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想写本跟别人不一样的玄幻(悍贼序)

楼主:我是哎 时间:2017-02-24 15:37:49 点击:23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所谓玄幻,无非是玄而虚幻的东西。笔者总觉得,凡夫俗子的我们,虽然渺小,渺小得只能在虚幻中代入某个人某个场景去热血沸腾,去征服世界。但真真实实的我们,不可能真正被娱乐,被玄幻,那其实是阿Q式精神的沿继。我们的思想更应该处在对现在和未来的思考中。
  我也看书,也看玄幻小说小说。但大多的玄幻体小说我只看一半。正如昨天一个读者所说,(虽然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但捧的意味太明显,对别的读者不太尊重,已被删)很多的书到了后面便成了神看的书,真正有思想的人根本没法看下去,已经成了类似于思想鸦片之类的东西,没办法再看。
  笔者是个穷酸大叔,年轻人的世界我不懂,好在我也年轻过。那些年,大叔我其实也是个非常崇尚暴力的小年轻,幻想以暴致富。结果被弄了十几年,足足呆够八年才出来。我第一次接触玄幻小说其实是在监狱。那时,只要是玄幻我就喜欢。总能在虚幻的世界体验那种尽兴和疯狂。真有那种吸K的味道。事实上,在我所在的监狱,玄幻小说是正而八经的禁书。监狱搜仓时总会搜出一大堆,再搜也是如此。可见玄幻小说的吸引力之非同一般。当时我总觉得,这东西极合我们这种犯罪分子的味口。那种霸道无边,肆意妄为的玄幻世界才是我们这种暴力犯罪分子的天堂。
  出狱后才知道玄幻小说的热度已超过我的想象。然后不禁产生这样一种想法,莫非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颗崇尚暴力的种子?只有我这种从监狱走来的人才知道,没有足够的实力想暴力,结果只能是自己被暴。然后我看玄幻小说,便只能看一办。一来是因为太长,二来是因为太玄太幻。神的世界我不懂,我只是一爬虫,怎的能很好好地爬才是普通该考虑的事。
  因此,我想写一部我自己想像的玄幻小说。
  对写作,我一直挺喜欢,读高中时便发表过中篇小说,记得第一篇在九二年就卖了三百多块。可惜我没在写作这条路上走下去。其实我心里挺怨金老,因为他,我的理想生活是轻狂任性的游侠生活,然后我成了混混,最后进了监狱。
  游侠儿的思想已铭刻在我骨子里,所以我注定不会是个安份好管的人。好在会写点文,靠生锈的笔在广东减了一年多,在新疆减了三年多。算是捞了五年。
  好好地写一篇有点意思的小说其实一直是我心中的欲望。出狱后写过两次,在起点写过,开个头就没写了。没钱,捡棉花去了。然后是在逐浪写了个《混蛋仙人》,一直在榜上挂着,还上了首页推荐榜,可惜又要捡棉花,再一次停了。这已经是第三次开书,与上一次的数据相比,差了一千倍,但我却下决心坚持下去,至少,我将帐号和密码记清楚了,不会再想写时找不到帐号。
  也就是说,这本书成绩虽然差,但我还是下决心要写下去。已过而立,再不坚持恐怕就没了坚持的机会。
  或许,因为笔者这些年所从事的工作一直跟文化不搭边,与小年轻思想代沟不小,笔力退化,成绩无法如意。但那又怎样,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交待而已。当然,有热心人帮忙指教我是由衷地感谢。
  喜欢下面的句子,记得上学时从来都占据我笔记本的中间位置,还是以它来结束这个话题吧。
  世人皆为名利醉
  唯吾却向道中清
  它日定是飞天去
  冲破秋空一点青



  蜀北乡野少年狗子为大蜀太阳大帝的侄子,普武国策入世。因受皇家高压统治屡遭迫害,生起反抗之心,因意外获得仙家功诀《筑基诀》和《大风拳》,不知不觉走上俗世修仙路。从乡村走到县城再到都城,外国。从一个潺弱少年到武功高手再到修仙神人。大蜀的环境令他形成人人皆贼的意识。在这个意识支配下立下做天下大贼的志向。
  从无知少年到伶俐小贼,从小贼到小贼头再到大贼,然后到举起大旗推翻暴政,斗智斗勇,百折不挠,统一异世,建是起庞大王朝。传文播武,创建出天下无贼的太平盛世。
  小人物,大传奇。主角绝非是大神笔下的无敌神人。而是一步一个足印创下丰功伟绩的后天伟人。主角没有高大尚,只是一个有着远大志向的贼人。
  贼途尽头是仙路,功德圆满的狗子终于成了站在异世巅峰的人物。
作者 :yand71 时间:2017-02-24 19:39:06
  @我是哎 支持!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7-02-24 21:00:06
  有点意思哈!
