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说连载】这个小妞不怕鬼

楼主:花落逆风飞 时间:2017-03-30 10:36:09 点击:39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嗵!"地一声,划破冷清地夜晚,也惊地一身粉白搭配的向晚晴朝声源处望去,她不由地吐出一团云雾,庆幸走得慢呐,要不被那玩意砸中最保守估计也得变成脑残
  她条件反射地抬头,心里恨道:高空抛物都不怕闹出人命
  呵呵…呵,朝上望去,高楼都和马路有很大的距离,也就是说,这抛下来的东西莫非从天而降?
  不由多想,几处黑影窜来似乎要啃噬那个东西,向晚晴很确定,那些黑影全是"鬼"只是他们刚闭上恐怖的大嘴巴的时候,黑影鬼全被震飞,但是黑影鬼却不死心地继续围了上去,
  向晚晴皱了皱眉,咬破右手食指冲上前去,用力一甩,血溅落在那些黑影鬼身上,冒出呲呲地白烟,它们发出啊呜啊呜地惨叫,而后狼狈地四下逃窜
  然而她这时才发现,那从天而降之物是个个子挺高大一身古袍高襟加身的美男子,关键身上没见一处血迹,而且她看出来他不是鬼!
  "你是个什么神呐?我咋救你,看起来你真的很重" 向晚晴一脸无奈地看着从天而降的帅哥哥,却又惊喜地看到人家已经毫无声息地变成了一个搪瓷娃娃,哇!真是有种羡慕嫉妒恨的小感觉,平时见鬼见多了还第一次见到神仙,无比激动呐
  "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回家吧,介个,往左走还是往右走来着?对对对,往这边"
  她赶快捂起嘴巴生怕刚才的自言自语被刚放进黑色单肩包的大帅哥给听到,
  此时静谧地夜里或许只有向晚晴沙沙的脚步声了吧,不,谁都没有注意到马路旁腰粗般的法国梧桐树后面,有一个身披青衣的八字胡老道,他手捻着一撮胡须嘴角露出由郁闷变得得意的冷笑…
楼主花落逆风飞 时间:2017-03-30 10:45:00
  ②快到家了快到家了,向晚晴内心无比兴奋地在电梯里按了个5,
  "麻烦……帮我按……下…2",声音就好像来自地府一般深沉,
  2楼?!哪有住户,她住的是一号楼,一楼二楼是售楼部背面,电梯在二楼根本不会开的,向晚晴可没有多想便顺手按下"2",这妮子心也忒大蛤
  她一回头,一个长发遮盖半张脸满是血迹的男鬼扑向她,她兴奋的大叫,对,你没看错,她是"兴奋"的大叫"阿炳你来接我了啊?!"
  "你怎么知道,又没吓到你,我说妮儿,你咋不怕鬼呢?"那个名叫阿炳的男鬼耸了耸肩一脸无奈地问道
  "这不怪我聪明,你每次来吓我都穿这套衣服!"向晚晴无奈地指了指他那一年四季终不换下的青蓝色运动装
  其实,如果你是向晚晴,你也不会怕鬼的
  她从出生到现在,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一直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嗯,就是鬼
  她总是看到那些脚老是不着地的人们总喜欢用一种很热的眼神望着她,却不曾接近她
  直到五岁那年傍晚,向晚晴一个人在院子里正在削铅笔的时候,一个满血直往外冒双脚不着的小男孩飘向她,,目光里充满饥饿与贪婪,低而沙哑地声音不知从哪里发出:"我好饿,我好饿……"
  向晚晴不觉得心疼了一下,看起来他饿了好几天,一个跑神使得削铅笔的小刀一下子划破向晚晴的手指,一股温热的鲜血一下子冒出,男孩忙不迭地飞过来准备吸食她那诱人的血,向晚晴刚准备说,晚饭还剩半个温热馒头的时候,小男孩似被电击般的惨叫一声,摔在地上不住地左右打滚,嘴里面冒出越来越多的白烟,疯了似地爬起来头不敢回地逃走了
  向晚晴呆呆地望着男孩逃离的背影,看了看手指的鲜血,竟然莫名其妙地产生一股愧疚感,莫非她的血有毒????………
  以前为什么没被袭击过呢,兴许是她之前太小了忘记了吧
  这样安安静静地过了好久,向晚晴十三岁了,她的爸爸妈妈因为芝麻点的小事吵架,而且明显妈妈在耍性子,她一个不小心就偏着她爸爸说了一句
  向妈妈急道:哼!你们厉害,都是姓向的,我走,我走,我离开你们这家姓向的!!!!
