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指碎星河》原创小说连载

楼主:君信2016 时间:2016-08-30 11:46:17 点击:46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章 祁云

  郁郁青草,艳花葱葱,树高叶密的森林里,空气暗含淡淡的清香,怡人心畅。
  广阔的森林绵延千里不绝。高林树梢苍翠浓密,几方相互挤兑撕咬,争夺优越的空间位置,不留下一丝空隙。高林之顶,一片汪洋碧海无边无际,劲风呼啸,卷起碧海绿浪汹涌怒号。层层叠叠,一波波绿浪互相竭尽拍打吞噬,最后筋疲力竭,随波逐流漂向远方,消失在视野中。
  森林上空的劲风趁着浓密的树梢左右摇摆时露出的空隙钻进了林中,盲目的窜走奔游,摩擦着地表,灌丛,树干,发出阵阵呜鸣声。
  “嘭”
  呜鸣声中突兀夹杂一声低沉的闷响,声音清晰又笨重。
  视线转移至声源处,一道身影疾疾倒飞而出,不出意外的,一道闷响再一次传出。
  那道身影很快爬了起来。那是一位十五左右的少年,他一身灰袍挂着几片枯黄的落叶,黑色短发有些凌乱。
  落地之后再次爬起,少年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惟有那炯炯而坚定的双眸显示着他此刻内心的坚毅与沉稳。
  “呵呵,又失败了吗?”少年不似颓废地自嘲一声,单薄的身躯挺拔而立,给人一种坚稳感。
  “立大事者,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凝视苍穹,少年忽然豪迈而语,无畏无惧。
  下一刻,他重新控制好了情绪,盘膝而坐,静静的开始修炼,似乎刚才的失败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他。
  时间一点点流逝,森林渐渐变得有些昏暗。
  不知何时,少年睁开了双眼,眸中平静无波,轻吐了口气便起身径直往森林外而去。
  …
  费尔曼帝国,兰陵城,墨尔镇北部一处偏僻而简陋的民房。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
  少年推开房门缓缓地走进屋内,笑容阳光灿烂,与在森林时的模样宛然判若两人。
  屋内空无一人,幽静无声。视野所及只有一些干净简谱的家具摆设,最显眼的就是中间的一座燃着一炷香的平凡破旧的青铜鼎了。
  气氛诡异,有些冷清死寂,少年的笑声在这屋里显得格格不入。
  没有理会这沉闷的气氛,少年看着青铜鼎明朗微笑,“父亲,母亲,孩儿今日有一个意外的收获。”
  “就是这株清凝草,还是两百年的,有了它孩儿突破的机率将会大大提升。”
  少年自怀中取出一株碧绿的晶莹小草笑道,这是他回来时路上巧遇到的,对他来说可是少有的机遇。
  只是这难得的喜事,屋内仅有少年一人的笑声存在,沉寂的气氛虽略有削弱,却始终无法改变其固有的冷清。
  少年依旧和颜悦容,无一丝不耐,亲声道,“孩儿去休息了,就不叨扰您二老了。”
  夏日夜幕降临,天空明亮繁星点戳,星辉沐浴着大地,一番盛景别有意境。兰陵城中蝉鸣断续而响,微风轻拂,清爽怡人甚是惬意。
  少年静静的躺在屋顶上,双手抱头,嘴里叼着一根纤细小草,颇有闲情逸致。只是这闲适舒畅的情调持续没多久就不得不结束了。
  “真美!可惜没有时间欣赏啊!”看着绚丽的星空,少年赞叹了一声便起身跃下。
  “咚”的一声,少年轻稳着地,向屋内走去。
  屋内依然是那么的冷清,只有那些干净整洁的家具摆设在告诉着人们此处有人生活。
  轻车熟路的走到床边,去鞋盘膝坐下,双手结出道道玄妙印式。印落,空气随之莫名的有了轻微的流动,少年黑发飘舞,衣袍随风而摆,一缕缕淡蓝色气流也开始缓缓的没入他体内。
  在淡蓝色灵气不断流入少年体内的同时,时间也在悄悄的流逝。
  …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
  夜幕渐渐离去,屋外的视野慢慢变得明亮,温暖柔和的晨辉洒落人间,带动着勃勃生机呈现世间。
  “呼…,照这个进程,再有十日应该就可再次尝试着突破了。”少年轻吐一口气,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易骨七层!有半年了吧!”