楼主我是哎 时间:2017-02-25 00:50:08
  蜀北小镇慈光镇,因镇后山上寺庙“慈光寺”而名,镇旁有河,河至活佛沟和龙洞山所出,呈水龙出山之势,风水位置极佳。据说有龙脉存在。而“慈光寺”据说是据说是出过神僧之处,曾是川北有名的大寺。只是不知为何忽遭毁灭,如今只剩下一小庙。庙中只剩一和尚。这和名为“慈善”和尚,名字取得不错,却生得五大三粗,满脸横肉,哪有慈善之相,反似一恶人。更不堪的是他从不烧香念经,更是连庙门也不开,直接将庙门用砖石堵了,连香民理佛也没去处。这显然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和尚。不过却没有乡民敢怪他,因为他进庙竟是从两米来高的院墙一跃而进,显然是个高人。所以这无门之寺香火竟是出奇地好。乡民竟然在庙前搭了草棚摆了供桌,直接对着庙门上香拜佛,成为川北一奇。
  这和尚要么是不知所踪,要么就是就是呆在山下的“山水馆”喝茶。
  这“山水馆”是小镇的另一奇。由一女子带着一不知身份的小子经营。镇上人也不知这女子与那小子的关糸。小子小时,这茶馆很小开门,如果开门,必是那慈善和尚进去饮茶之时。更糟的是那女子偏偏是一个长得极奇漂亮的美丽女子。她带着一小孩到小镇居住这么多年,别人竟不知她姓氏,那小子被她称着狗子,小子称她为喂。两人之间的称呼也属一奇。只是狗子慢慢长大之后,不知怎么竟有了开茶馆的兴趣,八九岁时竟然开门迎客,而他卖的竟不是寻常茶叶,而是自己从山上采的香苻子,柴胡,黄荊之类配成的药茶,这茶味儿虽略苦,却有提神健体之效,竟成为乡民至爱。有一年川北流行瘟疫,多处死人无数,而小镇之人却安然无恙。庆幸不已的乡民这才知道这茶的金贵,将之称为“神仙汤”。这小茶馆也因此名声大噪。那狗子也成为一大奇人。
  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小镇也因此出名,竟吸引很多人来居住,短短两三年,人口急增,竟被人誉为神镇。
  而那狗子,也不是勤快人,每日只在下午营业两个时辰,而且每次只烧两壶水,根本就不续茶。大概七八十小杯,客人上门,竟要自带热水,有的就带着空杯,倒了茶便走。
  这一日,那狗子烧好水,正准备开门。却听外面一阵犬吠,吓了一跳,开门一看,却是一小姑娘正带着一条大狗与茶客对峙。那狗一身漆黑,有半人高,犹如一条小牛犊子,正对看几个手持棍棒的,候着茶馆开门的茶客狂吠,呲牙咧嘴,极是凶猛。狗后的小姑娘仅有十一二岁的样子,身得极是漂亮,象个一个瓷娃娃,身上穿着绸衫,家世显然不凡。但她偏偏一脸凶相地指挥着狗扑向众人。
  狗子见了,对那小姑娘极是不喜,怒目说道:“哪来的野丫头,竟在我家门口放狗,可有王法,还不赶紧弄走,小心被人宰了吃肉!”