  向爸爸一脸疼惜地拉着向妈妈的手
  向晚晴赶忙挎着向妈妈,撒娇道:妈!您不也姓向吗?
  对噢!向妈妈傻呵呵地笑了起来,不知不觉地忘却了为啥事而生气了,这时飘在半空中的爷爷也笑了,附和道:就是就是
  向晚晴惊喜地问道:爷爷你咋来了
  顿时向爸爸就呵斥向晚晴:瞎说什么呢?你爷爷刚过世不久,你这样容易让他老人家记挂不肯投胎的
  向妈撇撇嘴道:别瞎听你爸的什么投胎不投胎啊,我们的灵魂是交给主的,晴晴是不是最近没睡好出现幻觉了呢?
  爷爷不顾其他,只交代向晚晴:我的乖孙女,就你能看到我,你快告诉你爸爸他四十岁时千万不要出远门……或者让你妈一直呆他身边,他有个……大劫呐
  向爷爷话边说,边有雷劈在他身上,面目狰狞,最终被一阵风卷走,而这一切却只有正在落泪的向晚晴能看到
  "哭什么呢,宝贝?"
  "爷爷说你四十岁有大……"话没说完,向晚晴便被一道雷劈昏过去
楼主花落逆风飞 时间:2017-03-30 10:46:24
  ③向晚晴朦朦胧胧中看到一手持拂尘,白发银眉的老头逐渐走向他,道:众人皆有生死,何必强求,你爷爷那样只会徒增地府刑狱之苦,徒儿,时机一到,我们再续师徒缘分
  似梦似真,向晚晴分辨不清,醒来后便看到她妈妈双眼微闭,胳膊支撑在床上,手扶在太阳穴那里,一晃又一晃,终是被向晚晴坐起来的声音惊醒,"晴晴醒了啊,刚才你吓到我了,妈给你做碗西红柿鸡蛋面补补身体蛤"向晚晴看到这一切,心里酸酸的,很心疼
  向妈妈自结婚以来一直被向爸爸宠爱着,宠到三十多岁还是一股子孩子脾气,可谁会介意呢?向爸爸乐意,向晚晴早在妈妈肚子里就已经习惯了
  转眼向晚晴快十七岁了高三,那年她的爸爸刚好四十,繁重的课业让向晚晴忘记了爷爷的嘱托
  一日不曾患病的向晚晴突然高烧不退,嘴里一直喊着想妈妈,妈……妈!