  握了握拳头,感受着拳头上传来的力量,少年的笑容缓缓收敛。
  “嘭嘭,嘭嘭嘭…”
  屋外传来一串紧密的敲门声。
  少年走到房门处,“吱呀”一声推开那笨重又有些老旧的木门。
  “公子,这是你要的东西,老样子,一共二十铜贝。”
  一位稍显驼背的老妪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黑色布袋对着少年招了招手笑道。
  接过老妪手里的布袋,少年自怀中也取出了一个小黑布袋交到老妪手心,道:“有劳英婆了,这是二十铜贝您收好。”
  “嗯…好好…”英婆接过布袋,点了点头,连道了几个好字,似是还有话要说的样子。
  老妪的异常引起了少年的注意,不禁问道,“英婆可是有事?”
  “呵呵,其实也无大事,只是为公子做事这么久却不知公子年岁几何、又唤何名,老太婆我忽然觉得有些…”英婆讪讪一笑,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原来如此。”闻言,祁云了然点了点头,道:“英婆,我姓祁单名云字,至于年岁不过刚过舞勺之年。”
  “祁公子,老太婆多嘴了,您别见怪。”老妪歉然道。
  祁云道,“英婆严重了。”
  …
  “那祁公子你忙,我下回再来。”
  再度闲谈了几句,英婆便有些匆忙的向祁云辞去。
  “嗯,英婆慢走。”祁云缓缓道。
  …
  “哗啦…”在英婆离开不久,祁云就开始准备一大桶的热水。此刻,潺潺水声断续响起,充斥着整个房屋。
  …
  “噗通噗通…”
  祁云打开自英婆手里拿来的黑色布袋,倒竖在木桶上方,一粒粒紫珠潸然落下没入水中,清澈透明的净水立马被染成了紫色。
  看着紫气腾腾的热水,祁云转过头凝视着青铜鼎,眉宇间充满了疑惑。“这紫珠究竟有何功效?为何要我借此修炼,还必须持续到突破通灵境为止。”
  ...
  “嘛,算了,反正都已经做了那么久,现在想再多也无用。”
  思考片刻无果后,祁云眉梢骤然舒展,轻笑一声。
  “嘶~,真烫啊!”
  褪去外衣进入桶中,祁云皱紧了眉头倒吸一口凉气苦笑了一声,双手有些不自然的缓缓结印。
  祁云手印落下进入修炼状态,桶内的紫水也是开始微微流动旋转,以他为中心形成一个紫色迷你漩涡。
  而随着修炼的持续,桶内水的颜色也慢慢的开始有了变化。
  ...
  墨尔镇中部,一处大宅院的客厅里,一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坐在首位上,手捧一杯热茶静静的看着站在他身前的一名老妪,细细一瞧,正是那位英婆。只是此刻在中年男子面前,她不再像面对云阳那般从容淡定,而是显得很拘谨,甚至,还有着些许慌乱。
  中年男子抿了口茶,缓缓道,“有消息了?”
  见中年男子出声,英婆一脸谄媚的笑道,“打听到了大人,他名为祁云,今年刚满十五岁,...”
  “祁云!名字倒是不错。呵呵…,十五岁易骨六层!”
  中年男子闻言,在心中将祁云审视了一番,面无表情继续问道:“家中可有亲人,他要那么多紫珠何用?”
  “他应该是一人独居,没有亲人,这一年来小人每三日便去给他送一次紫珠,从未见过除他以外的任何一人。”英婆皱眉思考了一下,谨慎的道:“至于要那么多紫珠何用,他向来寡言少语,小人也不方便问,否则令他生疑反倒不好。”
  “嗯”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
  “来人啊。”
  中年男子淡淡唤了一声便继续品着自己的香茶,状若无人,而英婆则是拘谨的站在他身前一动不动。
  …
  “大人!”
  很快,一名仆人便捧着一个鼓鼓的精致绸缎布袋来到了客厅,恭敬的将其交到中年男子手上。
  中年男子随意的将那装满铜贝的布袋捎给英婆,淡淡道:“日后若是还有其它消息要第一时间通知,明白?”