  “好个野小子,知道本小姐是谁不,我是镇长的侄女,我爸是县镇北学院的院长,我这狗是官兽,眼看就要进入一品,蜀王要普武,十五岁以下的男子都得进学堂,这一镇人,就你一人不去上学却在这里卖茶,违反了朝廷的普武国策,听说有个怪和尚是你靠山,我姑父不敢动你,本小姐便带了官兽亲自前来捉你,乖乖跟本小姐去学院上学,不然本小姐给你好看。”小姑娘凶巴巴地说道。
  上学之事,镇长的确找狗子说过,却被狗子一口回绝了,他是个懒人,哪有心思去干学武那种累活?听茶客说,他们的孩子还真去了武院,这事不假。茶客先前以为小姑娘是排队加塞子的人,方才拦她,听了这话,知她是官学里的人,赶紧闪开,哪里还敢拦她。那黑狗没了阻拦,一跃而出,冲到狗子面前,却不咬他,却呲牙咧嘴,凶狠地看着他。
  狗子见到这阵仗,吓得浑身直冒虚汗,争辩道:“不就是上个学么,何必整出如此阵仗?”
  小姑娘道:“习武强身,全民皆武是大蜀国的基本国策,国策是强国之基,哪能容你一个野小子破坏,再有半句废话,我便让大黑叼了你去!”
  狗子听了这话,知道不上学真不行了,眼睛一转,大叫道:“喂喂,有人逼我去上学,你再不管,可就没人给你做饭了!”
  他这是在搬救兵了。
  他话音刚落,里屋便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你这狗日的龟儿子,老娘早就看你不顺眼,有学院收你,老娘求之不得,谁稀罕你做饭了?”
  狗子听了这话,心立即凉了,不敢多说,小心地问那小姑娘道:“恶丫头,上学得带什么东西?”
  “国策为民,学院里什么都准备好了,你只需要带钱即可,教师费,书本费,伙食费,住宿费都得由自己出,一期二两银子足够!”小姑娘道。
  狗子道:“老子为国策读书,还收我钱干啥?二两银子够我一家吃一年了,这不是抢银子么?”
  他这话刚说完,小姑娘将眼一瞪,说道:“伟大的太阳大帝说了,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看你这模样,就没什么钱,学校有主人堂,那里面全是你这样的穷鬼,你可以给公仆堂的人当小厮,自然有人管你吃住和学费!”说完极不耐烦地跳到黑狗身上坐稳,黑狗将头一扬,竟张嘴咬住狗子的腰带,叼上他便走。
  所谓官兽,是由官府收服的蛮兽,蛮兽是生长在蛮山中的变异野兽,不仅比寻常野兽高大凶猛,而且可与人签订主奴契约,与主人心意相通,不仅可作坐骑,还是撕杀的工具。只是这官兽属国家所有,平常人使用,不仅得掏钱购买,还得交上大把使用税。使用官兽,虽不是贵族的标志,却是有钱人的招牌。狗子被黑狗叼着,只听到耳旁是呼呼风声,腰间被勒,竟似要断了,良久才顺过气来,叫道:“你是请我上学,怎能如此无礼粗暴,黑狗背上明明能坐下两人,为何偏偏让我被狗咬着去,实在是有辱厮文,别以为你有靠山,我也是有的,寺里那个和尚是个神僧,镇上人传说他是我家那个懒女人喂喂的奸夫,他常在我家来骗吃骗喝骗女人,算半个我家人,我见过他一跳就是五六丈高,一手能抓起几百个的大水缸去打水,是真正有本事的人,如果让他知道你欺侮我,分分秒就收拾了你,说不定一气之下还会平了你爹那什么狗屁学院,神镇之人绝不是好欺负的!”
