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散声漠北28】我看不见,你说不出(8)

楼主:D沈漠 时间:2017-10-23 04:28:00 点击:47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他嗅到了清晨的味道。
  哪怕每天都在一个房间里,看不到白天和黑夜。但他能够准确的分辨出清晨的味道,哪一种微凉、微甜的气味。那气味透过医院的消毒液,透过冬天寒冷的拘谨,透过镇定剂和眼药的气味,顽强的在每一个夜晚的离去时盛开。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睫毛和纱布之间产生了不可描述的摩擦感。她还没有回来,这已经第4天了。他不知道她的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根据时间来看,这件事情似乎远比之前的要复杂难办。
  “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吗?”他想。
  房间里空空荡荡,除了医疗器械的滴滴声,再没有任何响动能够给他答复。他重新闭上眼睛,虽然并不代表这个动作有什么意义,但是闭上眼睛的一瞬间,似乎有什么自己触及不了的开关,一下被打开了。所有的东西都被吸入一个口中,纳入一点。集中的,灵敏的去捕捉视线以外的东西。
  机械的响声被倏然的放大,接着是窗外的风声,走廊里的咳嗽和谈话声,还有渐渐逼近的皮鞋声。
  “哒···哒···哒···”
  均匀,充满力气。每一个脚步都充分的和走廊的地板接触,从脚跟到脚尖,从落地到分离。
  “不是她。”他想,她的脚步是轻快的,频率比这个要稍快一些。苏杰,他想到。
  与此同时,门被打开了。那个平稳的,坚实的声音从门处传来,愈来愈大:“吴磊同志,睡醒了吗?”
  他翻过身,没有答话。
  “怎么闹情绪了?”声音忽近忽远,最后停了下来。苏杰巡视了一遍仪器,在笔记簿上记下数据。
  “苏杰,影子回来过吗?”他开口,声音因长期没有交谈而变得喑哑。
  苏杰不停的做着笔记:“没有,最起码,我知道的没有。”
  他不在说话,背对着苏杰缓缓的叹气。
  “咔哒”苏杰弹回圆珠笔,并把笔插回自己的大褂口袋:“影子肯定有事,办完了就会回来。你现在担心也是多余,毕竟你哪也去不了,不如静下来心来,好好养病,等恢复了亲自去看看。”
  他支着床做了起来,摘下眼上的纱布,又一次睁开眼睛。光线在他的瞳孔中化作柔和的雾,朦朦胧胧,重叠着模糊。
  他能分辨出苏杰的轮廓:“苏杰,说实话,我的眼睛还有救吗?”
  “一半一半。”苏杰坐在床边,放下自己医生的身份,以朋友的立场与他交谈。
  他明显对苏杰的回答很不满意:“什么是一半一半?能不能说清楚。”
  苏杰很有耐心,解释说:“任何一次病症的治疗成功几率都不是百分之百,小到感冒,大到手术。什么药到病除,一针见效。只是病人在康复后的一种间接性病痛失忆,任何一位医生都不能百分百的对患者承诺是能治好或不能。这存在一个几率的问题。只能说感冒治好的几率大,手术见效的几率不定。仅此而已,加上你的情况特殊,我负责的无法给出答复。”
  他又陷入了沉默。对于苏杰的解释他无法反驳,也明白现在谈这个自己只会再次丧失理智。渴望谁都会有,迷失正是因为太过渴望,或是不停的绝望。
  苏杰拍了拍他的腿:“别担心,医学研究表明,治愈的几率与病人的心里成正比。往往越是乐观,治疗的效果越是明显。好好休息,准备手术。到时候一切自然见分晓。”
  他掀开被子,绕过苏杰,走下床,站在窗台旁边静静的向外望去,一大片雪白的浓雾凝结在他的眼前。任凭他怎样皱起眉头,浓雾没有半点消散的意思。
  他将手放在玻璃上,冬天的温度还是如此具有特征。
  “手术安排在什么时候?”
  “一周后。当然要在你的情况好的时候。依照现在来看,估计要推迟。”
  “不用担心我,请安排好你的手术进程。”
  苏杰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出去。推开门闪过身去。
  她就站在门前,与他仅仅相隔一个房间的距离。她看着他的背影,单薄、消瘦。他渐渐向前倾去,额头抵着玻璃,慢慢的划下。弓着腰背,颤抖的双肩是如此的明显。
  她咬着嘴唇,眼泪突的就流了下来。如此的迫不及待,如此的令她伤心。
  窗台前,他用双手死死的支着身体,手指太过用力,导致指关节青的泛白。
  他低泣的声音逐渐放大,逐渐扩散,像嗅出的清晨的气味,透过冬天寒冷的拘谨,透过镇定剂和眼药的气味,在咫尺的相隔中不停的扩散。
  “咔”门被苏杰关上。影子翻身靠着墙壁跌坐在走廊上,她用力的交叉着双手,来回的揉搓。她发不出声,微张的嘴巴艰难的换着呼着气,泪水不停的流下,仿佛要将自己一生的眼泪在这一刻全部用尽。
  苏杰挥了挥手,示意她先离开这里。
  回到苏杰的办公室,他抽出纸巾递给她:“别哭了,看着心里很愧疚。他很想你。”
  “哇”的一声,她再也抑制不住了,用纸巾捂着脸放肆的哭了起来,她何尝不想,她的委屈,她的羞辱,她的义无反顾,她的念念不忘······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无法出现?”苏杰很敏锐,他能够从吴磊和影子的反常中觉察到什么。
  她只是一味的哭,一味的摇头,没有半点透露的意思。
  苏杰无奈,只能靠着座椅计算着他的手术。
  好一阵,她停止了哭泣。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摞捆好的钱,放在苏杰面前,压钱的纸上写着“谢谢”。
  她又一次离开了,在看望过他之后。

知音:1

赏金:666

最高打赏: 陌代书生(666.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陌代书生

楼主D沈漠 时间:2017-10-23 05:29:39
  时隔多日,文章来的有点晚,希望大家不要见怪。有读不懂的新朋友可以看看散声漠北专栏,里面有前几章。感谢。
  • 陌代书生

    举报  2017-10-23 07:32:56  评论

    @D沈漠  再次看到你的文,同样被感动!只是部落没有以前的活力了,可惜可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7-10-26 09:30:19
  @D沈漠 :本土豪赏1艘护国航母(666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