  “明白明白。”英婆捧着那精致的布袋,内心激动无比,连忙应诺着,“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大人若无其它吩咐,那小人就告退了。”
  “嗯”中年男子淡淡的点了点头。
  …
  英婆走后,中年男子负手站在客厅,身躯挺拔却眉头紧锁,深深的沉思起来。
  “在墨尔镇生活了这么久竟无一人知道姓名,没有亲人,却能在十五岁就达到易骨六层的修为。
  需要如此大量的紫珠,又不一次购买反而是叫人代购,叫得还是一名老妪,是在掩人耳目吗?这一年来展现出的财力可绝不像是钱不够的样子。…”
  “祁云?呵呵…”
  …
楼主君信2016 时间:2016-08-31 16:53:40
  第二章 易骨七层

  简陋的民房,屋内幽静无比,祁云静静盘坐于宽大的圆木桶中修炼,此刻,木桶中的水不再是那般深紫。
  …
  又过了一会,水中全无了紫色的痕迹,只是却多了点灰色感,不似最初般的清澈透明。
  “超过一个时辰!”解除了印式,祁云喃喃自语道,“看来昨日突破失败造成的损害不小啊!得尽快恢复才行。”
  穿衣理袍,祁云将屋内一切恢复原状后,简单的梳理一番便直接出门往森林方向而去。他对时间异常珍惜,哪怕仅是一刻他也不会轻易浪费。
  “时间不是生命,时间要比生命来的珍贵的多!”这是祁云对他人生的理解,至少现在如此。
  无际苍穹,碧空如洗,没有相拥的白云,如一片万里平静的蔚蓝深海,没有一丝杂质,那么清澈,那么纯洁,却始终看不透深浅。
  森林,巨树参天,树躯挺拔粗壮,有五六人合抱大小,顶部密枝茂叶蔽日,仅有少数的空隙可供阳光趁虚而入,形成道道光束,美若极光。
  “喝!”
  “砰!”
  一道清喝传出,紧接着一声低沉的闷响也是随之响起。
  “还是只有这种程度吗?”祁云淡淡道,在他身前有一颗较为纤细的小树,其上显有一道痕迹新泽的掌印。
  “再来!”又是一声气力十足的高喝。
  “砰砰砰…”
  …
  “咔嚓~”
  清脆的崩裂声传出,那纤细的小树在被祁云接连打了十几掌后,终于是不堪重负,拦腰而断。
  只是祁云却似乎不怎么满意,淡淡自语,“果然易骨六层也就只有这种效果了。”
  “呵呵...,就算十次、百次又如何,我照样会成功突破。”
  祁云仰天一笑,有些猖狂,但却更显坚毅。
  有点桀骜的声音落下后,祁云很快便恢复了心绪,继续潜心修炼。
  时间悄然流逝…
  森林幽静,一片灰暗的格调洒下,这代表着黄昏的到来,一天已然过去了大半。
  略显沉重的脚步声规律地响起,结束修炼的祁云抗着那棵被他打断的小树缓缓的走着。
  祁云虽然独自生活,不为外人所知,但却早早便已懂得人情世故,又曾遭遇过一场巨变,受到了严酷的磨砺,心性早已远超同龄少年。
  对于自己这种与世隔绝的少年,年龄不过十五却已是易骨六层修为,最重要的还是无人教导。
  虽然祁云自己对此仍不满意,可也知道这在外人看来,自己绝对算是一个天才了。
  但若是被人知道这小小的墨尔镇还有着他这么一个存在,必然会带来不少的麻烦。
  为了避免这些不必要的事情,祁云专门找了五个隐蔽的修炼之所,每半月就换一处地方修炼,打断的每一棵树也都会将其带回去劈了当柴火,既能掩人耳目,还为他省去了捡柴火的时间。
  当然,那些树的断痕也全被祁云用柴刀处理过了,而柴刀自然也是他早早便准备好了的,每个修炼所在都有一把。
  …
  日复一日,祁云就这样不停的修炼,不愿意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英婆也是每隔三天便将紫珠送来,只是祁云发现,英婆最近有些反常,总是若有若无的打听自己的事情,这不禁让他提升了警惕。
  因为不停的修炼导致祁云忘了一些其它事,也是最近他才想起。他已经让英婆代购了一年的紫珠,每一次就是二十铜贝,一年下来全部加起来,对墨尔镇的大多数人来说可是一笔天大的财富。
  终于,在英婆第三次送来紫珠又问了些什么离去后,祁云悄然跟上,却并没发现什么不对,英婆一路正常,只是径直地回去而已。
  祁云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却也不敢因此便过于放松了。
  第九日,祁云已然又换了一处修炼的地方。
  这一天下午,祁云静静的盘坐在一个巨石上,膝上放着一株碧绿的晶莹小草,正是那清凝草。
  “九天!比预计得早了一天。”
  看着膝盖上的清凝草,祁云满意的笑了笑.
