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长篇连载】民国言情小说《春和景明》

楼主:扬舒 时间:2016-08-28 21:19:07 点击:60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看北伐风云中的爱情、权谋与大义




  第一章 风雨如晦

  瑗州入了三月便进入了雨季。淋漓下了一晚的雨。入了夜便听到雨水敲在花格窗子上的声音。雨滴落在在窗上,起初只是一个又一个圆印子,很快便连成一片顺势而下。院子里昏黄的灯光也被雨水晕染开,模模糊糊的,散落在烟雨里。

  明皙昨夜睡得很晚。她这一年身体多病,入睡本就艰难,听了一夜的风雨,更是辗转反侧几乎不曾阖眼。仲春仍有凉气,丝丝缕缕的直往人身上扑。她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铃摇了摇。因为住的是老房子,不比从前与邵和铮一处住时,是帅府里新翻修的二层洋楼,每一个房间装了电铃。自从去年与他分居,刚刚搬出来时偶尔也会觉得不习惯。过了这一年,也渐渐习惯了。

  周妈听见摇铃声推门进来。她是明皙陪嫁过来的,依旧用着旧时的称谓,“小姐,你怎么醒的这样早?还不到六点呢。再睡一会儿吧。”明皙慢慢坐了起来,说:“我胸口闷,开窗透透气吧。”

  周妈知道明皙近来有胸闷的毛病,见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又给她披上一条毛披肩,才推开了窗子。

  窗子两侧垂着雨过天青色的洋式窗帘,望出去正好是帅府的南花园。院子里的忍冬已经开了,莹白与葱绿互相掩映。从月门走出来一个穿军装的年轻人,手里抱了几本文件夹,往前院去了。他灰蓝色的军帽也在花从树丛中渐渐隐去。

  从前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家里也总有军官上门。那时候父亲还任着瑗军总参谋长,又是邵和铮的老师,在江北素有贤名。总是有人与她开玩笑,“二爷都去英国留学了,明小姐不跟着他去吗?当心他被英国洋妞拐跑了,不要你了。”

  彼时年少,竟将一切都当了天长地久,都做了真。

  周妈也往外望了望,说:“好像是姑爷身边的刘副官。今日航空署有例会。怪不得他们起的这样早。”

  明皙不愿意听有关邵和铮的事。分居这一年,“邵和铮”这三个字便如同是一根刺。周妈知道自家小姐的心思,偷偷看了眼她的脸色,便叫了下人进来服侍洗漱,又去厨房拿了早饭。

  明皙昨夜没有睡好,早上也没有什么胃口。周妈把煎好的药端来,见明皙没有吃什么,便劝道:“小姐,这药空腹吃伤胃。你再吃一些吧。”她看着明皙削尖的下颌,衣衫罩在身上虚虚晃晃的,心里难过,“老爷在天上看到小姐这样子,不知道该有多么心疼呢。”明皙听她提起亡父,心里一痛,不忍拂她的意,又喝了半碗粥才喝下了药。

  刚用过了早饭,府里的三姨太翠云身边的丫头菊蕊便过来传话,“少奶奶,三太太叫你过去问话。”

  翠云是邵廷荣的三姨太,论起辈分明皙也要叫她一声“三姨娘”。周妈素来看不上翠云,“大清早的,什么事啊?”

  菊蕊说:“不过是家里一些琐碎事,少奶奶去了就知道了。”

  周妈说:“去回你们三姨太,这大冷的天,我们小姐又刚吃了药,不好出去走动。再说,我们少奶奶又不当家,琐碎事找我们干什么?若真有什么事,你找我们姑爷去。”

  菊蕊仗着自己主子受宠,并不将明皙这个无权无势的少奶奶放在眼里,眉毛一挑,嘲弄道:“周妈这话有意思。我们三太太是当家太太,叫少奶奶过去问两句话也不成了吗?周妈您也别搬出二爷来吓唬我,府里谁不知道二爷和少奶奶分居一年了,您让我找二爷,二爷倒是愿意管少奶奶这个闲事才行啊。”

  周妈气的浑身哆嗦,指着菊蕊刚要骂,明皙忙拦了下来。她一惯息事宁人,不想生是非,对菊蕊说:“告诉你们三太太,我马上过去。”她换了身素色夹旗袍,拿了顶衬绒披风,便带了周妈去翠云的卧房。