  于是向晚晴的舅舅用村里一富裕人家的电话给常年在外打工的向晚晴父母发传呼,"晴妮发烧一直不退,嘴里喊着俺妹的名儿,快让她回家吧"舅舅操着一口家乡音说道
  向爸爸便独自一人在外等候老板工资,向妈妈则马不停蹄地往家赶,好巧不巧的向晚晴见到妈妈那一刻病就好了,好巧不巧的就在向妈妈回家那一刻传来噩耗"妹!妹夫他酒精中毒,抢救无效走了……"
  如晴天霹雳,向妈妈楞在那里,外界再大的声音终是唤不醒她半分意识
  当晚向晚晴便随妈妈去接爸她回家,车上怎么可能让人运送尸体呐,最终她们终是带回家一盒骨灰
  回到家后,向妈妈抱着向晚晴哭道,妈妈好累,好难受,妈妈撑不下去了,向晚晴真真的感受到妈妈由软变硬的身躯,由暖变凉的体温,和那一缕魂魄离开身体那一霎的哀嚎
  她知道她的爸爸妈妈从此离开身在阳世的她,或许他们在阴间亦可打打闹闹地继续生活
  向晚晴听到刺啦划拉的铁链声传来,看着一黑一白看不清五官的男人引走了母亲的魂魄,却看到魂魄后面的十字架光晕不敢轻易靠前

  向晚晴一遍一遍伸手去抓妈妈的手,尽管双手一次次的穿过魂魄,溢满泪水的眼珠,拼命推开眼皮,想多看妈妈几眼,哪怕是迷了心智的魂魄
  巷子口处,土地庙前,父母魂魄相聚,共出土地庙时,向母魂魄呆呆地飘向西方,留下落寞的父亲,虽是迷了心智可是却也直直相望,向晚晴嚎啕大哭,终是变成魂魄也不能相聚在一起,向晚晴不住地摇头,震天响的喊道:不……!
楼主花落逆风飞 时间:2017-04-01 12:23:55
  有人看没,??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7-04-01 21:55:53
  是吸血鬼的故事吗?有些情节蛮吓人的!不过倒觉得以环境来哄托气氛,效果更好!
楼主花落逆风飞 时间:2017-04-01 23:39:32
  @陌代书生 4楼 2017-04-01 21:55:00

  是吸血鬼的故事吗?有些情节蛮吓人的!不过倒觉得以环境来哄托气氛,效果更好!
  —————————————————
  不是耶,我写的小说,刚开始写,不太会掌握用环境推动故事情节,正在尝试中,第一本书主要在练习文笔,谢谢你的回复哦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7-04-01 23:58:43
  恩,总体还不错!连载的话根据质量和回复量我们会推荐精华!欢迎你的来稿!
楼主花落逆风飞 时间:2017-04-02 00:12:06
  @陌代书生 6楼 2017-04-01 23:58:00

  恩,总体还不错!连载的话根据质量和回复量我们会推荐精华!欢迎你的来稿!
  —————————————————
  么么哒!谢谢你的鼓励
楼主花落逆风飞 时间:2017-04-02 00:13:12
  ④葬礼在舅舅的扶持下完成,那向晚晴的以后该怎么办?!
  "她快高考了,考上该咋办,儿子都没彩礼去提亲,咱爸还瘫痪在轮椅上,晴妮咱们……养不起呐"
  舅妈一边用脖子上的毛巾擦着脸上因烈日当空下劳作渗出的汗水,一边扯了扯不知洗过多少次而看不出花纹的长袖衫问着舅舅,舅舅顿了顿依然没停下手中的锄头,汗水浸湿衣袖,沉默好久回道:看看吧……
  这天本该在学校高考冲刺学习的向晚晴办了退学,老师的无奈的叹息却又欲言又止,,,,,
  舅舅知道后没有兴奋亦没有斥责,孩子自己选的,无论选哪一种他都是支持的,只是他惊讶于这孩子竟然会这么懂事。
  "嫁人吧,舅舅给你找个好人家,你以后不跟着受累"舅舅突然对正在埋头整理书本的向晚晴说道。
  "舅,婚姻不是儿戏,我也想像我妈那样要么找到到世界上最疼她爱她的男人,要么就不嫁"向晚晴闭上微红却透着一股子坚定劲的双眼如是说道
  舅舅转身默默地离开,他干预不了她的决定
  爸爸迟到的两万块钱工资,办完葬礼还有一万,她抽出五百准备用来去大城市闯荡,余下的偷偷塞给半推半就的舅妈手里。她想她必须要替妈妈去尽没有尽完的孝,替妈妈好好照顾姥爷