  小姑娘闻言立即怒了,叫道:“这小子牛皮吹得太大,一个野和尚算什么靠山,还想平了我家的学院,做梦,大黑,你姑奶奶怒了,让他到树上凉快凉快罢!”
  大黑狗一听这话,将头一扬,猛地松口。狗子只听一阵风声响过,身上一疼,已落在一棵歪脖子松树的枝桠间,摇摇晃晃,几晃之的便又堕下,重重甩在地上,整个人都似散了,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狗子是被一阵凉意惊醒的。一清醒便感觉到全身冰凉冰凉的,睁眼一看,才发现全身都是冰凉的一一原来是被淋了水。这一凉便凉到心里,从怀里摸出一个兽皮袋。里面是一把铜板和一些散银,六张十两的银票。好在银票还是干的,他这才放下心来。一抬头,却见那小姑娘正两眼发光地看着他手上的钱袋,心中一紧,连忙收了放在怀里,说道:“恶女人,这可是我上学的学费,别想打他的主意,不然我就跟你拼了!”
  小姑娘却冲他甜甜一笑道:“本小姐是什么人,家里有的是钱,怎么会差你那点钱?你可以把心放进肚子里,从这里走到我们学院还有二百多里,前面还会经过蛮山边缘,那地方很安全,一般不会有蛮兽出现,即使有也只有小蛮兽出来,小蛮兽力气小,只能伤人却吃不了人,所以你不用害怕,我知道你不想让大黑带你走,那你便自己走罢,本小姐就先走了,你沿着这条路直直往前,如果运气好,遇不上蛮兽,两天就能走到,你慢慢来,我最多两个时辰就到了,我就不等你了!”
  那大黑狗与她心灵相通,也能听懂人话,闻言驼了她转身就走。那女子走到狗子身边时自言自语道:“我这大黑狗阶位马上就要升了,驼两三个人一点事都没有,可惜大黑金贵,又爱吃肉,除了我,别人想坐到它背上没有二两银子它可不愿意,哎,本小姐其实挺想让你坐上来,但大黑是只贪财的狗,你不给银子它肯定不干,但二两银子着实不少,你肯定舍不得,那本小姐便做不了这好事,你慢慢来罢。”
  小姑娘先前那番话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如果遇到蛮兽,那结果就不好说了。狗子虽小,却知蛮兽的厉害,不要说成年蛮兽,就是一只小兽遇到他也能吞掉他的小身板。他知道小姑娘话里的意思无非是找他要骑乘钱。性命与钱财相比,当然是性命重要。他赶紧跟上去,叫道:“钱财是身外物而已,我有的是钱,二两银子算得了什么,这钱我出了就是!”说罢,就要掏钱。小姑娘脸上一喜,却推辞道:“我年龄比你小,入学却比你早,轻松就能打过你,哪会担心你这二两银子收不到,钱先放在你那,快上来罢,咱们得赶紧赶到学院。”
  狗子也是挺爱钱的,听道暂时不用掏钱,松了口气,吃力地爬到狗背,却听小姑娘道:“本小姐喜欢你那张十两的银票,很快就能凑够,到时你给我张整的罢!”一听这话,狗子下意识地按了一下腰间的兽皮袋。

楼主我是哎 时间:2017-02-25 00:51:13
  那小姑娘带着狗子一路飞奔,很快便来到潺县,却一点也不放缓,骑着大狗冲进熙熙攘攘的街道,行人也不惊慌。原来这官兽极通灵性,比人还要灵活,哪会伤到行人。狗子一直生在小镇,哪见过如此多的人和货物,心中好奇不已。小姑娘却不理他,自顾直直前行,到一恢宏大院前停下,院墙高达一丈,院门上大书“振北学院”四个鎏金大字。两旁写着标:太阳是万民之神,大同是世界之辉。狗子是开茶楼的,自然知道太阳就是蜀国皇帝的尊称。却不知大同是谁,忍不住问小姑娘道:“太阳就是那皇帝老儿,大同是谁?莫非是比皇帝老儿还要厉害的人?我怎么不知道?”