  翠云和邵廷荣住在帅府的主楼,走过去要绕过南花园。天气微微有些冷,周妈替明皙拉紧了披风,愤愤不平,“她不过是个,小姐却是邵家明媒正娶的少奶奶。虽然比她矮了一辈,却是正经的主子。哪里由得她这样呼来喝去。”明皙性格一惯淡然,低声道:“不要胡说。你和她置气,有什么意思呢。”




  三姨太翠云正坐在卧房的堂屋里核对着账本,面前垂手站着帅府里的帐房先生。她三十出头,正是风华正盛的年纪,身上穿着一件海棠红的衬绒旗袍,越发显得身段婀娜。邵廷荣的原配在生下邵和铮不久就去世了,二姨太常年卧病,最晚进门的三姨太便成了有实无名的当家太太。她余光看见明皙进来,头也不抬,依旧是低头看着账本,“少奶奶,你成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有些时日不见了。”

  明皙叫了声“翠姨”。

  翠云从嗓子眼里“哼”了一声,“你与和铮分居一年,对他不闻不问,对大帅的晨昏定省也免了。你当了甩手掌柜,倒是清闲。这么大个家都丢给我一个人。成日里躲在屋子里,你倒是帮我打理打理家务是正经!”

  明皙知道这位三姨太一向厌恶自己,便只是应了一句“是”。

  翠云拣出一本账本,丢到明皙面前,冷笑着说:“不知道为家里分忧也就罢了,花起钱来倒像是流水一般。你倒是说说,连着三个月支了账上的银子,你拿去做什么了?”

  明皙一怔,看了眼周妈紧张的神色,心下恍然。邵廷荣起家于草莽,向来主张勤俭持家。各屋的月钱都不充裕,不过又各自都有自己的额外经济来源,并不靠月钱过活。明皙与邵和铮分居之后,就不再用他的钱。明家在父亲明继南在世的时候就是清流,表有虚名,实则清贫,并没有钱接济给她。眼下除了每个月生活上的花销,还要延医问药,自然是入不敷出。她是外柔内刚的性子,一向要强,不肯示弱与人。恐怕是周妈背着她向府里账上支了钱,这回被翠云查了出来。

  翠云见她不说话,嘲弄道:“大帅是慈善之人,你父亲叛乱后还肯留你在府里,好吃好喝的待着。你自己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吗?我要是你,是没有脸面拿邵家的钱的。虽然大帅不待见和铮,但他好歹是大帅的儿子,是邵家的二爷,又在军中任职,有一份工资拿。他难道就不接济接济你吗?任由你这样丢人现眼?”

  她这几句话难听之际,明皙只觉像是被她狠狠删了几个耳光,脸上火烧火燎的,只得道:“我多支的钱,会补回来的。”

  “补?你拿什么补?明家在你父亲活着的时候就没什么钱,如今更是破落户。你现在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是邵家的?还不是拿了邵家的再来补邵家的,说的可真好听。”

  周妈见自家小姐受辱,忍不住说:“三姨太,我们小姐身体不好,这一年一直吃着药,花销难免大些。邵家手握江北,家大业大,难道连给少奶奶看病吃药的钱都拿不出来吗?大帅都没说什么,你却这样质问我们家小姐,是什么意思?”

  翠云向来忌恨别人叫她“三姨太”,将手里的账本“啪”的一摔,两条细眉一扬,怒道:“你放肆!我和你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下人插嘴!”又对明皙说:“大帅把这个家交给我,我就要当好。你多支的钱自然要补回来。就从你下个月的月钱开始扣,什么时候扣完什么时候算完!”

  她话音未落,门外传进来一声:“小皙用的钱从我的月钱里扣!”

  邵家的大小姐邵玉婉走了进来,一进门便高声道:“以后小皙的药钱从我的月钱里扣。我要是不够用了,就去问大帅要!三姨太太,这样总行了吧?”

  明皙见邵玉婉进来,心里略安稳了几分,低声叫了声“姐姐”。

  邵玉婉见她低眉顺眼的样子,一把将她拉到身后,对翠云说:“翠姨,小皙是邵家明媒正娶少奶奶,邵家若是在延医问药的花销上为难,传出去邵家的脸面还要不要!大帅这江北巡阅使的脸面还要不要!”

