获了其犯罪头目韩博兴。争取宽大处理得到减刑。出来后和人合资干起了旅馆出租的买卖。当年好在他参与的犯罪活动不是主要骨干成员,属于胁迫和被动。而当年那几个老大一年前都被枪毙了。犯罪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大涉嫌故意杀人贩毒,这件案子给老李和路昀的感触是挺大的!因为当时涉及到分局某位领导(保护伞),通通被查处。老李考虑过影响和事态,必须经过详细周密的计划才能有效防止事态扩大化。不料却硬被路昀这小子儿拉着蛮劲儿鼓动丁队(丁勇,河啸分局副局长,刑侦大队队长)。速战速决!证据到位,案子告破!路昀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他是不会傻到这个地步的。后来丁队想骂他也找不出词来。打掉韩博兴犯罪集团也算是为民铲除了祸害。王成是路昀抓进去的,所以每次看见他还是会点儿惧怕和恭敬。老李对王成不是很了解,他最害怕路昀为了案子把自己给陷进去。那是红线,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并不是谁都能成为警方的线人,因为它是把双刃剑。况且走私军火查处岂能儿戏?得向上级领导请示汇报后方可进行侦查抓捕。


  "程序规定你是知道的,至于你提出的参考意见我会想办法和分局领导沟通的!"老李正眼看了看路昀。


  路昀从老李的面孔中看出他的气消好了许多,仿佛看到了自己要大干一场的希望。连忙点点头,撇着嘴终于坐下好好歇息。


  老李塞了一盒口香糖给路昀,两眼盯着他看!虽然路昀这个时候更需要一支香烟冷静,但禁闭期间忍忍又不会掉两块肉。路昀无奈只好收下。顺便提了一下自己啥时候能够出去办案!老李苦笑不得,但又很想骂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反省反省,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不好吗?少给我跳来跳去!"路昀虚心接受不得不服,谁叫人家给自己背了锅呢?


  王成旅馆还是和往常一样淡然如旧,来住这儿的行客没多少人。主要是室内环境很随意,也算不上一个大规模的旅舍,但若是夜深无车可打时、行客才会选择将就歇息。自己从前认识几个道上朋友,后来都金盆洗手不敢再干以前的"营生"。一来是对曾经韩博兴黑社会集团覆灭有心理阴影,二来自己趟上几笔线人生意注定会找上麻烦。所以自己摇摆不定。要和黑道划清界限,要和警察保持距离。暂歇的那几个黑脸大汉绝对来者不善,王成派人跟踪一打听!竟是和军火有关的买卖。


  王成对那小哥说道:"这事儿千万别捅出去,若不然你我性命不保,知道不?"那小哥惊恐点了点头,眼神飘忽不定。贩卖军火这种事儿一旦让道上人知晓恐是一场火拼啊!可问题是警方扫黑势如破竹,莫非这帮人通过什么渠道把军火给弄进来销售?那肯定是能量大的家伙儿,要不然谁敢趟这活儿?说到打击犯罪当然第一联想到的人便是"路昀",这小警察虽然相貌生嫩,但不失男人本色。有倔劲儿!当年落在他手里还得感谢他,幸亏没和韩博兴走的太近、被毙掉的可能会多出一个名字。洗心革面是件好事儿,至少能谋一口饭吃!今时不同往日,打打杀杀就能解决问题的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现在讲究的是什么?法制观念的深入人心。谁敢去触碰,就得玩完。当线人挂彩率将近百分之九十,所以二人还得为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这种财路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王成刚开始还有点儿后悔,但没有什么比重新做一个好人更有价值了吧?至少在他看来。旅馆前台电话响了片刻没人接听,有个大汉气汹汹地跑来找老板王成,王成吓得一身哆嗦。


  "老板,刚才电话是怎么回事?咋没人接呢?叫个服务咋磨蹭磨蹭的?"那大汉盯着他看了看。


  王成连忙上前道歉:"兄弟,真不好意思啊!我刚才人没在前台,马上给您去弄哈!"