  他这话一说完,那小姑娘顿是变了脸色,抬起手似乎想捂他的嘴。狗子正在奇怪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在害怕什么,旁边守着大门的门子已一把将他从大黑背上揪到地上,抬手“啪啪”给他几个大耳光,一脚将他踹翻在地,凶神恶煞地痛踩一阵,这才恶狠狠地说道:“敢将太阳大帝称着老儿,并且连解救全人类,世界一大同的伟大目标都不识得,显然是邪恶之徒,看你年纪小,饶你一命,你这黑崽子,学院的阳光部是容不下你了,你只能去敢死部了,”说罢扔出一个牌子,砸在狗子身上。
  狗子被弄得莫名其妙,鼻青脸肿不说,全身的骨头都快碎了,心中气愤莫名,咬牙站起来,怒视着那门子,说道:“你这恶人,这劳么子学是你们逼我上的,老子来这可不是专门来挨打的,什么狗屁太阳和大同,关我什么事,这学小爷我不上了,今日之辱,来日必有后报!”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那门子一听这话,脸色一变,说道:“辱侮太阳大帝,否定世界大同,你这是找死,就凭你这句话,便没了报仇的机会了!”说罢脸色一肃,全身立正,恭恭敬敬面向东方,举手行礼道:“伟大的太阳万岁,你教导我们:仁慈只能对于我们的同行,对待敌人只能是砍刀,为了太阳,我必须出刀了!”说罢,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那小姑娘本来也是一脸义愤地看着狗子,见到门子要提刀杀人,再看看狗子那一脸的愤怒和无畏,莫名生出一丝恻隐之心,赶紧叫道:“先别杀他,他还欠我的钱,根据帝国王法,敌人一死,便收归国库,尸体用来喂官兽,身上的财物必须充公,你这一刀下去,我的损失可就大了!”
  门子听了这话,微微一愣,说道:“太阳大帝说了,武力是强国之基,经济是强国之冀,一手抓武力,一手抓经济,两手齐头并进,是大蜀民族强大的基本保证,为了大蜀民族的强大,我可以不杀他!”说到这里时,他的刀已到了狗子的颈间,皮肉已破,血已流出,赶紧撤力。却不放心地问小姑娘道:“小姐,为了经济的繁荣,我可以不杀他,但钱太少可不行!”
  “给你八两银子,今天在门口你什么也没听到,并且给他仆人堂的入学牌子!”小姑娘说道。
  “八两?”门子虽然是个看门的,却是帝国直派公仆员,负责着学院的入学政审工作,职权不小,院长在这方面也管不了他。而帝国公仆员待遇虽然不低,一年也就六七两银子。一听这话,吃了一惊,顿是双目放光,说道:“可以,但必须是现银。”
  小姑娘到狗子身也掏出他腰间的兽皮袋,恨恨地说道:“以为还在那山沟沟么,咱们是政治帝国,一切为了政治,谁让你嘴贱,一下损失八两,把这钱给本小姐多好!”
  学费也是门子负责收取,小姑娘直接取了一张十两的银票给他。门子收了门票,立即替狗子办好入学手续,并给了他公仆堂的玉牌。立正敬了个礼,肃然说道:“一切为了帝国,请你努力为了帝国崛起而读书。”
  狗子哪有心思答理他?但他知道这学必须得上,不然就是被砍头的事,一肚子怒火,却不敢发作,只得忍痛跟着小姑娘进了学院。小姑娘将他带进宿舍,说道:“你是插班的政策生,为扫盲而来,学院有专门的扫盲班,你将在那儿学习,学院只有政治和武功两门课,政治是学《太阳语录》,武功达到武士一级,背完《太阳语录》指示就算小武毕业,经过测试,可以进入中武班,中武毕业才可以回家!”