  来到S市,偌大的城市弄得她晕头转向,前脚从旅馆出发找工作,后脚无果回来歇息的时候发现她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她拦车打的,懊恼地发现她早已忘记自己住的那个地方叫什么来着,嘴角抽搐地连连给的哥师傅道歉
  她漫无目的的游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忽然看到人群里一对争吵不休的男女,女的拥有精致五官和一头简练的短发,男的则拥有英俊挺拔的伟岸身材。他们旁边站着一个三岁左右一特别漂亮的孩子,因为这一男一女的争吵不住地哭泣,而他身后分别站着一位美丽的白衣女子静静地且温柔注视着他和一位浓妆艳抹的红衣女子贪婪而又邪恶般地盯着他
  只见那争吵的男女愤怒的跺脚,而后背靠背向相反的方向离去,似乎忘却了身边的小孩,身边的白衣女子愤然转身离去,红衣女子则很开心般地对孩子一次次的招手,"宝贝,过来,过来噢,快来,"
  孩子也停止了哭泣,呆呆地跟着红衣女子的指引到了马路中间去,
  向晚晴听说过,每个未满十二岁的孩子后面都有送子娘娘保护着,同时也有鬼魅娘娘在旁边觊觎着,

  眼看孩子要被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撞上去,向晚晴狠狠地咬破手指,抓起孩子抱起他一个转身躲过了货车,然后狠狠地问红衣女子道:你是鬼魅娘娘?放了这个孩子,要不我就溅你一身血,说着便用力甩出几滴,可是看来并没有什么鸟用,原来她的血只能对付那一般的鬼而已
  鬼魅娘娘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向晚晴,又惊讶于她能看到自己,眼珠子转了转,便一个转身消失了,留下几声奸笑穿梭于车来车往的马路上,消失于那人来人往的人群中
  向晚晴赶紧抱着孩子走向惊叫连连的那个短发女人那里,却又被一趟一趟经过的车辆阻挠着,向晚晴无奈地停在那看着一群路人驻足议论对她指指点点
  偶!好吧,看来我们可爱的向晚晴同学似乎不太擅长过马路啊!
楼主花落逆风飞 时间:2017-04-02 00:14:00
  ⑤刚才吵架的那个男的循着尖叫声推开人群,看了看向晚晴抱着的孩子,注意到她一脸的茫然感,缓缓舒了一口气,不慌不忙地穿过车辆,从向晚晴手里接过孩子后拉着她的手便走向短发女人那里
  短发女人一把抢过孩子,紧紧拥着他,又盯着男子拉向晚晴的手,恨恨的骂向那男的:",薛梓铭你个神经病,真不管你儿子,咋在哪都能见到你情人" 说完看了看向晚晴
  名叫薛梓铭的男子赶忙松开手,指责道:"李雯,你脑子是不是绣掉了,别不知个好歹,刚才儿子肯定趁咱俩赌气不管他,独自一个人跑到大马路上了,这车来车往的,亏了现在还有这热心的姑娘了"说完用感激而抱歉的眼神看着向晚晴
  向晚晴硬生生地挤出一个微笑回应过去,以表示自己不介意,随即想转身离去,她得好好想想她今晚在哪里凑合一晚,因为她把身上的钱基本压给旅馆了,而她真真切切忘却了地址
  "等等,你好像不是本地人,刚来这吗?"薛梓铭抬手问道
  "嗯!我今早上刚到这里,离开旅馆去找工作,工作没找到,住的地方也忘了"向晚晴哭丧着脸答道,并尴尬地笑了笑,一股脑把心里的抱怨给吐噜出来了
  李雯噗嗤一声笑了,差点把鼻涕给弄出来孩子安安全全的在自己怀里的时候,突然回想刚才向晚晴站在马路中间看着车来车往不知进退的茫然表情,又加上向晚晴的一番回答,哎呀妈呀,她实在是憋不住!
  只见薛梓铭赶忙拉拉李雯的衣袖,李雯赶紧道歉:"对不起!我实在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实诚的人,宝贝快谢谢阿姨,是她刚才救了你哟!"
  "谢谢阿姨帮我赶走那个坏女人!"