  他一直很用心保存着,随身携带,为的就是方便自己随时可以突破。
  “第四次了,失败或是成功只由我决定,不由天,更不由命。”双拳紧握,祁云双目异常的坚定。
  下一刻“刷刷刷…”
  他的双手以极快的速度结出道道玄印,随之空气开始流动旋转,速度极快,形成一个庞大的气旋,较之平常不止大了五倍。
  气旋外淡蓝色灵气也不再是一缕缕流入,而是如流水般源源不断汇入气旋之中。
  气旋中心的祁云,体内仿若另有乾坤,无论灵气再怎么灌入都没有一丝饱和的迹象。
  ...
  “呜~”,许久过后,某一刻开始,林中禽鸟的呜鸣声开始断断续续传出。
  不知不觉中竟已日落西山,昼夜开始了交替,只是祁云却没有丝毫要突破成功的样子,气旋依旧在疾速的旋转着。
  “易骨九层。一三洗骨,去污洗髓,四六润骨,养骨润骼,七九易骨,升灵易骨。如今我要突破的易骨七层乃是升灵易骨阶段,升灵易骨应是指添升骨骼的灵性,从而将凡骨易换为灵骨,这点我的领悟应该没错,只是为何就是迟迟突破不了?”
  “难道是我养骨润骼阶段还未圆满?”
  “不对,不会是因为这个。”祁云很快便将这个猜测否定了,“父亲说我至少要突破六次才能成功,说明我此时养骨润骼应该达到圆满了,只是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会是使我不能及时突破的?”
  “养骨…润骼…升灵…”祁云心中想着各种导致他突破失败的可能。
  “养…润…紫珠…养润养…紫珠…紫珠…。紫珠?难道是紫珠?”
  祁云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心中暗自揣测起来,“当初要我借紫珠修炼时之所以特意嘱咐,必须达到易骨四层修为才能开始,也必须是在易骨四层时开始。个中原因,此刻看来应该就是因为四层开始是润骨阶段。”
  “一至三层是洗骨阶段,更需纯净的灵气,不宜有外物混入。七至九层乃升灵易骨时段,有外物如一些灵药的辅助,灵骨转化成功时的效果定然也会更佳。
  而要我借紫珠修炼至通灵境方可停止,想来,紫珠很可能拥有提升灵骨灵性的功效。若真如此,那我只要将紫珠…”
  “试试!”
  心中有了决定,祁云也不再犹豫,控制着一些灵气缓缓往胸上移去,那里有一袋紫珠,数量足够祁云平常修炼五次了。
  这些紫珠是祁云跟踪英婆那日买的,不过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还有一些他没带在身上。之所以买了那么多,也是担心若英婆真有不轨之心,可备不时之需,不会浪费他的时间。只是祁云也没想到,如今这些紫珠真的成为不时之需了。
  “有效果!”
  将那些紫珠化为灵气吸收进体内不久,祁云便感觉自己的骨骼开始有了活力感,让他振奋。
  “清凝草!是你出手的时刻了。”
  …
  “呜~呜~”
  呜鸣声愈发频繁的响起,祁云开始尝试突破至今已经过了近四个时辰,此刻,森林完全被黑暗笼罩。
  “呜~~”
  又是一道呜鸣声传出,这一次显得极其悠长,还伴随着些许树叶的摩擦声,只是因为过于黑暗,让人辨不清是何物发出来的。不过,很快就能够确定拿至少和一人有关。只听…
  “易骨七层!呵呵,还真是一波三折啊!哈哈…哈哈哈…”祁云明朗的笑声打破了森林原本的幽静。
  …
楼主君信2016 时间:2016-09-01 08:51:40
  第三章 天都,祁家!

  “已经这么晚了吗!看来耗时很长啊!”