  翠云道:“大小姐,我知道你和明皙交好。但是这家里的规矩还是要守的。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的辛苦。等到大小姐什么时候当了家,自然明白我的辛苦。”

  邵玉婉孀居在娘家已经两年,翠云这句话戳正到的她的痛处,冷笑道:“翠姨辛苦些也是应当的。也许父亲看到翠姨辛苦,哪天把你扶正了,让你过过大太太的瘾也说不定。”

  翠云拍案而起,“大小姐,正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虽然大帅可怜姑爷早亡,和铮也敬你这个长姐,不过邵家的事你还是少管为妙。”

  “你少左一个和铮右一个和铮,邵家二爷的名讳是你一个姨太太能叫的吗?以为有一个做参谋长的表哥给你撑腰就能为所欲为了?小皙是邵家明媒正娶的少奶奶,你以后放尊重一点,少给你表哥脸上抹黑!”

  翠云气得倒抽冷气,却也不敢再回嘴。邵玉婉性格一向刚烈,奈何邵廷荣对这个女儿很是纵容。她不好太得罪邵玉婉,一甩手便进了内室。屋子里的下人听到主子争执也都不敢劝,皆是低着头做着手里的事。

  明皙见自己引起了这一场争执,等到从屋里出来,拉了拉邵玉婉的袖子,低声道:“姐姐,你不用为我出头的。”

  邵玉婉见她脸上淡然的神色,恨铁不成钢的说:“你倒是不争不抢,任他们这样糟蹋你!明伯父在天上看着也要气死了!”又对周妈说:“下次再有人这样欺侮你家少奶奶,无论是谁,只管骂回去,左右有我和二爷撑腰呢。”

  明皙这一年来看惯了世态炎凉,尝尽了辛酸苦楚。邵玉婉是她在这艰辛岁月中难得的一点温暖。她拉了邵玉婉的手,说:“姐姐,谢谢你。”

  邵玉婉叹了口气,道:“我看你身体还是不好,今天请了世和堂的大夫来,让他给你看看。”

  明皙知道这大夫恐怕是受了邵和铮的嘱托,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必了,我这身体也就这个样子了,何必再费周章。”邵玉婉却不容她拒绝,拉了她的手便回了自己的住处。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陌代书生(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陌代书生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6-08-28 21:56:28
  支持!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6-08-28 22:41:21
  本人最喜欢民国文学了!加油哦!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6-08-29 00:31:22
  @扬舒 :本土豪赏(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扬舒 时间:2016-08-29 09:58:06
  多谢土豪!
  • 陌代书生

    举报  2016-08-29 12:51:45  评论

    @扬舒  后文可以都贴过来!我喜欢看!同时欢迎多发贴多交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悄佳人2016 时间:2016-08-29 18:54:14
  @扬舒 支持好书!
楼主扬舒 时间:2016-08-29 21:08:48
  第二章 溪云初起

  世和堂的赵大夫已经在等候了,替明皙把了脉,说:“少奶奶没什么大毛病,是去年流产时落下了病根。”

  邵玉婉道:“她总是胸闷,夜里也睡不好,是怎么回事?这病缠绵了这样久,什么时候才能好利落?”

  “月子里落下的病最是缠人。少奶奶放宽了心,先吃着几副药。日后若是再有了孩子,月子里注意修养,也就能大好了。”

  明皙一听这话心里一酸。孩子?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了。当初流产时,她看着地上蜿蜒流淌的鲜血,就知道,她与邵和铮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邵玉婉仍是问:“孩子哪里是说有就有的。这病也缠绵一年多了,有什么法子让她快些好?”

  “现在也只能先吃着药慢慢调养。三分病,七分养。少奶奶放宽了心思,万事想开些,也就能渐渐好了。”

  赵大夫看完了病,便有下人带他下去抓药。邵玉婉等他走了,说:“你瞧瞧,大夫都说让你放宽了心思。事情过去了这样久,能忘就忘了吧。何苦这样苦着和铮,也苦着自己。”

  忘?她怎么能忘。父亲,孩子,兵乱,家祸,她所有珍视的一切都丧失在那场罹乱中。她也想忘,像书里写的那样,喝下一碗孟婆汤,前世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什么都不记得了,转世为人,多好。可那不过是奢望罢了。
楼主扬舒 时间:2016-08-29 21:10:37
  她从邵玉婉那边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邵和铮身边的副官刘之初正站在门口,“少夫人回来了。二爷在屋里呢。”他神色不大自然,眼圈有些红,低声说了一句:“少夫人劝劝二爷吧,二爷他……”他说到这却不肯再说。