  那大汉摆了个不愉快的脸然后转身带门离去,那个背影无不令王成等人惊慌。尤其是他身边一个绰号叫小胡的年轻人,惊慌胆慑!王成很理解他此时的感受,拍了拍他肩膀一边表示同情。具体交易地点是弄清楚了,可是时间呢?总不能等着让人给出答案吧?交易地点就在王成旅馆不远处的一个拆迁大楼里,线索掌握是一方面,可警方安排的抓捕计划呢?自己也没接到任何联系,莫非是路昀反悔怕了不是?这绝对不是路昀的作派性格,定是中间出了什么变故。一时间王成的犹豫不由恐是担心,小胡瞅了瞅眼神切声:"哥,要不咱别躺这团浑水了!就当没发生过行吗?"王成很想扇他一耳光,尽力克制了自己的情绪。缓缓将手掌收回。"这样!小胡,你去一趟。这边我来想办法!"小胡不敢回拒只好答应。乘着呼叫服务的时间正好可以窥探一下这几人的情况!当然自己没有指望能查出什么,道上的人哪个会在自己脸上贴标签?领头的看些不像是本地人,说话有些支支吾吾。而有个戴墨镜的男人从进门到自己出去没有说过一句话,他心生惧恐!凭借自己在道上多年混的经验,这些人大有来头。而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与这几人周旋。就在他们泛泛而谈的这段时间,不远处一栋居民窗户的星点正暗暗地注视着屏风间隙里的一切。抬眼正是刑侦大队的几名干警小哥,个个干劲十足。虽然汗水已湿透了他们的襟口,但那视线范围内的一举一动他们没有丝毫松懈。抽根烟换班盯梢的都不允许,两个关口,一个是窗口、另一个是大门。恰逢这儿卡的视角刚刚好!没有与线人接触,嫌疑人哪几个是谁能知晓吗?老李早就上报进行侦查!等待时机以及证实锁定嫌疑人的具体事实再与线人进行密线联系。此时的嫌疑男子心神不定,总是感觉有人在监视这里的一切。他时不时地会朝窗口周围以及楼下窥探,他瞧了瞧那老板的助手,行迹非常可疑、刚才不是在老板屋子吗?这个点也不是下班时间呀?不好好招待客人看店骑个摩托车急匆匆地有何动机?他盯得非常清楚!一直到那人的身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消失。自己和身边的人干的是什么买卖能不清楚吗?虽然没有货源,警方找不到证据、但还是以防万一为妙!他将情况反映到那个戴墨镜男子耳边,而其他几个正尽兴地玩起了斗地主无所担心。墨镜男子没有说话,只是淡然一笑比划了一下手势。那人似乎能听懂墨镜男子的话语,也没再问什么!贩枪地下团伙关系网打探哪有这么简单?外面若不是布插好了眼线,他可能早就死了八百回了!虽然目前没有找到更合适的住处,但这里无异于是他们用来隐蔽交易的最好眼睛。小胡慌张地骑着摩托车驶过一条胡同,那是唯一离公共电话厅最近的一条小路。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跳不停地加速,手抖得很厉害!不对,他停了下来,好像在犹豫要不要去报信?他后面有双诡异的眼睛一直在尾随着他,他竟没丝毫察觉?尽管一边开车有着看反光镜的好习惯,但还是忽略掉了对本地人的猜疑。就算跟踪监视也只能是那些亡命徒才会做的事情,这点他还真没考虑过!手机紧接着狠下心来关了,学以前的套路、先去爽一爽!等自己心情平静下来再去理会这些事情吧!反正王成现在也没啥危险。于是转道来了他经常去的按摩店。


  办事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要是自己跑路王成也不敢拿自己怎么着!更何况交易地点是自己千辛万苦探寻到的。光在乎那点线人费用没用。按摩店给他的感觉很清爽,心情一下子平静了许多,脸色上的不愉快顿时也被这周围的空气给冲刷掉。尾随男子没有直接进去,只是悬盘在门口周围抽了抽烟。然后拿出手机嘀咕了几句,接电话的男人正是旅馆里的墨镜男子。没有给出任何命令性动作,因为这是双方之间的交易。随便收买一个当地混混对于墨镜男子来说不是难事,自己作为外地人当然也要学会洞察。他不会知道自己这样做的任何目的,乃至是杀人买卖。如果这层窗户被捅破,他一定是个死人。只有死人才能真正保守秘密。