  看了下眼前漆黑一片的森林,祁云道,“不过值了,相比要突破六次,如今在第四次成功已省了不少时间。”
  “回去了。”祁云轻笑一声。
  幽暗僻静的小道,镶嵌着些光滑洁净的石头,在月辉下闪烁着点点光斑,黑暗成为它们体现自身价值的最好舞台。
  在这条僻静小道尽头,一间简陋的民房静静的杵在那里,显得有些孤独。然而那屋内微弱的烛光透过窗户,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却别是光亮温暖。
  一个大圆木桶,热水冒着腾腾热气,一位少年慵懒的躺在其中,舒适又享受。
  “呼~,没想到修炼累了泡个澡这么舒服。”
  祁云的神情稀有的很是陶醉,不禁发出一声感慨,
  “泡澡!舒服!呵呵。”
  感慨声刚落,祁云又立即没来由的苦涩一笑,“哪来的闲情逸致啊!”他的神色略显哀伤,附有一种和年龄严重不符的沧桑感,让人不解的同时又感到无限好奇。
  结束了难得的闲适时刻,坐在床榻上,背靠着破旧的墙壁,祁云左手捧着一个布袋,右手不停的自其中抓起一撮紫珠,然后又松开,紫珠如断线的珍珠般落下,和布袋中的紫珠碰撞,传出阵阵清脆的声响。
  “哒哒哒…”
  抓起,松开,再抓起,再松开…,祁云不断自主的重复这么一个单调的动作,一粒粒紫珠在他眼前轨迹清晰的落下。
  “紫珠?你有如此功效又为何如此廉价呢?父亲,你又是如何知晓紫珠有此奇效的?你们在那里过的好吗?”
  祁云看着眼前落下的珠粒,困惑中带着些伤感。
  在紫珠清脆的音声中,往事历历浮现在大脑,曾几何时,就在这里,一场亲子分别的情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上演了。
  五年前。
  一日,就在这间民房前的小道上走着两人,一高一矮,一长一少。年长的是一位英伟挺拔,面目威严的男子。少的是一名约十岁的男孩,他稚嫩的童颜带着些疑惑,小手不时挠了挠头,似在苦想冥思,却似乎始终无法解惑。
  豁然,男孩向着前方跑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间普通的民房,一位美丽少妇正持着扫帚在打扫门前落叶。少妇端庄秀美,身着平凡朴素的长衫白衣,却自有着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让人不解。
  “母亲,我回来了。”一道脆嫩声传入少妇耳中,却见那男孩正挥舞着细嫩的小手向她跑来。
  “回来啦!你父亲呢?”
  看着奔跑中的男孩,少妇温柔一笑,呵护之情现于颜表。
  “嘻嘻”男孩嘻嘻一笑,小手指着小道不远处,道:“那,后面呢。”
  少妇顺着男孩小手的指向望去,只见那位面目威严的男子正不急不缓的走来,两人四目相对,男子不苟的脸庞露出无比温柔的笑容,少妇脸颊浮现一抹红晕,满目柔情,如迎阳开放的艳花,耀眼而灿烂。
  看着两人那般模样,男孩撇了撇嘴,眼球不停的转动,模样颇为古灵精怪。
  美妇看着男子一步步缓缓靠近,走到自己近前,柔声道,“回来了,还没用过饭吧,我去给你们准备一下。”
  “我来为你打下手吧!”男子深情凝视着美妇,语气尽显柔和。
  美妇温婉一笑,道:“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你们父子两进屋坐会吧!”。说完,不等男子回话,美妇亲抚了一下男孩的脸颊便径直往屋内而去。
  …
  美妇掌厨的速度很快,男子、男孩父子两人没等多久,屋内一桌美味便已呈上,一家三口围在桌前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期间,美妇不时夹些菜给男孩,呵护倍加。
  “云儿,今日你有看到什么吗?”又为男孩夹了一次菜后,美妇突然笑问道。
  闻言,男孩转了转眼珠,似在思考着如何回答,片刻后道,“钱,今日有人想要来抢父亲的钱,不过都被父亲打跑了。”
  “哦!他们为什么要抢你父亲的钱,干嘛不抢别人的钱呢?”美妇笑问道。
  “嗯~”男孩挠了挠头,“因为他们知道父亲有钱,父亲买东西拿钱出来时被他们看到了,那些人是这么说的。”
  “他们说的?”美妇道,“那你自己觉得呢?”