  薛梓铭和李雯同时看向他们的儿子"胡说啥呢我们就看到你们两个啊"李雯说完摸了摸儿子的脑门
  "怎么说呢,感觉你们不信,我从小就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刚才是鬼魅娘娘迷惑你们的儿子让他走到马路中间的,鬼魅娘娘都是在大人吵架不顾孩子气走送子娘娘的时候出来害小孩丧命的,所以不管你们之间有多大矛盾,别不理孩子……"向晚晴说完,轻轻的摸了一下孩子的后脑勺,谁也没发现她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
  李雯连连点头,心里是承认世界上有鬼神之说的,只是她没亲眼见过而已,亲亲她的宝贝,紧紧地搂着,突然想到一些事说道:"你现在还没地方住了吧,我们家正好有一套空房,常年没租出去,索性让你免费住好了"
  "不不不!"向晚晴想拒绝来着,可是一想自己目前基本属于身无分文,天黑就要露宿街头了,但又不想占人家便宜,真的是尴尬了
  李雯把孩子放下来拉着他的手,说着"你今晚有地方睡吗?你是我宝宝的救命恩人,总得让我报答报答你啊"顺手拉起向晚晴的手看着那风吹干的血迹顿了顿:"我给你包扎下吧,咋这么不小心?"
  "不用,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再可是我就生气了"
  "呃!可我现在真的好饿,兜里就剩五块了"说完还听到几声急不可耐的咕咕声
  李雯抖了抖嘴巴,又一次忍不住笑出了声
  ……
  馨香苑小区门口,李雯一手拉着孩子一手拉着向晚晴,和买了生活用品的薛梓铭会合,把东西放到一号楼一单元五零二室后,就拉着向晚晴的手出去吃饭,就在向晚晴转身准备离开房门的时候忽感背后一阵阵发凉,回头却啥也没看到,,,向晚晴晃了晃脑袋,想估计是饿晕了开始出现幻觉了!万能的五谷杂粮啊快来我的肚子里吧!向晚晴暗道
楼主花落逆风飞 时间:2017-04-02 00:14:47
  ⑥茶足饭饱之后,李雯一脸宠溺地说道,"明天我帮你找工作,你在家等着我好了,别再把自己给弄丢了。"
  向晚晴双眼放光的看着李雯,说:"好姐姐,额耐你!"
  晚上十点了, 向晚晴和薛家三口道别后就拿着李雯给她准备好的纸条和钥匙去找自己未来这些年将要生活的家了
  她打开门后一阵凉风扑来,阳历八月,一个本该闷热难耐的夜晚,房间里竟然如此凉爽……
  突然大门被猛烈的关上,一阵阵呜呜的哭声传来,由远及近,越来越靠近,向晚晴皱了皱眉,心疼地看着她的小嫩手,傍晚的时候这刚咬破的,我类个去,非得出血自保吗?
  一把古式琴不弹自响,天花板的灯忽明忽暗,那低而沉重的呜咽声由选而近传来,可向晚晴至此刻却一个鬼影都没见到!心塞,向晚晴眼睛不灵了?还是自己突然就这么变成正常人了,越想越怕,她今天的血可是没管用啊,又失去了一双阴阳眼,敌暗我明,不利!
  忽然一婀娜多姿的女子从琴里飘了出来,如一缕白烟幻成人形,
  厨房里一脸上布满血渍的长发男子,不!长发男鬼飘了出来,
  一男一女伸出长长的指甲从卧室穿墙而出,他们慢慢的慢慢的靠近呆呆看向他们的向晚晴,,,,
  晚晴小朋友啊,快咬手指呐,疼那么几秒钟,换来健康人生呐
  终于向晚晴咬破中指转了一圈甩向一干鬼等,可是没有预想到的啊呜啊呜的鬼哭狼嚎声,只是几个鬼停了下来,一起盯着向晚晴
  "喂!你不怕我们吗,快跑啊,"长发男鬼抬了抬下巴说道
  "讨厌,奴家可不喜欢女人的血"穿墙女一脸娇羞地看着穿墙男说道
  "呃……"穿墙男说道
  "此女子奇也!"琴中女子点点头道
  "各位帅哥美女,我身上就五块,我不住这我就要露宿街头了,"向晚晴一双杏眼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没办法,看着他们不像恶鬼,苦肉计赌一把!