  明皙并没有领略这句话的意思。她和邵和铮分居一年,偶尔见到面也就是说两句话就过去了。她心里一涩,便推开房门进去。

  邵和铮果然在房间里,背对着她,正在全神贯注的摆弄着屋角摆放的留声机。他今年二十六岁的年纪,身量修长偏瘦,面庞清秀斯文,少了些军人的孔武强势,却略显出几分读书人的文弱。本来生的很俊朗,只是不常笑,有一种拒人于千里的感觉。因为常年在军中行走,时常是一身军装,越发显得少年稳重老成。

  “我听下人说你屋里的留声机坏了,就试着给你修一修。应该只是电线的问题,马上就能修好。”

  明皙看着他修长的手指灵巧的修理着线路,右手虎口食指上有薄薄的枪茧。忽然想起他刚刚从军校毕业那年,第一次和邵廷荣去北大营观秋操时的情景。

  当时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斯文秀气的年轻人,不过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年纪轻轻官至上校,不过是仗着家里的优势,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邵和铮也感觉到了众人的轻视,当场策马校场,双手使枪打掉了所有的靶子。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拿他的出身说过事。她记得那一次他从校场上下来,将手里的那把左轮手枪递给她,脸上是少年人的兴奋得意,“送你了。这枪有纪念意义,要好好留着。”她当时还有些气恼,哪里有送女孩子枪的,更何况还是送给未婚妻。那时候他的性子还是很开朗的,江北贵公子,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报纸上常说他是将门虎子,可很少有人还记得,他当年留学英国,学的却是物理学。

  她想起往事心里蓦地一痛,低声说:“我找下人来修就是了,哪里用你亲自动手。”

  邵和铮整理完了线路,“啪”的将盖子合上,“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麻烦别人,府里的人大多势利,指望不上。你之前月子里落下了遇风流泪的毛病,不要总是看书。我给你拿了几张碟片,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放一张听一听,对睡眠有好处。”书桌上果然放了几张碟片,都是徳彪西的音乐,他们从前在一起时经常听的。邵和铮修完了留声机,放了一张碟片上去,流畅的传出了一曲《月光》。

  他见修好了,便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指上的油污,将挽到小臂上的军衬袖子放下来,扣好了扣子,“我听下人说翠姨叫你去问账目的事情。你不要理会她,我会和她说的,你以后的月例,从我那里出,看病吃药的费用……”

  “不必了。翠姨说的对,我的确不该花邵家的钱。你这样做,岂不是叫我落人口实。”

  邵和铮苦笑道:“我照顾自己的妻子,难道还怕别人闲话吗。那我还算什么丈夫。”

  “你不用照顾我,我现在这样很好。”她一转身要向屋里去,邵和铮忙拉住她的手,叫了声“小皙。”

  明皙像是触电了一般,下意识的挣开,邵和铮的手尴尬的悬在空中,低声道:“我一会儿去航空署,要试飞新从日本买的飞机。大帅他们都是要去的。今天大概要很晚才能回来了。”

  邵和铮自去年被父亲邵廷荣免职后,一直在瑗军航空署担任第二飞行中队的队长。这样不上不下的职务于他这个瑗军少帅来说甚是尴尬。明皙知道当年邵和铮学习驾驶飞机,老帅邵廷荣本是不同意的,还是父亲明继南力挺,又从德国聘了教练。她淡淡道:“你想说什么?”

  邵和铮像是自嘲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想说什么。”他看着明皙单薄的身体,嘴唇动了动,出口却是一句:“我大概是想说,天气还凉,照顾好自己。”

  明皙“哦”了一声,说:“那么你去忙吧。”

  邵和铮又问了周妈有关明皙身体的一些话,便带了刘之初走了。

  明皙看着他的背影离开,心里乱的很,朦朦胧胧间总觉得像是要出什么事。父亲去世后,她就很少见邵和铮,每次见过面后就总是心里空落落的。最初的那种摧枯拉朽侵入骨髓的痛慢慢淡去之后,好像就只剩下了麻木,没有了恨,没有了怨,只是觉得心像是没有了着落。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6-08-30 01:09:20
  古文功底很可以,文字用词精准!大赞!改日再来拜贴!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6-09-03 15:48:51
  我来催更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