  “我觉得他们是不知道父亲的厉害,所以才会来抢的。”男孩想了想道,同时在静静的观察着身旁男子的神色,似在判断自己说得是否正确,待见到男子没有什么异样表情后又道,“要不然他们怎么不去抢镇里那些有钱人,不就是因为打不过那些人吗。”
  “嗯,就是这样的。”
  说完,男孩又点了点头,对自己的看法表示了肯定。
  “财不外露,宝不轻现,知道吗?”男子也终于出声了,对男孩告诫道。
  “嗯,知道了。”男孩乖巧的点了点头。
  “呵呵”
  美妇轻轻一笑,为男孩的认识感到开心,只是那笑容却又似乎隐藏着淡淡的哀伤与凄凉,让人不解。
  时间就这么一日又一日的过去,男孩经常随男子外出。
  转眼间已过了三年,男孩也已变成十三岁的小少年了,他那略显稚嫩的脸庞,清秀的轮廓已然隐约成形,不难看出日后的英俊。
  某一日,男子和少年谈了很久、很多,让少年隐隐感到不安。果然,就在第二天,一家三口用过饭不久,男子与美妇突然凌空而立,深深凝视着少年。
  少年骤然惊恐交加。惊的是父母表现出来的超常实力,恐的是他美妇眸中看到了浓浓的不舍。
  意识到即将可能面临的事,一股悲意自少年内心深处有感而生。
  虚空中,美妇静静的望着少年,双目通红湿润。下一刻,蕴含淡淡咸味的水珠潸然落下,泣不成声。
  与美妇不同,男子紧紧的盯着少年,道:“我与你母亲要离开了,今后你便要独自生活,一切都只能靠你…,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少年眼角湿润,满脸通红喘着粗气,似在挣扎,又似有一股决然之意慢慢生出,片刻后道,“父亲,母亲,我能问一下是为什么吗?”
  男子看着少年,有些淡漠道,“不能。”
  似乎猜到了这种回答,少年并未感到失望,继续问道,“那我要如何去找你们?”
  “我留下了封信,你看到后就知道该怎么来找我们了。如果你做得到的话。”男子缓缓道,同时在观察着少年的反应。
  果然,在男子最后一句话出口后,少年的身躯微微颤抖了起来。不过,让男子满意的是,少年很快便停止了颤栗。下一刻,他骤然挺直身躯,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异常坚稳的感觉。他的双目平静无波,一种不可动摇的坚定又或说是执着隐藏其中。
  轻风吹拂,少年长发有些凌乱飘舞,在那一瞬间仿佛历经沧桑。
  抬起头,少年静静的望着虚空中的父母,膝盖缓缓弯曲,跪地三叩,坚定的道,“父亲,母亲,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离开,但我相信你们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你们等着我,我一定会去找你们的,无论多苦、多难、多险,我的脚步都会向你们靠近,永远不会退缩。”
  “好,好,好,母亲等着你,到时我们一家就又可团聚了,母亲不在时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美妇闻言温婉一笑,声音不时抽泣几下。
  “好了,我们要走了。”男子道,“一定要记住为父说过的话。”
  “孩儿一定谨记。”少年道。
  “嗯”
  男子点了点头,下一刻,一阵尖锐的破风声响起,男子带着美妇凌空疾速离去,似也不想久留在这离别之地,徒增伤感。
  少年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静静的望着自己父母离去的方向,那一刻,周围环境天旋地转,只有少年一人的存在,是唯一的瞩目的焦点。少年经历的一切在那一刻全部重新浮现、重组、整合…“人心险恶、世态炎凉、人情世故、父爱…、母爱…”那一刻,少年的心智经历了一次质的蜕变。
  …
  良久过后。
  少年缓缓起身往屋内走去,一切恢复如初,却又少了也多了许多东西,他的背影有些凄凉却又无比的厚实坚稳。
  …
  “快两年了吧!”
  床榻上,云祁睁开回忆的眼帘,语气平静道,自怀中取出一封有些褶皱的信,缓缓拆开,静静的读阅起来,读到结尾处时,祁云的呼吸慢慢的开始有些急促,那里四个字苍穹有劲,别是显眼。
  “天都!祁家!”