  “什么,中武毕业才能回家,不放假么?要多久才能毕业?”一听不能回家,狗子立即急了。
  小姑娘道:“学院是开放式教育,只重结果,小武毕业后你的武功达到武师一级,政治能给伟大的太阳写出赞歌就算中武毕业,那时就能回家,至于时间,可以是一年半年,也可以是五年八年,就看你本事了!本小姐才十二岁,已经是高级武士,只要一突破,我就中武毕业了,你要有本小姐的天份,十岁就能毕业。”
  一听这话,狗子无话可说了一一因为他已经十一岁了。十一岁才上小武,这够让他郁闷了。
  小姑娘说完这些,转身就走。狗子挨了顿臭打,混身都痛,找张床倒下就睡。哪知刚躺下不久,小姑娘又来了,扔给狗子一个瓷瓶,说道:“这是一品疗伤丹,吃下去睡一觉你那点伤就好了,三两银子一瓶,你欠我五两银子了,多挨点打,疗伤丹本小姐多的是,你是我带来的,别人欺侮你你报本小姐字号,本小姐叫何温柔!”说罢啍着小曲走了。显然是因为赚了银子,心情不错的缘故。
  狗子感觉到是忽然从天堂来到地狱,却似案板上的鱼,只有等人宰割的份,心中悲伤,却无计可施。郁闷地吃下何温柔给他的丹药,那丹药药效竟然不错,一阵清凉感带着一阵睡意迅速袭来,便闷头睡去。
楼主我是哎 时间:2017-02-25 00:53:47
  那小姑娘带着狗子一路飞奔,很快便来到潺县,却一点也不放缓,骑着大狗冲进熙熙攘攘的街道,行人也不惊慌。原来这官兽极通灵性,比人还要灵活,哪会伤到行人。狗子一直生在小镇,哪见过如此多的人和货物,心中好奇不已。小姑娘却不理他,自顾直直前行,到一恢宏大院前停下,院墙高达一丈,院门上大书“振北学院”四个鎏金大字。两旁写着标:太阳是万民之神,大同是世界之辉。狗子是开茶楼的,自然知道太阳就是蜀国皇帝的尊称。却不知大同是谁,忍不住问小姑娘道:“太阳就是那皇帝老儿,大同是谁?莫非是比皇帝老儿还要厉害的人?我怎么不知道?”
  他这话一说完,那小姑娘顿是变了脸色,抬起手似乎想捂他的嘴。狗子正在奇怪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在害怕什么,旁边守着大门的门子已一把将他从大黑背上揪到地上,抬手“啪啪”给他几个大耳光,一脚将他踹翻在地,凶神恶煞地痛踩一阵,这才恶狠狠地说道:“敢将太阳大帝称着老儿,并且连解救全人类,世界一大同的伟大目标都不识得,显然是邪恶之徒,看你年纪小,饶你一命,你这黑崽子,学院的阳光部是容不下你了,你只能去敢死部了,”说罢扔出一个牌子,砸在狗子身上。
  狗子被弄得莫名其妙,鼻青脸肿不说,全身的骨头都快碎了,心中气愤莫名,咬牙站起来,怒视着那门子,说道:“你这恶人,这劳么子学是你们逼我上的,老子来这可不是专门来挨打的,什么狗屁太阳和大同,关我什么事,这学小爷我不上了,今日之辱,来日必有后报!”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那门子一听这话,脸色一变,说道:“辱侮太阳大帝,否定世界大同,你这是找死,就凭你这句话,便没了报仇的机会了!”说罢脸色一肃,全身立正,恭恭敬敬面向东方,举手行礼道:“伟大的太阳万岁,你教导我们:仁慈只能对于我们的同行,对待敌人只能是砍刀,为了太阳,我必须出刀了!”说罢,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那小姑娘本来也是一脸义愤地看着狗子,见到门子要提刀杀人,再看看狗子那一脸的愤怒和无畏,莫名生出一丝恻隐之心,赶紧叫道:“先别杀他,他还欠我的钱,根据帝国王法,敌人一死,便收归国库,尸体用来喂官兽,身上的财物必须充公,你这一刀下去,我的损失可就大了!”