  分局派出的外勤随后乔装来到王成旅馆,王成怎么也没想到警方动作如此迅速!也许周围情况警方早已侦查得一清二楚,指不定在哪儿布控。但对嫌疑人的身份确认还得进一步核实。王成行事非常小心,那些亡命徒一定会多疑防备的!尽管自己目前没有露出任何马脚。乔装的干警是个三四十岁的粗脸大汉,一副菜贩子瓜样儿。很难从他神情中看出是警察范儿!但一般犯罪团伙甄别留意最多的是双手,茧子厚多、打过枪,不是兵就是匪。但随着科技发展伪装身份千变万化。与犯罪行为做斗争的方式日益渐新,而这场警匪之间的战争永远不会因为谁的存在而终止。乔装干警有个外号叫"木柴",大名"蔡霖"。以收渣水的身份和王成接触,王成环顾四周、笑嘻嘻地叫木柴进屋谈。门外肯定布有眼线,自己在道上混迹多年谁鼠谁猫还不了解吗?光明正大地谈买卖当然不会引起谁的怀疑,王成感到疑惑地是自己手下没有打电话会去哪里呢?他不由地开始害怕!小胡知道的太多,对他的处境很不利。而且他也是属于重要证人,所以得保证他的安全。打掉这个团伙必须人赃俱获,人货分离、这帮人行事谨慎定会地把藏货地点变更转移的!时间长了,他们会有所行动的。现在得确定这个团伙的人数,具体不详,但绝不是草草几人。他们应该有着严密的分工、而且组织内部相对坚固。而且这些人是生面孔外地人,一次不成就很难再抓住。蔡霖随后将消息回馈到了老李那儿。丁队在幕后做全盘指挥统一部署,具体工作由老李负责。他这个刑侦副队当然不是白当的,老李干起正事儿来比谁都要卖命,路昀对他是自叹不如。当过兵的,犯罪分子若是和他干架,无疑是鸡蛋碰石头。而这次抓捕行动路昀没有参加,老老实实关禁闭反省能想啥事儿?老李和他几个刑侦兄弟忙活了几天也没有合眼,这个地下军火团伙破获还得掌控买家的身份信息。买方仅仅只出现过一次、信息来源于王成小弟小胡提供的沿途照片。照片中双方交涉的另一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神秘买家,由于光线受阻、没有拍到此人的正脸、只能做个大概的体形刻画。身型偏瘦、戴眼镜。而作为目击证人的小胡从按摩店出来一直到去打电话的行踪被神秘男人掌握地一清二楚,虽然尾随男子听不清小胡在公共电话说些什么,但从他的神态来看像是在给谁通风报信,莫非是发现了些什么?当然自己拿了钱当然也要把事情做到位,至于为什么不是自己要探讨的。他即刻将情况反映给了墨镜男子,墨镜男子疑惑为是不解,同时也在担心出岔子!随后叫他把此人给招呼一般。小胡这个电话没打多久转接到了此时布控在旅馆周围的老李手机,老李觉得此事非常不妙、赶紧叫人去保护。小胡的大意令他身陷绝境,尾随男子准备诈其一番,按照墨镜男子给的指示进行试探。声称以警察的身份与他进行接触,小胡很聪明、没有搭理。从那人的身形体貌来看想必不是什么好人!他半信半疑装作若无其事,尾随男子强行带走小胡,小胡挣扎拼了命地逃窜。可这周围一公里没有人家,又是个公共电话,谁会来理会呢?小胡被尾随男子要挟强行带上了已经联系好的出租车。墨镜男子的担忧终于还是发生了!旅店老板有问题,这家是个黑店。尾随男子说只要小胡如实供述通话内容以及自己此行真正目的就绕他一命。小胡虽说是个怕死鬼,但他不至于傻到招供的地步,他们越想知道,自己就得咬紧牙关。或许对于他们而言是最为致命的!墨镜男子得知后觉得此地必然已在警方布控范围内,更不得轻举妄动。唯一最好的办法就是破局重生。交易既不能受影响,身份也不能暴露。电话命负责看守军火的小弟急刻转移,换到B方案控制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只能以命相赌。他们知道警察办案讲究的是人赃俱获证据确凿。就算那小子儿通知了警方同样也找不到货源!紧接着通知买家实行B方案。电话里的男子说话很阴冷,只回了一个"行"字。


  小胡失踪大半天,王成的不安更加显得无力。他再一次出门四周正眼撇了撇,那几个人一直没走自己看得很清楚。自己也无时不刻在别人的监控视角里,他打开大门监控回放再一次看了看,有个陌生的本地男子好像尾随小胡而去。脸色与心跳仿佛处在被刀架在脖子的处境。现在能跑?警方布控显然不在这视角一公里范围内,光天化日难不成有人敢开枪行凶?这点他不会信的,一双双眼睛在阴暗的角落紧盯着他,正常人都会有所察觉。他打了个电话,楼下下来一个人刚好瞧见撇了撇他两眼。王成惊慌不定,而电话里那个正在接听而没有说话的男人令他捏了一把冷汗。强忍着欢笑打哈道:"不好意思!您不是张初阳啊?那我打错了"那人也故装作摆了摆眼,回了一个微笑后便径直走出了门。王成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暴露,可他依然坚信这群人不敢拿自己怎么着!而此时正在布控监听的老李等刑侦干警们也甚是汗毛直竖。但接听对方手机信号没有追踪到,而这个唯一知道地下军火藏匿点的知情人生死未卜。老李即刻想到附近周围可能有的公共电话厅,通知在周围附近蹲守的便衣民警帮忙寻找。再报告给丁队请交管部门查看公共电话厅沿路监控。根据沿路监控反馈得到的消息,的确是王成所提供的男子照片。证实是在公共电话厅旁的沿路被一个陌生男子持刀挟持到一辆红色出租车上,丁队细心查看着沿路监控。终于在上百条复杂路段中发现了嫌疑车辆最后出现的位置。


  考虑再三,丁队让路昀将功补过。即刻令他去找嫌疑车辆的小落!指挥室里忙个不停,丁队的手机以及通讯设备时刻保持着畅通,两眼盯着监控路段以及嫌疑人团伙布控图。


  路昀来到嫌疑车辆最后出现的位置,检查车辆发现一根沾满血的铁针还有几根烟头。车子并不是因为没油以及其它故障而停靠,他们觉得进市区的可能性不大,干脆弃车而逃。血迹分布只在现场可以清晰看的到之外,其它的毫无所获。而沿途横跨便是一堆滩石以及大大小小的船舶。模糊乱眼声音嘈杂,故免会惹人注意!路昀等人这次出行没有衣着警服,一身简单休闲打扮。秘密侦查也得讲究方式策略,现在得把人找着!绑走小胡的团伙会和地下军火组织是一伙儿?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