  …
楼主君信2016 时间:2016-09-01 11:49:19
  第四章 变故

  翌日,清晨!
  天际明朗,朵朵白云相拥相离,阳光绕过云层普照大地,微风拂来,蝴蝶优雅的降落在花朵上,花草弯腰恭迎,清新的空气暗含着淡淡芬芳,怡情养神。
  小道尽头简陋的民屋里,祁云静静盘膝坐在床榻上,吞吐均匀轻稳。
  修炼一途须松弛有道,祁云很清楚这一点,他虽然珍惜时间却也不会一昧只顾提升自己的修为,对于刚刚突破易骨七层的自己,祁云很清楚当下首要的是将这个境界稳固下来,只有这样基础才能更坚实,以后修炼起来也会更加顺利。
  轻吐了口气,祁云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眸中深处一抹精芒闪现,虽然只有那一瞬间,但却真实的存在着。
  自那次变故后,随着修为的提升,祁云的双目变得愈发有神深邃,古井无波的双眼散发着一股罕有的沉稳感。
  …
  起身简单的洗漱一下,用过一天中的第一餐后,祁云拿着一柄普通柴刀在自家门前便开始将昨日扛回来的小树慢慢的分解开来。
  他的柴刀使的很平凡,跟普通人没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在过了近半个时辰后,祁云仍旧呼吸平稳,滴汗未流。若是换做普通人恐怕早就汗流浃背了。
  “祁公子~”
  一道略显老弱无力的声音传进祁云耳中,寻声望去,却是那每三日便送一次紫珠来的老妪英婆正缓缓走来。
  停下手中的动作,不急不慢的向英婆走去,待到近前,祁云自怀中取出装有二十铜贝小布袋,道:“辛苦你了,英婆,这次还是二十铜贝没错吧。”
  “没错。”英婆笑道,而后又随口跨了句,“祁公子是在劈柴吗?真是孝顺啊!”
  “英婆,我是一个人生活的。”祁云道。
  英婆一惊,不过马上就歉意道,“老太婆太多嘴了,希望祁公子不要介意。”
  祁云淡然一笑,道:“没事,英婆不用在意。”
  “那祁公子你忙,我下回再给你送紫珠来。”
  “嗯,您慢走。”
  …
  静静的望着英婆离去,一个普通苍老的背影渐行渐远,如行将就木般可轻易折断。
  可就是那老弱的背影,最近却总让祁云感到有些不协调,这是一种感觉,也是一种本能。
  随着英婆走得越来越远,这种感觉就越浓。
  “跟去看看。”
  祁云内心深处响起这么一道声音。
  虽然上一次跟踪并没有发现什么,但却始终不能消除祁云的戒心,特别是刚才英婆那看似随意的一句夸赞,实则就是在打听祁云的家人,这更让他感到不对。
  而祁云刚才的回答虽是事实,却也是故意那么说的。
  任谁在知道一个不过十五的少年,在很久前便坐拥那么多的财产都会感到吃惊,即便事先知道也是一样,英婆就是如此。
  只是英婆的表现却太人道了,在知道祁云一人独居后,她说的第一句话不是问祁云为何会拥有那么多的钱财,而是向祁云道歉,这只有事先准备好如何回答的人才会如此。
  因为祁云说的可不是父母双亡,只是独居罢了。
  有了这两个疑问,祁云也不再犹豫,简单的收拾一下便跟上英婆,尾随其后。
  整整一路,英婆从未逗留,和上次一样径直回到自己家中,没有任何异常。
  祁云不禁再次怀疑是否真的是自己多虑了,皱眉想了想,祁云还是觉得有问题。
  “老板,来碗茶。”
  信步走进不远处的一个茶摊,叫了碗茶,祁云随意寻了个空位坐着,看着英婆的家门口,心中沉吟道:“难得今日不急着修炼,就让我看看是否真无猫腻。”
  “公子,您的茶来啦。”茶摊老板吆喝一声就上了茶。
  祁云点了点头,可刚端起来喝了一口便发现英婆自其家门口出来。
  放下茶碗,随意丢下一枚铜贝,祁云喊了声结账便再次跟上了英婆。
  墨尔镇在兰陵城算得上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大镇了,街上摊贩随处可见,人来人往,走马行车,好不热闹。
  祁云跟在英婆后面,一路穿街过巷,好几次差点就跟丢了。
  好在英婆不过一位老妪,想要寻找她并不难,最后,祁云看到英婆进了一座大宅院。
  “柳宅!”