  门子听了这话,微微一愣,说道:“太阳大帝说了,武力是强国之基,经济是强国之冀,一手抓武力,一手抓经济,两手齐头并进,是大蜀民族强大的基本保证,为了大蜀民族的强大,我可以不杀他!”说到这里时,他的刀已到了狗子的颈间,皮肉已破,血已流出,赶紧撤力。却不放心地问小姑娘道:“小姐,为了经济的繁荣,我可以不杀他,但钱太少可不行!”
  “给你八两银子,今天在门口你什么也没听到,并且给他仆人堂的入学牌子!”小姑娘说道。
  “八两?”门子虽然是个看门的,却是帝国直派公仆员,负责着学院的入学政审工作,职权不小,院长在这方面也管不了他。而帝国公仆员待遇虽然不低,一年也就六七两银子。一听这话,吃了一惊,顿是双目放光,说道:“可以,但必须是现银。”
  小姑娘到狗子身也掏出他腰间的兽皮袋,恨恨地说道:“以为还在那山沟沟么,咱们是政治帝国,一切为了政治,谁让你嘴贱,一下损失八两,把这钱给本小姐多好!”
  学费也是门子负责收取,小姑娘直接取了一张十两的银票给他。门子收了门票,立即替狗子办好入学手续,并给了他公仆堂的玉牌。立正敬了个礼,肃然说道:“一切为了帝国,请你努力为了帝国崛起而读书。”
  狗子哪有心思答理他?但他知道这学必须得上,不然就是被砍头的事,一肚子怒火,却不敢发作,只得忍痛跟着小姑娘进了学院。小姑娘将他带进宿舍,说道:“你是插班的政策生,为扫盲而来,学院有专门的扫盲班,你将在那儿学习,学院只有政治和武功两门课,政治是学《太阳语录》,武功达到武士一级,背完《太阳语录》指示就算小武毕业,经过测试,可以进入中武班,中武毕业才可以回家!”
  “什么,中武毕业才能回家,不放假么?要多久才能毕业?”一听不能回家,狗子立即急了。
  小姑娘道:“学院是开放式教育,只重结果,小武毕业后你的武功达到武师一级,政治能给伟大的太阳写出赞歌就算中武毕业,那时就能回家,至于时间,可以是一年半年,也可以是五年八年,就看你本事了!本小姐才十二岁,已经是高级武士,只要一突破,我就中武毕业了,你要有本小姐的天份,十岁就能毕业。”
  一听这话,狗子无话可说了一一因为他已经十一岁了。十一岁才上小武,这够让他郁闷了。
  小姑娘说完这些,转身就走。狗子挨了顿臭打,混身都痛,找张床倒下就睡。哪知刚躺下不久,小姑娘又来了,扔给狗子一个瓷瓶,说道:“这是一品疗伤丹,吃下去睡一觉你那点伤就好了,三两银子一瓶,你欠我五两银子了,多挨点打,疗伤丹本小姐多的是,你是我带来的,别人欺侮你你报本小姐字号,本小姐叫何温柔!”说罢啍着小曲走了。显然是因为赚了银子,心情不错的缘故。
  狗子感觉到是忽然从天堂来到地狱,却似案板上的鱼,只有等人宰割的份,心中悲伤,却无计可施。郁闷地吃下何温柔给他的丹药,那丹药药效竟然不错,一阵清凉感带着一阵睡意迅速袭来,便闷头睡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