  沉默
  又沉默
  再沉默
  终于长发男站了出来,说"这女子是七月十五出生的纯阴之体,我们倒是用不着担心一不小心害了她,不如先留下她吧……"
  向晚晴一脸崇拜地看着长发男说出自己的生日,又瞧了瞧身边其他几位,她快步走向琴中女子,没办法一群鬼颜值太低,就她现了一幅绝美容貌,看脸的世界驱使向晚晴走了过去,
  "姐姐!好姐姐!"
  "噗~好姐姐?人家鬼龄快两千岁了"妩媚的穿墙女朝不屑地对向晚晴说道
  向晚晴一脸惊讶看了看琴中女的服饰,嗯,有些年头了,一袭白衣轻纱,手中握琴半遮眉目好一个清新脱俗大家闺秀的模样呐
  "亲身名唤慕容小小,姑娘若是这等可怜,住下便是,咱们不要为难他了"
  "我叫阿炳,美女啥事需要帮忙尽管说!"长发男爽快地说道
  "呃!我叫韩彻"穿墙男这也就表示同意了
  "这间屋子鬼门大开,这女子阴气这么重,会招来很多鬼魂的,以后别想安宁了"妩媚的穿墙女显然不乐意呐
  "这好办,"只见长发男右手伸直中指无名指弯曲,口中念念有词朝地板一处伸手一番比划,痕迹发光形成一符咒模样,食指中指并拢向下一指,符咒便与地板融为一体,霎时间感觉没刚才凉快了。
  这这这,貌似鬼门就是地府中央大空调开关呐,向晚晴一脸怜惜模样,看来这阿炳身在阳世是一本领挺大的道士呐
  向晚晴看向穿墙女嘴巴一撇一撇很不开森啊,于是说道"为表达我的诚意,我上班之后每月工资拿出来一部分给你们买些香火管饱行不?"
  "哎呀哎呀,客气啥嘛,妾身潘金叶,这姑娘长得水灵水灵的,住下吧,咱们一定会相处的特别愉快"穿墙女满脸堆笑,乐呵呵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人家开电视都不用遥控器的
楼主花落逆风飞 时间:2017-04-02 00:16:14
  ⑦“帅哥美女们,哥哥姐姐们,我叫向晚晴,以后多多关照蛤~~~”向晚晴在肚子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哎呀妈阿,跟一群鬼魂,还是一群看样子有一定修行的鬼魂挤地方住,想了想这世界上估计就向晚晴能做出这样的事
  众鬼皆微微一笑,表示你该干嘛干嘛!
  向晚晴看了看屋子里地摆设,心里不知道亲了李雯多少遍,桌椅板凳和沙发都是干干净净的还用一层白布覆盖,看样子,她经常过来打扫啊
  向晚晴一番收拾后给大家道了声晚安后,就提醒一下潘金叶“看电视看多了影响皮肤的”……实际上心里在想,别想让他们给你平摊一分电费,能省点尽量省点嘛~说完又后悔了,刚在这扎住脚瞎管什么闲事啊,可是潘金叶听进去了,听进去了!!!!
  潘金叶就这么在空中捞了把镜子照了照自己,又看向向晚晴,又看见慕容小小的一张小脸,嘟了嘟嘴,脚一跺地,拉着正在低头玩手机的韩彻进了卧室,一顿急促而肆无忌惮的喘息声传来令正处于青春期萌动的向晚晴面红耳赤
  只见慕容小小微微皱眉,挥一挥衣袖,让韩彻和潘金叶与他们几个之间形成了一道如水地屏障,屋子里这一下变得静悄悄的。
  向晚晴一脸感激加崇拜地看向慕容小小,伸手要去抱人家,两个胳膊一搂,穿过人家小小的身体,那画面也是够诡异的,,,,无奈作罢,
  一时无聊睡不着,向晚晴就拉起脾气看起来不错的阿炳唠唠家常,因为美丽的慕容小小已在阳台上默默地抚琴,并且设了一道屏障!