  看着宅院门前上方牌匾的两个古铜色的大字,祁云皱了皱眉。在墨尔镇生活了这么多年,他自然知道“柳宅”代表着什么。
  墨尔镇有两大掌控家族,一个是安家,另一个就是柳家了,而柳家的大本营就是祁云现在看到的柳宅。
  安家、柳家两大家族几乎瓜分了大半个个墨尔镇的经济命脉,两家掌控着墨尔镇近七成的商业地段,除了自家经营的许多商铺、摊位外,还外租去许多给别人。
  而两家能够长期讫立在墨尔镇不倒,关键不在于两家的财力有多强大,而是因为两家都存在几名通灵境高手。
  这是一个武风世界,不是简单的盛行,而是唯一的价值判断标准。
  武道实力为尊是最简单也是最受认可的真理,你的价值由你的实力来衡量,强者总是可以决定弱者的命运。
  这里,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在于实力。
  而要想获得实力,唯一的办法就是修炼。
  修炼一途,在于感悟天道,修武者对应感悟的则是武道,武道有级,始聚气、继凝精、再化神、成虚为终。
  修武必先易骨,易骨阶段共分九层。只有达到易骨九层之后才能开始聚气,继而感悟武道继续修炼。而修炼等阶又分为,通灵、聚空、归元、化丹、真灵…等,每一阶又分九层。
  修武者等阶越高实力越强,不同阶的修武者所拥有的实力差距几乎是不可弥补的。
  通常高一阶的修武者可以轻易虐杀比自己低一阶的修武者,越阶而战基本是不可能的。即使存在,那也是亿万天才中的天才妖孽。
  而整个墨尔镇所有的通灵境高手加起来都不会超过两手之数。安、柳两家都有通灵境坐镇,还不只一个,两家所拥有的力量可见一斑。
  祁云很清楚自己的分量,现在的他与通灵境的高手对上绝对毫无胜算。也是如此他才会感到有些不安,虽然不知道柳家的人打算干什么,更不知道英婆到柳家是否与自己有关,但凡事做最坏的打算总不会错。
  等了不久,祁云便见英婆喜颜满面的自柳宅走出,顺着来时的路回去,一路不时笑着和人打声招呼,春风得意之色尽显。
  “唉~”
  看着英婆那洋洋得意的模样,再将其与面对自己时的表现一比较,祁云豁然一叹。
  “看来是与我有关了,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祁云淡淡自语,忽然又觉得不爽咒骂了一声,“草,都那么小心了怎么还会被人注意到。”
  祁云只认为自己不小心被柳家的人注意到了。他从未想过是英婆告的密,祁云相信她还没那么聪明,更没那个眼力。
  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信步走在青砖铺就的街道上,穿梭于嘈杂喧闹的人群中,周围熙熙攘攘。有孩童奔跑的嬉闹声,也有青年妇女讨论时的细声碎语,更有一些摊贩狂野叫卖的呐喊。
  没有过多逗留,祁云很快便控制了自己的心态,花了一百三十铜贝买了些食物和两株恐固修为的灵物便径直回去了。
  通灵境的高手祁云现在是没办法了,但通灵境之下,就算打不过,跑的话祁云相信还是没太大问题的。
  而以柳家目前的动作来看,祁云并不觉得他们会马上来找他,就算会也不可能一开始就让通灵境强者出手。
  因为那不仅是高看祁云,更是在贬低他们自己,作为墨尔镇的两大掌控家族之一,他们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所以他还有一些时间,趁着这些时间加紧修炼的话,到时候或许根本就不用担心。
  而祁云有自信,只要给他半年,不说突破通灵境,至少将修为提升至易骨九层不是问题。
  到时若真出事了,随便找个地方躲几天,待突破通灵境再出来将柳家捅个翻天又有何不可。
  如是想着,祁云慢慢的压下了心中包袱。
  …
作者 :钟小盐 时间:2016-09-22 13:31:02
  @君信2016 好样的,加油
作者 :星空飞虹2015 时间:2016-10-24 11:59:23
  想坐沙发的,可惜没了,那我就小板凳啦!加油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