  “他们在阳世是夫妻?总觉得不像”向晚晴八卦地问着阿炳看向潘金叶他们的卧室
  阿炳于是就叹了一口气摇头道,韩彻有一个很爱很爱他的媳妇,可是看样子他不懂得珍惜
  “每年逢鬼节清明节还有过年什么的,还有平时隔三差五他总给我们带些香火过来,都是他媳妇给他烧的,我曾经跟韩彻一起去找他媳妇,只听她媳妇坐在地上两眼止不住地流,抽噎着:’死鬼呐死鬼,你说骂多了怎么就真成了死鬼,我没想让你就这么离开我啊!”
  ”韩彻怎么死的啊。”
  ”路上玩手机,掉下水道淹死的”
  向晚晴一脸惊讶地看了看被屏蔽的韩彻和潘金叶,说道他们俩怎么在一起的?”
  只见阿炳低声说道:”你真八卦!少儿不宜”
  向晚晴一脸懵逼状态
  阿炳还是接着说了下去:”呃!这估计和韩彻生活环境有关,他父母早早离异,一直被他奶奶带大,这也就罢了,偏偏他爸爸也是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然后组成新家庭,家庭组合复杂也就算了,偏偏韩彻他爷爷奶奶为人不善,口碑不好,使得韩彻身边没一个朋友,他爷爷也不是亲爷爷自然也就不待见他,他奶奶一看这样,就怕村里人欺负他就常常把他锁在屋里看电视。
  时间久了,潘金叶就盯上他了,当时韩彻才十岁,她就勾着他的魂魄,吸着他的阳气,人类看来嘛就是,sy”
  ”呃………”向晚晴尴尬了,
  ”那人鬼殊途那什么什么的结果会怎样,””萎靡不振,无精打采,就他现在那个样子,别以为做了鬼眼神就涣散,是他在阳世阳气耗得多了的缘故”
  ”他怎么娶的媳妇,我意思是他这样被封闭着……”
  ”这估计就是造化弄人,她媳妇是跟韩彻前世有了约定,今生继续做夫妻,前世不知道多恩爱,这辈子却过得有点荒唐,整天不务正业,身边没一个朋友,于是就徒增了许多争吵
  吵着吵着,夫妻冷战,于是潘金叶又很执着的找韩彻了,阳气亏损使得他精神不太好,路上迷迷糊糊地掉下水道里淹死了
  按潘金叶的脾气,这韩彻死了后没了阳气肯定要离开他的,偏偏他媳妇怕韩彻在阴间过得也这么浑浑噩噩的被欺负,就拼命往阴间送钱送香火,一时间让韩彻在阴间成了大款!潘金叶就傍上他了”
  ”他跟你说的?你怎么知道这么详细”
  ”我掐手一算啊”
  ”你让我好崇拜!”向晚晴说完两个小拳头顶着下巴,双眼这么眨巴眨巴虔诚地看着阿炳,阿炳竟然有那么一瞬间慌了神
  阿炳轻咳一声,缓解一下气氛
  ”哎!我怎么觉得他媳妇那么傻,就好像她在出钱让他老公在外面包小三!”
  阿炳扯了扯嘴角,叹道,”下一世吧,下一世韩彻的情债终会还的,凡事都有个因果报应!”
  ”潘金叶是怎么死的?"
  "浸猪笼"好吧这三个字立刻晓得潘金叶多么放荡不羁的一生了
  "不说她们了,讲讲小小,她太像仙女了,一点都不可怕"
  "嗯,苦命的人
  本来是有钱人家的千金,父母双亡后,小小靠家产度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